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沉默的回忆16)——散落巴萨的记忆

今天上班的时候得知悬挂了8号风球——这次是台风黑格比,所以早放工。据我观察,办公室里的人们对台风是非常有好感甚至期盼的。 我若不掀起回忆的面纱,它会不会永远将自己的真相隐藏?我将《小蒜在旅途》易名为《旅途,我沉默的回忆》,一来很多人误解我的工作是见天满世界转悠,我改个名字,表示是曾经的旅途;二来我的回忆当真沉默。每每坐在夜晚的安静中,回忆便暗涌,但它不出声。 巴塞罗那是个非常鲜活的城市,在上跳跃着米罗高迪毕加索。总之在巴萨的每一天我都新奇地张望,它地势的雄伟,情感的细腻,色彩的丰富。 普通的一条小巷,恬适、安静。阳光温柔又诚恳地散在我们身上,这是我们共同的午后: 黄昏,西班牙广场前的人们等待着日落后的音乐喷泉表演: 书摊里的老人,不理睬客人,仿佛这是他的书房,摆到了街上: 天色是那么温柔。那几条粉云是天空额前的几缕头发,当天空低头俯视大地时,她们就静静地,随意地飘着: 而这天使,默默守护着整个巴塞罗那城: 在巴萨西南高山的城堡上,理性、热情,与太阳: 大风还在猛烈地刮,回忆不能继续啦。无比的盼望冬天,哪怕是这里阴冷的冬天,我渴想被窝的温暖,围巾的温度,热牛奶的安慰。沉默的回忆在冬天,会更加的爽脆,叮咚作响吧!

Read more

那些沉默的回忆3):挪威峡湾

一场秋雨一场寒,秋风秋雨愁煞人。今天踏踏实实下了一场秋雨,我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我一直最爱北京的冬天,我极度贪恋在冰天雪地中把自己严严实实包裹起来的温暖的呵护。吸到冷冷的空气,在心里却漾着温暖,听北风呼啸,看银装素裹,吃锅里的涮羊肉。下次回家,就是这个感觉了。 北京在开奥运会!——2001年申奥成功时,我无数次幻想、梦想、设想2008年的我是什么样子,到现在只记得自己很努力地想过,却不记得想到了什么。那时觉得什么都遥远,长大遥远,毕业遥远,成熟遥远,爱情遥远。现在又怎样呢?总之奥运不再遥远。奥运是一个绝佳的机会看人类如何运用上帝所赐的恩赐。我真的是一个后热的人。对于奥运的经历要过一阵子才回味得具体。 正如我对于旅游的态度。一年前的经历,我现在还在絮叨,而且将来还要接着絮叨。今天的照片是挪威峡湾——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以后还去。 我是独自去的挪威,那段时间的心情很复杂,现在我也不愿意回忆究竟都在复杂着什么。在奥斯陆的时候我去参观蒙克美术馆,看到他的呐喊,他的分手,他的吻,他的伤心。后来我独自从那里走回hostel,下了牛毛细雨,我没有带伞,即便有我也不会打。强烈的方向感使我穿过一片小树林,走过一道小河沟,后来又回到了大马路上。一路上没什么人,在欧洲一切都静悄悄,仿佛人们个个心思细密而娇柔,打扰不得。一路上我都用外衣裹着我的相机,他是我的朋友我的知己。不知为何奥斯陆阿拉伯人开的店非常的多,我在一家小卖部停下,问男店主要个塑料袋子,他很友好地给了我两个,还帮我包好相机。   我的行程是这样的,先到了奥斯陆,然后参加一个叫做“Norway in a nutshell”的形成,具体介绍如下:"Norway in a nutshell® takes you through some of Norway's most beautiful

