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不明白14)为什么中国人之间讲话要用英语?

我有的时候观察到,两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可能刚刚还在电话里用家乡土语沟通,一转眼写邮件聊天时,便开始彼此使用英语。而且,表达的意思,并无中文难达的新意。而且,虽然洋洋洒洒一篇英文,但我并不觉得其文字水准高过中文的表达,甚至有时很Chinglish. 不知这是不是我的偏执,特别是在与我北京的同学好友写邮件闲扯时,尽管他们都使用英文,但是我经常仍旧选择中文。虽然大家都多多少少受过西方教育,平日工作、学习甚至生活的语言都是英文,但是我还是觉得,两个北京人在一起聊天,用英文写邮件,是一件令我觉得别扭的事情。而且,无论我们的英文好到什么地步,终究是有那无比传神的北京话是英文无论如何表达不出来的。于是,我还经常在邮件中看到中英夹杂。我心中便暗暗疑问,用中文写出来,真的那么难吗?对于香港人不习惯使用英文,我是理解的。一来过去由英国统治,官方语言直到现在仍是英文;二来香港人不习惯中文打字,无论是仓颉还是九方,都无法与我们的拼音录入像媲美。我觉得很多同事打一篇中文的时间,够我打10篇的。 还是那句话,但凡从国内拼搏到外国的,谁不是经历过了严酷的高考,谁不是华丽丽地战胜了高考。但凡战胜了高考的人,其中文水准,是差不到哪里去的。 有一次我在教会的电梯里看到一对内地出身的夫妇与儿女用英文交谈。很明显他们的孩子在国际学校,那种美国口音是一听就听出来的。但是那对夫妇的英文,在幼小的孩子面前,则显得非常的蹩脚。发音不准确,有口音,而且磕磕巴巴。即便如此,他们还是用这样的英文与孩子沟通。后来我得知,他们的孩子不会中文,并且颇以此为傲。 “我家孩子不会中文”——甚至成了一种炫耀。因为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是,我家孩子是说英文长大的,说的是纯正的英文!在深入地挖掘下去,为何一对苦出身的父母在海外打拼后,哪怕坚持用蹩脚的英文与儿女沟通,也不说中文,这是令我很困惑的。 有人说,语言里面是有力量的。选择什么语言,其实往往代表着力量的角逐,甚至是身份的象征。 我为中文感到骄傲。所以我的国内朋友们,如果你没有中文难达的新意,如果与写英文比起来,写中文不用费上九牛二虎之力,还是请你与我用中文沟通好吗。 我很喜欢英文,并且我也会私下用英文写作。我对英文没有任何偏见。我只是觉得中文怎么越来越惨,好像老外对中文的热情要高过我们许多。 在此我要明确地表示一下,我所质疑的两个中国人讲话用英文,仅仅是指他们聊天、闲扯的时候,更多时候是出现在私人邮件中。我完全没有反对工作上使用英文。相反,在香港大部分的学习和工作环境中,是必须使用英文的,以便更好地沟通、以便促进国际化的发展。而谈到论文等学术作品,则更应该使用英文这种国际通用的语言。 备注:这篇文章只是我的个人观点。我的观点和认识都是非常有限的。如果您一直使用英文和国内人沟通,并且觉得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请您不要挂怀我的聒噪和小题大做。我只是表明一些个人看法,绝无冒犯之意。

Read more

是我不明白13)婚纱照你究竟想干嘛?

