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May 2010 · Comments Off on 道听途说 9)中国贫富差距正在逼近社会容忍红线 · Categories: 道听途说

今早看到新华社的这篇文章,倍感诧异。歌颂和谐社会莺歌燕舞的新华社,怎么能报道如此不和谐的事实呢?不过我转念一想,连新华社都报道了,那问题岂不已经病入膏肓了吗?

专家是救不了中国的。

=================================
新华社:中国贫富差距正在逼近社会容忍红线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5月10日 08:01 经济参考报

文章来自:http://finance.sina.com.cn/g/20100510/08017903669.shtml

近些年来,我国地区、城乡、行业、群体间的收入差距有所加大,分配格局失衡导致部分社会财富向少数人集中,收入差距已经超过基尼系数标志的警戒“红线”,由此带来的诸多问题正日益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专家认为,当前我国收入分配己经走到亟须调整的“十字路口”,缩小贫富差距、解决分配不公问题十分迫切,必须像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一样守住贫富差距的“红线”。

  分配差距呈现“穷降富升”

  从基尼系数看,我国贫富差距正在逼近社会容忍的“红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常修泽介绍,对我国的基尼系数目前各机构认识不一,被学界普遍认可的是世界银行测算的0 .47。“我国基尼系数在10年前越过0.4的国际公认警戒线后仍在逐年攀升,贫富差距已突破合理界限。”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中国劳动学会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认为,目前我国的收入差距正呈现全范围多层次的扩大趋势。当前我国城乡居民收入比达到3.3倍,国际上最高在2倍左右;行业之间职工工资差距也很明显,最高的与最低的相差15倍左右;不同群体间的收入差距也在迅速拉大,上市国企高管与一线职工的收入差距在18倍左右,国有企业高管与社会平均工资相差128倍。

  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与贫困研究中心主任李实从上世纪80年代起参与了4次大型居民收入调查。他说,收入最高10%人群和收入最低10%人群的收入差距,已从1988年的7.3倍上升到2007年的23倍。

  “干得多,挣得少”是记者在采访中许多工薪阶层的共同感受。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说:“从统计数据看,近几年穷人和富人的收入都在增长,但考虑到他们在消费支出上的差异,大量贫困家庭的支出集中在最易涨价的食品及其他生活必需品上,分配差距正呈现危险的‘穷降富升‘两头拉大趋势。”

  房地产、矿产、证券成为暴利行业

  有关专家认为,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高速发展,土地、资源、资本―――这3种生产要素发挥了巨大的财富调整力量。房地产、矿产、证券等成为“最赚钱”的暴利行业,少部分人借此一夜间站到社会财富的顶端。

  据2009年福布斯中国财富排行榜统计,前400名富豪中,房地产商占154名;在前40名巨富中,房地产商占19名;在前10名超级富豪中,房地产商占5名。房地产行业已经成为中国财富的主要集中地。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唐钧认为,房地产业的基本要素就是土地,卖房子实际上是卖土地。而对于土地,按现行土地用途管理政策,政府和房地产商既是“垄断买方”,又是“垄断卖方”,一方面从农民手里低价征地,另一方面向群众高价售房。房地产业产生的级差暴利,除了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外,都被少数房地产商拿走了。唐钧说,随着房价暴涨,“没有房子的人”已被远远甩出财富形成的大门之外。

  不可再生的矿产资源也被少数人占据、利用并迅速暴富。在全国产煤大县山西左云,记者了解到,近年来这里诞生了数以百计、身家亿万的“煤老板”,但当地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4359元,比全国平均水平还低400多元。

  “资源要素分配不公,加剧了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公。”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常修泽教授说,这与我国矿产资源产权制度缺失有很大关系,突出表现在资源价格成本构成不完全,资源税额低、开采成本低、不承担环境恢复责任……这是“煤老板”超常致富的“秘诀”,也是分配手段调节失灵、贫富差距拉大的 “症结”。

  许多专家还认为,近年来,资本市场的“火热”表现,尤其是投机性投资行为的盛行,也进一步强化了资本财富的累积效应,拉大了资本收益与劳动收益、实业收益的差距,造成了“有钱的越来越有钱,没钱的越来越没钱”的局面。而且,资本与土地、资源三者之间互相拉升,加剧了贫富差距。

  直存在“屁股决定腰包”的怪现象

  清华大学教授魏杰、陕西省社科院副院长石英等人说,长期以来,我国收入分配领域一直存在着“屁股决定腰包”的怪现象,收入高低靠的不是聪明才智和勤奋劳动,而是靠“抢身份”和“抢行业”。如果能“抢”到电力、电信、石油、金融、烟草等垄断行业,或是“抢”到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身份,就等于“抢”到了高收入、高福利、高阶层。

  采访中,许多人对以垄断和“身份”为代表的“权力分配”表示极端不满。他们认为,国家必须弱化权力在分配格局中的作用,合理调整各行业、群体间的收入差距,才能降低社会矛盾“燃点”,实现和谐与稳定。

  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计,目前电力、电信、金融、保险、烟草等行业职工平均工资是其他行业职工的2倍到3倍,如果加上工资外收入和职工福利待遇上的差异,实际差距可能更大。截至2008年底,机关公务员退休金水平是企业的2.1倍,事业单位月均养老金是企业的1.8倍。

  专家们认为,这种依赖于政策保护和资源垄断的“权力分配”,有悖于社会主义按劳分配原则,严重侵害了个人发展权,扭曲了收入分配格局。其在不同行业、不同群体间造成收入悬殊落差的同时,也在人们心里划上了一道深深的鸿沟。

  近年来,大学毕业生争抢“吃皇粮”,甚至出现千余人竞争一个公务员岗位的现象。同时,垄断行业的高工资也屡屡遭到质疑。专家认为,国家应通过多个途径,减轻“权力决定收入”的消极影响,平复社会失衡心理。

  收入分配五花八门

  白黑灰血金“五色炫目”

  “灰色收入”和“黑色收入”造成了国民大量“隐性收入”的存在,使得社会财富底数不清。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2007年曾发表过一项研究,推算当时每年至少有4万亿元以上的不规范“隐性收入”。还有专家认为,目前我国工薪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只有1/3,国家能够监控的只有 “白色收入”,这意味着大量收入脱离了所得税调节范围,游离于监管之外。

  由于收入分配渠道复杂,同时缺乏基础性的国民收入记录制度,我国居民的收入渠道也呈现五花八门的状态。近日,记者在全国15个省区市采访了大量专家学者和基层干部群众,大家比较认同可以用白色、黑色、灰色、血色、金色5种“颜色收入”来概括当前形形色色的收入。

  5种“颜色收入”既相对独立,也有交叉的地方。具体来讲,“白色收入”指正常的工资、福利等企法收入;“黑色收入”指通过贪污受贿、偷盗抢劫、欺诈贩毒等违法手段获得的非法收入;“灰色收入”指介于合法与非法之间的收入,在我国当前非常普遍;“血色收入”指那些突破人类文明底线,以牺牲他人的生命和用鲜血榨取的收入,如黑砖窑、黑煤窑等;“金色收入了”指利用黄金(1228.60,8.30,0.68%)、股票、期货等资本获得的收入。

  专家认为,这5种“颜色收入”既依据了收入的合法性,也参考了社会道德标准,基本概括了当前中国收入分配的主要渠道和方式,是一种容易被人们接受的、形象化的描述当前收入的表达方式。

  白色收入

  指当前收入分配领域中有据可查的收入,出身清白,可见、可控、可预测。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苏海南说,“白色收入”是我国收入分配制度的主渠道,所以必须不断提高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在国民收入分配的比重,建立工资的正常增长机制和支付保障机制,健全社会保障制度增加养老金等转移性收入,让“白色”成为收入主色调,彰显公平正义,促进社会稳定与和谐。

  黑色收入

  既包括一部分人依靠权力获取的非法收入,也包括走私、贩毒、偷盗、抢劫、绑架等违法犯罪活动获得的收入。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等专家认为,“黑色收入”使大量公共财富流进了权力拥有者、违法犯罪者的腰包,应坚决打击。

  血色收入

  指那些突破人类文明底线,以牺牲他人的生命和用鲜血榨取的收入。对“血色收入”也应严厉打击,如山西黑砖窑事件、哈尔滨呼兰区奴工事件等,这些行为践踏了人性与文明底线,影响了国家形象,必须坚决予以取缔。

  金色收入

  是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而日显重要的一种收入,以资本收益为主要表现形式,也可以理解为财产性收入。近年来,不少人从股市、楼市中获得资产增值,财富成倍增长。一些专家认为,“金色收入”值得鼓励,但也要注意做好调控和引导,使其走上理性轨道,减少投机性。同时,要注意通过税收等配套政策对“金色收入”加以调节,防止“马太效应”加剧贫富差距。

  灰色收入

  的概念最难定性。目前,学界对“灰色收入”的定义也不统一,有的专家定义为来路不明、没有记录在案、没有纳税、游离在申报之外的个人隐秘收入。也有学者认为收入“非白即黑”,无论如何冠冕堂皇,其本质是公权与私利交易而产生的“黑色收入”。

  目前,“灰色收入”己经渗透到了社会各行各业,返点、好处费、感谢费、劳务费、讲课费、稿酬、礼金等名目繁多。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常修泽说,“灰色收入”主要有三种情况:一是“正灰色”的,即违章不犯法的收入;二是名为“灰”实为“黑”的收入,比如商业回扣、年节收礼、小金库私分、庆典礼品等,属变相受贿;三是“浅灰色”收入,这一部分本来应该归到“白色收入”里,但制度中没有明确规定,虽然渠道正当,但缺乏税务监管。

  部分高收入居民存在大量“隐性收入”

  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长期研究“灰色收入”问题,几年前,他曾对全国几十个市县的2000多名不同收入阶层居民的家庭收支情况做了调查,发现部分高收入居民存在大量“隐性收入”。调查证明,城镇居民收入中没有被统计到的收入估计高达4.8万亿元,遗漏主要发生在占城镇居民家庭10%的高收入户,占全部遗漏收入的3/4。

  一些专家认为,当前收入分配差距加大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由于制度不健全所导致的腐败问题,包括大量的“灰色收入”和非法收入。

  调查证明,城镇居民收入中没有被统计到的收入估计高达4.8万亿元,遗漏主要发生在占城镇居民家庭10%的高收入户,占全部遗漏收入的3/4。与此同时,频发的腐败案也暴露出个别干部对公共财富的巨额侵占。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统计,仅2009年,全国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大案18191件:查办涉嫌犯罪的县处级以上国家工作人员2670人,其中厅局级204人、省部级8人。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受贿近2亿元,创下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单笔受贿额1.6 亿元的纪录。

  专家认为,腐败对收入分配的影响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扰乱了分配秩序,初次分配市场调节失灵,再分配领域又形成“逆向分配”,使本该用于低收入群体的资金通过非正当途径转移到权力相关者手中,加剧了分配不公;二是导致个人收入无法核清,制度设计失去基本前提;三是处于既得利益集团的腐败分子,有能力、也必将成为收入分配改革的最大“拦路虎”。

  多位采访对象反映,虽然腐败不直接属于收入分配范畴,但它却渗透和影响着分配格局。西安一家动漫公司的总经理李斌说,现在,不管是搞房地产、办煤矿,还是想进垄断企业或当公务员,要想借此进入高收入阶层,往往要靠“关系”和“票子”开道。只要这种腐败“潜规则”存在,收入分配就无法“阳光”。

  分配面临“十字路口”

  “虽然现在社会对贫富差距的忍受力比过去提高了,但如果不遏制贫富悬殊和分配不公加剧的势头,后果可能不堪设想。”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说,去年我国人均G D P已接近3700美元,经济发展转型和社会结构重塑都进入了关键阶段。拉美国家的实践证明,这一阶段尤其要防止出现经济增长停滞、贫富差距拉大以及社会动荡。

  苏海南认为,收入分配体系的不健全是造成收入分配问题突出的直接原因。在一次分配中,没有明确合理的国家、企业、居民三者的分配比例关系,劳动报酬偏低,没有建立劳动报酬的正常增长机制;在二次分配中,没有以制度形式明确各级财政用于社会保障以及转移支付的支出比例,难保二次分配的公平性、合理性;三次分配规模小,慈善捐赠有待健全机制,调节功能有限。

  一次分配的不合理使“强资本、弱劳动”趋势不断强化。当前初次分配过于“亲资本”,劳动者报酬占比总体偏低,劳动者工资增长赶不上企业利润增长。苏海南说,在发达国家,工资一般会占企业运营成本的50%左右,而在我国则不到10%。

  而在二次分配中,由于现有社保制度不够完善,二次分配领域甚至出现“逆向调节”现象。据全国总工会透露,在城镇就业人员中,养老、医疗保险参保率仅为62%和60%;农民工的参保水平更低。

  有关专家认为,要守住贫富差距的“红线”,需尽快启动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坚持标本兼治、综合治理、多管齐下、各方配合的原则,结合深层次原因和直接原因设计系统的改革方案。(新华社调研小分队)

11. May 2010 · Comments Off on 道听途说8)中国的车祸现场——您可千万别起来! · Categories: 道听途说

中国人民具有非常高的觉悟和素质,深知保护车祸现场原貌的重要性。聪颖过人的二人都在打着电话(这时应该植入中国移动的广告:在这里,我们仍旧有信号!)

起不来的要躺着;起得来的制造万难还是要躺着!

以后中国的大街上会不会全是真假难分的躺地上的老头儿老太太,再加上一群车祸后维持现场原貌的好市民,这时候再来个富二代飙车(经测速才70,不超速),哇塞,歌唱我们伟大的祖国,从此走向繁荣富强!