Read more

那些沉默的回忆14):进入北极圈之狗拉雪橇

香港熬过了几场特大暴雨,终于等来了一片蓝天。天是蓝色的,真好。蓝得那么纯,那么美。中午目睹了几场大鸟打架,那种长尾巴带斑点红嘴的大鸟真是厉害。喳喳喳一边叫一边俯冲,吓走了貌似伯劳鸟的小家伙。看鸟还真是有趣。 在这样一个炎热的傍晚回忆冬天基律纳的一个清晨,遥远的过去,遥远的感觉。 一个人可以走得快,一群人可以走得久。 那时去基律纳,我们也是结伴而行。从乌普萨拉火车站坐16个小时火车到基律纳,然后在Ripan Hotel住了一晚。第二天去了优卡斯维亚的冰旅馆,就是上篇提到的。现在回忆的,是在托尔纳河上乘坐狗拉的雪橇。 上午我们到达Kurravaara,在那里接受一些基本却是必须的驾驶狗雪橇的技术。雪地狗从笼子里被拎出来,我们每一个人必须拎着狗的脖子把它们拖到前方雪地的栓子处。这些都是命令。这些狗见到雪地就兴奋,若不是以这种方式被拎到指定处,他们早就撒开了乱跑了。我拎的时候怕它脖子疼,就松了松劲,结果这狗挣脱开满地乱转,害得我被主人骂:Can't you understand what I've told you?我说我怕它疼,他就瞪了我一眼,然后我就对这狗发狠劲,它果然非常顺从,非常顺利地用后腿走到指定的栓子处。我给它拴上——突然我们闻到了一股恶臭。原来这些狗从笼子里出来后要排便排遗,它们欢快地便溺,我们却快昏过去…… 然后瑞典老爷爷就开始绑狗,四个人一个狗车,三个人坐前面,后边站一个当驾驶员——这个人非常重要,控制速度和脚刹。当我坐在雪橇上的时候,心里面无比的兴奋快乐。这是多么有意思的事情!这些狗撒丫子就跑开了,我们的车辙唰唰唰就留在了平整的雪地上。这一路我们其实是在Torne河和Rautas河上穿行。一共10KM左右,到达林中的小木屋。在那里将有驯鹿肉饭和极光等着我们,这个明天写:) 这个地方本是没有公路的,冬天靠狗和雪地摩托,夏天靠船到达。我们这一路的风光是独一无二的。美到令人沉醉,令人窒息。沿途会有很多野生动物出没,也很容易看到它们的足迹。 这是在Kurravaara,等待绑狗。瑞典老爷爷问我们这群香港来的谁有驾照。只有一个小女孩点头。他非常非常地震惊,连问了几个What?在他看来二十几岁还不会驾车简直是不可思议。所以我们最终没有使用雪地摩托。但是我还是在上面照了张相: 这是我拎着走的狗,到了地方就哗哗哗了…… 出发!这下面是河流哦! 回来的时候,我们因为贪恋晚霞耽搁了,瑞典老爷爷一直在批评我们为什么不守时。可能我们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可能性。我们返回现代都市所依靠的,仅是狗而已。 上路前的美景,那时的天就是这样,怕只怕我使劲浑身解数也无法记录那片绚丽。这美丽深深吸住了我们,真的不忍心,走不掉。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那时的天就是这样幽蓝幽蓝的,我们仿佛尘埃飘在中间。从哪里来,又是往哪里去——真的没有概念。