刚毕业那会儿,零零星星有同学结婚,觉得特新鲜!怎么这么快就结婚了呢?如今,生孩子的都有了,估计连离婚的也快了,所以现在再看人家结婚,也不觉得有什么新鲜了。不过这婚纱照真是有点儿那个,谁一放上自己婚纱照,就刷屏了,全是他俩,一身雍容华贵,男的不像原来那个男的,女的长得都一样。 我有时觉得很无奈,在现在的中国,小夫妻都身不由己地被婚礼以及之前一切的程序绑架了,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空间,甚至没有太多破除藩篱一切从简的自由。更可悲的是,婚礼已经不是自己的婚礼了,它里面被动裹挟了太多与两个人的爱情和贞节无关的东西。当随份子成为了一种腐臭的空气后,婚礼的红包再也不是一种祝福,更是一种交易,甚至投资。所以有人说,结婚无论选择多么排场的地方,都是不会亏钱的。因为你如果选择了王府,前来参加婚宴的人定是预备了够得上王府排场的红包,而这里面,有多少是投资的成分,还真不好说。 种种这些,若放在中国经济这个转型时期的大背景下看,便不觉得太奇怪。但是这种压力对于一对小夫妇来说,实在有点刁难。 以上这些也不是一个人,一对夫妇可以改变得了的。 但是有一样可以改变,就是婚纱照!恕我直言,很多婚纱照公司简直恶俗。我曾经看过我朋友照的一套3万块的婚纱照,看完后真是觉得不敢恭维,如此,钱也太好挣了!其实有了万能的photoshop,管它什么天气,什么背景,甚至什么皮肤,什么妆容,连脑袋都能换!我朋友那套水晶封面的婚纱照,特老沉,还没有任何新鲜的东西,就是不停地换衣服,一会儿抱大树,一会儿玩弄假花儿,一会儿荡秋千,一会儿抱着一堆脏兮兮的毛绒玩具,一会儿又折腾他老公。而衣服也就是那几个套路:要多累赘有多累赘;要多雍容有多雍容。布景也都是不合实际的,一会儿皇宫,一会儿马车,一会儿不知所谓反正看上去特高级,一会儿贵妇范儿,一会儿装民国…… 在婚纱照的种种俗套中,最让我感到反感的,就是严重脱离两个人的实际生活,没有生命,没有故事,没有饱满而真实的表情,没有血和肉。还有一点,就是婚纱照竭力营造一种极端自我中心的调子。女人在照片中就是女皇,不可一世,绝代佳人,宇宙中心。而男人也是如此。然而美满婚姻的秘诀恰恰在于彼此谦让,彼此顾念,彼此体贴饶恕。这种不可一世的感觉要是代入婚姻中,贻害无穷。 当然我非常理解照婚纱照有照的理由,不过我可能属于那少数根本不想照的人。如果非要有这么一套,我干脆把同学的照片借过来,换两脑袋,不就行了。反正婚纱照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我不想照婚纱照,但是我想在结婚前有一套讲述自己爱情故事的照片。我自己写剧本,我自己选择拍摄地,我自己选择穿的衣服,我自己选择角度和风格。我要在这样一套照片中,讲述真爱的故事,讲述等待的故事,讲述盼望,讲述两个人的心跳和承诺,流露出爱情最质朴、甜蜜而温柔的光芒——这一切在我眼中,是那些马车啊皇宫啊礼服啊所不能描绘出来的。 确切地说,我已经有了这么一个剧本,并且我也找到了一位玩摄影的同学决定帮我实现这个计划。这么铁的哥们儿,当然不用付费,但我想到时候结束了一天的拍摄,我们一定大吃一顿,多好!

Read more

是我不明白12)跟着老师走?

我的高中是北京一间近年来较多出产高考状元的学校。很多校友纷纷在各种交际网上转帖母校高考的光辉成绩。 我以为,如果转帖是为了提升自我价值,大可不必。高考,只是人生一个小小的游戏。 我不太关心哪个学校有多少学生进了北大清华或者外国名校,我倒是很关注他们所选的专业。我发现,渐渐是以钱为导向。而且,我也很好奇高考状元们有啥心得。 我跟踪了很多年,发现高考状元在接受采访时,普遍首先感谢学校和老师——这本无可厚非。然而,历届状元们接下来的感言,令我困惑。那就是“跟着老师走”。可以说,几乎年年的状元,都有这样的肺腑之言,并且还强调老师有着丰富的经验,生还于无穷的题海,自有着自己的绝招。一句话,跟着老师走,准错不了! 然而,我对于这个“跟着老师走”却一向十分怀疑。因为我不知道老师在跟着谁走,我也不知道他往哪里走。所以我最后是踉踉跄跄进了清华。我是从理转文的。我清楚地记得我的化学恩师在得知我转文后,深情地劝我妈:“你闺女的性格实在不适合学文,那些东西她学不了。”但是我觉得我能剑走偏锋,固执地学文。 学了之后,我才知道活受罪是什么意思。而我最大的困惑,就是我不跟着老师走。比如政治的很多东西,我觉得非常虚伪,非常丑陋。但是我却经常要通过某村儿的一个小事儿分析“党的本质”。我最厌烦的就是老师说:“你要揣测出题人的意思。”我认为,从小就揣测领导人的意思,并想方设法讨好(即赚分),并且文采飞扬地分析(即谄媚),对一个正在成长中的青少年,是非常负面且影响独立人格的。所以我从来不揣测。而且我曾经和一位政治老师有过一次深刻的谈话。我那时的政治考试是上不了平均分的。有一次我问她:“老师,您所讲的,您自己真的相信吗?您真的明白吗?”她回答了啥我忘了,足以证明不是什么有份量的,总之是劝我好好考试,不要胡思乱想,抓紧时间背书。背书,也是我反感的。为什么历史书写什么我就要背什么?凭我那时的知识,我觉得历史书中很多内容都有待商榷呢!换句话说——我不相信! 哎,就这么折磨着自己过了高三。现在回想,算了,还是别想了。 我曾经利用一次月考做了一次实验。我在政治答题的时候,拼命写了好多假大空的话,拼命写拼命写,就是极尽阿谀奉承谄媚之能事,写到最后,我忍不住笑了,真是在那儿笑。这他妈的就是一篇狗屁不通的大废话啊!结果如何?哎哟喂,我那次的政治考过了平均分!我不是瞎说,我都留着呢!我当时一边经受煎熬,一边做着文件归档,我心里打算得很仔细。我要留着这些政治和历史考题,等我有一天掌握了合适的研究方法,我好好把这些题和标准答案分析一下,写一篇论文。这件事一直在我心中,也许过几年我接受了研究院教育之后,就着手进行!因为从标准答案以及如何靠近标准答案的训练中我嗅到了可怕的奴性。 现在,我仍旧赞同自己那时的立场,我为什么要跟着老师走?我为什么要揣测出题人的意思并讨好他? 我认为,一个优秀的学生,首先要学会独立思考。智力优越和道德说教仿佛两个幽黑的深洞。一个青年人,应该学会反思,应该有着批判性思维,应该开始对于自己的心灵和灵魂感到关切。 另外一个我不跟着老师走的原因,是因为我一向拥抱创新。如果安德鲁斯·维萨里一直跟着老师走,那解剖学不知道要推迟多少年才能发现人类的骨骼根本不跟狗的相似!遇到恩师固然是福分,教学相长,应彼此珍惜。然而一味强调在应试压力下全盘跟着老师走,我觉得有损于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你可以给他高分,却不能给他头脑,得不偿失,也很短视。 我非常欣赏克尔凯郭尔在《致死的疾病》中写下的一段话: ……被大众包围着,被各种世俗之事吸引着,越来越精于事故,这样的人忘记了他自身,忘记了他在神圣意义上的名字,不敢相信他自身。他发现成为他自身太冒险,而成为与他人类似的存在者,成为一个拷贝,一个数字、一名群众则更容易也更安全多了…… 鲁迅《祝福》中的麻木,《风波》中的诡诈,《故乡》中的惋惜,《药》中的幽暗……以及《纪念刘和珍君》中的血腥,你以为,离我们很远吗?