15. March 2010 · Comments Off on 道听途说 7)从江海松“吻瘫”机场到我的飙车 · Categories: 道听途说

题记:文中出现的女警察在中国是打死也找不出来的。中国的警察只会藏在一条小巷子里,一个桥墩子底下,郊区一个黑蒙蒙看不见不许左转弯标志的路口,然后,嘿嘿笑。嘿嘿,嘿嘿,嘿嘿嘿……

==========================

以下内容转载自 薛涌:反智的书生,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f00ef40100i3f1.html

从江海松“吻瘫”机场到我的飙车

薛涌

留美中国博士江海松“吻瘫”美国机场,本是个花边新闻,却无意引起了小小的国际风波。当地的新泽西议员一度大呼要加重处罚。美国和中国的网民态度形成了截然对比。美国网民同情江海松,讥笑议员大人小题大作。中国网民则大骂博士丢人,甚至上纲上线,说什么江海松是中国教育培养出来的典型败类。

我当时写了篇《在美国接吻也要被捕?》,大致和美国网民的反应类似,为江海松说了几句话:二十八岁的年轻人,与久未见面的女友临别时缠绵一下,一时忘记了规矩,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行为的后果。这事情确实是作错了。但绝非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罚五百块钱,他足可以记住,不至于再犯。何必摆出一副“严打”的架势?美国的法律,对这种事情的处罚,总应该有些人情味才对。此文发表后贴到自己的博客上,引来将近十六万的点击、二百多条留言。留言对我的言论一边倒地抨击,不少人大呼应对江海松要严惩不贷。

如今,新泽西州纽瓦克地方法院经二度审理后判决下来:江海松被罚款五百美元,外加一百小时的社区服务。江海松也诚恳地向公众道歉,免了一场牢狱之灾。如此有人情味的判决,显然也影响了中国网民的意见。网友们的意见已经不那么一面倒了。许多人开始“向法治社会致敬”,并对江海松表示了同情。

为什么当初中国网民对自己的同胞那么不宽容?为什么美国公众作为受害者反而对江海松的错误表示原谅?我看最关键还是在于大家的法治观念不同。在许多中国人心目中,法律制定出来就是管人的,甚至要把人管到“不准乱说乱动”才算罢了。美国人心目中的法律,则是以保护人的权利为核心。你不小心犯了错误,触犯了他人的利益。应该怎样惩罚你呢?这种事情,就好比你家的一位邻居不小心犯了错误,损害了你的财产。人家连说道歉,而且表示要赔。你怎么办?是漫天要价、报警,还是多多原谅、包容?事实上,如果你多多原谅、包容,邻居以后作事会对你的利益更加小心,大家处得会更融洽。管理社会也是如此。你能尽可能宽容老百姓无意犯的错误,不借此对之百般羞辱,人家反而更加感念,社会反而会更加和谐、更有秩序。

话说至此,不妨讲讲我最近飙车被警察抓住的事情。我拿驾照也就五、六年,平时很少开车,其实还算新手。我开车也一直遵纪守法。但那天出门晚了,怕上课迟到,另外赶上中午十二点时高速公路空旷,不知不觉速度就快了起来,不一会儿就被一位女警官截住。她告诉我:最高55英里的限速,我开过了70,甚至一度还到了80。我连声道歉,说自己没有看里程表,没有意识到超速这么多。最后她开了一张150块的罚单。她给我罚单时,特别告诉我,我可以去地方法院申辩,也许能给免了。我听一位中国朋友说过,她两次被罚,都跑到法院争,这其实就是去抱怨警察不公,而警察忙得很,没有时间到庭,结果两次她都逃了。我当场就告诉这位警官:我不会这么作。这一来是没有时间折腾,二来也确实觉得是自己的错误,三来也想对她表示点尊重。没有想到,她听了这话比我还急:“你要知道,你不仅仅是被罚了150块,你的车保也会上涨,接下来五年的车保都会受影响呀。你可以去和法官讲你的各种客观理由,考虑到你是第一次,法官还是很可能给罚单免了的。”接下来她还告诉我她是怎么盯上我的。她说我占了左道很长时间。那是超车道,我不应该呆在那里。警察抓超速,首先就看那一道。她一说起来就没完,直到她的同事呼叫她,才打着警笛飞驰而去。

经此一事,我会怎么想呢?首先,我确实觉得开那么快有些危险,暗暗发誓以后一定倍加小心。第二,我对那警察增加了不少尊重,因为人家尊重我,为我的利益想得比我自己还周到。如果大多数人都对警察有这种感觉,社会是否更有秩序些呢?

法律是为人服务,而不是管人。从江海松“吻瘫”机场到我飙车,都显示了一个有序、和谐的社会是靠着什么样的法律精神来维持的。

08. March 2010 · Comments Off on 道听途说 6)感恩 · Categories: 道听途说

本文转载自不许联想

题记:天朝的感恩模式是,被强奸,还要说有快感。

===================================
感恩

带三个表 @ 2010-03-08 11:39:21 分类: 杂谈

周洋在冬奥会上拿了冠军,她对记者说:“拿了金牌以后会改变很多,更有信心,也可以让我爸我妈生活得更好一点。”这可能是贵国运动员发表获奖感言中最人话的一句话,以往我们听到的都不是人话。但因为这句人话,CCTV在后来重放周洋获得冠军的镜头时,再也没有出现这句话。我想问问,周洋她父母招谁惹谁了?

今天看新闻才知道,这事儿已经被上纲上线了。体育总局的领导于再清开会是点名批评了这种自私自利的行为,必须先感谢国家,然后才能感谢父母,顺序不能变。

照理说,运动员出国参加比赛,都该发一本小册子,以应付外国心存不良的媒体提问,上面有问有答,让运动员都背下来,以免被外国媒体利用。但是这些人光想着攘外了,忽略了安内,没想到周洋迸出这么一句,这在文革的时候估计该打成反革命了吧?

亡“洋”补劳,还来得及,先好好教育周洋,各级领导都要找她谈话,不能让这种自由主义苗头在体育界出现。然后小册子上面要多一条,甚至更多条。最重要的是,CCTV记者在采访运动员谈获奖感言的时候都要像警察录口供一样,只需回答“是”“否”就行了。

比方说:“你拿到世界冠军之后是不是特别想感谢我们的伟大祖国?”“是。”“其次是不是要感谢领导和教练员的培养?”“是。”“再次你是不是想到了要感谢你的父母?”“是。”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看于再清的胡说八道,我觉得挺搞笑,他说:“西方表达方式很好,但是小孩儿有些心里话没有表述出来。”一个家境不好的环境出来的人,她还能想到西方表达方式,她连东方的教育接受的都不完整,还西方呢。但凡能有一个很好的教育环境,学习成绩好一点,谁去做运动员这个工作啊。我不知道周洋为什么去当运动员,但我可以肯定,“西方表达方式”绝对是这位领导自己想出来的,丫想的可真多。就算是西方表达方式,有什么不妥啊?现在高干的子女不都去了西方世界了吗,要不好干吗都弄出去呢?

我觉得,像举重、柔道、摔跤、中长跑以及冰雪项目中的某些项目,好像没有人真愿意天天练这种以体力活为主的项目吧,不都是教练看上一个人有发展前途,可以在比赛中拿金牌,让这种专业的、举国体制制造一些强大幻觉,才把人拉进来的吗,只要有第二种更好的职业选择,没有人去当运动员。专业体育项目绝不是双向选择,很多家境不好的孩子,还不是为了能让日子变得好一点才去玩这个吗。这种项目淘汰率高,搞不好身上全是伤,除非你是刘翔,不然退以后工作都没着落,不是有人为了活下去变卖金牌吗,有人去洗浴中心搓澡,有人到工厂看大门,这时候于再清他们干嘛去了?

多年来,民众一直被这样教化,你获得的一切都是某某给你的,而不是靠你的劳动和努力获得的。就连你在除夕之也过年,你的快乐都是春晚给你的,不是发自你内心的。我操,现在欠房贷就够受的了,还欠你一份人情。

一个人知道对父母感恩,他一定是人;一个人不知道对父母感恩,可能是机器人。

07. March 2010 · Comments Off on 道听途说 5)据说,世上最美的45件事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道听途说

我向来在书店对那些带着若干数字的书名很不屑。比如一生必去的多少个地方;成功人士必读的多少个经验;给爱人必做的多少个好菜;一生必读的多少本书;一生必什么的多少个什么……必什么有时也换成双重否定“你不可不知的”。

这些书名有时令我感到非常不自在,甚至有些厌烦。我一生干什么与必须干什么,究竟由谁说了算呢?我若是没有干这些你们口中必干的,你难道能说我没有过人生?人人为了做人生必做的而买这些书来看,其实最后得益的还是出版商。他巧妙地定义了何为人生,何为值得拥有的人生,利用心理战术实现促进消费。所以这定义背后真正的意义,是与他钱包的联结。

又是一种被定义与被指引的手法。书名,应该起得谦虚一点,提供信息是你的自由,接不接纳是我的决定;是不是必须,是不是不得不,则只关乎我的判断和原则。

所以我在网上也很少看这些必什么,不能不的什么。

今天当我道听途说时,我看到了这篇文章,找不到作者了啊,作者真杯具。这篇起名叫《据说,世上最美的45件事》。据谁说的无从考证,而且人家也没说最美的只有这45件事。

我看了看,觉得有些的确挺美的。

1,一次投机的谈话。
2,看日出。
3,脸笑得生疼。
4,初吻。
5,躺在床上听屋外的雨声。
6,每次看到那个人心里七上八下的感觉。
7,自嘲。
8,深夜不眠与室友聊天。
9,荡秋千。
10,拥有推心置腹的朋友可以哭诉自己最隐秘的问题。
11,和朋友结伴路上旅行和朋友结伴路上旅行。
12,一个特殊的眼神。
13,有人拨弄你的头发。
14,碰到一个老朋友然后发现有些东西无论好坏从来不会改变。
15,看到朋友脸上的笑容,听到朋友开怀的笑声。
16,每天早晨起床感谢老天又赐予你美好的一天。
17,第一次坠入情网。
18,发现爱是没有条件的,比时间更经久。
19,一个长途电话。
20,一觉醒来发现还可以睡上几小时。
21,午夜煲电话粥数小时。
22,沙滩。
23,去听一场真正不赖的音乐会。
24,毫无理由地大笑。
25,得到邮件。
26,听到收音机播放最喜欢的歌。
27,与一个可爱的陌生人目光相遇。
28,与很在乎的那个人牵手。
29,有许多朋友。
30,与喜欢的人相拥在沙发上看一部精彩电影。
31,观察某个人充满期待地打开你的礼物时的表情。
32,有人告诉你你很漂亮。
33,纯属偶然听到别人夸自己。
34,赢得一场真正有竞争力的比赛。
35,为心里的笑话而发笑。
36,发现心仪的毛衣半价出售。
37,拥抱你所爱的人。
38,哈哈大笑。
39,超市结账不用排队。
40,结交新朋友或与老朋友在一起。
41,新买的歌碟里印有歌词,唱歌不觉得傻冒。
42,甜美的好梦。
43,恋爱。
44,洗个热水澡。
45,在去年穿过的冬装外套里找到20元钞票。

这样说来,今天我美了6次:

5,躺在床上听屋外的雨声。(可这令我很伤感)
16,每天早晨起床感谢老天又赐予你美好的一天。(美不美好不敢强求,还有今天的确值得感恩)
20,一觉醒来发现还可以睡上几小时。(下午觉令我感到非常非常美好)
39,超市结账不用排队。
44,洗个热水澡。
45,在去年穿过的冬装外套里找到20元钞票。 (哈,我找到了HKD100!)

顺便总结一下我昨天美了9次:

9,荡秋千。 (在别人的婚礼晚宴举办地)
12,一个特殊的眼神。(新郎看新娘的眼神被我看到了)
15,看到朋友脸上的笑容,听到朋友开怀的笑声。(婚宴,理应开怀)
18,发现爱是没有条件的,比时间更经久。(在婚礼上再次感受到的)
22,沙滩。(婚宴举办地)
26,听到收音机播放最喜欢的歌。(其实是婚礼上有舞曲She)
32,有人告诉你你很漂亮。(其实我就随便那么一打扮)
33,纯属偶然听到别人夸自己。
44,洗个热水澡。

11. February 2010 · Comments Off on 道听途说 4):怎样鉴别黄色歌曲 · Categories: 道听途说

2月14日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叫做“大年初一”。然而,这一天亦是西方资产阶级进行文化侵略的另一重要时机,叫什么“情人节”。目前,天朝正在严抓黄色浪潮,从手机短信开始,层层审查,以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的思想健康,免受黄色短信的荼毒。

那么,究竟什么是黄色内容呢?天朝的语言博大精深,会不会误判呢?夫妻之间,算黄色吗?若是医学交流,出现人体该重要器官名称,算黄色吗?诗歌——这个通常都比较拽,算黄色吗?那金瓶梅黄吗?王小波黄吗?陈忠实黄吗?——按照短信的标准,他们简直黄得要变成屎黄了。

互联网,是西方世界干预天朝,企图挟制天朝的一个卑鄙手段。在互联网上,有着很多脱了衣服就是禽兽的家伙,然而,当他们穿着衣服的时候,则是衣冠禽兽。

在这个重要的时机,1982年由《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的《怎样鉴别黄色歌曲》为广大家长和青少年工作者带来了好消息。上面详尽地列出了怎样鉴别黄色歌曲。摘录如下:

作者:《人民音乐》编辑部 / 伍雍谊 / 陆维 / 周荫昌 / 瞿维 / 丁善德 / 王云阶 / 周大风 / 南咏 / 应国靖
书号:8026-4045
页数:60
印数:33030
定价:0.22元
出版社:人民音乐出版社
出版年:1982

1、许多表现妇女失恋或被遗弃时哀怨悲苦情调的黄色歌曲,它们并不是出于对这些被凌辱的妇女的同情,也不是为了表现她们的不幸,而是为了她们要博取廉价的怜爱的需要。

2、音乐并不是和黄色的内容表现无关的东西,而是形成整首歌曲的黄色感染力的一个重要部分。

3、黄色歌曲的特点是:音乐上,大量采用软化,动荡,带有诱惑性的节奏;旋律多采用叙述性与歌唱性相结合的写法;配写比较细致的伴奏。演唱上,大量采用轻声,口白式唱法;以其裹声;吐字的扁处理;大量使用滑音与装饰音;演唱中出现歌腔延迟和重音倒置。

4、《根》(高又泰唱)“要回去,回去生长的地方,去拯救,去拯救,去拯救根的灾难”这里“要回去”是回到哪里去?“根的灾难”含义是什么?如何“拯救”?……这首歌在伴奏中还用了象征出师开阵的鼓声。所有这一切,其用心不是很清楚么?……它为什么出版发行于一九七九年?

