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January 2013 · 1 comment · Categories: 臭贫

去年11月回京开会,我遇到一件特别好笑的事情,每次想起来都笑一笑,遂决定记录下来,多年后万一病魔缠身,回看这次有趣的经历,也哈哈一笑,笑到病除,继续为祖国,为人民做贡献——不得不承认,我的觉悟随着年龄是见长的。

11月回京我们机构主办了一个探讨外来工家庭和子女社会融入的国际学术会议。会议召开前两天,我按着报名单逐个打电话最后确认这些尊贵的嘉宾到底来不来。这个过程是很烦闷的,鹦鹉学舌。当然也不是个个都接电话。正当我感到越来越没有耐性的时候,我收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我:“您好!”
他:“你好!我是卖大闸蟹的,几点给你送过去?”

哇,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了,无论是送的内容还是送的动机,都令我浮想联翩,大脑在短短几秒内处理了大量的信息。大闸蟹?11月?我非常喜欢吃大闸蟹,而且11月是大闸蟹最肥美的季节,而我的生日就是在11月。虽说目前不在北京生活了,但毕竟有根基,有情缘。这是谁知道我回京开会,还如此体贴地要给我送大闸蟹啊?再往下想我都不好意思了,真够自作多情的。因为是在办公室接电话,我还得继续工作,我就跟他说:“对不起,我不需要大闸蟹,您不用送过来了。”

这一回合的通话到此结束。我要打二百多电话,所以根本记不住那些号码。很多人都没能即时接听,我唯有重复再打。在这些电话中,多数是学者,讲话收敛又斯文,还有一些是打工子弟学校的校长,他们的声音往往带有浓重口音并且粗犷。过了一会,我又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声音非常洪亮。对话如下:

我:“您好!请问您找哪一位?”
他:“你是谁?”
我:“我们是×××,想和您最终确认您是否会参加我们的会议。”
他:“我不去!什么会?”
我听他的嗓门特别大,口音有些像刚刚打过的一个打工子弟学校的校长,我就以此类推,在我们的报名者中,似乎只有打工子弟学校的男校长会有如此洪亮的声音和浓重的口音。我就斗胆问:
我:“您是哪所打工子弟学校的校长?”
他:“我不是!”
我:“那您是如何知道我们这次会议的?您近期从事哪一行业?”
他:“我近期就卖卖大闸蟹,你要不要?”
我:“不要不要!抱歉您打错电话了!”

我们办公室的同事都笑喷了,他们说,他要是再打来,我就说要,让他送来,我们一起吃。我心里好纳闷啊,这个送大闸蟹的背后,究竟有什么玄机?

我继续打电话,主攻那些头几次没有接听的。过了一会儿,电话又响了:

我:“您好!”
他:“你到底要不要大闸蟹?”卖大闸蟹的终于怒了。
我:“我说了好几遍我不要啊!”
他:“你不要你老给我打电话?”
我:“我什么时候给您打过电话啊?”
他:“你是怎么想的?你要想吃我给你送点儿去呗?”

终于我开始觉悟,难道……我看了一下他的电话,迅速和我手里的名单对了一下,原来,一位老师留的电话,就是这个卖大闸蟹的电话!我笑得都快岔气了。连连道歉,保证我不要大闸蟹,也不再给他打电话了。

事后我见到这个老师,问那个号码是她的吗?她说是过去的号码,现在换了。我赶紧告诉她,您过去号码的现时持有者,是一个卖大闸蟹的。如果您过去的朋友找您,可真是有口福了呢!

原来,我真是自作多情了一场……既然在北京没吃上,我就顺便提一句,关于大闸蟹的膏究竟是什么,我听过的最震撼灵魂的猜想是:“螃蟹没有开裤裆,小时候拉裤子攒的。”

我打电话的时候,手里必须得抠chi(即玩弄)一些东西,通常是撕个纸啊,捏个橡皮泥啊,抠抠这儿弄弄那儿啊……不过有建设性的一概没有,比如顺势打打毛衣,摘摘菜,擦擦地,都不行,脑子慢,就只能应付抠chi抠chi。这不,前两天边打电话边抠chi四叶草的耳钉,结果,就把耳钉给抠chi断了——真是吃饱了撑的。

但是我有一个新鲜的发现!当我把这两片四叶草和断了的耳钉放在一个橡皮圈内的时候,欢乐的事情出现了,天然形成了诸多表情,这个拿来自娱自乐真是一流体验!再加上我最喜欢的Line卡通人物,哈哈哈!