Read more

是我不明白11)谁敢用事实说话?

我有一个女性朋友,偏偏有着一个非常男性化的名字。有一次她提到她的姐姐妹妹,名字中都有个“美”字,我有点儿奇怪,就问为什么她没有。她说:“你看见我就明白了吧。我长成这个样子,却叫做美?你不觉得很虚伪吗?”——我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活得够真实!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偏偏有一些臭大粪叫自己“小香香”;偏偏有一些无比丑陋叫自己“美又靓”;偏偏有一些虚假谎言叫自己“真相”! 一个标榜“用事实说话”的节目,在一个根本不许用事实说真话的地方,它怎么能够用事实说话呢?——这简直是一件太太太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有一次我坐在去赤柱的巴士上,973,坐这辆车的外国人很多。快到深水湾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外国小男孩儿问他的爸爸:Dad, what is fake? 他爸爸说:Fake is something that is not real. 小男孩没有问Then what is real? 我心里一直在问自己。 如果是在天朝,你的孩子问你:爸爸,什么是假?你怎么回答?

Read more

是我不明白 10) 何为尊严?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温总反复提到“让人民活得更有尊严”。 稍有哲学意识的人可能都会感到困惑,在一个“唯物主义”的国家,在“进化论”的大背景之下,谈“尊严”,谈“道德”——这难道不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情吗? “进化论”已经沦为了政治工具。太多的人在认真思考进化论之前,在明白何为进化论之前,就被强硬地灌输了进化论是真理的概念。 我非常非常不明白,如果进化论真是对的,那么“道德”的概念从何而来?“道德”究竟是从哪里进化来的? 在一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强调进化论至上的国家,在一个强调“唯物主义,人类无灵魂”的国家,何苦费力谈道德呢?何苦谈什么尊严呢?缘木求鱼。 一个国家,如何让人民活得更有尊严?尊严是什么牵扯到人是什么。如果人是一堆物质乱撞出来的产物,如果人的存在是偶然,何苦追求尊严呢? 尊严是谁赋予的?一个国家难道能赋予人民尊严?人的尊严从何而来?从人而来的,是尊严吗?一个不完全的人难道能从另一个不完全的人那里得到尊严? 谈及尊严,必谈到信仰。 如果人的存在不是偶然,如果人确乎是上帝的创造,如果人确乎有灵魂,且有永生,如果造人的神真的是爱,如果在神前面,真的人人平等——如果,人的尊严,真的只能从上帝而来…… 不要说中国人没信仰。不,每个人活着都是因为信一套东西。比如你为何为明天打算?你岂是确定还有明天?你为什么信写这篇文章的是个人?你岂是看见我在写?为什么这篇文章不是电脑自动生成的呢? 中国人信的是没有上帝——信有上帝和信没有上帝都是信仰。信仰是一种选择。选择相信没有上帝,就有相应的一套生活行为准则。选择相信有上帝,选择相信耶稣的复活大能,就有另一套行事为人的准则。 一个人行为的背后,都反映着他的信。但不同的是,信的究竟是什么。 不回答“尊严是什么”,“尊严由谁赋予”,“何为更有尊严”——就等于白说。或者说,“让人民活得更有尊严”这样的表述最大的意义在于,它说明了一个现今中国社会的事实,就是:“人民活得没有尊严”。

Read more

是我不明白 9)言者真能无罪?