5、“流行音乐”是资本主义社会走下坡路时代的音乐现象,不能把我们的音乐和它相混在一起。

6、此类庸俗歌曲……对我国某些青年男女,实是色情引诱之声,精神麻痹之剂。

7、摇滚乐和酗酒,吸毒,斗殴,同性恋等等相伴而行。一场摇滚乐集会实际上就是一场疯狂的骚乱,有人甚至在其中丧生。……流行音乐发展到摇滚乐,实际上已经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一种不治之症。

8、流行音乐之所以在资本主义世界盛行,是由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本身决定的。

===========================

《人民音乐》1980年第7期对邓丽君的《蔷薇处处开》这样评价到:

 这首歌曲从旋律结构看是三段体的曲式,由于采取返始演唱的记谱方式,因而歌曲的前十六小节(前奏除外)实际上就是它的始段和末段。和这里的旋律相对应的就是歌词的始段和末段。
  歌词前段中的“天公要蔷薇处处开,也叫人们尽量地爱”可以说是全曲思想内容的总结。人类之爱是多方面的,在这首歌里说的是男女两性之爱。我们不能一般地赞同或反对歌颂男女之爱,问题是看你提倡的是什么样的爱。
  歌曲的中段说明了这个问题:“春天是一个美的新娘,满地蔷薇是她的嫁妆,只要谁有少年的心,就配做她的情郎。”这里采取比喻的手法,说的是春天,实际上指的不是大自然的春天,而指的是某一个女性。因为,歌曲的主旨是歌颂“人们尽量地爱”,这里所说的当然就是人们之间的爱,不是人对大自然的爱。如果只是表现一个人对于春天的喜爱,也完全没有必要用做“情郎”来比喻,这种比喻根本不能正确表达人们对于春天的感情。因此,这里的“春天”,只不过是一个女性的特殊的代名词而已。对于这个女性,不管是那一位男子,只要他有所谓“少年的心”,就可以做她的情郎。这就是歌曲中所宣扬的爱情。
  这是什么样的爱情呢?一言以蔽之,就是来者不拒。因为,按她提的条件,如果有多少人有“少年的心”,就有多少人可以做她的情郎。
  这样的“爱情”能算得上是什么真正的爱情吗?它只能算是当时都市生活中的丑恶一面的写照。一方面有被迫出卖肉体的妇女,一方面有依仗自己饱满的钱袋来寻欢作乐的男性,这就是产生这样的歌曲的生活基础。尽管它用美丽的蔷薇装饰起来,你如果仔细辨别一下,你就不难看出那用粉红色的帷幕掩盖着的污秽的交易。
  也许有人会问,你说的只是歌词的内容呀,它和曲调有什么关系呢?它的曲调不是也很好听吗?
  这首歌曲的曲调,正是在表现这种思想感情方面发挥了应有的作用的。它以比较婉转流畅的旋律,刻画一种柔媚之情,特别是在“就配做她的情郎”一句的“情”字上,用了一个回转型的拖腔,表现出有点羞羞答答的样子。这种种表现,都是为了造就一种诱惑感,和整个歌曲的内容是一致的
  如果这样的歌曲,它在音乐表现方面使人一听就感到厌恶、感到难受,那就不可能实现原有的创作意图。正因为它具有使人还感到“好听”的因素,就有可能使人在这“好听”的直感中不知不觉地接受它的影响,思想感情进人它所创造的意境之中。糖衣裹着的毒药,就是让人们在甜蜜的愉快中吸收它的毒性的。
  近一时期,由于从外面渗入的资本主义文化的影响,由于我们许多青年对我国音乐的历史缺乏了解,缺乏鉴别音乐的美与丑的知识和能力,因而三十多年前曾经起过消极作用的黄色歌曲,以及继承它的衣钵而以新的面目出现的黄色歌曲,竟然在一部分城市青年中传播,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自然,听了一首坏歌,不一定就会受它的影响,思想感情马上就被毒化。但是,如果对于有害的音乐没有批判的能力,没有抗拒它的腐蚀的力量。
  这类歌曲听多了,尤其是你衷心地喜爱它了,你就必然会受它的影响,思想感情就会被它潜移默化过去。
  黄色歌曲的传播,对我国青年的身心的发展会产生消极的影响,因而,它对于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是有害的东西。我们对它应落有正确的认识。

==============================

看过以上内容后,希望你对“脑积屎”和“吃饱了撑的”可以有更加生动而深刻的认识。

10. February 2010 · Comments Off on 道听途说 3):众说纷纭的杯具2009 · Categories: 道听途说

在才华横溢的网民面前,五毛的智慧仿佛秃子脑顶儿上的虱子。为什么中国网民格外的幽默,格外的睿智呢?——他们仿佛生长在夹缝中的野草。疾风劲草,定有着别样的风景。

关于2009年,盘点的新闻多的是。今天分享两个比较有意思的,视角不太一样,值得大家玩味!

1.《2009杯具进行曲》

该进行曲采用四言绝句的形式,按照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娓娓道来。背景音乐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歌唱祖国》,连唱腔都一样,倍儿磁性!

歌词如下,可以按照《歌唱祖国》的曲调唱出来,朗朗上口!

  正月十五,央视添堵,预示牛年,难以靠谱。
  猫猫刚躲,甲流如虎,开胸验肺,跨省追捕。
  公交燃烧,宗衡落幕,天价香烟,逯军语录
孙楠离婚,文军吸毒,杭州飙车,巴东抗辱。
  上海钓鱼,新疆七五,耀华买药,忠祥进补。
  山城打黑,足坛扫赌,拆迁自焚,楼倒黄浦。
  楼价狂飙,股市打鼓,彩霞被黑,李庄被捕。
  纸币开铐,偷菜如鼠,校园踩踏,熊姐功夫。
  学森辞世,羡林作古,不堪寂寞,曹操出土

2. 《现象2009》

这首歌的作者是目前在网上颇具人气的北大新闻系学生邵夷贝。她写过一首《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个人感觉比这首《现象2009》还要犀利幽默些,我尚未大龄,尚不文艺,但是对于该歌词中出现的许多无奈,深表认同啊。比如,搞艺术的男青年,如何如何……

《现象2009》歌词如下:

  太多的时代偶像在这一年告别人间
  太多的仗义执言拼凑出2009年
  时事专题都在为了不忘却而纪念
  社会新闻依然是摆满“杯具”的餐盘
  
  伟大的祖国母亲迎来六十华诞
  奥巴马访问亚洲在中国呆了最长时间
  外国人还在拍卖我们的圆明园
  不高兴的中国人干脆买回来不给钱
  
  嘿 你终于睁开了你的双眼
  试着去看清时事的变迁
  嘿 不要再模糊了你的情感
  可以承担 可以勇敢的2009年
  
  我们都在为大师的逝去而遗憾
  后人却在奋力争夺他们的遗产
  有人用百元假币买了一罐三聚氰胺
  有人用七十码的速度把青春撞上蓝天
  
  父母们花了钱 电击自家的网瘾少年
  正义代表月亮消灭了黄色网站
  中国足球在赌球领域终于取得了世界领先
  小沈阳穿着裤裙演火了不差钱
  
  嘿 是什么刺痛了你的视线
  终于站起来大声发言
  嘿 看到你握紧了你的双拳
  不再疲软 不再沉默的2009年
  
  房价把部分大款逼成经济适用男
  大龄单身女青年把目光瞄向创业板
  呼和浩特十月围城追捕越狱的逃犯
  婚姻和爱情为什么变得越来越短
  
  哥本哈根大会一直讨论全球变暖
  我们却在北京度过了寒冷的大雪夜晚
  全国人民团结起来抗击甲型流感
  世界末日成为最赚钱的预言
  
  台湾一直在审判绝食的陈水扁
  澳门回归祖国已经十周年
  年轻人都在诅咒万恶的房地产
  我们的幸福指数不如十年之前
  
  嘿 能不能停下来慢一点
  你真实的样子我看不见
  嘿 为什么快乐还是这么难
  依然浮躁 依然寂寞的2009年
  
  嘿 你终于睁开了你的双眼
  试着去看清时事的变迁
  嘿 不要再模糊了你的情感
  可以承担 不再沉默的2009年

想听的,自己去视频网上搜吧,没有河蟹。

在介绍大瞎话之前,首先表扬一下自己再次因为无知献身人体科学实验的光辉事迹!一周来,我每天处于嗜睡,头晕,难以进入深度睡眠,梦多,持续性疲劳的状态中。脖子上还肿了一个大淋巴结。

想来想去,一周内唯一的变数,就是我上周六去花街买了若干绿色植物回家!还往床上颇具创意性地吊了一个吊兰!通过阅读科学资料,我得知:

“如今许多家庭喜欢睡大卧室,许多人的卧室都非常大。但是,卧室面积不宜超15-20平米,否则会令人产生不安全感”——我津津有味地读了好几遍,说得真有道理啊!但是,在香港,除了那富得流油儿的,谁家一卧室就超过20平米?如此说来,我的卧室最有安全感了。

“卧室功能宜单一,不要摆放办公用品、电脑等”——国人生活水平就是高啊!如今我们蜗居香港的卧室,都是多功能厅。

“卧室内不宜摆放绿色植物,因为它们在夜间会释放大量二氧化碳。”——啊,这世上许多事,你若不试,别人怎么说,都仿佛不是真的。当然,对于大卧室来说,一两盆花不算什么,还增添情趣,还增添兴趣,还增添……。不像我们,斗兽困。

好了,如果您家卧室大,please do not zhuangbility here, thanks.

题记:通往成功的道路,总是在施工。在我们被骗长大的过程中,还经历着几个“最神秘”:史上最神秘的部门:有关部门;史上最神秘的人:知情人士;史上最权威的人:砖家叫兽。下面这篇的原作者无法查明。不过您可以在留言中回复,让我们知道骗你我长大的大瞎话,还有哪些。远不止哪些,哪能穷尽?

=================================

1家长:压岁钱我给你存着

2公共汽车售票员:后面跟着一车呢

3饭店服务员:您要的那菜马上就好

4小学老师:你跟我说实话我绝对不告诉你家长

5中学老师:这节课体育老师有事不上了

6高中老师:我就占用你们一,两分钟时间

7学习好的同学:我这回又没考好

8一群人过来打球接拨:我们都不会玩

9街边小店:跳楼大甩卖

10老板对员工说:我保证加薪

11领导开会常说:我简单说两句

12清仓甩卖最后一天。。我从初3在二外门口就老听。。都5年了 还最后一天呢

13这是我们这儿新货,刚进货就被买走好多,这是最后一个了

14—我给你说你可别给别人说啊!
—恩 放心 我肯定不会说。

15小时候父母都会告诉你你是垃圾桶里捡来的

16医生:我们已经尽力了

17打针时候,护士说:不疼…一下就好了

18教委:减负,素质教育

19学校说:一切为了孩子

20导游说:还有几步路就到了

05. February 2010 · Comments Off on 道听途说 1):2010年美国春节联欢晚会 · Categories: 道听途说

这一阵子天气潮湿得不得了。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最近怎么这么累!”的确,这样的天气,不太喘得上来气,而且潮湿,而且阴冷,身体状况极为不佳。所以在这样令人郁闷的季节,我们来和谐地娱乐一下下。

题记:People who zhuangbility want to show their niubility but only reflect their shability. Do not zhuangbility, since zhuangbility leads to leipility. (看得懂的就共勉吧,看不懂的就自动和谐了吧。)

===========================================================

ZZ: 2010年美国春节联欢晚会

首先,来个《美利坚歌舞大联欢》 (阿肯色州电视台、亚拉巴马电视台、阿拉斯加电视台和夏威夷电视台的四个分会场)

其次,来个歌舞,唱出美国人民的自豪感,比如《歌舞:全世界都是我们的工厂》

再来个小品,两口子,从威斯康星州森林里来,上奥普拉的节目,俩人都憋着要出书,最后和奥普拉一起唱二人转。

歌曲独唱《次贷危机没咋地》 表演者麦道夫(这是劳动改造人员和看守一起唱的节目)

移民歌舞《奥巴马的政策哈拉稍》(乌克兰裔移民用手风琴伴奏的歌舞,主唱阿廖沙·叶甫盖尼·伊万··伊万诺夫·伊万诺维奇·伊万诺维奇耶夫·伊万诺维奇耶夫斯基)

航天版块
让你们NASA选送一个,表现他们精神风貌的小品,比如《航天飞机上的炊事班》。

让总统夫人唱一个,唱一个关于罗斯福的故事,比如1944年,那是一个春天,有几个老头在雅尔塔的地图上画了一堆圈儿……

菲尔普斯唱一个,你们有这种国宝型的运动员要多利用,唱狮子座,我看他说话的含糊劲像原唱的。唱完以后美国游泳队集体亮相,教练员表决心。大家鼓掌,鼓完掌念第一批短信,包括石油工人地质勘探毛里求斯大使馆和南极考察站。

小品,吃面条,你们那个演戏很好的那个大秃脑袋叫什么来着?奥奥奥尼尔,对,就是他,让他演一下自己刚入行当演员的时候,他剃一光头,斯皮尔伯格来 一导演,让他演吃面条,记得奥尼尔有包袱,他的台词是:你着什么急啊,等会儿我啊,一边吃一边追女朋友。最后他吃撑了。

大卫科波菲尔的魔术,让他跟小甜甜布兰妮一起演,最好是让布兰妮傻傻地帮忙帮穿帮。什么?布兰妮胖得出不来?你想办法。我们天朝分手十几年的组合都能合在一起,你别找理由!

奥巴马和麦凯恩的《论捧逗》,总统太忙?那你找特型演员啊!笨死了。

对了,我们天朝恩赐你们一个节目,爱尔兰大河之舞和北京曲艺团联合演出的鞋唱快板,这个你们肯定看着满意。

艾迪墨菲的相声,五官争功,就说他红了,他的心肝脾肺肾为此打起来了。你们这有人才,他一个人完全可以演一个人加五个器官,不用搞群口的。如果他没档期,问问金凯瑞。

最后你们得敲钟吧,敲钟后基本没人看,你也别搞那小明星上去唱了,咱们直接就难忘今宵。

原文链接:2010年美国春节联欢晚会,转载请标明该链接!

