苦难使我们不再形同陌路

上一周我在北川中学。地震以来,我们机构一直常驻北川中学,并陪伴遭受地震创伤的学生走过了4年。 过去我一直不太明白苦难的意义,或者说,在我的人生哲学中,我极少思考苦难的含义。这种逃避多数是出于恐惧。信主之后,如何看待苦难更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多少个不眠夜任我如何思考苦难的意义,也不及踏足苦难之中,与受苦的人同行。这次是我地震后第4次去四川。这次我听到的故事,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多。对于苦难的认识,也有了升华。简言之,在苦难中,我们真正联结。是苦难,使我们不再形同陌路,使我们不再孤独。苦难中聆听到的声音,无论来自天上还是人间,都那么真切、清晰,刻骨铭心。 我写了一首歌,还会再润色,但是很想记录这粗糙的灵感: 在我心的抽搐中 我才明白了你的痛 你徘徊的身影里 散发出我曾经的愁滋味 经历是浑浊 眼泪却清澈 欢乐中你我独自沉醉 可是痛苦 哦那些黑暗的窒息的莫名的爆炸的痛苦 却使我们不再形同陌路 朋友,我与你一起 上路

Read more

圣诞四川行 1)友谊篇

2009年3月,辞职后的我前往四川重灾区汉旺,在那里为教会今后的事工“探路”,也记录了当地志愿者发展的一些观察。 2011的圣诞,我第二次去汉旺,这次是去参加服务,为社区和老人院带去节目。两次去的身份和状态都很不一样,而这次去带给我的思考也更加立体而多元化。27号回来后,我一直在想怎么组织我这几天的见闻和思索,想来想去,也许分为这四条线比较容易叙述: 1.后现代消费主义的反思 2.人与地土的关系 3.探访节目的安排,曲高和寡 4.中国志愿者服务的兴起和挑战 不过我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把这四条线都叙述清楚,临近年尾很多事情都很纠结…… 这次外出探访,我的另一大弥足珍贵的收获,就是进一步认识了教会中许多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的团队感恩,人人性情禀赋迥异,但是凑在一起,彼此谦卑,彼此配搭,非常美丽。口味重了点儿,但是很美味。比如关于啥美丽的误会啊,争战啊,对于90后认识的转变啊……(得找我这次的同屋哪天好好给演绎一把)我也终于理解了为何许多伟大的爱情都诞生于短宣。这的确是一个深入了解弟兄姐妹的好时机。5天时间刚刚好。再长点儿,怕是要纷纷本色出演了。笑料简直是空前的,我和一巨逗的东北姐妹儿天天唠嗑,老高兴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从四川归来,说话明显带有一股大茬子+辣椒味儿。 昨天收到两封“队友”来信,令我这心里扑翅翻腾。其中一封来自该东北姐妹儿,另一封来自90后帅气逼人的天津小哥儿。 东北姐妹儿写道: dear,短宣的臥談仿佛帶我到美好的大學時光,營養充足,好過吃烤魚,好過買特產,好過聽劉弟兄的分享,給啥也不換。 你給人的感覺像一陣清風,從對面吹過來好愜意。第一次在教會聽你分享非常打動人,我當時就在心裡感嘆,竟有人在香港活的這麼坦蕩、純粹。 感謝神終於有機會讓我們聊天,彼此坦誠分享過去的喜怒哀樂,覺得我們很“懂”對方,真是相見恨晚。 有時候想通了一個關鍵問題,好像就解答了之前許許多多的問題似的。前方好像一團迷霧,但又隱約看到了迷霧後面的美麗畫面。 願神祝福我們的的2012,一邊在他的話里尋求神,一邊邁出堅實的每一步。 祝福你實現做新聞事業的夢想,和王子從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好久不見>的廣東話版本在這裡,看看哪款更適合你^_* 哈哈 <不如不見>陳奕迅 頭沾濕 無可避免 倫敦總依戀雨點