熟悉《毛主席语录》的人都知道下面这一段,来,跟着背: 毛主席:不论什么人,只要不是敌对分子,不是恶意攻击,允许大家讲话,讲错了也不要紧。各级领导人员,有责任听别人的话。实行两条原则:(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二)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如果没有“言者无罪”一条,并且是真的,不是假的,就不可能收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效果。 近日,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建设服务型政府 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要深入推进政务公开,完善各类公开办事制度和行政复议制度,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同时充分发挥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目标设定,有一个SMART法则,即为: S-Specific,具体的 M-Measurable,可衡量的 A-Achievable,可达到的 R-Realistic, 现实可行的 T-Time Check,有时间限制的 根据SMART来回顾温总理的目标,可以说,不具体,不可衡量,不可达到,不现实,而且没有时间限制。 比如,要创造什么条件?用什么衡量是否深入推进?如何完善制度?什么叫充分发挥舆论的监督作用?现在发挥的情况如何?离充分有多远?为什么不能充分? 这些笼统的目标没有一个可以衡量的机制。比如深入,比如完善,比如充分,都是一些没有办法去具体衡量的概念。而且没有交代为什么现在的状况是没有条件,不深入,不完善,不充分。不明确阻力,就无法前进;不从历史中学习,就注定要重复。但是如果连历史的真相都不能触及,还奢望什么前进呢? 而且,这些笼统的目标要在什么时间以内实现呢? 如果以两会的标准,温总的目标定得高瞻远瞩,有跨时代的意义,以民为本,与时俱进,三个代表,和谐社会。忒有中国特色了! 但是若以SMART Goal Setting来看,就不算Smart.

Read more

是我不明白 8)无为即作为?

我有太多的不明白。 有网友这样评价春晚和两会的异同: 春晚唱的是难忘今宵;两会唱的是义勇军进行曲。   春晚有70个保安,两会有70万保安。   春晚吃盒饭,两会吃国宴。   春晚是粥多僧少,两会是狼多肉少。   春晚只要鼓掌就行;两会除了鼓掌,还要举手。   春晚给大家带来的是欢歌笑语;两会给大家展示的是和谐社会。   春晚过后,总能招来一阵骂声;两会过后,总能引发一阵吹捧。   春晚节目一年比一年没劲;两会问题一年比一年尖锐。   春晚有观众评选;两会有记者提问。   春晚关键词:低俗 歌颂 拙劣 搞笑;两会关键词:学习 贯彻 讲话 精神   春晚再烦人也就一晚上;两会再扯淡也得十天半月。 很有喜感。然而人家说错了吗?

Read more

是我不明白7): 全国大调查,你过年吃什么好吃的了?

上周我得了一场大病,胃炎和高烧。一周之内除了粥没吃别的,除了睡没干别的。今天上班,同事谁见我都说:你瘦了。还纷纷议论我究竟是瘦了5磅呢,还是10磅呢……我也瘦出尖下巴了,也瘦出腰身了,好! 后来查询工作Email,看到北京一同事的问候,她跟我说,她回温州过年的时候也得了胃炎。还加上一句:“我也吃坏了。”我很不高兴,谁跟你说我是吃坏的呢?我是奔波所致,不是吃坏了。 后来跟她聊了几句,我深深感到了祖国的贫富差距,也深深理解了她胃炎与我胃炎成因的不同。下面是真实的对话: 我:吃坏肚子了?都吃什么好吃的啦? 她:我们那边过年家家摆酒宴 天天吃鱼翅 鲍鱼 龙虾什么的 我在北京太久没吃了 不习惯了 哈哈 恭喜你啊大病初愈 瞧瞧!瞧瞧!这不是赤裸裸控诉北京生活条件比温州差吗?一句“天天吃鱼翅、鲍鱼、龙虾,我在北京太久没吃了,不习惯”,仿佛玩笑话,却道出了在北京吃不上鱼翅、鲍鱼、龙虾,而回家吃到胃炎这一不争的事实! 于是我说:贫富差距,我要造反! 她说:我还想找温州炒房团造反呢555 (她要在北京结婚买房子) 一句聊天话,没想到对我有着如此之大的经济启示。原来温州过年吃的东西和北京过年吃的东西还真不一样!(我敢保证北京没几户本地人家过年天天吃鱼翅、鲍鱼、龙虾。) 故此,我想调查一下,您过年吃什么了?相信这很能反映中国的经济分布和贫富差异。 评论的格式为: 所在城市:

Read more

是我不明白 6)什么叫“大过年的”?