23. October 2009 · Comments Off on ZZ:赖昌星决志信主了! · Categories: 道听途说

转载自远志明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d7004e0100fpyj.html

这两天,赖昌星信主的消息不胫而走,海内外基督徒齐声赞美上帝的大恩典、大能力、大怜悯。也有一些弟兄姐妹恭贺我,我不敢承受。我和赖昌星素昧平生,只是我的一场道,怎么可能叫这个顽梗不化的罪人在神面前认罪悔改?虽然我对他走向讲台、面朝我站立之前的事一无所知,我却清楚知道一点:一定先有神藉着他的仆人使女们在赖昌星身上动了许多善工。

经了解,我要向大家介绍两个人,一个是陈摩西牧师,信道会迦南圣经学院负责人。我早就认识陈牧师,明年又要去他的圣经学院布道。但我一直不知道,多年前陈牧师和师母就曾去拘留所向赖昌星传福音。第一次带犯人们查经时,陈师母就毫不客气地大声指责罪,赖昌星眼圈红红的,似要流泪。师母随后带领赖昌星一起祷告。后来每次陈牧师夫妇去带领犯人查经,赖昌星都参加。差不多3年前,赖昌星离开拘留所被监视居住期间,陈牧师夫妇还是每周前去探望他。温哥华法方和警方曾经找陈牧师了解他们的谈话内容,陈牧师说,四件事:读经、祷告、赞美、谈论吃什么喝什么(那时赖昌星全家住在一起)。后来赖昌星的妻子决志信主,陈牧师为她施洗。陈牧师说,赖昌星没受洗,一是知道他还没有真信进去,二是怕他有信主寻求政治庇护的嫌疑(那时他的去留未定命运未卜)。半年后,陈牧师一家迁到美国东部,与赖昌星接触就少了。感谢神差派陈摩西牧师夫妇,这么多年来在赖昌星一家身上默默耕耘,直到收获的季节来临。眼下,陈牧师刚刚做完一场晚期前列腺癌的手术,请大家为他祷告,求神彻底医治他,继续使用他。(主啊!你已经藉着他荣耀了你的名,你还要藉着他荣耀你的名!阿们!)

另一个人,就是带领赖昌星来布道会的那位姐妹,我至今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想去问(为什么要问她是谁呢?这在神国里重要吗?)。我相信她就是在陈牧师夫妇离开温哥华以后,两年多来一直在灵里关心帮助赖昌星的那个人(陈牧师也听说有这么一位姐妹)。因为这两年里,重获人身自由的赖昌星本性难改,仍时有出入赌场。带领他的这位姐妹周五晚上的布道会就来了。会后她上前对我说:听你说下一场布道题目是“在绝境中得胜”(原来节目单错印成“在决定中得胜”我当众纠正了一下),神的安排真是太妙了!因为明晚我会邀请赖昌星来,这个题目太适合他了!我们要一起为他祷告,希望他能来并信主。我听了,当时就凭着信心说:他来了一定会信的。晚上回去,我着着实实地为这件事、为赖昌星、为他来、为他信祷告。我想那位姐妹的祷告一定比我更迫切更长久。

后来对我说“坐在赖昌星身边、一直为他祷告、生怕他半途离去”的那位姐妹,就是她。

感谢神!赖昌星终于在众人面前公开承认耶稣的名,愿意加入团契教会,愿意生活在信徒中间,这是多么不容易!神为了救一个罪人悔改,付上了多少人的心血啊!岂止一个赖昌星,在你我身上,不也是这样吗?我不知道(肯定数不清)在我信主前、信主后,曾有多少人为我祷告、甚至流泪祷告过!

圣经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经上又说: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唯有神叫他生长。(哥林多前书3:6)

赖昌星刚刚迈出他信仰人生的第一步。盼望爱主也爱他的弟兄姐妹们,在为他感恩的同时,别忘了为他祷告。祈求圣灵厉害地、不断地在他身上动工,叫他认罪、重生、心意更新而变化。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愿神的话成就在赖昌星身上。

19. September 2009 · Comments Off on 转载:留洋博士老张结婚记-2) · Categories: 道听途说

老张的博士整整读了六年。

这六年中,他无数次地憧憬过拿到那张毕业证书,正式成为一个有Dr头衔的
人时的场景。他是会大笑,还是会哭泣?也许会呐喊,更可能会绕着会场狂奔。他想像过无数个场景,而当他真的从老教授手里接过那张薄薄的纸时,他却什么感觉也没有。像是一只刚刚被注射了麻药的小白鼠,从汗毛末梢一直麻木到心里。是无比空洞的茫然。

而这种茫然直接地反射到他的脸上,使他在余雨的相机里怎么看怎么平面,有点像是一个活死人。“你又怎么了啊?天天吵着要毕业,现在毕业了,还板着个脸。我跟着你真是他妈的倒霉透了,瞧瞧你那副棺材脸,看着都折寿!”老张回到座位上之后,余雨不满地挖苦他。老张对此没有作出任何回应,甚至连一丝愤怒也没有——他已经习惯了。

有时候他想这究竟是不是一个规律:婚姻使女人聒噪,使男人沉默,然后女人的聒噪使男人愈加沉默,而男人的沉默则导致女人的更多聒噪。不过,不管这个规律是否适用于大部分婚姻,老张的婚姻早就陷入了这个恶性循环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

老张只是不太明白余雨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在相亲的时候,她虽然
不是最出众,但也是十分美好的。那时的她不讲脏话,也不摔东西,也不会用恶毒的语言诅咒老张。但即使余雨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在老张心里,她依然是他相濡以沫的妻。他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初回国相亲,也从来没有后悔在众多的相亲对象里挑中了余雨。在老张的世界里,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如果”这个命题,存在即是合理。已经发生的就是既定事实,所能做的就是积极勇敢地去面对它。所以当老张面对余雨暴风骤雨般的辱骂时,没受过什么情感教育的他所能做到的最好就是沉默地包容以及忍让。但余雨和老张想的不一样。她无时无刻不在后悔。如果时间可以倒回到她的25岁,她绝对不会同意和老张相那个莫名其妙的亲,又鬼使神差地被老张的美国博士光环蒙蔽,抛却工作,家人,亲戚,朋友,跟着老张一起来到这个鸟不生蛋的混蛋美国。自从来美国之后,她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学会了讽刺,挖苦,诅咒,歇斯底里的怒吼以及摔东西。更让她生气的是,她所有讽刺,挖苦,诅咒,怒吼,以及摔东西的影响对象只有一个,那就是老张,这个一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老张。她讽刺挖苦诅咒老张的时候,老张从来不还嘴,甚至连一点生气的表示都没有,好像她根本不存在,她所采用的一切恶毒词汇对他没有任何撼动力。当她怒吼或者摔东西的时候,老张倒确实会紧张,但他紧张的并不是她,他是害怕余雨的动静太大吵到邻居报警。每次余雨看到老张紧张地搓着手,一副小心翼翼叫她不要吵到邻居的样子她就越发生气:她怎么会嫁给一个这样窝囊的人!从头到脚,怎么看怎么窝囊!

余雨并不知道,任何一个人如果在老张的实验室干上六年活,基本上都会变
得像老张差不多窝囊。而老张之所以比其他人要显得更窝囊,则完全应该归功于余雨这一年零四个月以来的陪伴与照顾。不过,对于老张成功地博士毕业以及找到一个博士后职位,余雨和老张两个人都很高兴。虽然博士后的钱不多,只有三万出头,但是毕竟比老张博士时候的奖学金高出来不少,手头可以宽裕一些,甚至还可以存上一点钱。让余雨非常高兴的还有一点就是他们终于要离开这个荒无人烟的农村了,这让她从心底里觉得欢畅起来。晚上余雨在电脑上看碟的时候看一个当年的下放知青描述当年知道终于可以回城时的激动澎湃的心情,忘我地笑着跟老张说,你知道吗我现在的心情跟她还真是他妈的像。而好久没有听过余雨高兴口气的老张反应又不适时宜地慢了半拍,表情尴尬地给了一个“哦”字,又招来余雨对他的一个白眼和一顿抱怨。

抱怨归抱怨,老张从余雨的口气里还是听出来她心情不错。于是晚上上床的时候,老张壮起胆子,半开玩笑地跟余雨说:“余雨,要不咱们也生个娃吧。”黑暗中的余雨没有作声,老张便将这看作是余雨的默许,开始往她身上爬。余雨睁着眼睛,悲哀地看着激动到有点战战兢兢的老张。跟激动的老张相比,没有一丝感觉的她好像是一具解剖台上的尸体——她太清楚他下面都要做什么,因为他每一个步骤都像完美设计的实验程序,每次与每次之间哪怕相隔数月,都几乎没有太大误差。有一刻她看着胸脯白白胖胖松松垮垮估计有A-罩杯的老张,忽然觉得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
的恶心。这恶心终于让她猛然醒悟过来今天忘记提醒老张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但老张已然完成了他的最后一个步骤,满足地趴在了她的身上,嘴里还不住地说着“对不起,老婆,对不起”。余雨推开他走进洗手间去冲水,一边冲一边怒气冲冲地对老张吼:“如果怀孕了怎么办?如果怀孕了怎么办?”老张还沉浸在征服的喜悦中,高兴地回答说:“怀上了就生呗!”但是余雨一边冲着一边就开始哭了,一边哭一边诅咒老张顺带问候老张全家,老张就拿着她的洗澡毛巾唯唯诺诺地靠在浴室门口讨好地看着她。老张没有反对余雨问候他全家是因为余雨也不能算是完全冤枉他父母。老张的父母没有太多文化,不懂得什么叫做越俎代庖,在他们看来,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老张,为余雨,为他们家庭的将来好。而且在他们看来,结婚就是为了生孩子,否则干嘛还要结婚呢。所以从余雨刚刚嫁给老张开始,他们就开始督促余雨生孩子的事情,而他们的不当沟通方式也引起了余雨的直接反感。余雨说,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不是生孩子的机器,我生孩子是我的事,关你父母什么事?他们想生让他们自己生去。在老张听来,这话实在是大逆不道,且不说让两个五十多岁的人生孩子是否具有可行性,自己活了三十岁也从没能为父母做点什么,生个孩子让他们尽天伦之乐享绕膝之欢是一件怎么也不能说过分的事情。但是余雨说的话从她的角度看,也并非没有道理。所以在件问题上,他保持缄默了很久,平常也不触及这个敏感话题,直到今夜。所以此刻靠在浴室门口的老张虽然表面上唯唯诺诺,心里却是酣畅淋漓,心里反反复复地回荡着一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尽长安花”。

虽然余雨在哭,但她经常哭,哭哭也就过去了。夫妻吗,就是床头吵架床尾合,何况她即使再生气,她也没有朋友可以找,没有娘家可以回。生活空间被限制在这小小的一室户里,再大的矛盾它也顶不上天。

过了几天,老张和余雨把家里的旧家具能卖的卖了,该扔的扔了,把其他东
西零零总总地收拾了一下塞进车后备箱和后座里,在空落落的房子里留了个影,就开车奔向了新生活。老张告别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泪光,但兴高采烈的余雨并没有注意到。也幸好她没有注意到,否则她一定会嘲笑老张窝囊,受虐狂,在这样的鬼地方呆了六年居然还产生感情了,真是天生蠢材。余雨已经想好了,到了城里,她要好好地学习,狠下一把劲,把托福和GMAT考了,申请上学,结识新的朋友,走出老张阴影笼罩下的小世界,走进五彩斑斓的大世界。至于几天前夜晚的突发事件则已被余雨远远地抛在了脑后,因为她的哭不过是为了震慑老张,而潜意识里觉得窝囊的老张就那一次绝对搞不出什么来。然而余雨错了。老张就像她当时诅咒的那样,是坏到骨子里的坏。他成功算计了她,先是把她算计到了美国,接着又伙同他的魔鬼父母,算计着她怀了孕,让她的完美计划彻底泡汤。但余雨怀孕这件事在老张看来却完全不一样,是件值得昭告天下的大喜事。他在读博士的时候做了无数个实验,最后才勉强成功了一次发了个论文毕了业。这样一比较,他在造人方面的天赋就显著的多,只一次就成功了,就那么一次。年满三十岁的老张终于要成为一个父亲,他多么高兴,他多么骄傲。他觉得这个孩子是他人生的转折点,分水岭。为了孩子,老张想,自己一定要好好干,多出结果,早日结束博士后的生涯,做上助理教授,将来带着余雨和这个孩子,以及可能会有的下一个孩子,吃香的,喝辣的,其乐融融,做一个美国社会的典型中产幸福之家。

老张并没有把这些憧憬告诉余雨,原因有很多。一,他觉得这种话在现实生
活中说出来非常恶心,毕竟人生不是小说,更不是电视连续剧;二,他认为只要自己认真去做,余雨一定能够懂他;三,他没有必要为自己找麻烦,接受余雨的再一次打击及嗤之以鼻;四,因为荷尔蒙水平不稳定,余雨的脾气变得比怀孕前更差,所以基本上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和气氛对余雨做以上煽情温情矫情的表白。事实上老张在余雨怀孕后,说的话并没有比以前更多。有次余雨发脾气的时候,老张斟酌了很久,跟她说“老婆,不要生气,生气对宝宝不好”,立刻被余雨吼了回去“宝宝宝宝,你就知道宝宝,我不是个人?!哪条法律规定我不能生气?我一生气我还跑去堕胎呢!”吓得老张赶紧闭嘴。好在余雨不会真的去堕胎。有时候老张觉得美国确实还是有些非常好的规定,比如禁止妇女随便堕胎。有天他看国内的新闻,说一个怀孕七八个月的80后女孩跟老公吵架,决定不跟他过了,便立刻去医院做了引产,引产完就提出离婚,看得他一身冷汗。余雨也是一个80后,所以老张深信如果自己和余雨身在国内,他在余雨肚子里播种的孩子可能真的无法撑到安全落地。每每想到这点,老张都不由得深吸一口气,虔诚地感谢上苍及美国成全了他一颗赤父之心。