Read more

北川中学的女娃

北川中学有20个学生来香港参加一个英语夏令营,筛选条件是英语好。结果,20个,都是女娃…… 我们部门隔壁组就是见天飞北川中学的,上周一邀我一起驾车带这些女娃上山下海。 哇!见着成龙——的手掌印了!这叫一个美。她们甚至知道许多许多老的连我的香港同事都不知道的明星!然而,当她们看到刘德华手印的时候,我同事问她们喜不喜欢,其中一个说:“他呀,我爸妈喜欢。”华仔,你真的老了。 我说来,效法你喜欢的明星摆个pose吧! 瞧给美的,见着什么了? 在四川人面前,香港诸多伪四川菜终于现了原型!这是佐敦一带很著名的一个餐馆,点了诸多粤菜美食,娃们吃不惯,主要是不辣。结果又给要了几个号称是“正宗麻婆豆腐,正宗水煮鱼”,我心里想,嘿,就等着显眼吧!点菜的时候跟大婶说的很清楚,四川来的妹妹哦,劲辣!结果,一上来,娃们频频摇头:不是那个味儿,不辣。后来路过一家米线店,早我就惨遭失望过,还舔脸叫自己××牌正宗四川麻辣米线。结果四川辣妹子一经过,纷纷鄙视:“骗人的,看着照片就不像。”太好了,川菜打假团,出我一口恶气! 俺们上山了。娃们望着山下动情地说:真想被拐卖留在香港不回去了。搞得我们还真不知道如何回应这句话……混迹在十六七岁的女娃中,怎么样,我也颇有青春的风采吧: 后来我问她们感觉香港咋样,她们来了不到一个礼拜,确有很仔细的观察,以下均为原话引用: 1.香港真干净,地上没有土,没有垃圾。不像我们那里…… 2.香港的楼又密又高。 3.香港人勤奋,干什么都特别快。 4.香港小孩儿辛苦,很小就戴眼睛,背大书包,低头走路,因为抬头就被后面赘倒了(真可怕。) 5.香港的八达通真方便,什么都能干。不像我们那里。 6.香港看门的也会说英语。 7.香港人素质高。不像我们那里。 8.香港的电梯都是站在右边,左边可以快跑。 …… 其中的“不像我们那里”,不是我编的啊,是她们自己说的。看来,她们已经开始比较了。比较之后又会是什么呢? 她们去了海洋公园和迪斯尼乐园。和诸多内地人一样,她们喜欢海洋公园,觉得迪斯尼幼稚、没劲。我的香港同事因为接待了太多国内来的友人,说几乎都是这个评价。最后他们总结说,可能因为海洋公园比较刺激,机动游戏多,而内地长大的因为从小没有接触过迪斯尼文化,所以去了以后觉得陌生,继而就会觉得幼稚和无聊了。后来我私下补充说,这也因人而异。我怎么就有不少同学来,却和我一样喜欢迪斯尼呢? 其实我心情蛮沉重的。这些鲜活的生命,曾经经历过怎样的重创。又有多少同样鲜活的生命,两年前在地震中,顷刻之间,变做无有。我对于“人活一口气”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Read more

四川灾区社工探访记录 4)空城 北川

从成都到北川,地震的伤痕越来越明显。 路旁的梨花开了,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在田地,在山坡,灿烂着,明媚着。因为北川交通管制,我们的车不能进入。后来冒险坐了当地人的摩托车,风驰电掣般驶向任家坪,爬上山,看到了——空城,北川。 当我真的看见被彻底隔离起来的北川废墟,我体会到了刻骨且难以名状的悲怆。 北川本是一个美丽的地方。 接近北川县城,如此的滑坡痕迹随处可见 现在这是一座谁也不可以进入的空城。四围,包括通往北川的山上,都被铁丝网隔离着。 被大山环抱的北川,经历了地震,经历了泥石流与堰塞湖,这厚厚泥土悄然覆盖的,本是一幢幢民房,一户户家庭,高尚或丑恶,麻木或梦想。这些泥土远高过北川的地平线,将许多的悲惨巧妙地掩埋。以至于造成了视觉的假象,仿佛这泥土下还是泥土,仿佛这城本就是空寂。 岿然不动的是老宿舍楼,坍塌和下陷的,是被评为“优质工程”的新教学楼。恰恰就是在这片废墟中,上千条生命从此离开了世界。北川中学并不在北川县城里面,而是在任家坪。为什么在同一个地方,附近的民房损失不那么惨烈,老宿舍楼岿然不动,但新教学楼却垮得这么彻底,这么轻易?——如此的景象,人们怎能不去质疑新教学楼的质量? 天灾之下,也有人祸。 豆腐渣形容的不仅是工程的质量,更是人心啊!