大过年的,我老是给正在“大过年”的人添堵。 今天,我来不明白一下,什么叫做“大过年的”? 我不知道Gmail和天朝之间有着怎样的博弈。我也不知道Buzz的出现究竟会不会加速Gmail在天朝的灭亡。伊朗把Facebook,Twitter封了之后,Buzz一出现,又把Gmail给封了。天朝呢? 今日一位朋友在Buzz上分享了一段话: “从法院出来,直接被拉到一看,等候许久进去,我的傻瓜已经在会客室里了。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我们笑着。最后一分钟我拥抱他。我能摸到他的骨头,他抱我到骨头疼。回来想到11年抚摸不到他,心碎。” 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就马上看懂了;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在天朝您是查不着了。按理说,这是多么的凄凉,这绝对绝对没有喜感,且不能用来调侃和搞笑。 但是Buzz上有人开始胡扯开去,还说什么“他抱我到骨头疼”是唐僧和白骨精云云。我实在看不下去,我真的会为上述男女主人公流泪。于是我就回复那位不认识的朋友说:“这本是多么的哀婉凄凉,实在不可以搞笑。” 然后那位仁兄的回复令我陷入了沉思,她以拜托的口吻说:“大过年的,请不要制造什么哀婉煽情的气氛,谢谢。” 其实你不用谢我。我可以在我自己的地盘上继续说:这就是哀婉凄凉,这不是煽情,这绝对绝对不可以搞笑,这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好,既然提到“大过年的”,我必须较真,什么叫“大过年的”,你在“大过年的”,那别人呢?那许多的冤屈与被蹂躏的人呢?那许多的破碎和迫害呢?人家就不“大过年的”?如果你在乎的“大过年的”是一种温馨祥和的气氛,那么为什么要对另一个家庭在大过年的时候遭遇的苦难无动于衷,甚至以“不和谐”之名请我住口,而不审视自己调侃的背后是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和她? 我若直呼其名,我的博也别勃起了。我还是用讲故事的方式。 我曾经在《柏林墙的倒下2)》中讲过一个故事,今日重拿出来: “好比在一个班上有两个同学,他们在课间比出身。先富起来的同学看到先前餐餐吃煮土豆的同学如今吃上了吞拿鱼焗薯仔,而且甚至会吃一些他都不太敢吃的东西,他心里很不忿儿,于是他回家跟他爸爸说:我们班原来那个穷小子如今开始有吃香的喝辣的劲头儿,我感到很不爽。我觉得你应该向他爸爸学习! 富儿子他爸爸心里也觉得有点儿慌,但是他必须捍卫自己的尊严,他客观地说:儿子,他现在吃的是比以前好,但是,我想你也不必羡慕他的生活。因为他完全没有自由!他在家里不能随便说话,必须说他爸爸爱听的,就算他爸爸真的犯了错,他也不能指出来,他只能表扬他爸爸,不能批评。而且,他也不能随便看书,他家的书都是他爸爸写的,或者都是别人写了表扬他爸爸的。而且他还没有许多的权利,他甚至不知道他应该有多少权利。他爸爸简直就是一个独裁家!令人发指!儿子,你还羡慕他吗? 富儿子陷入了沉思中……他写了一篇文章表达自己的思想,在班上广为流传,许多同学说他思想深刻。 但是穷儿子对于这段谈话毫不知情。他爸爸不让他随便上网……” 今天我接着讲这个故事。上面提到那个穷儿子的爸爸不允许批评。如果儿子给爸爸提意见,他就说:好啊,反了你了!你什么居心?你是不是企图颠覆我这个父亲的角色?你是不是想认别人做父亲?绝对不能容忍! 可是怎么处置不唱赞歌却乱说话的儿子呢?杀头?邻居都在看,尤其是那个富爸爸——讨厌死了!那怎么办呢?——给他定罪!给他定什么罪呢?想来想去,只有以文定罪最好办,且白纸黑字,没得推诿。爸爸翻看了倒霉儿子的日记,将批评,哪怕是出于爱的善意批评的日记,都找出来了——然后一一分析丑恶的动机,给他定罪。 然后罚他关小黑屋,不能随便乱走。说是一关就11年。 穷儿子结婚了,她太太被获准看丈夫一眼,然后她写出了这段话:

Read more

是我不明白 5)霉素?