老张的博士后生涯开展的不太顺利,准确地来说是开展的太不顺利。老张的新老板和旧老板在行事风格指导下属上的背道而驰,让从火焰山跳进北冰洋的老张极端无所适从。老张的旧老板是一个有无数想法的人,老张所要做的就是尝试他这些想法看是否可以实现。因为旧老板的想法太多期限很紧,老张并没有时间考虑这些想法是否愚蠢,更不要说培养自己独立找想法的能力。但新老板居然没有一个想法给他。第一次和老张碰面,新老板说完“张,你可以先构思一个项目,想出了轮廓之后再来和我讨论”就拍拍屁股去开会了,将目瞪口呆的老张撂在一片苍茫茫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异度空间。总是会有办法的,老张安慰自己说。多看论文,勤思考,一定会有想法的,一定会有的,一定。但是老张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无法坐下来安静地思考,或者说,余雨没有给他任何安静思考的机会与空间。即使他不在家去了图书馆或者呆在实验室,他的心里也无时无刻不牵挂着余雨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或者说,是他的心已经被余雨的声音和动静填满了。因为效率低下,老张不得不更长时间地泡在图书馆或者实验室里。老张想起来小的时候母亲挑选用来孵小鸡的鸡蛋,对着光照一照,中间有一个小黑点就证明这个鸡蛋可以孵出小鸡。他真想把他要看的那些论文对着光照一照,看哪些论文看了之后会孵化出新的论文来。

老张看完了近期的所有期刊后,却依然没有归纳出任何属于自己的想法。老
张是一个纯粹的接收者,像一个黑洞。或者说老张是一个男人,要一个男人努力地去怀孕生孩子确实是太过于难为他。而更大的痛苦是,老张好不容易想出了一个构思,去网上一谷歌发现早在两三年前人家就已经写成论文发表了。老张没有想当初决定读博士是不是一个错误,因为后悔与反思不是他的风格。老张也没有想过转行,因为他的人生已经有十年投入到这个行业当中去,那是他的黄金十年,他不能说放弃就放弃。也许再挖一寸就能见到井水。也许,可能,或者。老张只是越来越害怕那一个月一次的组会。

余雨不知道老张在新的实验室的所有挣扎,她所看到的只是一个早出晚归的
老张,一个对老婆和孩子不负责任的老张。她和老张的交流越来越少,老张似乎也并没有注意到。余雨想通了,她是不可能和这个人过一辈子的,尽管她已经有了他的孩子。在心理上把老张当成是一个陌生人以后,余雨平静了很多,在挺着大肚子为自己做饭的时候也不再会哭,也不会在去论坛上讨伐老张的不管不问,让他在无数的跟贴中被骂得死无全尸灰飞烟灭。余雨开始认真地学习准备考试和申请学校。余雨发现这个失败的婚姻让她认识到了自己的坚强。未来不管怎么样,应该都不会比现在更差,更可怕。该来的终于来了,周日的时候老张的新老板给老张发了一封信,要求和他单独谈谈。老张颤抖着手关掉了邮件窗口,像一个老年帕金森综合症患者,余雨斜着眼角看了他一眼,便低下头继续做题。余雨对他这种惊弓之鸟的状态已经习惯了,烂泥是永远扶不上墙的。她做着手里的题,想像它们是一双翅膀两双翅膀,可以终于带着她逃跑,离开,飞翔。她觉得由衷的愉悦。进了老板的办公室,老张小心翼翼地在老板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来。老板说:“张,你知道我找你来是为什么。”老张说:“其实不太清楚。”老板说:“你已经连续五个月在组会上没有任何发言了。”老张说:“我一直在努力,我在努力。”老板说:“我是付你薪水的。”老张说:“嗯,知道,谢谢。”老板说:“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不适合学术这条路。”老张说:“不会,我知道有志者事竟成,努力一定会有回报的,在将来的某一天。”老板说:“也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会有回报,进行学术研究是需要创造力与天分的。”老张说:“我觉得我会有。”老板说:“我欣赏你的态度,但是还是要尊重现实。现在全球性的经济危机袭来,实验室的资金到位并不是很理想。”老张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心直升到头顶,他说:“您能再给我六个月时间吗?”还没等老板说什么,老张听见自己继续在用磕磕巴巴的英语说:“我妻子还有两个月就生孩子了,她没有工作,可不可以再给我六个月时间,我一定加油,一定。”老板说:“张,我的实验室不是慈善机构。”老张说:“我求你,我们全家求你了。”老板说:“如果六个月之内还没有任何进展,我是没有办法再继续雇佣你了。”老张说:“那一定,谢谢。

老张和余雨的孩子提前了半个月诞生了,是个女孩,只有六磅重。老张捧着小小的女儿,心里百感交集。他给孩子取名叫Ann,中文名叫安安,希望她能够平平安安地长大。而余雨因为产后晕厥,错过了对孩子姓名的否决机会,否则她是绝对不会给女儿取这样一个土了吧唧的名字的。不过她在这件事上并没有纠缠太久,因为她的大部分精力都用于和前来给她坐月子的老张妈作斗争上了。余雨不爱老张,更不会爱他妈。对于她一个年过半百的人来给她照顾月子,她并没有太多的感激之情。因为这个孩子本身就是他们全家算计她的,他们自然应该负责任。余雨在过去近两年里学会了无视老张,其实与老张的沉默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她发现她就无法无视絮絮叨叨的老张妈。她出了月子就要考试,所以月子里依然还在看书做题。老张妈一看到就要说她,说月子里不能劳神,看书容易变瞎。余雨不睬她,她就说余雨目无尊长。在余雨看来,没有直接顶撞她,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极高修养和良好家教。老张没有卷入这场家庭斗争,因为他已经自顾不暇了。有很多时候人们相信
奇迹,但奇迹永远只会发生在小说里,电影里。现实中你以为你在最无助的时候买个彩票就能中上五百万,往往是对号码对了半天发现连50块都中不了。所以如果你要是认为老张真的能够在那宽限的六个月中进行头脑风暴,构思风起云涌,那不过是你同情老张,愿意陪他一起意淫做梦。老张在挣扎了三个月之后,终于意识到他的唯一出路跟网上的建议一样,就是寻找下一个实验室做他的冤大头。于是他跟余雨建议让他妈把孩子带回国去带,这样节省生活开支,更不至于让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他们颠沛流离。余雨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孩子对于她来说完全是个累赘,在肚子里的时候是,生出来之后依然是。

她的考试结果出来都不错,申请顺利的话到了九月份就可以开始上学了。而开始上学就意味着她终于可以摆脱死气沉沉的老张,絮絮叨叨的老张妈,以及哭哭啼啼的老张女儿。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让她提前摆脱掉后两者,有什么理由能让她不欣然接受呢。至于骨肉情深,余雨并没有太多的体会。她认为,只有和爱人生的孩子,才是值得疼爱与珍视的。对于安安,她只能说妈妈对不起你,而不是妈妈爱你。因为她真的爱不起来。 原来经济危机不仅仅会出现在历史和政治课本上,它是一场能够真正波及到每个人的风暴。老张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和经济能扯上任何关系,在这场危机中他却好像和经济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联系了很多实验室,都是一句话:没钱。在危机中依然有钱的实验室都是厉害的实验室,看不上老张这个在实验室做了一年就被老板扫地出门的Loser。但老张还是要感谢美国政府,体贴地把他的OPT从一年延长到了二十九个月,让他尚可以苟延残喘一把,也好歹可以支撑到余雨开始上学。

余雨并不知道老张已经失业了,因为他依然每天早出晚归。大部分的时间老张是去公共图书馆,有的时候只是在公园里闲逛。他只是不想让余雨沮丧,担心,难过。她已经好久不再苛责他,这让他非常感激,又非常不安。老张喜欢余雨的安静,像他最初认识她时的样子。而余雨的安静又让他觉得无比的不安,就好象暴风雨来临之前,总是无比的宁静。他知道余雨拿到了录取通知书,但是什么专业哪个学校一无所知,余雨不说,他就不敢问。余雨依然给他做饭,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却尴尬的只有咀嚼食物的声音。老张有时候想开口发声,但看到余雨那张漠然的脸,千言万语往往只化成几个字“嗯,不错,这个挺好吃的。”余雨也并不回答他,仿佛他是个透明的泡泡。

转好身份的那天,余雨给老张摆了一桌鸿门宴。老张回到家,看见桌上的酱鸭,蒸鱼,西红柿炒蛋,鱼香肉丝,茶树菇排骨汤以及香槟,堆出一个笑脸,装作很快活地问余雨:“哟嗬,今天伙食不错,有什么可庆祝的吗?”余雨打开香槟,为他斟满酒杯,浅浅地笑了笑:“我转好身份了。”“不错啊,独立了。”老张抿了口香槟,“是该好好庆祝一下。”“吃吧,你回来的晚,都快凉了。”余雨说。得妻若此,夫复何求啊,老张心想。所有的困难都会过去的,哪怕他转行,对,哪怕他转行。最近他在图书馆博览群书,大开眼界,学会了沉没成本这个词。他终于明白他的黄金十年已经像泰坦尼克号一样沉没了,他不适合学术界,他要去工业界,老老实实找一份工作,养家糊口。他依然可以带着余雨和安安奔上小康之路。但是在老张大快朵颐风卷残云觉得生活掀开新的篇章的时候,他听见余雨说:“张晓翔,我觉得咱们就到这里吧。”“啊,我还可以再吃一点。”老张说。“我不是说吃饭,”余雨说,“我是说我们。”老张含着鸭子放下筷子:“余雨,这是什么意思。”余雨说:“我们离婚吧。”老张偏头看她,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但是他的大脑却仿佛早已预知这一切的发生,迅速接受了现实,并且让他的眼泪以最快的速度充满他的眼眶,并且沿着脸颊流下来。余雨看着他这幅窝囊的样子,有些不忍,但她心里清楚地明白,长痛不如短痛
,一个错误的不修正,只会引起更多的一连串的错误。在她心里,她和老张这两年多的婚姻,也是一个沉没成本。在冷静的余雨面前,老张的心像是被石头撞着,是巨大的闷痛。他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觉得自己那么失败过。当他流着泪跪在老板面前请求他再宽限六个月的时候,他觉得不能比这更失败了;后来他抱着安安去打针,小小的安安被护士扎了好几针哇哇大哭,他抱着安安就陪她一起哭,他觉得不会有比这更无力的时候了;然而他的人生却像是一架笔直向下的过山车,带着惊恐无助的他一路冲向深不见底的地方。他没有想余雨的行为是忘恩负义,是过河拆桥,他只是在想他到底是怎么走到了这一步,到底是哪里走错了。怎么会到今天这样,四面楚歌。想到头痛的老张把脸埋在手里,发出受伤的兽一般低沉哀嚎的声音。余雨不知道老张的心里一直背着那么重的包袱,也不知道他是在一直怎样努力地用他的方式保护着她。否则她不会选择在老张最无助的时候提出离婚,也或者她根本会爱上他。但是正如老张所坚持的那样,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如果的。如果老张没有那么沉默,也许他就不再是老张,而是老李,老王,老吴了。老张最终没有告诉余雨他的处境,而是同意了离婚。老张把所有积蓄的一大半给了余雨,虽然没有很多钱,但是尚可以缓解一下她要开始念书的经济压力。余雨同意把安安留给老张,因为她知道老张爱安安比她爱的多的多。老张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之前,余雨说,有空还可以像朋友一样聚聚。老张看着她,说:“余雨,我没有照顾好你,你一定要幸福。”

余雨从来没有听过老张这样讲话,她忍不住抱住他哭。老张小心翼翼地拍着她,没有流泪。因为他的泪水在过去的半个月里已经流尽了,结了痂,成了厚厚的盔甲。他也知道,他不会再和余雨像朋友一样聚聚了,他的失业期已经超过了规定期限,失去了在美国的停留权。老张回国的机票已经订好了,在五天以后。因为并没有什么地方可去,老张拖着箱子,买了一张不知道去哪里的火车票。他在美国七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基本上没有出去旅游过。现在要走了,倒是可以看看美国的大好河山。老张坐在靠窗的座位旁,如饥似渴地盯着路边的风景。而那些风景都是转瞬即逝的,就像老张的青春。

他想起高中毕业上大学的时候也是坐的火车,也是一样地看风景。那时的老张还是小张,没有现在这么胖,瘦瘦的,浑身透着一股灵气。然后他想起和前老板的那次谈话,他说,做学术是需要天赋的。然后很久以前,余雨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张晓翔你怎么那么窝囊”。老张眼里的风景和脑子里的画面交织在一起,难解难分。于是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哥们,咋了?”老张旁边的黑人问叹气的老张。
老张说:“我刚刚离婚了。”
“那确实他妈的糟糕”,黑人说,“不过,女人嘛,没什么。走一个,自然
会再来一个,这就是人生哥们。”
这段话让老张想起那首王洛宾的歌: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
年还是一样的开,我的青春一去无影踪,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
于是老张就不再和他搭话,开始眯起眼睛睡觉,他实在是太累太累了。

终于,老张拿着登机牌坐在候机厅里,透过巨大的玻璃窗户看着外面的飞机
,以及像蚂蚁般繁忙的人们。当初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来的美国,如今他又要一个人回去了。未来的路怎么走,他不清楚。他是否留恋这里,他也不清楚。如果是几个月以前的他,他可能会哭,但是这几个月他坚强了很多。他知道即使他哭,他也不会是为离开美国而哭泣,他哭的不过是自己的韶华。但自从他明白了这些过去的投入都是沉没成本之后,他就不容易为这个哭。他也不再留恋余雨,他能够衷心的祝愿她幸福,说明他不够爱她。他们两个本来就是不对的两个人,余雨没有错。过去的已经过去,而未来即将到来。当飞机升空,再次将老张推向椅背的时候,他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祝老张幸福。

19. September 2009 · Comments Off on 转载:留洋博士老张结婚记-1) · Categories: 道听途说

很久没有看小说了,尽管我很喜欢。

最近在很多留美bbs上都转载了这篇小说。转来转去,已经不知道原作者是谁。

有评论说,这不是小说,这是自传。

读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默与悲哀。

心里被什么东西深深地刺痛。

……

————————————————————-

老张不老,博五快要结束,博六就要开始。且慢,这博士咋读了五年还没读完?