Read more

那些沉默的回忆13):进入北极圈之冰旅馆

在瑞典北部北极圈内的探索可能是我在欧洲旅途中最奇幻,最澄澈的经历。 一直想把这经历记下来,搁置了一年多没有提笔。在香港这个紧凑的地方,有时挤不出心思给回忆。港大东门有一棵高大的白兰,每天从那下面经过,必会深呼吸,对于白兰的清香我是那么贪婪,这香气馥郁持久。香港这阵子好多树开花。有我最喜欢的鸡蛋花,那香气才是醉人!还有燃烧着的凤凰花,偶尔一抬头,见那火烧火燎的一片,简直惊艳!今天在上环地铁站口看到一老妪卖白兰花,三蚊一包——这场景特别熟悉,我记得儿时在北京也见过提篮子卖花儿的,卖茉莉,或是栀子,不知现在还有没有。在新加坡小印度也看过他们把成串的香花串成项链卖。其实我在赶时间,而且没有零钱,但是我开始翻书包的兜儿,心想如果有散钱,一定买一包。果然翻出一个5蚊的,买了一包,香了一道儿。现在我把这白兰放在电脑旁,香气随着飘忽的风一阵阵袭来——正是这香气,使我重又有了回忆的心情,向北,向北,遥想北极。 今天写冰旅馆,下篇写托尔纳河看极光和狗拉雪橇。 在瑞典北部拉普兰有一个小村庄叫优卡斯亚维(Jukkasjärvi),它因着一年一次的冰旅店驰名世界。因它的寒冷,上世纪八十年代鲜有游客涉足优卡斯亚维。直至1989年一群日本冰雕师在这里办了一个冰雕展,吸引了人们的注意。1990年法国艺术家Jannot Derid雕了一座冰屋igloo,夜晚参观的人就索性睡在里面——这成就了建造冰旅馆的好主意。 可以说,优卡斯亚维是世界各地冰雕师大显身手的好地方。冰雕师们其实是在向大自然借原材料。每年四月冰雪融化时,冰旅馆重新回归托尔纳河(Torneälv),将一切的美丽与惊叹归回自然。每年12月,一座新的冰旅馆又会建成,新意层出,永无重复。优卡斯亚维的冰旅馆是世界上最大的完全以冰雪建成的旅馆。麋鹿皮做门帘,床单。旅馆里面有接待处,大厅,冰造酒吧,甚至有一个冰造环球影院,演出莎翁的戏剧。旅馆的旁边是冰造教堂,同样的肃穆神圣,只是格外的通透清远。 冰旅馆门口,的确冷,非常的冷,啊呀,想起来还哆嗦呢~~前年我在姥姥家楼下一间外贸店买了一条防寒裤子,说最低能承受零下30摄氏度。我开始还半信半疑,去北极圈里走了一趟,这裤子还真棒!腿一点儿不冷。材料轻薄以至在人人臃肿的北极圈内显得格外轻巧,引来同伴疑问。我大大夸赞这条裤子。回来以后用不上了,穿上烧得慌,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门牌号: 冰酒吧:各样漂亮的酒水放在透明的冰杯子里。这才是:COOL~ 冰旅馆里面其实并不冷,而且这个麋鹿皮毯子非常的保暖,感觉很舒服。一个房间一个主题,像是在探险,非常的有趣。 这些建筑已经在去年4月融化,再也见不到实物了!冰旅馆的参观门票是一个可以贴在身上的小标签,写着icehotel,我把它贴在了我的护照上,永远的纪念。那天我真的看到有人入住,兴奋地挑选房间样式。当时就想,以后结婚旅行,可以再来住! 更多照片,还是老地方:http://picasaweb.google.com/zihona

Read more

那些沉默的回忆12):鸟瞰美丽

鸟瞰是心旷神怡的。从整体把握的时候,总是可以体味到磅礴大气,色块交接,线条流畅——鸟瞰不会受到细节的干扰,看不到角落的乞丐,肮脏的交易,腐烂的垃圾。无论如何抽象不出其实正在发生着的痛苦,或是愉悦;死亡,或是新生。站在高高的塔上,或是教堂的钟楼,我之于这个城市——微不足道;而此刻这个城市于我——嗯,举目所及,江山如此多娇! 意大利弗洛伦撒,花之圣母教堂旁交托钟楼上。翡冷翠像是一个夏天的水果摊子。一切的色彩都那么的浓郁饱满。这片片红屋顶仿佛是地上的太阳,当蓝天俯视的时候,它便感到温暖: 法国尼斯“英国海滨大道”,俗称“蔚蓝海岸”。尼斯是一个恬美的城市,色彩明丽,十分舒泰。这派梦幻的蓝色绵延开去,摄人心魂。我之前没有见过如此这般迷人的海蓝: 在德国法兰克福商业大厦上,全高259米。夜晚登高俯瞰夜色温柔下的法兰克福——依旧有很浓的商业气息,摩天大楼鳞次栉比,与德国其他城市的风貌相去甚远。法兰克福是欧洲的经济中心,也是重要的交通枢纽。这是在大楼上拍摄的傍晚的天空,飞机尽情地划出优美的痕迹。  以色列耶路撒冷橄榄山上,遥望昔日圣殿: 在艾菲尔铁塔上俯瞰巴黎。徐志摩说巴黎是肉艳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可以体会。这是巴黎的线条,如果感兴趣还可以用google earth俯瞰一下,看看巴黎的线条是多么的不拘一格,婀娜多姿: 在巴塞罗那奥林匹克公园附近的一个城堡上看到的层次。这座城市白天是蓝的,夜晚是红的: 在圣彼得教堂的穹顶上俯瞰梵蒂冈国: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了北京。奇怪的是我对于北京没有鸟瞰的印象。下次回家应该找机会登高望望这片故土。手头只有一张站在保利剧院旁边的一座桥上照下的二环路。记得那天上午去了后海,晚上去保利看《敦煌》,中间的间隔就在二环附近溜达,对于北京,我越来越感到陌生了。后来在保利附近的什么粥店吃茶,要了所谓的“正宗香港虾饺”——啊,远不是那个味道!正如我在香港吃一些打着“正宗”招牌的京菜,往损了说,但不失真:挂羊头卖狗肉。   下篇游记,其实脑子里都有个列队了,写挪威峡湾吧!