爱慕虚荣的我不但花高价买了纯金耳环给穿上了,还买了天价药水儿,天天洗。 俗话说,洗洗更健康!于是乎,穿耳后两个礼拜,我的耳洞成长得蒸蒸日上,欣欣向荣。于是我滋生了资产阶级腐化堕落的思想,放松了警惕,洗头时也不采用自创的锡纸包耳大法了。 当我今日去穿耳店复查时,惊讶地听到了两个字:“发炎”。啊!发炎了! 胡大仙说:“穿耳的人都发炎。你越伺候它,它越来劲。”胡大仙讲求一套人体的对抗学,就是哪有病,就越不能治哪,不能惯着它,否则病就越来劲。——胡大仙是资深江湖人士,经验丰富,是我的发小。那么,我该听大仙的吗? 穿耳小姐说:你的耳洞里有结晶状发炎颗粒。她说所以我要购买她的天价药膏和药水。我说:你这药水儿太贵了,外面有卖的吗?我这么问真是弱智。她说:没有,我们这些随耳环都是美国进口的。哎哟喂!美国进口,她当这是什么年代,我连擦屁股纸都轻易买到美国进口的,还在乎你这破药水儿?笑话~~ 我最近不舒服,下午去看了西医,西医说要抽血,看不出我有什么毛病。我顺便问他有没有耳朵水,他为我提供了Hydrocin N,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我最近不舒服,我资讯了中医,中医说我脾胃不和了,让我按脚上的两个穴位。胡大仙说:“中医就会说人家脾胃不和。我从小就脾胃不和。” 胡大仙最后给我提供的法宝是:青霉素。她说很多人用青霉素治耳朵眼儿发炎。 我的室友给我提供的是:红霉素。她说她们穿耳后都某红霉素。 我另一闺密说:用金霉素。国内姐妹儿都用金霉素。 我还有一朋友说:用氯霉素,管用! OMG!这就是国内用“霉素”的现状!我真真是不明白,这个什么霉素对耳朵发炎是不是有疗效。如果有,究竟是金霉素呢,还是红霉素呢,还是青霉素呢,还是氯霉素呢? 如今,我还是老老实实用那个美国水儿,外加西医开的Hydrocin N,尽管我也不知道这又是什么玩意儿。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穿耳不但疼,而且就算用纯金的,就算用美国水儿天天洗,就算用锡纸包着耳朵洗头,还是容易发炎。 所以,当我耳孔终于熬成形的时候,我要让它享尽荣华富贵,姹紫嫣红,紫晶玉石,风流倜傥,大放虚荣异彩,彰显臭美本色!

Read more

是我不明白 4)孔老二罪恶的一生

题记:了解孔老二罪恶的一生,何必要去电影院?一个能以文字定罪的国家,便能在文字上做一切文章。可以用文字说一切话,也可以用文字不说一句人话。可以允许你用文字拥护它的一切,也可以禁止你用文字表达你的一切。 不受教育的人,因为不识字,上人的当;受教育的人,因为识了字,上印刷品的当。—— 钱钟书,《围城》 亚克西!哈拉稍!这就是我们伟大的天朝! ================================== 《孔老二 罪恶的一生》 编文:萧甘(巴金) 绘画:顾炳鑫、贺友直 …… …… …… …… 图片转自:http://mcdulldull.ycool.com/post.3894187.html

Read more

是我不明白 3)瘦身广告谁在看?

香港的瘦身广告已经到了非常玄妙的境界——正所谓“做不了总统,就做广告家。”广告里面的哲学,复杂而深奥。 瘦身其实是一个隐晦的表达。瘦身在香港,利用无数的icon无数搔首弄姿的女人,捕捉到男男女女复杂微妙的情感和互相促进的关系,实现着他们赚钱的目的。 瘦身分别=丰胸=提臀=美腿=纤腰=性感=……=……(少儿不宜) 如果我问一个女人:瘦身广告给谁看?她可能毫不犹豫地说:男人!那帮臭男人!天底下没有不好色的男人!丰乳肥臀,还不是给臭男人看的! 该女士可能非常义愤填膺。但是我若再问一句:倘若他和女友或是老婆出行,在地铁这个大肆张贴妩媚娇娘的地方,你说这个纯爷们儿,敢多看一眼吗?他敢在女友/老婆面前流口水吗?他敢说:“你看看人家!”——除非纯爷们儿找死。 所以,更多的时候,可以肆无忌惮地垂涎、嫉妒、记广告网址、电话号码的,一定是女人。 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忘记男女之间相互作用的微妙。世界上伟大的发型师、服装设计师、化妆师……通常是男性。除了这些职业的一些social norm问题,且不谈能力如何,就单从男女间的互动上来说,也可以解释——女人只有被男人欣赏,才算数。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女人看女人,是嫉妒;男人看女人,是欣赏。所以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按照“美”的标准来化妆,来设计服装,来设计怎么才性感——她可能觉得这样才比较踏实,算数! 单身的男人在地铁里,通常是管不住自己眼睛的。我不看那些大美人儿,我看男人在这些巨幅广告前的窘态——想看,又不敢多看;偷偷看,又不过瘾;而且,通常意淫的痕迹很明显。这些丑态不仅是我一个女的可以看出来。但好在我真的对于上述概念的瘦身没有任何兴趣,或许因为我无论什么仪态,都感到满足和自信,实在没有那种内在驱动力。但是肯定有女人不满意自己,对自己没有自信,于是她看见男人在此等身材女人面前的那副德行,就奉若圭臬,如同找到了方向。 说到底,瘦身广告,通过吸引男人流哈喇子的冲动以及欲盖弥彰的发自内心的渴望,实现对女人的间接而致命的刺激。说到底,还是给女人做的。所以这样的广告,一箭双雕,才算厉害。 以上仅是我对于这个社会现象的一些观察和思考,暂不评价女人这样做是否正确,是否值得,以及女人的价值究竟是什么?——尽管我心里对于这些问题都有答案,今天不多着墨。

