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瞎掰——两道菜名,两句话

今天大雨滂沱。一个惊雷过后,我鼓起了掌。坐在我后面的同事问:你点解拍手掌?我说:今天凌晨4:10我被闷醒了,起身开了空调。必须有一场大大的雨给之前的闷热难耐赔点不是才行。 在这样的雨中的一个厕所里(我由于一周不被允许吃水果和蔬菜,在厕所的时间显著增长,活体试验,引以为戒),我突然想到了两个新鲜的菜名: 1. 牛魔王很犹豫 可以把牛肉和扇贝一起做,扇贝的贝壳保留,然后把一片牛柳用扇贝夹住,留更大的一部分在扇贝外边。周围可以放各种色彩丰富的食物,烘托气氛。 2. 那一场风流孕事 这道菜,需要把母鸡和某种蛋一块儿炖,辅料吗,随便配吧。 两句话,昨天等车的时候想到的: 1. 路灯为什么总是要看不起星星。 2. 每幢楼其实是多么的坚固,可以承受其中每对夫妻的排山倒海,地动山摇。

Read more

“三个务必”重要精神

2010年春节本人在北京天津河北黑龙江等地“考察”时,从全面总结历史经验和如何适应新形势新任务的要求出发,首次对“三个务必”重要思想进行了比较全面的归纳。“三个务必”具有鲜明的时代意义,适应国际背景和国内背景,具有理论与实践的双重思想高度,提出: 1.务必正式将早日离开香港提到议程上来。 2.务必着手准备去北美学习先进的文化知识,为头脑注入新活力。 3.务必学成归国服务北京市民。 “三个务必”重要思想是本人纵观二十余年历史经验的高度总结、对当今世界和中国发展变化趋势和特征认真分析研究、对新的历史条件下所担负的使命进一步认识基础上形成的科学理论,为本人开辟了新境界。

Read more

我也杯具了……

正当我心怀鬼胎心术不正还嘿嘿笑地看着2009年各种杯具的时候,殊不知,杯具就在门外贼(读一声)着我呢! 战士没上战场,枪先坏了,这个杯具用在我身上,就是:新春佳节的前夕,舌头惨烈地破了——居然还是被自己咬破的!新春佳节,正是舌头粉墨登场大显神通的重要时机。可是我现在话都说不利落,伤口碰到唾液都疼!真是,杯具啊! 昨天晚上我跳过舞之后,炎炎夜晚(短裤短袖都觉得热),我来到了糖百府吃朱古力雪冰。这本是多么浪漫的一件事!正吃到一半,我感到一阵剧痛!原来我狠狠地咬伤了舌头。随后我继续吃,企图达到冰敷的效果。结账后,我慢慢感到一阵阵钻心的剧痛!而且舌头不能置于口腔之内,与唾液接触都会非常的疼! 这几天我归心似箭。我分明看到了烤鸭、涮羊肉、羊蝎子、牛尾、菜团子……等等各样美食在一个劲儿地向我招手,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它们了。 说不出吉利话倒是其次,语多必失。然而,不能享受美食,这对我而言却是极大的折磨了。 杯具啊,杯具。

Read more

我很激动!明天去看阿凡提他哥哥!

阿凡提我很喜欢看。而且不花钱。 最近,我身边很多人都去看了阿凡提的哥哥——阿凡达。有人说,这是一部关于外星人阻止强制拆迁的2009年最牛钉子户的影片。 我开始没在意。后来,无论是俺在米国读博士的众多哥们儿姐妹儿,还是俺在香港拼命卖命的众多狐朋狗友,都问俺:看阿凡达了吗?我特不屑地说:没看,怎么着吧?他们都纷纷表示,这部片子还是值得看的。 昨天晚上,我怀着无比好奇激动的心情,只身前往圆方的3D影院。到达时间是晚上7点40。我想买晚上9:10的阿凡达票,我很沾沾自喜。但排了20分钟后,大屏幕就显示,9点10分的票,都卖光了。于是我问星期六有没有票?答曰:除了前两排,都卖出去了。OMG!这部片子这么火啊! 最后,在种种刺激下,终于在网上订了UA朗豪坊星期六下午的票。价钱是,HKD138。在美国,好像只需要5美元。是什么造成的这个差异? 我现在心情十分激动。我十分盼望明天下午去观看这部讲述强制拆迁与钉子户的3D故事。 另外最近关注的一个话题,是香港669亿港元的高铁项目。择日细谈。 看过阿凡达后,我一定写个report,好对得住我那138港币! 后记:既然阿凡达是Avatar,那么阿凡提的英文名字应该是:Avaty.我还听说,今年春晚第一个敲定的节目是新疆维吾尔族的歌舞——《党的政策亚克西》。因为该歌舞具有极高的宣传价值,且句句描述梦想,建议译成英文,双语同时歌唱;亦可以考虑创作flash,阿凡提骑驴。歌名叫The Song of Avaty.歌词是: Party Policy Yakexi! Avaty sings happily! Yakexi! Oh