Read more

四川灾区社工探访记录 3)具体社工的展开

紧接上一篇,来谈谈其他社工在汉旺的展开。 尽管志愿者们都是非社工专业(即将会有),但是这群外行人做起内行人的事情来,至少在态度和细节上,一点儿不逊色。当然专业辅导是必须的。 我参加了一次他们每周一的例会,其中的一些观点非常的到位:比如如何定位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已不再是“救灾”,而且也不能反反复复提“灾区”,提“赈灾”。板房已经建起,水电免费,一切基本需要都可以满足。接下来要做的,是针对全人关怀的社工。还有,如何帮居民摆正对于社工的看法?——绝不能靠发物资来维持社区与家庭的关系。而且要让家庭明白,没有帮助是天经地义的,志愿者出于爱而来,但是他们没有义务去无条件地满足家庭的任何需要。要让他们懂得感恩,最最重要的是,这种爱要流传下去,志愿者的帮助才有意义。如果他接受了黄金万两的祝福,却不肯施舍一分一毫,那么这样的帮助与爱到他这里也就死了。但是爱必须传递才有生命,只有生命能够改变生命。 由于这批志愿者震后第一时间赶赴了灾区,积极有效地参与了灾后重建,当地政府非常感激他们,也十分信任他们。所以批了两栋板房作为“家园社区”的活动站。我也住在那里。住宿条件和个人感受下面几篇会提到。 板房只是一个简易的可供居住的地方。具体问题是:不保暖,空气差,不隔音。在屋内不能使用大功率的电器。5栋板房共用一个厕所。有一个集体的大厨房。 来自云南的志愿者们为家园社区装饰一新,是名副其实的一道靓丽风景线。对于生活的热爱,往往与物质能力不那么相关。富有富的活法,穷有穷的过法,至于快乐与满足的程度,其实差不多。 我之前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里会这么漂亮。我曾经想“哪里还会有那个心情”,其实不然,你看路边那油菜花无比灿烂无比努力地绽放,怎么不能有那个心情呢?心情很微妙,掌握自己的心情,也难,也不难。总之在一望无际的唰白唰白的板房去,家园社区如此美妙地跳动着,美丽着,这就是爱,这就是希望。 墙上的花朵是如何制作的?全是废物利用。我在想当志愿者找到一个废的黑盖儿,她是怎么把小黄纸揪搓成一粒粒的小花蕊,又是怎样粘上去,这一切,都在告诉我们爱的力量!永远不要忘记,你我都是由爱而生的。 下面这些社区活动室都是志愿者自己搞起来的: 这是美容美发室,第一批学员学成之后有的已经在板房区开了自己的理发店。 图书阅览室: 英语教室的一角。来自北大和港大的一些志愿者将脏乱不堪的一间小屋子整理成现在的样子,一切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惬意,小孩子没有理由不喜欢这里。 英语教室窗边的花朵,为你美丽,为你芬芳: 社区将马上开放老年活动室,会播放戏曲和举办茶会。志愿者曾经挨家挨户探访了板房区的每一户人家,了解他们的情况和实际需要。当得知一些行动不便的老人上厕所有困难的时候,他们联络到台北的一批坐便器,我随同他们一起派发。受捐赠老人很是感动。 这是缝纫班的班规。虽然是社区活动班,但是规则制度的设定非常必要。社工必须走专业化规范化道路,这绝不是一项凭着热血的儿戏。 山东来的志愿者,本身是个裁缝,发挥特长: 社区在上周联络到一位酒店级的厨师志愿者,将马上在社区开设厨师烹饪班,报名很是踊跃。同时还将展开电脑培训班,目前一家香港公司正在和社区协商捐赠电脑的事宜。 其他的社工包括兴建幼儿园,在北川的景家坡,在安县,在九鼎山羌族自治区域——志愿者往往经历着巨大的生活落差,非常的不容易。这是我和一位从高山上下来的羌族小伙子的合影,羌族人个个是声乐家,音域辽阔,音色饱满浑厚。他来成都报考音乐学院,这是我第一次和羌族人照相。而我本身也是少数民族,全国一盘棋,民族大团结。 社工的另一个大头是帮助灾民建立轻钢房——这是由台湾著名建筑师谢英俊在台湾“921”大地震后开始推广使用的生态建筑结构。成本较低,建造较快,而且坚固性高,同时冬暖夏凉。 这户人家是第一个住上这种轻钢房的,现在成了样板房。