Read more

是我不明白 2)定义

如果一个人没有信仰,那么他关于“灵魂”与“平安”的概念,从何而来呢? 我清楚地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北京市严打,那个词叫做“扫黄打非”,“严厉打击一切卖淫嫖娼行为”。”对那个年代的一二年级小学生来说,很多词汇都是太遥远和不可理喻的。比如“卖淫”、比如“嫖娼”、比如“思想政治”。当时的思想政治课要求我们每天记新闻——于是从那时起我开始被迫说瞎话,我发现李鹏乔石没事儿就去会见人,于是我每个周日晚上就开始瞎编,星期一李鹏会见了美国总统;星期二乔石会见了日本总统;星期三李鹏会见了澳大利亚总统。哇,我还以为回到了唐朝,谁都来朝拜呢。虽说是编,我也知道要编西方世界的,没写过老挝越南古巴朝鲜等国家。我也查过“政治”与“思想”——但是字典里的解释令我更加困惑。 可以看出,当一个人面对陌生或令他疑惑的词汇时,他很有可能去查查字典。 我今天突发奇想,倘若一个人有一天突然想知道何为“灵魂”,何为“平安”,那么他将从不同的字典中获得怎样的关于“灵魂”与“平安”的解释呢? 我翻出了两本当年高三差不多翻烂了的《现代汉语词典》2002年增补本,以及朗文当代高级英语词典。 《现汉》第803页,对“灵魂”的解释是: “迷信的人认为附在人的躯体上作为主宰的一种非物质的东西,灵魂离开躯体后人即死亡。” 《朗文》第1463页,对“soul”(灵魂)的解释是: “the part of a person that is not the body and is

Read more

基督徒需要什么样的诗歌1)是否觉得羞愧

上上周我在团契领诗。过后许多弟兄姊妹找到我说:你带得太好了!你那些诗歌,真是好听,你哪里找的?我说:我听的诗歌,绝不仅是《赞美之泉》。负责诗歌的弟兄更是说:你要常带,我真是很久没看见这么好的领诗了。 其实,不是我有什么特别的技巧,而是真正伟大的圣乐,自然会流露生命的光辉,自然引人归主,自然有着耶稣的香气。 但是,令我感到遗憾的是,现今很多的诗歌,词义非常的浅薄,内容非常的干枯,曲调雷同,乏善可陈。 我一直以为,无论何事,要把最好的给神。神是轻慢不得的。如果没有能力创作伟大的诗歌,不如不要为赋新词强说愁。古旧的许多诗歌,足以表达当代人的许多情绪,足以满足当代人的情感表达,而且,它们词义深远,很多的诗歌创作于大逼迫,大患难中,但是却是喜乐,却是赞美,却是满有有福的确据——而不是,无病呻吟。 一些诗歌的专辑,听一首等于听了整盘CD,听一盘CD等于听了所有创作。词义浅薄,“荣耀都归你,归你,归你归你!”,“你配得称赞!我赞美你!我赞美你!哈利路亚(唱七八遍)”,“尊贵归于宝座羔羊,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连唱好久个小节)”。他讲得没有错,而且词句也是《圣经》中的,但是,必须思考的是,伟大的诗歌,除了这些情感的表达,还有什么呢?我想那就是对于自身处境的极真实,极清醒,极深刻的反思!还有,就是对于自己罪性和过犯的深深的痛悔,以及对于救恩的渴望和得着后的喜悦。否则,连唱十好几个”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你伟大,你伟大,你伟大,我赞美你,我赞美你,我赞美你”——与“南无阿弥陀佛”唱好几遍,又有什么分别呢? 有很多赞美诗我根本长不开口唱。如果在教会,有人领这样的诗,我就闭口祷告。我怕我的论断得罪神,我怕我因骄傲而犯罪。但是,不是所有以“神”的名义,与“神”的事情沾边的事都会自动成为纯洁无瑕疵。比如罗马教廷,比如十字军东征。神是完美的,但是在地上敬拜他的人,没有一个是完美的。所以不完美的人做出不完美的事——这不会影响神的完美性。 我知道写诗歌的人也不完美,但是我觉得诗歌不宜滥。 词义深刻做不到的话,最起码,语病不应该有。 比如有一首诗歌,其中一句叫做“我心中的喜乐川流不息”——我觉得很不妥。“川流不息”,应该是形容行人和车马像水流一样连续不断。我觉得用“源源不绝”似乎在意思上更贴切。这首歌中还提到“心中的暖流,冉冉升起”——这似乎也不太妥。“冉冉升起”,是慢慢升起的意思。这个暖流,慢慢地升起?我可以想象,但是我觉得这种表达,很业余。 这首歌还有一句意境,叫做”当赞美的音符如雪花飘逸”——赞美,应该是上升的,是上达天庭的;雪花,是从天而降的。赞美的音符如雪花从天下降飘逸——这是谁赞美谁? 还有一首歌,其中有一句是”你舍生命,被拒绝和孤单”——”被孤单”我倒是头一次听。接下来唱到耶稣的死”像玫瑰遭践踏在地,胜过死亡,你顾念我,超乎一切”——既然胜过了死亡,我以为,在词义层面,似乎不需要讲玫瑰啊什么的渲染一种浪漫的情怀。不如回到《圣经》。约翰福音12章24节,耶稣说:“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籽粒来。”若是非要用个比喻,不如用麦子。 有一次团契小组长突然问我,你信主这么多年,有什么心得体会?这个问题我之前没有准备过,但是我说:我觉得有三点特别重要: 1. 敬畏神 2. 感恩 3. 真认识耶稣是谁 我想这就是我这些年信主的一些心得,我看到神的奇妙,经历到神的大爱,我越发觉得神是轻慢不得的。要把最好的给神。所以就算把我最好的青春时光都拿来为主做工,我也愿意,我非常愿意。我们是否按着神当受的敬畏去敬畏他呢?认识耶稣,开启了我属灵的双眼。之前很多事不明白,只有认识了耶稣是谁,才能明白我是谁,我为什么活着,我死了去哪儿。 诗歌本应多么优美,多么甜蜜,多么深刻,给人安慰,给人信心,给人方向和希望。为主做工的弟兄姐妹,望我们见主那天,都不觉得羞愧,都自认甘心把最好的给了主。