这个问题已经被老张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包括刚说话的侄子侄女问了无数遍,
老张的耳朵都快起了老茧,回答也快把嘴皮磨破老茧了。

读个生物博士我容易么我。老张心想。

可是老张父母等不及啦,左邻右舍拼命地问:张爸,你儿子咋读书读到30岁还没个完呢
?还真读上瘾啦?怎么,到现在对象还没找上?看你们老两口闲的真是羡慕我唷……唉
,不能和你多说了,我那孙子一准醒了……老张父母心里那个不是滋味呀。想着当初老
张还是个小宝宝的时候,他们为了老张跑在别的孩子前头,费了多大力气。老张这孩子
以县第一名考上名牌大学的时候,老张父母多荣耀。后来老张又出国了,老张父母多扬
眉吐气光宗耀祖。可是这跑着跑着,老张这孩子咋还是不争气,落到别人后面了呢。眼
见着隔壁那跟老张同年的学习不好的王二孩子都光屁股满地跑了,学说广告词了,这老
张咋还对象都没个影呢。当然了,在老张父母心目中,老张那是老张他爸,而老张依然
是张娃子。

老张很想把父母签过来玩玩,可是他离家五年,对父母的感情越来越捉摸不定起来。有
时候他觉得心里很想爸妈,简直想到骨头里去了。但有时候吧,他想到父母那两张喋喋
不休的嘴巴,他就恨不得离他们越远越好。

这周末给家里电话,张爸又唠叨了:隔壁王二他小子今天学会了一句英语了,见人都说
好肚油肚。老张不耐烦地说,那都是哪辈子的英语了,人都说how are you。张爸气愤
地说:你会说有啥了不起,人小孩说稀罕。你啥时候给整个小孩出来说好肚油肚你就烧
高香吧。张妈一看苗头不对立刻从张爸手里抢过电话,边数落张爸“你怎么还老跟孩子
急”,然后对老张说:“儿啊,最近有碰到啥中意的姑娘没?”老张说“中意的姑娘没
碰到,小伙倒是认识了好几个”。张妈柔中带刚地说“你别老和你妈打岔,你看我和你
爸也老了,再老都不能帮你们带孩子了……”老张打呵欠:“那个‘们’一撇还没有呢
”。张妈的好脾气也受不了了:“你这孩子,咋就不让我和你爸省点心呢?你看隔壁王
二跟你同年的,小孩都学会说英语了……”每次电话都是这样的死循环,老张每次挂了
电话都想,这人生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想当初小时候父母老是说“再和王二那
没出息的厮混,小心我(你爸)打断你的腿!”或者就是说“跟好学好,跟叫花子学讨
,你别老跟着王二学坏,是不是人家讨饭你也跟着讨饭去?”结果这还没过三十年,就
变成了“你看看人家王二,跟你一样大,不但媳妇娶了,儿子生了,这生的儿子还都会
说英语了。 ”

说真的,老张自己心里也着急。咋不着急?这眼看着大好春光都陪着小白鼠度过,为啥
那红袖添香夜读书的姑娘她就是迟迟不出现呢?难道我老张真的是命犯孤星?不能啊。
总结来总结去,原因只有一个:僧多粥少。

老张在学校五年了,除了第一年,年年接新生。可是接来接去接的都是男生。偶尔接到
个把女生吧,安置下来后就杳无音信。很多女生刚来的时候都有海誓山盟的男友,纯洁
美好的让老张不敢作任何妄想。等几个月一过这些女生同国内男友吹灯拔蜡之后,老张
又发现她们不管丑的美的统统让别人捷足先登了。没办法,谁让他除了带TA写paper做
实验之外还得伺候小白鼠呢。有时老张甚至幻想,有一天某只小白鼠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偷偷咬他一口。他正要生气的时候,发现一貌美如花的白衣MM正咬着手指巧笑倩兮地
看着他呢。

可是老张的白鼠姑娘依然没有出现,这春节一过,老张立刻被打上了30的标签。虽然老
张自己一再重申这30岁是毫无道理的,因为他明明还未满29岁,可是老张爸妈不干了:
“儿子,人家都说30而立,你咋什么都没立呢?书书没念完,老婆老婆没找到,儿子更
是没个影。”

老张还想像往常一样打马虎眼过去,可是老两口认真了:“今年你安排个时间回来,我
们托人找些姑娘你相一相。”

“那哪成?那没有感情基础。”老张嗫嚅地说。

老张爸在电话那头把眼珠子一瞪:“要个屁的感情基础!你要是有那能耐

找个有感情基础的,你也不至于到30了还光棍一条!”

老张想再次重申自己还未满30,可是想到电话那头老爸直飙而上的血压,忍了口气,陪
笑说“行,我跟老板商量商量,今年回趟家,找个老婆给我爸生孙子!”老张爸再一吼
:“这是正经事情,别跟你爸嬉皮笑脸的。”“是是”,老张无奈地说。

老张的飞机一落地,老张就不是实验室那个勤勤恳恳伺候小白鼠的老张了。老张是学业
有成年轻有为青年老张。这是老张爸给他的定位。老张对自己的定位稍土一些,头衔叫
相亲别动队。本来他觉得此行是一个搞笑的主题,但当他见到已经老态明显的父母时,
忽然意识到他爸说的是正确的:“这是正经事情”他决心把它当成一个project来搞。

第一个星期老张分别见了A,B,和C。说实在的她们挺好的,长的挺好的,谈吐挺好的,
家境挺好的,什么都挺好的。但是老张相亲的时候老容易走神,她们觉得老张这人挺不
靠谱的。A说的是,你这人挺好的,但是我不太想去美国发展,真不好意思。B说的是,
你挺好的,可是吧我觉得我不适合你。C什么也没有说,礼貌地说了再见,就再也没有
见过。

第二个星期老张又见了D,E,F和G。这四个姑娘也都挺好的,老张也没有再走神发呆,他
开始进入状态。他觉得D虽然漂亮,但是学历有点低。E谈吐不错,但长的有点那个,还
赶不上学校女生的平均水平。F挺有趣,但是她年龄小,他怕和她有代沟,跟不上她的
步伐。G各方面平平朝上,但是怎么说呢,略显精明,她甚至还说“听说你们生物在国
外挺不好混的”。

第三个星期老张见了H,I,J,K,L…他发现原来世界上单身的女孩还挺多的。但是他见得
越多,她们在他心里就越平面,变得像一张张扑克牌。他抽一张出来还挺好的,再抽一
张出来也挺好的。但一张和一张之间,他看不出有什么分别。

于是后来,老张只好做了一张Excel表格,给她们每人各项打分,再加权平均。外貌的
权重是20%,学历权重20%,会做饭权重20%……渐渐的这些活色生香的女孩子在他心
里就变成了一个一个的数字:8.5,9.3,7.6……9.3不错,可惜9.3没有看上他。也许
还是8.5好,会做一点饭,人也算温柔,妈说屁股有点大能生孩子……

一个半月的相亲生活,在飞机的轰鸣声中渐渐远去。老张定了8.5和另一个8.8的作为可
行性发展对象,回到学校后继续联系。老张发现原来从未谈过恋爱的自己居然有不少恋
爱天赋,可能是因为隔着屏幕看不到脸,老张的脸皮也就厚了起来。8.5和8.8都挺爱和
他聊天的。再后来,老张就定了8.5,因为张妈听介绍人说8.5的个性好一些,于是就逼
着老张和8.8断了。据说8.8为此还哭了,老张说不清楚,感觉也有点难受,但是既然妈
说了8.5就8.5吧,本来就是为了爸妈找的老婆,还是听他们的吧。

老张和8.5谈了半年的msn恋爱,婚期定了,国庆。老张其实挺不喜欢国庆结婚的,但是
老张的爸妈和8.5的爸妈都挺喜欢的,普天同庆嘛。所以老张又跟老板请假。老板有点
不高兴,可是人结婚大事,总不能不让人去,但也很是给了老张几天脸色,并暗示像他
这样老休假六年毕业都挺困难的。但老胖沼谝峄榱税。险乓丫?9岁生日,再过
一年就要满30岁了。古人云30而立,又云先成家后立业,所以这家是一定要成的了。老
张想到终于要有红袖添香了,心底挺高兴的。但转眼又想到自己要承担起一个家了,心
底又有点乱。临近回国,他又开始想就这样和一个见过一面的人结婚是不是太草率仓促
了。可是,一切都在准备之中,倒退也来不及。

直航飞机经过云层,上下颠簸着老张醒来了。其时老张正在梦里快速回放相亲过的
ABCDEFG,以及后来的9.3,7.6,8.5。他恍惚地睁开朦胧的眼睛,看见飞机椅背上的飞
机航行状态图,原来真的是三万英尺。他想起大学毕业时候吼的歌,悄悄爱过的女孩,
想起她的长长黑发,透明眼睛,芊芊背影。她的笑声,她在操场上跑过的姿势,每一丝
每一时都那么立体。老张不由得想出了神。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在和ABC相亲的时候
会走神:他在想她。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在追女生的时候后知后觉:他一直爱她。原来他的潜意识里
,是有一个女孩的,只是他一直强迫自己遗忘。只是这觉醒来的稍晚些。

老张的心有点痛,而他是一个待婚的男人。下了飞机,他要送给一个女孩戒指,向她求
婚,虽然这事情早就计划好。她的代号是8.5,具体情况记不太清。但是,8.5也是个不
错的分数了,毕竟满分只有10分。他倒是看过她许多的照片,所以她在他心目中,依然
保留着照片的姿势。老张觉得这人生有点乏味的苦,又带着点悲伤的甜。

不管怎么说,博士老张终于在父母的婆娑泪眼中,结婚了。

10. September 2009 · Comments Off on 转载:李姐姐是怎样瘫痪的 · Categories: 道听途说

很久以前就被这个雷过了,但是每次看到,还是觉得很好笑~~~

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真的希望在如此畸形扭曲的教育制度下,还有一些有想象力有童趣的,正常的小孩。

我又扯远了。每一次笑容背后,都藏有一种很深的无奈。老鼠拉龟,有心无力。

====================================
小学语文太难了,看他们的一道作业题:

要求:把以下四句话用关联词连接:

1.李姐姐瘫痪了;2.李姐姐顽强地学习;3.李姐姐学会了多门外语;4.李姐姐学会了针灸。

正确答案应该是:李姐姐虽然瘫痪了,但顽强地学习,不仅学会了多门外语,而且还学会了针灸。

1号雷:虽然李姐姐顽强地学会了针灸和多门外语,可她还是瘫痪了。

2号雷:李姐姐不但学会了外语,还会了针灸,她那么顽强地学习,终于瘫痪了。

3号雷:李姐姐之所以瘫痪了,是因为顽强地学习,非但学会了多门外语,甚至学会了针灸。

超雷1:李姐姐是那么顽强的学习,不但学会了多门外语和针灸,最后还学会了瘫痪。

超雷2:李姐姐学会了多门外语,学会了针灸,又在顽强的学习瘫痪。

终极雷:李姐姐通过顽强的学习,学会了多门外语和针灸,结果照着一本外文版针灸书把自己扎瘫痪了。

04. August 2009 · Comments Off on 转:粤语原来是古代普通话 · Categories: 道听途说

曾经打死我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在19岁那年学会了广东话。但是至今讲广东话,仍旧觉得自己必须是个演员——无法无条件接纳那些奇奇怪怪的音。但是一旦我告诉自己要像个演员那样,我就可以投入一些,标准一些。我的目标是:讲标准的广东话和标准的英文。

=====================================
在全国七大方言中,粤方言是最古色古香的,大量原汁原味的古汉语词汇和用法,像“企”(站)、“食”(吃)、“行”(走)、“颈”(脖子)、“渠” (他、她)、“晏”(晚)、“悭”(节省)、“无”(没有)、“银子”(钱币)、“卒之”(最后)、“姑勿论”(且不说)、“于是乎”(于是)等等,读起来儒雅之至,白话文早就没人这样用了,可在粤方言里,还大行其道,成为市井坊间的日常口语,甚至连“嗟”、“噫”这些古汉语中的感叹词,广州的小孩子也常冲口而出—-“嗟,怕乜?”(“嗟”白话读作“车”,含否定之意,“怕乜”即“怕什么”。)“噫,好肉酸!”(人们通常误把“噫”写作“咦”,其实在粤语中,两个字是不同的。“肉酸”意即“难看”。)使人不禁拍案惊奇。

广东人里有不少中原世家,古风余韵,虽废犹存。在台山人的家庭里,媳妇把家婆称作“安人”。安人,从宋代开始就是正从六品官诰命夫人的封号。除了台山,据说在花都、从化一带,也有称家婆为安人的。听起来颇有点官宦人家的派头,也许,这就是“祖上也曾风光过”的遗痕吧。

有人认为,粤语形成于晋代,所谓“北人避胡多在南,南人至今能晋语”。西晋时发生“八王之乱”,继而出现“五胡乱华”的局面,这是一个北人南迁的高潮。故广东人“至今能晋语”,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清代广东著名学者陈沣认为,广州音最切合隋唐音,最方便阅读古文。他写过一本《广州音说》,专门解释其原因,“盖千余年来中原之人徙居广中,今之广音实隋唐时中原之音。”

人们所说的“粤语”,主要是指广府话,尤其是指以广州西关(上下九、第十甫一带)口音为本的白话。如果你想验证自己的粤语说得准不准,有一个办法,念念这首歌谣吧:“阿四阿四,攞条锁匙,开个夹万,攞两毫子,买斤荔枝,唔爱黑叶,要爱槐枝。”这首歌谣取衣韵,必须上下齿咬合,舌面向上,才发得出衣音。如果你能咬字清晰准确,就算会说正宗的白话了。

在粤语词汇中,据说有三分之一以上是方言。广州人日常口语中,方言出现的频率,竟高达五六成。最令北方人头痛的,也许是广州话中大量的古文倒装句。北方人说“你先走”,广州人说“你行先”;北方人说“很感谢”,广州人说“多谢晒”;北方人说“太饱了”,广州人说“饱得滞”;北方人说“给你一块钱”,广州人说“畀一文过你”;北方人说“找不到你”,广州人说“揾你唔到”。如此等等,真是天涯同此路,人语各殊方啊。

在粤语文化圈里,常听到人们谈论起辛亥革命后的一段掌故。当年,帝制倾覆,共和初肇,在XXXXX国会里,要求奉粤语为中国“国语”的呼声很高,支持的票数,已然过半。但孙中山逐一去说服粤籍议员,劝他们放弃粤语,改投北京话一票。最后,凭着孙中山的人望,粤语仅以3票之差,败给了北京话。

前日,由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室、省珠江文化研究会、中山大学岭南考古研究中心和封开县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的“广东封开:岭南文化发祥地论坛”在封开举行。会上历史专家公布了经近十年考察研究得出的新成果:粤语源自于中国古“雅言”,并进一步确认广信(封开)是粤语的发祥地,粤语是我国古代普通话的活化石,对我国古代文化和语言研究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