Read more

四川灾区社工探访记录 2)微笑的花朵

上文提到过社工在汉旺这个社区陆陆续续开展了很多针对妇女/儿童/老人的社区服务。 对于儿童,这里有小学英语学习班;课外活动室;图书馆和阅览室。孩子们非常喜欢这里。他们非常喜欢照相,而且都是把最灿烂的笑脸露给我。 周一的清晨,汉旺中学在举行升国旗仪式,那天国旗下的发言是:《雷锋,我们想念你》,其中与时俱进地提到了“80后90后如何面对地震”,听来感觉很是复杂。 鲜艳的红领巾: 志愿者们给当作活动室的板房粉刷一新,画上了各种活泼可爱的图案,真是煞费苦心。而板房区的孩子们也非常喜欢到这里来。这个小姑娘特别有意思,起初写作业是歪着脑袋的。我就给她看我的眼镜,问她有什么不同。她说:一个特别薄,一个特别厚。我说对,这就是因为我小时候(包括现在)也喜欢斜着写字,所以两个眼睛度数差了这么多。于是我把她的头摆正,她虽然不习惯,但是很努力地在保持标准的姿势。多漂亮的小姑娘,真是可爱! 这个小伙子组词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出“硬”还能组什么,我就提醒他说:“硬汉”!尽管他才三年级,但是非常腼腆地笑了,仿佛我在夸他,然后非常满意地写下了这个词。他作业的正确率极高,我就夸他说以后你一定特有学问,他又腼腆地说:嗯,非常可能。 这是灾区的一个简易幼儿园,他年纪虽小,却已经懂得帮忙搬砖。他右手提的是一块对于他来说不轻的转头: 绵竹市板房区的清平小学: 孩子,你还要笑着走一生 如此的恬美,像个天使。这是她的午饭 这个小姑娘的妈妈在她三个月大的时候永远地离开了那个贫穷的家,哪怕地震也没有回来看望过她。她的爸爸并不用心待她,却以“老了没人说话”为由拒绝将她送给真心要收养她的人家。她就像一个皮球一样,在邻居与亲戚家中被踢来踢去。我们去幼儿园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其他的小朋友大声地说“阿姨她没有妈妈!”——“没有妈妈”在她幼小的心灵中被一遍遍地强化着。她的脸上没有笑容,跟别人没有目光交流,非常的寡言,对于旁人没有信任。我们帮她从别的小朋友那里抢来一个摇马,她方才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其实她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小朋友! 这个幼儿园的厕所是一个充满内容的大粪桶加两块摇晃的木踏板。初闻,初看,都会令我感到难易抑制的恶心。在使用的时候,我几次难以掌握平衡险些出事。真不知这些可爱的小朋友是如何如厕的。照片就不呈现了。 社工做的事情可以很大,却也可以如此的细微。的确,坚持便后洗手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一个小孩子画的《我生命最重要的四件事》 第一件:有一次,我和姐姐把窗子上的纱剪下一块做鱼网,使爸爸妈妈误会了。 第二件:5月12日2:28分,地在颤动着。 第三件:地震后,弟弟在废墟里死了,他还流过泪。 第四件:5月12号地震后死了学校的两个老师。 最重要的四件事,两件关乎死亡。当看到第三件的时候,我的眼泪真的在打转。如此地轻描淡写背后,目睹流泪的弟弟在废墟中死亡,是多么大的痛苦!而他又将如何处理这种痛苦? 面对相机时孩子们笑得那么甜,哪怕只是一瞬间。可是他们作为地震幸存的人们,从各个倒塌的家园迁到这片板房区,又是怎样的一种悲凉!这片社区有几百个孩子在地震中截了肢。我们探访的一户小姑娘的右臂没有了。她的妈妈屡次当着我们的面说她以后是个累赘。而她则表现出不正常的积极与乐观。