Read more

那些沉默的回忆11): 出海看鲸鱼

在北大西洋的冰岛海域看鲸鱼——想想看,这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这么久了吗?有点儿不敢相信。 提到鲸鱼,都会想到什么呢?喷水?大尾?龙涎香?捕鲸业?哺乳动物?Whale Steak?蜡烛?Moby Dick?鲸鱼若是在海里放屁,那该是多么的壮观啊!那气泡该是多么大啊!如果它一边喷水一边放屁呢?——我当真很好奇。 雷克雅微克海港停泊着很多轮船: 这一艘是去看鲸鱼的,写着大大的Whale Watching   照片海天相接处其实就是雷克雅微克城市了,甚至可以看到教堂的尖顶。在这片海域已经可以见到鲸鱼了 当然起初我们的目的地还是更远的地方,在那里还可以看到海豚。冰岛的天气变化特别有激情,一阵儿碧空如洗,一阵儿又阴云密布: 船离开雷克雅微克航行了2个小时,到达了这片海域——天阴得仿佛哆嗦一下就要掉雨点子,风非常的大,并不凛冽,但是刮在脸上感到干冷干冷的。我们一上船就去换上船上的防寒服,否则单衣单裤在这样的海上实在太过刺激。后来果真下了小雨,鲸鱼还没有看到,这感觉——我倒不觉得浪漫,有一种混杂着极大好奇的恐惧。海,有时是可怖的。    鲸鱼还没来,先照照我自己  经验丰富的船长会把船停在海鸟多的地方,因为那里的鱼多,相当于饭馆,到了饭点儿,鲸鱼也会来。 终于出现了!千年等一回,犹抱琵琶半遮面。鲸鱼是最大的哺乳动物,体型硕大,却动作敏捷。解说员一手拿着一个单反,一手拿着话筒,一边说一边拍。她站在船的最高处,最容易捕捉到鲸鱼的行踪,把船头定为12点,然后就以时间来报鲸鱼出现的位置,一会儿三点,一会儿九点,船上的人听到后先反应一下,然后拿着相机迅速跑到相应的位置,但往往是刚一到达,鲸鱼就沉下去,然后在完全相反的地方出现。鲸鱼其实是比较好奇的动物,它们甚至喜欢跟着轮船,有的游客非常幸运,可以摸到它们呢!有了几次扑空的经历,我就站在船的一个位置不动,我相信它游来游去会出现在我的视野里,然后我就能在第一时间照到它!成功了吧: 这个叫做小须鲸,minke whale. 那天我在海上呆了7个多小时,看到了3只鲸鱼,若干海豚。这经历的确有趣。这么可爱的鲸鱼,单纯又好奇,怎么忍心残忍地捕杀哟…… 我小的时候画过一副海底世界——相信绝大多数小朋友都画过,就跟写《难忘的一天》一样,是我们那个年代幼儿教育典型的题目。我妈妈把我画的画儿都帖墙上——与众多妈妈做法无异,我清楚地记得这幅画是在门的右边,我的得意之作。画中我骑在一只鲸鱼上,它带我周游海底世界——这奠定了我之后浪漫的类型——不好解释,意会。 明天分享:各国城市鸟瞰图