粤语保存古“雅言”因素最多

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助理巡视员、广东省著名语言学家罗康宁经近十年考察研究得出成果:广东粤语源自于中国古“雅言”,并进一步确认广信封开是粤语的发祥地,是我国古代普通话的活化石

我国古代有一种民族共同语,先秦到两汉时期称为“雅言”,宋朝以后称为“官话”。今天汉语许多方言,都保存着雅言的一些元素,而保存雅言元素最多的是粤语。雅言的基础是原始华夏语,原来只通行于以黄帝为首的华夏部落联盟。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实行“书同文”,雅言地位也就相应提高,成为当时的民族共同语。最早将雅言带入岭南的,是秦朝征服“百越之地”之后从各地征发到岭南的“垦卒”。这些“垦卒”多半是原六国的逃亡者以及赘婿、贾人,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互相交际必须使用雅言。

广信是岭南文化和粤语发祥地

潇贺古道和湘桂水道(即灵渠)是唐代以前中原汉人进入岭南的两条重要通道。广信地处桂江、贺江与西江汇合之处,扼西江之要冲。在岭南是个交通枢纽。汉武帝派使者从徐闻、合浦出发,远航至东南亚和印度半岛,打通了海上丝绸之路,而出口的通道,是经潇水和贺江到达广信,再经桂东和粤西两条走廊,也就是北流江—-南流江和南江—-鉴江两条贸易通道到徐闻、合浦,广信就成为岭南早期的商贸重镇。商贸活动离不开语言交际,中原传入的雅言正是通过商贸活动而融合当地百越土著语言,形成粤语。

广信又是岭南最早传播中原文化的阵地。陈元、士燮等在这里办学,使百越土著逐步接受中原传入的儒家文化,汉族移民也从百越文化中吸收了一些成分,从而形成以汉族移民文化为主体的早期岭南文化。随着文化交流的开展,以雅言为主体吸收一些百越土著语言因素的粤语,也就逐步成为这一带人们的主要语言。广信是岭南文化的发祥地,也是粤语的发祥地。

早期粤语中心不在广州在广信

粤语在分布上的突出特点,是沿江分布。它以西江中部为中心,分四条渠道向东、西、南扩展。第一条渠道是西江—-珠江,即沿西江向东至番禺(广州)一带。包括广西梧州和广东肇庆、佛山、广州、中山、珠海、东莞、深圳等市,以及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第二条渠道是西江—-郁江,即溯西江、浔江、郁江直抵交趾郡。包括广西南宁、崇左、贵港三市及其所属大部分县。第三条渠道是北流江—-南流江。包括广西玉林、北海、钦州、防城港等市及其所属各县。第四条渠道是南江—-鉴江,即溯南江而上,越过云开山脉到鉴江流域。包括广东云浮、茂名两市及其所属郁南、罗定、信宜、高州、化州,湛江市及其所属吴川、廉江。

除此之外,粤语还有两个次方言区:一是漠阳江流域。二是潭江流域,包括广东江门及其所属新会、台山、开平、恩平,这四个市(区)历史上称为“四邑”,其粤语次方言也就称为“四邑话”。通行四邑话的还有鹤山以及珠海市斗门区。四邑地区距广州并不远,四邑话却是粤语系统中跟广州话差异最大的一种次方言,其原因是潭江与珠江水路上并不相通。这一事实有力地证明,早期粤语的中心不在广州而在广信。

粤语保持雅言音系长达数千年

西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 年)灭南越国后,设“交趾刺史部”监察各郡。交趾刺史部大部分时间设在广信;东汉撤交趾刺史部设置交州,州治也在广信,广信便成为岭南首府和政治中心。土著居民在学习汉文化和汉字之时,也就学习了雅言。这些土著居民的语言本来千差万别,互相无法通话,又没有文字,因此除了跟汉人交往时使用雅言之外,部落之间交往也不约而同地借助雅言。雅言便成为各土著部落的共同语。同时,古百越语言中一些元素,也就为汉族移民的语言所吸收,从而逐步形成为汉语的一支方言 —-粤语。在中原和北方长达数千年的战乱动荡岁月,从周朝以来一直作为中原汉语标准音的雅言逐步消失。而岭南地区保持较为稳定的局面,由中原雅言演变而成的粤语则一直保持着原来的音系。

离开粤语岭南文化便不复存在

广东的地方传统文化通常分为三大组成部分:广府文化、客家文化、潮汕文化,所依据的其实就是境内三大汉语方言。粤语不仅是广府地区人民的母语,而且是广东和整个珠江流域最大的方言,它不仅蕴藏着广府地区的传统文化,而且保存着大量在中原一带已经消失了的传统文化。离开了粤语,广府地区许多岭南文化品种便不复存在。在建设文化大省的过程中,有必要重新研究粤语的自身价值和保护问题。

专家呼吁 建立粤语馆保存活化石

粤语是古代雅言不可多得的活化石,对于我国古代文化和语言研究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近年来,不少学者呼吁建立一个国家语言文字博物馆,但一直没有实现。封开作为粤语发祥地,可以先行一步,在博物馆内建立一个粤语馆,收集、积累本地粤语的材料,包括语音记录、文献资料,以及粤语扩展和分布地图等等。特别是那些独特的语音现象,例如上面讲过的浊塞音等,正在消失过程中,及时将粤语这一不可多得的我国最古老的“普通话”的活化石,作为—个宝贵的历史遗存保存下去

16. July 2009 · Comments Off on The Fringe Benefits of Failure,and the Importance of Imagination · Categories: 道听途说

Text as delivered follows.
Copyright of JK Rowling, June 2008

President Faust, members of the Harvard Corporation and the Board of Overseers, members of the faculty, proud parents, and, above all, graduates.

The first thing I would like to say is ‘thank you.’ Not only has Harvard given me an extraordinary honour, but the weeks of fear and nausea I have endured at the thought of giving this commencement address have made me lose weight. A win-win situation! Now all I have to do is take deep breaths, squint at the red banners and convince myself that I am at the world’s largest Gryffindor reunion.

Delivering a commencement address is a great responsibility; or so I thought until I cast my mind back to my own graduation. The commencement speaker that day was the distinguished British philosopher Baroness Mary Warnock. Reflecting on her speech has helped me enormously in writing this one, because it turns out that I can’t remember a single word she said. This liberating discovery enables me to proceed without any fear that I might inadvertently influence you to abandon promising careers in business, the law or politics for the giddy delights of becoming a gay wizard.

You see? If all you remember in years to come is the ‘gay wizard’ joke, I’ve come out ahead of Baroness Mary Warnock. Achievable goals: the first step to self improvement.

Actually, I have wracked my mind and heart for what I ought to say to you today. I have asked myself what I wish I had known at my own graduation, and what important lessons I have learned in the 21 years that have expired between that day and this.

I have come up with two answers. On this wonderful day when we are gathered together to celebrate your academic success, I have decided to talk to you about the benefits of failure. And as you stand on the threshold of what is sometimes called ‘real life’, I want to extol the crucial importance of imagination.

These may seem quixotic or paradoxical choices, but please bear with me.

Looking back at the 21-year-old that I was at graduation, is a slightly uncomfortable experience for the 42-year-old that she has become. Half my lifetime ago, I was striking an uneasy balance between the ambition I had for myself, and what those closest to me expected of me.

I was convinced that the only thing I wanted to do, ever, was to write novels. However, my parents, both of whom came from impoverished backgrounds and neither of whom had been to college, took the view that my overactive imagination was an amusing personal quirk that would never pay a mortgage, or secure a pension. I know that the irony strikes with the force of a cartoon anvil, now.

So they hoped that I would take a vocational degree; I wanted to study English Literature. A compromise was reached that in retrospect satisfied nobody, and I went up to study Modern Languages. Hardly had my parents’ car rounded the corner at the end of the road than I ditched German and scuttled off down the Classics corridor.

I cannot remember telling my parents that I was studying Classics; they might well have found out for the first time on graduation day. Of all the subjects on this planet, I think they would have been hard put to name one less useful than Greek mythology when it came to securing the keys to an executive bathroom.

I would like to make it clear, in parenthesis, that I do not blame my parents for their point of view. There is an expiry date on blaming your parents for steering you in the wrong direction; the moment you are old enough to take the wheel, responsibility lies with you. What is more, I cannot criticise my parents for hoping that I would never experience poverty. They had been poor themselves, and I have since been poor, and I quite agree with them that it is not an ennobling experience. Poverty entails fear, and stress, and sometimes depression; it means a thousand petty humiliations and hardships. Climbing out of poverty by your own efforts, that is indeed something on which to pride yourself, but poverty itself is romanticised only by fools.

What I feared most for myself at your age was not poverty, but failure.

At your age, in spite of a distinct lack of motivation at university, where I had spent far too long in the coffee bar writing stories, and far too little time at lectures, I had a knack for passing examinations, and that, for years, had been the measure of success in my life and that of my peers.

I am not dull enough to suppose that because you are young, gifted and well-educated, you have never known hardship or heartbreak. Talent and intelligence never yet inoculated anyone against the caprice of the Fates, and I do not for a moment suppose that everyone here has enjoyed an existence of unruffled privilege and contentment.

However, the fact that you are graduating from Harvard suggests that you are not very well-acquainted with failure. You might be driven by a fear of failure quite as much as a desire for success. Indeed, your conception of failure might not be too far from the average person’s idea of success, so high have you already flown.

Ultimately, we all have to decide for ourselves what constitutes failure, but the world is quite eager to give you a set of criteria if you let it. So I think it fair to say that by any conventional measure, a mere seven years after my graduation day, I had failed on an epic scale. An exceptionally short-lived marriage had imploded, and I was jobless, a lone parent, and as poor as it is possible to be in modern Britain, without being homeless. The fears that my parents had had for me, and that I had had for myself, had both come to pass, and by every usual standard, I was the biggest failure I knew.

Now, I am not going to stand here and tell you that failure is fun. That period of my life was a dark one, and I had no idea that there was going to be what the press has since represented as a kind of fairy tale resolution. I had no idea then how far the tunnel extended, and for a long time, any light at the end of it was a hope rather than a reality.

So why do I talk about the benefits of failure? Simply because failure meant a stripping away of the inessential. I stopped pretending to myself that I was anything other than what I was, and began to direct all my energy into finishing the only work that mattered to me. Had I really succeeded at anything else, I might never have found the determination to succeed in the one arena I believed I truly belonged. I was set free, because my greatest fear had been realised, and I was still alive, and I still had a daughter whom I adored, and I had an old typewriter and a big idea. And so rock bottom became the solid foundation on which I rebuilt my life.

You might never fail on the scale I did, but some failure in life is inevitable. It is impossible to live without failing at something, unless you live so cautiously that you might as well not have lived at all – in which case, you fail by default.

Failure gave me an inner security that I had never attained by passing examinations. Failure taught me things about myself that I could have learned no other way. I discovered that I had a strong will, and more discipline than I had suspected; I also found out that I had friends whose value was truly above the price of rubies.

The knowledge that you have emerged wiser and stronger from setbacks means that you are, ever after, secure in your ability to survive. You will never truly know yourself, or the strength of your relationships, until both have been tested by adversity. Such knowledge is a true gift, for all that it is painfully won, and it has been worth more than any qualification I ever earned.

So given a Time Turner, I would tell my 21-year-old self that personal happiness lies in knowing that life is not a check-list of acquisition or achievement. Your qualifications, your CV, are not your life, though you will meet many people of my age and older who confuse the two. Life is difficult, and complicated, and beyond anyone’s total control, and the humility to know that will enable you to survive its vicissitudes.

Now you might think that I chose my second theme, the importance of imagination, because of the part it played in rebuilding my life, but that is not wholly so. Though I personally will defend the value of bedtime stories to my last gasp, I have learned to value imagination in a much broader sense. Imagination is not only the uniquely human capacity to envision that which is not, and therefore the fount of all invention and innovation. In its arguably most transformative and revelatory capacity, it is the power that enables us to empathise with humans whose experiences we have never shared.

One of the greatest formative experiences of my life preceded Harry Potter, though it informed much of what I subsequently wrote in those books. This revelation came in the form of one of my earliest day jobs. Though I was sloping off to write stories during my lunch hours, I paid the rent in my early 20s by working at the African research department at Amnesty International’s headquarters in London.

There in my little office I read hastily scribbled letters smuggled out of totalitarian regimes by men and women who were risking imprisonment to inform the outside world of what was happening to them. I saw photographs of those who had disappeared without trace, sent to Amnesty by their desperate families and friends. I read the testimony of torture victims and saw pictures of their injuries. I opened handwritten, eye-witness accounts of summary trials and executions, of kidnappings and rapes.

Many of my co-workers were ex-political prisoners, people who had been displaced from their homes, or fled into exile, because they had the temerity to speak against their governments. Visitors to our offices included those who had come to give information, or to try and find out what had happened to those they had left behind.

I shall never forget the African torture victim, a young man no older than I was at the time, who had become mentally ill after all he had endured in his homeland. He trembled uncontrollably as he spoke into a video camera about the brutality inflicted upon him. He was a foot taller than I was, and seemed as fragile as a child. I was given the job of escorting him back to the Underground Station afterwards, and this man whose life had been shattered by cruelty took my hand with exquisite courtesy, and wished me future happiness.

And as long as I live I shall remember walking along an empty corridor and suddenly hearing, from behind a closed door, a scream of pain and horror such as I have never heard since. The door opened, and the researcher poked out her head and told me to run and make a hot drink for the young man sitting with her. She had just had to give him the news that in retaliation for his own outspokenness against his country’s regime, his mother had been seized and executed.

Every day of my working week in my early 20s I was reminded how incredibly fortunate I was, to live in a country with a democratically elected government, where legal representation and a public trial were the rights of everyone.

Every day, I saw more evidence about the evils humankind will inflict on their fellow humans, to gain or maintain power. I began to have nightmares, literal nightmares, about some of the things I saw, heard, and read.

And yet I also learned more about human goodness at Amnesty International than I had ever known before.

Amnesty mobilises thousands of people who have never been tortured or imprisoned for their beliefs to act on behalf of those who have. The power of human empathy, leading to collective action, saves lives, and frees prisoners. Ordinary people, whose personal well-being and security are assured, join together in huge numbers to save people they do not know, and will never meet. My small participation in that process was one of the most humbling and inspiring experiences of my life.