Read more

我又搬家了,我又梦见自己飞了

狐狸作家并非意志消沉。(究竟是狐狸还是蒜,我自己里面也有inner conflict) 而是搬家辛苦,日理万机。 很多的连载刚开了个小头,但是我的灵感库却是整装待发…… 2009年的最后一个季度打算主要进行游记方面的连载。要多做梦,兴许童话也能复兴。 我再次梦见自己飞起来了。和第一次梦见自己在对流层顶端畅飞的经历一样。都是飞啊飞啊飞到了对流层的顶端,忽然发现自己飞了这么高!然后就特别害怕:我万一掉下去是要死的!但是每次都飞啊飞又飞到半空中。 梦中飞的感觉竟然那么真实。有凉风,有清爽,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还有失重的刺激~~ 那感觉真是妙极了。 我今晚还想飞。

Read more

pre and post台风莫非拉

有读者(主要是我爸我妈)来信询问莫非拉对于我生活的影响。 其实我想说:唯一的影响是,我因为它没有在周一登陆而感到不是太爽。 昨天晚上在三号风球里去Outback Steakhouse吃晚餐——高中同学聚会既然可以搞到美国去,当然也可以搞到香港来。看着LCD大电视的新闻说,夜晚将会挂出8号风球。周六晚上台风来临前夕的铜锣湾,依旧是人头攒动,依旧是普通话遍街,依旧仿佛店铺里的东西都不要钱。 高中越来越遥远,谈话内容越来越宽泛。但是大家聚在一起还是感到很亲切。吃了不少,但感觉不如Ruby Tuesday. 最后分开时,谈到台风今晚来,我说:这台风怎么这么。其他人非常默契地接茬:不招人待见! 然后我去IKEA逛了一圈,企图给新家买些家俱,未遂。只见风越刮越大,雨越下越小。其实我经历的几次8号风球都不像北方读者(主要是我爸我妈)所想象的那么彪悍,那么肆无忌惮,那么悲壮,那么震撼。而且风雨不是同时猛烈的,所以一个叫风球,一个叫黑雨。其实,比起风球,我更害怕的是黑雨。 台风来的时候我在睡梦中,我睁开眼的时候台风已匆匆走过,在我的生命中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其实可以写得更伤感一些,更诗意一些——那纯粹叫有病。 下面来说几点关于台风有趣的发现。 每次台风过后,香港蓝色圆柱形垃圾桶里出现最多是什么呢? 是伞!有的时候甚至可以塞满整整一个垃圾桶,而且隔不远就一桶。今天我出门的时候,看到我家附近的垃圾桶里塞的全是伞。昨晚有一阵子出现了9号风球,那时用伞是没用的。我想以后可以制造折叠铁皮,下面按两个把手,这样就可以在风里遮雨了。 今天所有的风球警示都撤了。但是路上还有很多的积水。每逢星期日都有大批来自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泰国的佣人在拥挤的中环和铜锣湾享受她们的周日。我时常想,其实不应该放弃对于这一群体的关怀,香港的下一代其实都在她们的手中。我接触过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佣人,发现她们的性格迥异。有一次我从教会回家,看到维多利亚公园里很多的菲律宾佣人围着圈载歌载舞。坐在我前面的母亲就对孩子说:其实菲律宾的人民很有艺术气息,很喜欢唱歌跳舞,若不是太穷,不会到香港给我们做佣人。 香港的外来务工人员是一个大话题。其实我想说的是,今天,在一个街口等红绿灯时,一辆高级小轿车飞彪而过,溅起了一大滩路上的积水。只听得“哇”的几声尖叫,我前面的几个菲律宾女佣人遭了殃。我的第一反应是骂:真缺德。而这几个女孩子在“哇”声之后竟然发出了一连串“哈哈哈”。彼此看着对方身上的泥水哈哈大笑,仿佛被溅的感觉特别刺激,特别爽。 那一刻我再次注目这些女孩子,觉得她们特别的可爱,特别的单纯。在周日她们往往会穿上最漂亮的衣服,最漂亮的民族服饰。也会描眉画眼儿,也会背上和衣服搭配的包包。其实若论自然资源,小小的香港远比不上她们的国家富饶。 为主人劳碌了一周,周日外出逛逛街,却被香港的私家车溅了一身的积水。但尽管如此,竟然仍可以发出如此爽朗的笑声。如此,我也想被水溅上,我也想同她们大笑一场。 在此推荐突破出版的一本新书,叫做《野地果》。其中有一句话是:为什么没有成长就已经四面受敌,为什么四面受敌仍可以快乐成长? 很好看,不妨买来看看。

Read more

帅是什么

我从来没有认真地想过男人怎样才叫“帅”。或者说,我对于“帅哥”从来没有概念,也没有感觉,更没有追求。 其实,我绝不是只谈过一次恋爱。但是,这其中没有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帅哥,就更没有现代版的啦。 ——按理说我并不是不好看吧,也不是不爱美吧,但是为什么我对于男人的相貌从来没有追求哪怕是要求呢? 可是,今天当我们团契的5个重量级帅哥出现在我的门口,兴致昂昂帮我搬家的时候,我突然间感到了一股浓烈的男人的味道!对!绝对的力量的象征,宽容的象征,幽默的象征,伟岸的象征——哇,原来男人的感觉是这样的。 我也是第一次发现,“帅哥”原来真的可以很帅,你说,怎么可以那么帅啊? 呵呵,我开窍了。

Read more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