Read more

那些沉默的回忆10): 冰岛的蓝色

我对于冰岛的第一印象是奇怪与麻烦。奇怪是因为它冷却有丰富的地热,麻烦是因为年幼的我费好大力也记不全它首都的全称——雷克雅微克。 曾经在地理课上一闪念:我什么时候能去冰岛看看呢?感谢上帝,去年我当真去了雷克雅微克,这个冒烟的海港。 Iceland Express缓缓降落,我迫不及待地四处张望,感觉像是来到了荒无人烟的不毛之地。那景致像极了黑龙江五大连池的石海。在冰岛旅行的日子,安宁,却又精彩。冰岛仿佛是一个小姑娘精致的首饰盒子:虽然小巧,但每一样东四都光芒四射,非比寻常。(当然有的小姑娘有很大的首饰盒子,我不过是在说我自己。)  在冰岛感受到了不同的蓝色。 这张应该是在夜晚10点办左右拍的。漫长的白昼使人们淡化了时间的概念。拍这张的时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在磅礴的自然面前活生生地感到自己的渺小,如此的微不足道。那一刻顿时涌起从未有过的敬畏之心,四周旁无一人,在这浩淼的天地独自站立,淹没在伟大之中,那震撼令我眩晕,令我惧怕。我在心中默念诗篇第90篇: 2諸山未曾生出,地與世界你未曾造成,從亙古到永遠,你是神。3 你使人歸於塵土,說: 你們世人 要歸回。4 在你看來,千年如已過的昨日, 又如夜間的一更。5 你叫他們如 水沖去;他們如睡一覺。 早晨,他們如生長的草,6 早晨發芽生長,晚上割下枯乾。7 我們因你的怒氣而消 滅,因你的 忿怒而驚惶。8 你將我們的罪孽擺在你面前,

Read more

那些沉默的回忆9):欧洲街头艺人

原来乞讨的过程也可以带给人艺术的享受。在欧洲街头看到那些卖艺的人不禁啧啧称赞。不论是想象力,包装力还是忍耐力都堪称一流,精彩之处令人回味,施舍些小钱甚至还觉得自己给少了~~我在法兰克福遇到一个拉大提琴的基督徒音乐家,他说很多时候出门献艺已经成了一种风俗习惯,有的人并不是为了钱,而纯粹是为了艺术。当然,也有纯粹为了钱的。卖艺种类忒多,只有我想不到的,没有人家做不到的。今日稍作介绍: 这是在慕尼黑看到的一个艺人,每只手控制两个小锤,我录下了他敲打出的匈牙利舞曲,非常精彩! 巴塞罗那街头扮样子的,需要耐力,这个动作保持了很久。对于施舍表示感谢的方式是扭动一下身躯~~ 柏林勃兰登堡门前,专门播放巴赫的曲子。前面的小猴子是钱篓子。我往里面放了些欧元,他向我彬彬有礼地脱帽致意,看我拿着相机,主动要求和我照相:) 丹麦哥本哈根新港边上,看他的帽子! 巴塞罗那,这个也需要体力,姿势一摆就是半天,不过对于施舍的人会做出感谢的举动 今日到此,日后继续

Read more

那些沉默的回忆8):清澈的丹麦A:各国厕所男女标志

这游记的灵感还就是逗,非得过后才能一点点往出涌。我突然想起来在欧洲不同的国家看到很多有趣的男女厕所标志,与大家分享一下这其中的幽默和智慧:P 不过还是打一下预防针,欧洲毕竟是个较开放的地方——但你若让我定义这“开放”,我又说不出来。在其中不觉得什么,但是回国一对比,马上就显出来。比如当初在瑞典买的很多“正常的”夏天衣服在中国穿出来就俨然是“不正常”了。 没关系,不管什么事儿,习惯就好了。那些衣服等我再去欧洲的时候再穿上。 在冰岛首都雷克雅微克city hostel   不过这个我不是很懂: 西班牙巴塞罗那某家餐厅: 丹麦哥本哈根信不信由你博物馆: 丹麦罗斯基尔德的一个厕所: 以色列贝都因沙漠的营地: 还有一些,以后再补上。 欲浏览更多游记,请点击这里