27. June 2012 · Comments Off on 如此花钱 · Categories: 臭贫, 质疑

今天我来讲一个成人童话故事,无需家长指导的那种。

在银河系之外的一个星球上,有一个国家,这也不让说,那也不让说,可是这么多难言之隐瘙痒难耐,怎么办呢?只得每天使用妇炎洁来洗一洗它的媒体环境。

这个国家腐败问题非常严重,说它烂到根儿也不过分。其中部队内部的问题和隐患非常多,这个问题水太深了,此处被和谐了连篇累牍。在这个国家生活的人,不明不白就被活活儿地给和谐了。这个部队还有许多科研机构。我有一个朋友的老公就在这类部队的科研机构工作。哎哟那日子过得,可真够滋润的,要不腐败那么吸引人呢。当然我这个朋友五十多岁了,她老公也算混出来了。

不过,按她自己的话说,她老公一点儿知识份子气质都没有,天天饮酒作乐,应酬无数,一年下来也看不了一本书,满脑肥肠。他们机构特别有钱,搞科研嘛,科技强国。剩余了好多科研经费,就让他们去外地开会。所谓开会,就是换一个地方饮酒作乐。这些技术人员经常随便申请去一个地方开会,然后胡乱报上预算,把钱领回家,就连去外地玩一趟都省了。后来领导清醒过来,腐败也是讲究方法的!这样盲目腐败怎么行!于是就让他们凭借飞机票申请经费。不成想,这样一来,大家就买了飞机票,然后领回经费,在家里躲几天,然后再出现。如此往复。我这个朋友还老邀请我去她那里享受她的既得利益。我怕自己没出息吃太多补品拉稀,就一直没去。而且,这星球之间的打的费,多贵啊!我还攒钱结婚看病当房奴呢。

天啊!聪明的你一定看出来了,这只是一个童话,一个发生在银河系之外某星球的童话。

22. April 2012 · 3 comments · Categories: 臭贫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我身上的人文气息都要明显浓于理工气息。但遗憾过去自己蚍蜉撼大树,还不认命,拼命想往理工界里奋斗。高中在一所数学成绩决定一切的学校,大学一开始又进了理工科学校……真是不堪回首!

过去我对于理工男,特别是智商很高的理工男非常没有好感!我对他们有以下几点偏见:

(此内容根据本人长期的观察和经验总结而成,如有雷同,那真是太可能了。)

1.古怪。兴奋点异常。有着莫名其妙的快感来源,可源于地上蚂蚁的数量或者水泥的痕迹。
2.麻木。对于女生的心情变化,或者对于他自己的心情变化一无所知。哪怕在甜言蜜语时,谈到一个令之兴奋的科学观点,也可以马上抽身,置甜蜜中晕头转向的女方于不顾,开始滔滔不绝谈论该科学要点。更有甚者,可以随手掏出手纸在其上演绎麦克斯韦方程组。
3.顽固。认死理。较真,能把人气死。在最不该用脑子的时候还拼命讲逻辑。
4.人际交往障碍。智商越高越有这个倾向。该表达的时候不表达,不该表达的时候贫得像话唠。
5.示爱方式古怪,有时会令女方觉得不是被爱而是智商又一次被侮辱。
6.和他倾诉的时候,只提供解决方案,不提供表示理解的话语。
7.精准,精准,还是精准。
8.严谨,严谨,还是严谨。
9.没文化,不读书,不浪漫。
……

然而,人总有长大的时候。不是说理工男,而是说我这个文科女。经过时间的历练和岁月无情的打击(这话有点儿过了),我终于深刻地意识到:对于一个文科女来说,最好的归宿,其实就是理工男。只有一个特点,就能决定一切:稳定性高!到了这个年纪,终于明白稳定性高是多么的靠谱,多么的重要,多么的不可或缺。什么浪漫啊小温馨啊,都是浮云。