Read more

四川灾区社工探访记录1)生活还在继续

社会工作在中国方兴未艾。这对于中国人民来说将会是一个越来越熟悉的名词。社会工作在灾区有着很大的开展空间。人们内心对于来自社工的帮助有着非常大的需要。对此,请社工专业的Miss Tanizee HU同学给出更多的解释和展望。对于社工不正确的解读,也请帮我指正。 四川汉旺镇几经灭顶之灾,巨大的痛苦是那么的真实和可怖……目前在汉旺建立了可容纳4万人的板房区。设施简陋,但有水有电,足以维持人的基本需要。一些志愿者在地震后第一时间赶到了汉旺,他们曾与灾民一起住帐篷,忍饥渴。现在这批志愿者渐渐从赈灾转向了社会工作。正如人们观察到的那样,四川人民非常的有韧性;正如他们自己所说,四川人很“安逸”。其实大部分人已经接受了现实,生活还要继续,生活一直在继续。但是地震给当地的人们永远地留下来一道伤疤。强壮到九尺男儿,瘦弱到七旬老妪,提到失去亲人,失去肢体的痛楚,无不怆然泪下……震后的重建,需要成熟健全的社工的介入。 当然,在灾区还有一些需要是无关地震的。这个地区有着惊人高的离婚率,相当多的留守儿童,未婚父母……而很多重建家庭的现状也不容乐观。母亲可能为了寻一个经济支柱而找了一位建筑工人,却妥协了对于这个丈夫人品的要求,年幼的女儿其实暴露在潜在的危险和伤害中。 震后很多人不能从伤痛中走出来,成了祥林嫂。也有一些表现出过分的积极乐观,其实他的恐惧和伤心根本没有消除,只是在刻意地强压着,早晚要爆发。 上面提到的志愿者们在汉旺建立了一个社工站。针对儿童/妇女/老年人有着不同的社工服务。下面一篇会具体谈到这些社工的开展。 下面展示一些图片,人民的智慧永远胜过灾难。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在田地上盖起的板房,容纳在地震中幸存下来的居民,他们来自绵竹汉旺各个地方,有的是从山上下来,有的原来住在不远处。 板房区正对着一片油菜花田地。又到了盛开的季节,这是希望和爱在人间跳动。 哪里有人,哪里就有商业。这是进入板房区我第一眼见到的:卷脚边,换拉链: 家家有美味的泡菜和腊肉,美食天国,不仅体现在食物本身,更在于四川人民对于美食不懈的追求和顽强的态度上: 简易的杂货铺子,但一定有花椒和辣椒: 对于死亡,服务很是周全: 阳光透过蓝色的窗纸射进来。这是永恒不灭的希望,而希望有着巨大的力量。 ==================================== To Frank: 为何在这里显示的照片如此模糊?有何改进措施?之前不是这样的。谢谢

Read more

在四川灾区做义工

明天一早出发去四川。一定带回第一手资料。条件可能很艰苦。其实最艰苦的我体验过了,没有什么比过去的日子更艰难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请为我们一行人祷告。目睹灾区的真实,看清他们的需要。 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终于再次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对于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带着自己的成长,跺跺脚上的尘土,我要离开,但是继续笃定地走属天的道路。 其实我有太多的沉淀,太多的感怀,太多的思考,太多的成长。我非常有话说,等我从四川回来,慢慢讲,慢慢讲…… 很想念我自己的这个地方——仿佛是在照镜子。是那么的真实,无论如何不堪,如何青涩,这是我必经的路,我欣然接受,我心怀感恩。 请为我祷告。 “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或高山,或低谷,你恩典够我用。” 荣耀归给在天上的父,平安归给他的子民!