Read more

那些沉默的回忆7):清澈的丹麦B

瑞典人很害羞——书上这么说,瑞典人也这么说自己。我接触到的瑞典人也都非常的腼腆,尽管有着丰富的内心世界,但是若不破冰,很难得尝那冷峻下的澎湃。 巧的是我接触到的两个异常开朗的瑞典人都是混血。一个叫F,爸爸是丹麦人,一个叫M,妈妈是芬兰人。起初他们的热情只会令我暗自发问:谁说瑞典人腼腆,这不也挺活分的嘛。一深入,才知道这背后的结合。 Fredrick是我的邻居,学营养学,但是却亲口告诉我“我从来不按我学的做”,据我的观察,的确如此。我一周至少见他吃4次肉丸子面,具体做法是:从冰箱里拿出冷冻的瑞典肉丸,直接放入锅中,也不放油,煮上意粉,定8分钟,然后出来扒拉一下变黑的肉丸子。盛出,挤上番茄酱,掰半根黄瓜,端着回屋吃去了。我也曾讨教过哪种肉丸子好吃,他认真给我讲解,后来我也试着这么做过,的确是快,味道也不太差,但若是天天吃,我还真没有那个毅力。有一次下午烤鱼,看到他进厨房,仿佛刚睡醒的样子,从冰箱里拿出肉丸子……又是那一套,我邀请他吃鱼,他仿佛被吓到,解释说他对鱼有恐惧症,一点儿不能吃——这个习惯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和他做邻居是愉快的经历。他自己和另外一个人成立了一个乐队,经常在屋里自编自练——我在音乐方面不是过于保守,但我还是要说他们有些曲调实在诡异,唱到高音简直令我浑身起鸡皮疙瘩——不过现在想来也是挺有趣的回忆。 我喜欢听他讲他爸爸的故事。他爸爸是个快乐的丹麦农夫,和他瑞典的妈妈也没有结婚,也没有离婚。总之两个人分住两地,彼此承认,又不依赖。他爸爸一个人住在一个农场上,养了许多的牛。种了许多菜。最绝的是几乎所有家居用品都是他自己做的!二层楼房是他一个人盖的,里面的一切家俱他都自己做。据F称,有几个设计甚至可以去申请专利呢。按他的眼光,只有洗澡的某个装置让他觉得欠点儿意思,可以看出没有达到专业水准。他说他的父亲非常快乐,每天放牛,做家俱。他也表达过和父亲沟通上的距离,比如当他兴奋地讲述自己的乐队如何演出,他的灵感和作品时,他父亲似乎只对他演出时的T恤感兴趣。 这位能干的父亲不禁让我想到了ViVi,难道丹麦人都喜欢搞木工活儿? 我似乎能从F的描述中听出他父亲单纯的快乐。 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们有科技,有文化,有财富的时候,却没有了幸福与快乐。喜乐离你我多远呢? 嘈杂纷乱的港岛,在一根根像筷子一样的楼房中,我经常感到压抑。这狭小有时仿佛一个马桶搋子,一下一下刺探着我忍耐的底线。闭上眼睛,我脑中总是会闪过过去在欧洲的片段,一条街道,一湾沙滩,一座教堂,一片蓝天……不消几分钟,楼下的噪音便开始嘲笑我的白日梦。抬起头望到的,还是那小小的天花板。我并非厌腻香港的一切,只是我还在向往…… 在香港工作一辈子吗?——不知道,但最好不。 我喜欢在疲倦的时候看过去的照片,这对我而言是一种凭吊,也是慰藉 哥本哈根工业区在一面玻璃上的倒影 哥本哈根新港 丹麦旧都罗斯基尔德 弗莱德里克斯城堡,丹麦国家历史博物馆

Read more

欧洲游记汇总——沉默的回忆

旅途,我沉默的回忆1. 慕尼黑市政厅前卖艺 旅途,我沉默的回忆2. 偶遇清华汽车系师兄们 旅途,我沉默的回忆 3. 假警察和真警察 旅途,我沉默的回忆4. 清晨  黑背  忠诚  旅途,我沉默的回忆5. 顺风车  巴萨归来,三月不知肉味 童趣  高考作文题与那对男女  旅途,我沉默的回忆5:关于丹麦的回忆 1) 旅途,我沉默的回忆6:关于丹麦的回忆 2)