我举一个例子。我四姨是如假包换的文科女。《红楼梦》倒背如流,读书无数,没事儿写书法,听民乐,品茗茶。哎哟那文化气息浓得让人直睁不开眼。她老公就是一理工男,跟她相比,算是没文化的。有一次我去他们家玩,四姨眼露憧憬涟漪地说:“我打算把我们家天台打造成一个亭台水榭。我去日本非常喜欢那里的木筏池塘结构。我想我们家也仿造日本的风格,夏天的晚上我邀你来喝茶,我们在流水的木板上,点一盏荷花灯,赏月……”天啊,我真是以为我俩成仙女儿了,正当我沉浸在这种飘渺幻梦的意境中时,理工男实在听不下去了:“听她瞎扯呢。不可能。第一,夏天弄个水塘?招蚊子咬死你!第二,这是顶楼,下水结构很不好处理的!还弄个水池,到时候漏水等着楼下找你算账!第三……”啊,我终于惊醒,心中称叹:我也需要这么一个理工男,当我云游海市蜃楼时,还能给我铺床垫子以免摔下来太疼。

后来,根据我多年和理工男的接触,我发现,他们当中其实不乏文学大家和艺术大师,有的甚至相当有文化。而且,虽然他们强调精准、严谨,但是这的确为生活带来了许多的安全感并避免了不必要的麻烦。谈话时提供解决方案,其实是他们示爱最真切的方式,而非不关心。对于一些女性来说,嫁给理工男,人生会更幸福。经鉴定,我就是这类女性。

理工男稳定性高、可靠性强、专一、专业、谁用谁说好,用了都知道。

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就是想不出一个好书名,既忠实于自己,又能过了编辑的关,还能满足市场需要,狂吸引眼球。

想了差不多有二十多个名字,有清新的,有文艺的,有沉思的,有深邃的……编辑们通常表示理解和接纳,但这一切的一切,最终拿到市场部面前的时候,只有一个声音:不行!不够有吸引力!

我就不知道这个吸引力是什么意思。我也不太知道怎样做才是既迎合了市场又不妥协自己。我也很困惑,是不是既然出书,就不要总想着凡事低调处理?可是我终究还是一个比较喜欢界线和个人世界的人,一听到书籍的推广,就感到非常想后退逃避。我觉得书出了就得了。喜欢不喜欢,买不买,是读者的事儿,作者瞎张罗有什么用呢?但是市场部的出发点就是,这事儿就得张罗张罗。我不太会,怎么办。

关于书名,现在的确定了。编辑和市场部都觉得过得去,唯独我自己觉得,啊,琢磨了这么久,就叫这个啊——不过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折衷了,我也不是那么执着的人,接受了便也可以欣赏。

总是被市场部说书名啊封面语啊没有吸引力,不够抢眼,出于自嘲的心态,我编了几个抢眼的——哈哈哈,谁说我不会?

  • 北京少女京港血泪史!
  • 少女独家揭秘:清华不清!
  • 北京小妞口述:你所不知道的港大!
  • 15. July 2011 · 2 comments · Categories: 臭贫 · Tags:

    我此刻无比需要我做梦都想拥有的那只猴儿。

    话说它会帮我包蒜皮、挑虾线、做简单家务,运用双手帮我按摩……

    此刻,我在进行搬家前的大冲刺……濒临崩溃的边缘……怎么那么巧,怎么那么寸,工作上偏偏也是最要劲儿的时候。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仿佛双色牙膏,双管齐下,效力特别大,我就是那已经出血的牙龈……

    我的猴儿啊,你在哪里,最起码可以帮我装装箱,扫扫地,晾晾衣服啊……

    其实,搬家的终极痛苦在于,被动地刨记忆的祖坟——情何以堪啊情何以堪!

    猴儿啊!猴儿!我呼唤你!

    29. April 2011 · 2 comments · Categories: 臭贫

    135日元,合10块左右人民币。哪儿有卖的?我批它几箱的。
    我此刻无比需要它!唯独需要它!