Read more

是我不明白 1)幼儿园面试预备班

有一句俗语说: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我不想为我的不明白开脱。这个世界的很多事情,我真的真的不明白! 我曾经在电车上听到坐在我旁边的女士打电话。我不是有意要听,但是那么近距离那么大声,我也只能听个仔细。她应该是个开画廊的“画家”,在办儿童画画班,给一位家长打电话,她说的话是这样的: “啊Ms Lam你好啊!我是××workshop的××。打电话问你小朋友最近的时间。哦,他今年几岁了?” “哦。我理解,现在三岁的小朋友应该很忙了。请问他都上了什么班了?” “哦,我理解,的确很忙了。但是画画也很重要……” blablabla…… 听得我目瞪口呆。三岁的小朋友应该很忙了?她在说疯话吗? 无独有偶。今天我的一个同事请了下午假,理由是:带两岁的小朋友去幼儿园面试。我听了甚觉稀奇。什么?两岁去面试?他说:我已经很抵抗这个潮流了,没有去幼儿园名校,但是我家附近的幼儿园都要求面试,孩子家长一起参加。他有一对双胞胎儿子,甚是聪颖可爱,但是前几天的一家幼儿园经过面试,只录取了一个,另一个说要在waiting list里面,等着下一轮面试资格. 我连问了几个:什么?什么?什么? 接着又一个同事说:这不算什么稀奇。现在有许多给两岁小朋友开的面试班,专门准备他们三岁的时候去幼儿园面试。还说,她的一个朋友的小朋友上幼儿园面试预备班,学习drama,学drama做什么呢?原来要扮演一棵大树。扮大树要学习drama吗?这里面的学问很深:学了drama扮演大树,如果扮演得特别逼真起劲,可以被老师挑去当主角,然后可以去上名牌小学校哩! 这次我没有连问:什么?什么?什么?我只在心里感叹:疯了!疯了!疯了! 这个世界已经足够可怕。我曾经不敢想象以后如何在香港养儿子,地铁与公共交通四处充斥着丰胸,大腿,你要更性感吗?你要更大胆吗?走在香港的地铁中,我第一次十分明白什么叫强奸我们的眼睛。但是我现在简直不敢想象如何在这个世界养孩子。在他长大的那个年代,也许有一天他回家,对我说:学校里教我们说,我们不需要婚姻制度,即便需要,我们可以自由选择。我可以选择和男人结婚,我也可以选择和女人结婚,我可以选择我对待性生活性取向的方式。——我相信,这种教育观已经开始在一些学校流行了,我相信,离彻底疯狂的一天,不远了。 我不知道如何在这个世界养孩子,我怕我没有足够的力量和勇气和这个世界的潮流对抗。我对一个送孩子去幼儿园面试预备班的朋友说:如果你不让他参加呢?她说:我同样在乎他身边将接触什么孩子。如果我不送他去预备班,面试不上,上不了好小学,上不了好中学,然后……我真的不想听。上不了,那又如何?上了这样的学校就等于可以接受教育吗?去学习争竞吗?去学习丧失自我吗?去学习和同性结婚吗?去学习如何沦为钱的奴隶吗?去学习如何体面地在一个个围城中筋疲力竭?去学习一步步丧失意义感吗?去学习一步步走向死寂的沉沦吗? 如此,也许非洲真的是孩子成长的最后一片相对干净的土壤。让孩子在非洲长大,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我宁愿他在雨林驾独木舟躲避鳄鱼,也不愿他在幼儿园面试预备班学习扮演大树。我相信不会有孩子天生愿意去参加这些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剥脱孩子当孩子的时间,是多么的残忍!多么的自私!多么的疯狂! 幼儿园面试预备班,是在向孩子天才的大脑中灌屎,一边儿灌,一边儿说:这是为了你好!为了你茁壮成长! 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去接受强行灌屎,绝对不会。

Read more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