Read more

那些沉默的回忆5) 顺风车

6月24号傍晚爬上了艾菲尔铁塔。登高不仅可以望远,更是不胜寒。正是旅游旺季,人挤人,乌央乌央的。俯视与遥望的快感以及人声的鼎沸放慢了塔上的时间。 顺着天梯走下,正赶上一群法国基督徒在塔下唱赞美诗,又跟着亢奋了一会儿,才转身问朋友:几点了?答:12点多了。我忽感不妙,快走!住的地方挺老远,先要乘地铁,然后换巴士。急匆匆赶到地铁站,霎时感到夜晚的冷清。一位黑人员工向我走来,说了句法语,简单到我可以听懂:最后一班刚开走了。有如晴天霹雳! 和朋友在大街上溜达了一会儿,又到了另一个巴士站,末班车也没了,就算有,也不直达。想想看,除了TAXI,实在没辙了。可我们住的地方还真远,就算用人民币计费也不少呢,更何况是欧元!下了狠心,招了几次手,嘿,还都有人。我是个不轻易放弃的人。虽少不更事,但过往的闯荡经验至少沉淀给我一种个性,不轻易说不,在不可能处兴可能。因我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在地上踱步了不多时,我对朋友说:我们搭顺风车吧,来,一起祷告。我打算坐两次顺风车,毕竟一下到达的可能性不大。我四下观望,发现了一个地理位置很好的路口,还有个红绿灯,车辆会暂时停下来。凌晨一点多,也没什么车了。等了一会儿,就在那个拐弯处,我拦下了一辆老头儿开的车。问了他知不知道怎么去我们住的地方,他跟身旁的女人交流了一下,说是怎么怎么走。我继续请求到,能否搭我们一程,到那个巴士站?老头儿爽快地答应了。啊!旗开得胜。致谢,告别,目送人家离开。 我们到了巴士站,发现没有任何巴士了。只能再试试运气。和朋友招了几次手,人家都飞快地开去。后来我说,你站后边,我去截。否则人家看见一个雄性青壮年拦车,不知道要干什么;我把头发散开,妩媚点儿,兴许有人停下。一见到车来就搔首弄姿,不过不成功。一来车少,二来人家见识多了,实在不买账。在快要灰心的时候,一辆车在路过我们之后犹豫了一下,在我们前方停了下来,俩妙龄少女!人手一支烟,喷云吐雾,车里还放着咚咚咚的音乐。我们说明了困难,人家不认识路,但是跑下来看路标,研究地图,后来等灯的时候还问了另一个司机。知道怎么去后,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的free ride,好像说的是“当然可以,上车吧”。我们就在烟雾缭绕与咚咚作响中被两个少女送回了hostel。可能我那个雄性青壮年朋友对此更有种独特的感觉吧:) 在法国期间还受到过很多好心人的帮助。当然不能以一概全。不过暂就我们的经历而言,法国人民很友善。 回想下,实在是感恩!感谢上帝,感谢那位老者和他身旁的女士,感谢那两位时尚的妙龄少女。也许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我在这里的感激,但是我相信上帝必定在暗中察看,记念他们给予别人的点滴帮助。 有的时候,你伸出的一只手,可能是别人的一重天。 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辞,就当向那应得的人施行。你那里若有现成的,不可对邻舍说:去吧!明天再来,我必给你。——《圣经》旧约,《箴言》3章27-28节