    提起这种食物,我流过哈喇子,很多在外的北京孩子也流过。据我所知,还不单是北京孩子流,西安孩子也会,比如撒拉同学。这种食物,叫做——香椿!

    哦,我相信现在很多在电脑前的北京孩子已经开始频频吞咽口水了。既然作恶,我就一不做二不休,我不仅要提这个香椿,我还要在这么一个大晚上把香椿摊鸡蛋的图片贴上来。还得强调:我刚吃完,北京头茬儿的香椿芽儿,倍儿香!我妈给我从北京空运来的!吃完一口又一口,一口一口又一口!

    香椿中,有着太多童年的记忆。这种味道穿透力极强,每次一闻到,简直就不知身在何方了。

    我没有在香港见过卖香椿的。美国有吗?

    我三姨家住在香山脚下,她家有一棵香椿树。每年我最快乐的事情之一,就是在春天爬上她家高高的围墙,站在一个脚掌宽的高墙上摘第一茬儿的香椿芽儿!手里挎一个塑料袋子,揪最嫩的。不一会儿就摘了一大袋子,然后扔下去给大人,交待一半炸香椿鱼儿,一半做香椿摊鸡蛋!然后我再千辛万苦地下去。我站在高墙上的时候,通常眼里只有香椿。但是有一次,有人从墙外面走过,彼此议论说:“谁家孩子这么胆大,也不怕摔死。”——我这才四周环视,抬头看见西山山脉,低头——我的妈呀!这么高!原来这墙这么窄。当时年幼的我在心里想:我妈妈怎么如此放心我呢?要是将来我有了孩子,我就不敢让她这样!但是我同时又觉得这样做其实非常安全,并且我喜欢新鲜刺激的事情。这也奠定了我之后做事的一些风格。

    香椿是我久违了的美食。我真没有想到,在这个春天,我竟然吃上了香椿!我感到无比的幸福!

    更加令人因为幸福而眩晕的是,我妈妈还带来了她亲自去京郊苗圃里挖的荠菜,这是一种野菜,味道独特,营养丰富。她为我做了荠菜羊肉馅儿饺子。我当晚的感觉,像小时候过年一样,长大了过年都没有那么快乐过。这种幸福给我的感觉甚至不太真实。

    我竟然吃上了香椿摊鸡蛋和荠菜馅儿大饺子!

    哈哈,馋死你们!

    06. April 2011 · 5 comments · Categories: 臭贫

    受同事开午餐肉大会的启发,周一我在公司开了一个炸酱面大会。让大家见识见识,什么叫好吃的。一个破午餐肉都能给激动成那样!吃过好吃的吗?论好吃,还得我们北京炸酱面。我们组曾经有一个中美混血(政治正确,他是台美混血儿),有一天自告奋勇给我们做北京炸酱面,他姥姥是北京人。我心里还挺激动。看看小伙怎么做。心里琢磨:长得挺帅,又会做饭,是吧,还适龄,多好……正想着,只见他热了油锅,倒进去蒜末和洋葱丁——我一惊,这是炸酱面的路数?接着下肉馅,加入白醋。然后,竟然出锅了!我的亲娘啊,这是北京炸酱面?他梦游呢吧。当时我就感到责任重大!我代表首都北京啊!我得给北京辟谣啊!我就义不容辞地说:“这向毛主席保证绝对不是北京炸酱面。”

    那时我就立志,一定要让他们见识一下真正的北京炸酱面!

    上周午饭我和同事去吃一家恬不知耻叫自己“特级御品牛肉面”的,56港币一碗。吃了我就后悔了,神马玩意儿!后来我宣传我这炸酱面大会的时候,是这么写的:“在4月4日香港儿童节这个大喜的日子,……我邀请你来吃特级御品北京炸酱面!该炸酱由我妈小学同学精心熬制,可以代表北京炸酱面一流水平。先到先得,吃完即止。”

    当天我一下楼,大厨就跟我说:好多人等着你呢!——这感觉真好。颇有来自帝都的尊严啊。然后我托厨房煮面,热了我妈发小给我做的整整一大盒炸酱!同事们纷纷效法我的吃法。一边吃,一边评价,都说好吃。最后那是,爪干毛净,连勺子上的酱都被拿去和面了——那场面,真是令人激动!