Read more

胖子和瘦子

首先要说,那馒头味道还真是不错。今天早上去工厂的路上看到酒店旁边有一家肥肠粉,哈哈,我在考虑是不是要早起半个钟去尝尝鲜! 今天夜晚12点返回的酒店,虽说又是拼命做了一天,我没有前几天那么痛苦,反倒是笑个不停——当然,这非典型事例决不是我不离开的原因。 我很喜欢四川人,或者说我很喜欢这群办公室里的年轻人。和我差不了几岁,越来越聊得来。其中有代表性是给我买馒头的粉嫩女郎, 还有一个瘦子,一个胖子。 昨天吃晚饭的时候谈到他们的食堂,后来又聊到公司待遇,他们都说:我们宁愿拿得少点儿,也不愿意像你们那样疯狂,那不是生活。还有一个劝我:你比四川人还能吃辣的,干脆你来我们成都吧,别在香港干了。后来我问他们:你们公司福利挺好吧?大家都发表了一下意见,后来那个瘦子一脸迷茫地说:什么是福利?——这句问话非常的冷。 今天我们同事做到有关福利的Provision,问来问去原来瘦子负责员工福利,同事问他: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们这笔福利是怎么算的?我清清楚楚地听见他回问:福利是什么?——我听罢都傻了,这是叫“雷人”吗?分明是他负责记福利的账,他却问我们福利是什么…… 我跟他们开玩笑说我们是承包制,那个男的是我们的包工头。晚上11点半瘦子说你们还不走?我说你去问那个男的。后来他在回来的路上边走边大声地说:快收拾东西!你们包工头说能走了!——我真是惋惜自己不会四川话,不能内部交流…… 那个胖子更有趣。经常在屋里耍动作,配合着超美妙的四川话,好看极了。今天晚上我们三个人缠着他问这问那。后来我的一个女同事用蹩脚的普通话说:请问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下有关**的问题?胖子用四川味的普通话说:你可以问,但是你问了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就在旁边,又被雷到了,笑了半天。 他们没怎么加过班的人明显抗压能力不如我们,我让他找十几条凭证,他说啊?那么多?我明天做。我说啊?十几条是多?我一天能做几千条哩!后来他真的有点抗不住了,表现为非常的焦躁,并用四川话说“老子回去了,罢工!罢工!Game over! Go home!”他以为我听不懂呢~~后来我也渐入佳境,晕头转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抄了无数购货发票,见到一个自来水厂的凭证,就跟胖子说:帮我找找这笔交易的发票。胖子看了以后就去找,半天,他大呼:自来水哪里有发票?我说我怎么找不着呢!我也终于反应过来,笑死。 同样,就算我玩了命地做,还是做不完“应该做完的”,因为若不把我考虑为是人,活永远干不完。比如我对待我的电脑,我不会让它歇着。卓别林早在那摩登的时代就揭示了这个亘古不变的真理。本来我周一要回香港上CPA的辅导课。包工头儿平静地说:如果你做不完,就不能回去上课。呵呵,无所谓!“玩命”是一个像“完美”一样的词汇,是没有比较级和最高级的。我已经玩命做了,我已经保证我醒着的95%时间都在工作了。这是我的极限。否则,我就要爆发我的小宇宙了~!·#¥…… 明天和瘦子去跑银行凭证,瘦子说请我吃锅盔。啊哈哈哈哈……

Read more

串珠DIY义卖

我喜欢手工,曾经连续十多年的习画经历使得我对于色彩有着敏锐的感知。串珠这项活动能最好地结合手工与色彩,所以我对于珠子的DIY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上周回北京的时候分别走访了虹桥和天意两大批发市场,发现前者已经完全为老外服务,而且老外们似乎比我们还要会砍价,后者也主要经营制成品,都没有卖串珠原材料的。买珠子,还是要去香港深水埗的汝州街。各式各样的珠子纽扣商铺鳞次栉比,货品琳琅满目。有的用小盒子装珠子,有的用糖罐子装。平常的珠子论磅卖,奥地利水晶和一些独特的珠子论个儿或者论包儿卖。没有主心骨儿的女士一去准犯晕,一准儿挑花了眼。(我可不是这样的女士~~) 说到工具,在别处儿买不容易,但是珠子店应有尽有。这是我的串珠百宝箱: 下面这些是我考完试后亲手穿的手链。选料考究,做工精细,百分百手工,每款一条,绝无重样。各位亲朋好友,如果您喜欢,我愿意赠送给您。不过在这段特殊的时期内,请象征性购买。款项将捐给四川灾区。谢谢您的爱心和对于我手工的支持! 1. 樱花烂漫,售价:¥25 2. 夏日的清凉  售价:¥25 3.风情万种,售价:¥30 4. 几何魅力, 售价:¥25 (磨砂珠) 5.紫罗兰璇玑,售价:¥35 6. 柳梢,售价:¥30 7. 紫的随意,售价 ¥20

Read more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