Read more

那些沉默的回忆4)清晨 黑背 忠诚

和朋友从巴黎随着火车一路南下,心中总是有着盼望,然而心情却似乎在一点点下沉——离愁别绪,身不由己。为何我用尽全身力气却换来一声叹息。辗转,奔波,终于到了罗马,住在某部委驻外的一个小庭院里。小院儿里鸟语花香,绿树成荫,黄灿灿的柠檬挂满枝头。满地坠落的柠檬中,一只大黑背神气威风地站立着,竖起两个尖尖的耳朵,目光炯炯,冲着我们狂吠。日后听说,千万不要放他出去,他曾经咬伤过一个意大利老头儿;还听说,他已经当了姥爷了,是条好狗。一听他咬过人,我顿生畏惧。但实话说,我倒是不怕狗,喜欢得很,就是没有饲养经验。  这狗的名字是个意大利文,听上去像是英文的“合金”:Alloy, 总之我一直这么叫他,他也回应。那天晚上我们和他打了招呼,摸了摸他的脑袋,不叫的时候挺乖,神态也温顺。次日就能明显看出他对我们没有先前的警觉了,进出时也不再定睛察看。看他身上怪脏的,就主动要求给他洗澡。这家伙还真是爱洗,可是身体表面积忒大,忒脏,就象征性地用了点浴液,用刷子刷了刷毛,然后那么一冲,他浑身那么一抖,立马利落多了。看得出,他很高兴,尾巴不停地摇着,眼神也和善。  朋友先我回瑞典,5点起来赶飞机。我送到楼下,朋友一步步远去开院门。正在这时我看见Alloy躲在不远处,盯着大门,伺机窜出去。我突然想起他主人说,他最喜欢到外面疯跑,可是附近院子的狗太多,他对人家狂叫,对意大利人也不友好,怕出事儿。我提醒了朋友一声,可是已经晚了,那门刚开一个小缝儿,Alloy一个健步冲了出去。我穿着睡衣跟出去,这家伙果然开始称王称霸,群起的狗吠声撕破了古道清晨的宁静。  我劝朋友赶去坐车,我去叫他主人。回屋换衣服时反倒听不见狗吠了。他主人睡眼惺忪,说没事儿,让他跑去吧。这时我收到朋友的短信,说是Alloy一路跟着他去了车站,又舔又拱,似乎是舍不得他走,正陪他等车呢!朋友说快把他带回去,真怕他跟着上车。  凌晨5点多,我穿着小裙子,在婉转的鸟鸣中,诚惶诚恐地跑去车站。这Alloy要是不听我的怎办?要是再袭击个意大利老头儿怎办?他那么大个子,我分明奈何不了他。想着,跑到了车站,看见他正陪着朋友等车呢,乖乖的,像个小孩子。朋友舒了口气:快带他回去,真怕他跟着我上车。  在欧洲我经常看见人们带着大型狗散步,也不拴着,就那么自由和谐地跑。从来没有养过狗,也不知道他跟人散步是啥景致。但是这回我必须要试试了。挺棒条狗,昨天主人刚又买了几百欧的狗粮,要是让我们给放出去弄丢了,或者惹点儿事儿,多不合适。我拍拍他的脑袋,叫着Alloy,就往回跑。他跟着我跑了几步,又回头看了看朋友,看来他对我们还真有感情啊。我拍了拍他,他就随着我一起跑开了。一路上有人,有车,这家伙没滋事,倒是跑出几步就回头看我,等等我,还真是让我感动。我赶上去摸摸他的脑袋,跟他说:你要真是我的狗该多好啊。  就这么着又回到了小院儿门前,他再次爬到人家的墙上对着里面的狗狂吠。健壮的身躯显露无遗,叫声洪亮,体形优美。真是条好狗,讲情义,又忠诚。 狗不会说话,更不会承诺,但是它当真不会离开;人不仅会说,更会承诺,但有几个能持受住承诺? 亲爱的Alloy,想他

Read more

那些沉默的回忆2)——偶遇清华汽车系师兄们

今儿个是清华校庆日——每年四月最后一个星期日。清华里有着我至今都魂牵梦绕的种种美好…… 话说复活节那天,我独个儿在柏林暴走。走到洪堡大学旁边一个教堂里,稍作休息,安静祷告。睁眼时看到了一群中国学子模样的年轻人,就上前搭话——“嘿同学你好,从中国来的?”“嗯。”“今天是复活节,你以前听说过耶稣吗?”有个人表示其父母是基督徒,后来我就充当了回教堂讲解人员,说了说这个复活节是怎么回事儿啊,耶稣是谁啊什么的。末了,我问“你们是来交换的?”“嗯。”“从哪个学校来?”“清华。”“噢!咱是校友”——这关系,唰下就近了。后来我们就一起在柏林暴走。看着五个大男生组队在外出游——实在是有趣。提到他们系,我们异口同声“就垃圾场旁边那个,哈哈”。 听他们讲几个男人慌里慌张做饭,如何做饭连油都忘了买;如何用烤箱大火40分钟烤黑鸡翅;如何本着“切肉片”的精神把肉切成肉丝和肉块;老刘在穿正装时如何被德国美女搭讪;教德语的“师太”如何有趣;亚琛的考试如何难(看来学习永远是清华猛男讨论的重点)……更乐的是,老刘在亚琛丢了一个有着他之前上过的所有课资料的文件夹,后来被人拾回,辗转送到他手上。那个德国版活雷锋显然不知道Tsinghua是什么,留了张字条,称呼老刘为“Dear Tsinghua,”后来大家都叫他老刘清华。 跟着这几位师兄逛柏林,那简直啥心都不用操啊——有看地图的,有量距离的,有提方案的,有作讲解的,有拍照片的——真是幸福的一个下午。 我们六个人合影,五男一女——遥望东方,祝福母校。 题外话,当年蒋南翔校长提出了“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还刻在了东操外的墙上。不过民间流传的都是——为老婆健康工作五十年。没辙,谁让清华女生少呢,男生的觉悟,一下子就升高了……

Read more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