    事后很多人还发来激动的邮件,表达对于炸酱面的赞美。一炸酱面,就给美成这样了。我还没真正出手呢。北京好吃的忒多了啊!

    事后我反思,看看我妈这发小,多棒!多提气!多够意思!给我做炸酱!还那么好吃!

    再看看我内发小,投身防止艾滋病事业,现在密歇根还那儿接触艾滋病患者呢。这倒没什么。不过令人感叹的是,瞧瞧我妈内发小,给做炸酱面。再瞧瞧我这发小,见面就发避孕套,说是公司小礼品,也不管你用的上用不上——这叫怎么一回事儿?

    同是发小,怎么人和人的差距就那么大啊?

    31. March 2011 · 3 comments · Categories: 臭贫

    我今天想寻衅滋事。

    我只说一句话:“我都好久没有感冒啦!”

    我要看看说了这句禁忌之语的后果是什么!

    敬请期待!

    09. March 2011 · 1 comment · Categories: 臭贫

    吃炒饭一直是一件可以令我感到特别幸福的事情。

    今天我买了一些略肥的猪颈肉(熟食),在锅内小火煸出油,然后放入蒜末爆香,炒鸡蛋,分别加入木耳丝、黄榆蘑丝、剩米饭。饭粒颗颗独立,看上去真是潇洒!就这样炒一炒,加些盐,满屋子都是炒饭香。

    听说自己动手,可以丰衣足食。我改天再给自己做身衣服穿。最好做夏天的,可以省布料。

    吃到如此美味的炒饭,我甚至产生一种错觉——原来人生可以这么美好!真希望这种错觉可以在我不顿顿吃炒饭的情况下进行到底。

    喜讯传四方!犹如春雷惊天响!今日我初次尝试的油焖大虾非常成功!

    近朱者赤,鉴于同屋见天做饭,我深感自己作风腐化,遂洗心革面,重操旧业,尽享庖厨之乐!

    熬啊熬,终于熬出了几道拿手菜!比如这个茄子土豆西红柿乱炖排列组合。比如西蓝花炒带子!比如冬阴功汤!比如今日试航成功的油焖大虾!只见大虾在番茄汁水中畅游,好不痛快,好不酣畅!

    今日和娘打电话时,提到待会儿要去买虾,做油焖大虾!不想,遭到了来自亲娘的质疑:哟,还油焖大虾呢。激我!

    今日有几则轻快的想法,来推一推:

    1. 一只耳是我童年最崇拜的角色。以后养狗的话,一定叫它一只耳。
    2. 以后有了娃,一定自己做生日蛋糕给它吃,摆上桌乍一看,吓死娃,从小在艺术中吓大。
    3. 下一个国内旅游城市,锁定为湖北。
    4. 我不想上班。

    初三的时候,我和几位同学十分要好。那种朋友间粘乎乎的状态,我好像后来就没有体验过了。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日后没有了朋友。其实我和这几位粘乎乎的朋友现在也几乎是没有联系了。

    其中有一个男同学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远,远的概念是每天上下学一个小时。而我算是很近,以至于有一天上学没带书包到校门口被人提醒,回去再取,再顺手拿点儿吃的,回到教室里坐着还是没打上课铃……

    那位男同学学习非常刻苦,非常拼命。我清晰地记得,有一天中午吃饭,他非常怨怼地对我们说(那声音此刻又在耳畔清晰地浮现):“我每天上学都路过一个公园,每天早上都有好多打拳的老太太。你知道吗,我特别羡慕那帮老太太,天天什么都不干,还能在公园里玩儿……”这时他幽怨地望向了远方,眼神中流露出无限的憧憬。我们几个吃饭的也都纷纷点头,望向了远方,对准公园里的老太太……仿佛也看到了那帮老太太,午饭后,又去公园打拳了:看哪,她们轻松地做了一个鱼跃接一个转体后空翻,接着又练起了猴拳;看哪,她们此刻两腿双盘坐在了地上,录音机里传出了纤夫的爱,她们从包里掏出了火腿肠……

    一帮15岁的孩子,课间休息时眼巴巴地羡慕一帮65岁的老太太。当时我就立定心志,我要长大!我要脱离学校的苦!等我长大了,就不受这罪了!我先变成一个女人,到时候我就想干什么干什么,想怎么干怎么干!(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难得这个理想支持我走那许多年。)

    每当我压力很大任务很多的时候,我就想起了那个男同学凄惨的声音,以及他对于公园里老太太的羡慕之情!

    其实老太太的人生也未必美妙。只不过公园里的老太太已经成为了一个幸福与轻松的象征。不过在香港,连公园里的老太太我也没见过。香港的师奶都去哪里了?这真是一个工作——消费——再工作——再消费的地方,没什么空间,也没什么时间。我终于开始明白为什么香港的女性需要菲佣来帮忙照顾家庭。

    我越来越明白身不由己是什么意思。也越来越不敢随便评论,随便指责。

    我越发深刻地体会到:生活是不易的。

    然而,还有许多然而可以说,但是太晚了,下次再说吧!

    不久前我提到收到了Jack小朋友的“情书”,赫然写着“I love you”.他可是非常酷的一个小朋友,她妈妈带他来公司上班,很多人逗他他都翻白眼不理的。但是非常喜欢我。

    今天她妈妈见到我说:“我个仔好挂住你(我的儿子很惦记你)!成日讲204,204,我叫佢打俾你(成天念叨204,204,我让他打给你)。”204是我的内线号码。

    午饭后,我收到一个电话,“Hello姐姐,我係***。你方唔方便同我讲几句?”我很高兴,跟他拉了拉家常,最后我说要收线了,姐姐要上班啊。他就问:“你钟唔钟意我啊?”我说好钟意你啊。

    挂了电话,惹来隔壁同事嘲笑:“啊是小情人打来的。”Jack声音太大了……还有同事点评说,这个小男孩很厉害,这么小就知道“撩女仔”……要知道,我们的Jack才不到5岁。我对同事说,5岁小男仔没什么的,要是25岁男仔这样干我倒是要紧张一把了,哈哈。

    后来我去和她妈妈说他给我打了电话。他妈问我他怎么说的,说是教了他电话礼仪。我说他问我是否方便啊什么的,他妈说好。我又说,他还问我是不是钟意他,她妈说:这可不是我教他的。

    中秋佳节,孤身在外,被一个细路仔惦记,在家老念叨我电话的内线(我只和他说了一次!),并且抑制不住对我的喜爱和想念打电话给我,实在振奋人心!实在可歌可泣!实在感人肺腑!

    Jack妈见儿子如此喜爱我,决定在他下次放假的时候带来公司看望我!

    19. August 2010 · 4 comments · Categories: 臭贫

    以下内容均属实,只是成语是误用的。但是我相信您还是充分理解我干了什么。

    挑战你一把,能数出多少个误用的成语?

    ==============================

    七月流火,白云苍狗。明日黄花还没开就败了。

    流连忘返水果摊的时候,小贩见我来到纷纷弹冠相庆,投桃报李供我朝三暮四。我左右逢源最终还是举棋不定,侧目而视,最终选了榴莲。

    回到家中打开电脑,见莫逆之交Gotty小姐正在CPA中浴血奋战,茕茕孑立,无所不至,虽时过境迁但我也能感同身受。嗨,很多事情,三人成虎,一团和气也就过去了。固步自封举目四望,遂感叹一天到晚汗牛充栋,回家后虽不治大国却要烹小鲜,洗衣刷碗,偶尔还要处理首鼠两端。豆蔻年华的我,情何以堪啊情何以堪!

    我原本处心积虑要火中取栗,又怕吃多了栗子欲火中烧不可终日,罢了。想蒸只螃蟹看她飞黄腾达,又怕太寒,罢了。遂烤了比目鱼,运斤成风。好家伙!炙手可热!好吃的简直令人发指!就点儿小酒醍醐灌顶,天作之合,俨然如坐春风了。摊个鸡蛋饼,厚此薄彼,面目全非。只得加个西红柿蓬荜生辉,瑟瑟不调的。

    之后我就吃饱了撑的在这儿舞文弄墨丢人现眼来了,简直是:一派胡言,狗屁不通。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