Unlike any other creature on this planet, humans can learn and understand, without having experienced. They can think themselves into other people’s places.

Of course, this is a power, like my brand of fictional magic, that is morally neutral. One might use such an ability to manipulate, or control, just as much as to understand or sympathise.

And many prefer not to exercise their imaginations at all. They choose to remain comfortably within the bounds of their own experience, never troubling to wonder how it would feel to have been born other than they are. They can refuse to hear screams or to peer inside cages; they can close their minds and hearts to any suffering that does not touch them personally; they can refuse to know.

I might be tempted to envy people who can live that way, except that I do not think they have any fewer nightmares than I do. Choosing to live in narrow spaces leads to a form of mental agoraphobia, and that brings its own terrors. I think the wilfully unimaginative see more monsters. They are often more afraid.

What is more, those who choose not to empathise enable real monsters. For without ever committing an act of outright evil ourselves, we collude with it, through our own apathy.

One of the many things I learned at the end of that Classics corridor down which I ventured at the age of 18, in search of something I could not then define, was this, written by the Greek author Plutarch: What we achieve inwardly will change outer reality.

That is an astonishing statement and yet proven a thousand times every day of our lives. It expresses, in part, our inescapable connection with the outside world, the fact that we touch other people’s lives simply by existing.

But how much more are you, Harvard graduates of 2008, likely to touch other people’s lives? Your intelligence, your capacity for hard work, the education you have earned and received, give you unique status, and unique responsibilities. Even your nationality sets you apart. The great majority of you belong to the world’s only remaining superpower. The way you vote, the way you live, the way you protest, the pressure you bring to bear on your government, has an impact way beyond your borders. That is your privilege, and your burden.

If you choose to use your status and influence to raise your voice on behalf of those who have no voice; if you choose to identify not only with the powerful, but with the powerless; if you retain the ability to imagine yourself into the lives of those who do not have your advantages, then it will not only be your proud families who celebrate your existence, but thousands and millions of people whose reality you have helped change. We do not need magic to change the world, we carry all the power we need inside ourselves already: we have the power to imagine better.

I am nearly finished. I have one last hope for you, which is something that I already had at 21. The friends with whom I sat on graduation day have been my friends for life. They are my children’s godparents, the people to whom I’ve been able to turn in times of trouble, people who have been kind enough not to sue me when I took their names for Death Eaters. At our graduation we were bound by enormous affection, by our shared experience of a time that could never come again, and, of course, by the knowledge that we held certain photographic evidence that would be exceptionally valuable if any of us ran for Prime Minister.

So today, I wish you nothing better than similar friendships. And tomorrow, I hope that even if you remember not a single word of mine, you remember those of Seneca, another of those old Romans I met when I fled down the Classics corridor, in retreat from career ladders, in search of ancient wisdom:
As is a tale, so is life: not how long it is, but how good it is, is what matters.
I wish you all very good lives.

Thank you very much.

哈立波特作家罗琳在哈佛大学的演讲:失败的额外收益与想象力的重要性

2008年 6月5日

版权所有:罗琳

浮士德主席,哈佛公司和监察委员会的各位成员,大学的员工,自豪的父母,以及所有的毕业生们:

首先我想说的是“谢谢你们”。这不仅因为哈佛给了我非比寻常的荣誉,而且为了这几个礼拜以来,由于想到这次毕业典礼演说而产生的恐惧与恶心让我减肥成功。这真是一个双赢的局面!现在我需要做的就是一次深呼吸,眯着眼看着红色的横幅,然后欺骗自己,让自己相信正在参加世界上受到最好教育群体的哈立波特大会。

做毕业典礼演说是一个重大的责任,我的思绪回到了自己的那次毕业典礼。那天的演讲者是一位英国的杰出哲学家 Baroness Marry Warnock. 对她演讲的回忆对我写这篇演讲稿帮助巨大,因为我发现她说的话我居然一个字都没有记住。这个发现让我释然,使我得以继续写完演讲稿,我不用再担心,那种想成为”gay wizard”(harry porter中的魔法大师)的眩晕的愉悦,可能会误导你们放弃在商业、法律、政治领域的大好前途。

你们看,如果你们在若干年后能记住“gay wizard”这个笑话,我就比Barkoness Mary Warnock有进步了。 所以,设定一个可以实现的目标是个人进步的第一步。

实际上,我已经绞尽脑汁、费劲心思去想今天我应该讲什么好。我问自己:我希望在自己毕业那天已经知道的是什么,而又有哪些重要的教训是我从那天开始到现在的21年间学会的。

我想到了两个答案。在今天这个愉快的日子,我们聚在一起庆祝你们学习上的成功时,我决定和你们谈谈失败的收益。另外,当你们如今处于“现实生活”的入口处时,我想向你们颂扬想象力的重要性。

我选择的这两个答案似乎如同堂吉诃德式幻想一样不切实际,或者显得荒谬,但是请容忍我讲下去。

对于我这样一个已经42岁的人来说,回头看自己21岁毕业时的情景,并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我的前半生之前,我一直在自己内心的追求与最亲近的人对我的要求之间进行不自在的抗争。

我曾确信我自己唯一想做的事情是写小说。但是我的父母都来自贫穷的家庭,都没有上过大学,他们认为我的异常活跃的想象力只是滑稽的个人怪癖,并不能用来付抵押房产,或者确保得到退休金。

他们曾希望我去拿一个职业文凭,而我想读英国文学。最后,我们达成了一个回想起来双方都不甚满意的妥协:我改学现代语言。可是等到父母一走开,我立刻报名学习古典文学了。

我忘了自己是怎么把学古典文学的事情告诉父母的了,他们也可能是在我毕业那天才第一次发现。在这个星球上的所有科目中,我想他们很难再发现一门比希腊神学更没用的课程了。

我想顺带着说明,我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观点而抱怨他们。现在已经不是抱怨父母引导自己走错方向的时候了,如今的你们已经足够大来决定自己前进的路程,责任要靠自己承担。而且,我也不能批评我的父母,他们是希望我能摆脱贫穷。他们以前遭受了贫穷,我也曾经贫穷过,对于他们认为贫穷并不高尚的观点我也坚决同意。贫穷会引起恐惧、压力,有时候甚至是沮丧。这意味着小心眼、卑微和很多艰难困苦。通过自己的努力摆脱贫穷确实是件很值得自豪的事情,但只有傻瓜才对贫穷本身夸夸其谈。

我在你们这个年龄的时候,最害怕的不是贫穷,而是失败。

在你们这个年龄,尽管我明显缺少在大学学习的动力,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咖啡吧写故事,很少去听课,但是我知道通过考试的技巧,当然,这也是好多年来评价我,以及我同龄人是否成功的标准。

我想说,并不是我太迟钝,我觉得你们还不曾知道什么是艰难困苦,或者什么是心碎的感觉,因为你们还年轻,而且天资聪明,受到良好教育。但是天赋和智商还未能使任何人免于命运无常的折磨,我从来不认为这里的每个人已经享有平静的恩典和满足。

然而,你们能从哈佛毕业这个现实表明,你们对失败还不是很熟悉,对于失败的恐惧与对于成功的渴望可能对你们有相同的驱动力。确实,你们对于失败的概念可能与普通人的成功差不了太多。你们在学习这方面已经站得相当高了!

当然,最终我们所有人不得不为自己决定什么是失败的组成元素,但是如果你愿意的话,世界很愿意给你一堆的标准。基于任何一种传统标准,我可以说,仅仅在我毕业7年后,我经历了一次巨大的失败。我突然间结束了一段短暂的婚姻,失去了工作。作为一个单身妈妈,而且在这个现代化的英国,除了不是无家可归,你可以说我有多穷就有多穷。我父母对于我的担心,以及我对自己的担心都成了现实,从任何一个通常的标准来看,这是我知道的最大失败。

现在,我不会站在这里和你们说失败很好玩。我生命的那段时间非常的灰暗,那时我还不知道我的书会被新闻界认为是神话故事的革命,我也不知道这段灰暗的日子要持续多久。那时候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任何出现的光芒只是希望而不是现实。

那么我为什么还要谈论失败的收益呢?仅仅是因为失败意味着和非我的脱离,失败后我找到了自我,不再装成另外的形象,我开始把我所有的精力仅仅放在我关心的工作上。如果我在其他方面成功过,我可能就不会具备要求在自己领域内获得成功的决心。我变得自在,因为我已经经历过最大的恐惧。而且我还活着,我有一个值得我自豪的女儿,我有一个陈旧的打字机和很不错的写作灵感。我在失败堆积而成的硬石般的基础上开始重筑我的人生。

你们可能不会经历像我那么大的失败,但生活中面临失败是不可避免的。永远不失败是不可能,除非你活得过于谨慎,这样倒还不如根本就没有在世上生活过,因为你从一开始就失败了。

失败给了我内心的安宁,这种安宁是顺利通过测验考试获得不了的。失败让我认识自己,这些是没法从其他地方学到的。我发现自己有坚强的意志,而且,自我控制能力比自己猜想的还要强,我也发现自己拥有比红宝石更真的朋友。

从挫折中获得的知识越充满智慧、越有力,你在以后的生存中则越安全。除非遭受磨难,你们不会真正认识自己,也没法知道你们之间关系有多铁。这些知识才是真正的礼物,他们比我曾经获得的任何资格证书更为珍贵,因为这些是我经历过痛苦后才获得的。

如果给我一个时间机器,我会告诉21岁的自己,个人的幸福建立在自己能够认识到:生活不是拥有的物品与成就的清单。虽然你们会碰到很多和你们一样大或年长的人分不清楚生活与清单的区别,但你们的资格证书、简历,都不能等价于你们的生活。生活是困难的,也是复杂的,它完全超出任何人的控制,谦虚的认识到这些能使你们在生命的沉浮中得以顺利生存。

你们可能认为我选择想象力作为第二个演讲主题是因为它在重筑我人生的过程中起了作用,但这不是全部原因。虽然我会不遗余力地为床边故事的价值做辩护,但我已学会从更广泛的意义来评价想象力的价值。想象力不仅是一种能促使人类预想不存在事物的独特能力,从而成为所有发明和创新的源泉;从想象力或许是最具改革性和启示作用的能力这点讲,它更是一种能使我们同没有分享过他们经历的人产生共鸣的力量。

我最伟大的生活经历之一发生在写《哈利波特》前,当然我在后来书中写的很多东西与这个经历有关。这个启示来源于我最早期工作之一。我在伦敦的大赦国际总部的研究部门工作,虽然我在中饭的时间逃出来写小说,但我需要这份工作来支付我20多岁时的房租。(注:大赦国际是一个全球性的志愿组织,致力于为释放由于信仰而被监禁的人以及给他们的家庭发放救济等方面的工作。)

在那儿我的狭小的工作室内,我匆忙得读着从各地集权政权内传出来的潦草信件,这些信件是那些冒着进监狱风险而向外传播发生在他们身上惨剧的人偷运出来。我看到了无影无踪就消失的人的相片,这些相片是家里人或朋友送来的。我读着被酷刑折磨的受害者的证据和他们受伤的照片;我打开手写的目击者对审讯和处决的摘要记录,以及对绑架和强奸的叙述。

我的许多同事以前是政治犯人,他们因为勇于不附和政府而独立思考,以致被赶出自己的家,或者被放逐。来拜访我们办公室的人包括那些传递消息的,或者尝试弄清楚那些被迫离开的人身后的真相。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非洲来的被酷刑折磨的受害者,他是一个和我那时候年龄相仿的年轻男子,但在他家乡经受过的拷打后,他已经有了精神病。当他向录像机讲述强加在他身上的暴行时,他无法控制地发抖。他比我高一英尺,但像一个小孩一样脆弱。后来我的工作是护送他去地下站,这个整个生活被野蛮摧毁的男子礼貌地握着我的手,祝福我一生幸福。

只要我活着,我就能记住我沿着一个空旷的走廊走,突然从后面关闭的一扇门传来我从没听到过的充满痛苦和恐怖的尖叫。门打开了,有个研究人员探出头,让我快点跑去弄点热饮料给坐在她旁边的那个年轻男子。原来,她刚告诉那个男子,为了报复他对他国家的政权做了公开的反对演讲,他的妈妈被抓住、处决了。

在我20多岁时工作的每一天,我提醒我自己我是多么的幸运啊,能生活在一个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的国家,在这里合法的陈述和公共审判是每一个人的权利。

每一天,我看到更多的证据,证明邪恶的人类为了获得、维持权力而加害与他们同样的人类。我开始为这些我看到的、听到的、读到的东西做恶梦,是文字恶梦。

然而,我也在大赦国际学到了比我以前知道的更多的人类善良的一面。

大赦国际动员了数千位没有因为信仰问题而被拷问或入狱的人,让他们来代表那些经历过这些的人行动起来。人类的同理心具有能引导集体行动的力量,这种力量能拯救生命,让囚徒获得自由。在这种活动中,那些拥有受到保护的个人福址和安全的普通人聚在了一起,来拯救他们不认识、也永远不会见面的人。我在这个过程中小小的参与是我生命中最卑微,也是最令人振奋的经历之一。

人类和在这个星球上的其他生物不同,人类能够在没有自我经历的情况下学习和理解。他们可以设身处地的思他人所思,想他人所想。

当然,这是一种力量,如同我虚构的魔法,这种力量是道德中立的。有人可能常运用这种能力去操作和控制,就像用于理解和同情一样。

而且,许多人根本不喜欢训练他们的想象力。他们宁愿在自己的经验范围内维持舒适的状态,也不愿麻烦地去思考这样的问题:如果他们不是现在的自己,那么应该是什么感觉呢?他们拒绝听到尖叫,拒绝关注囚牢,他们可以对任何与他们自身无关的苦难关上思维与心灵的大门,他们可以拒绝知道这些。

我可能会羡慕那些以这种方式生活的人,但我不认为他们的噩梦比我少。选择在狭小的空间生活会导致精神上的恐旷症(对于陌生人、事物的恐惧),而且会带来它自身形成的恐怖。我想那些任性固执的缺乏想象力的人会看到更多的怪物,他们常常更容易感到害怕。

甚至于,那些选择不去想他人所想的人可能激活真正的恶魔。因为,虽然我们没有亲手犯下那些昭然若揭的恶行,我们却以冷漠的方式和邪恶在串谋。

十八岁时,为了寻找那时我无法描述的目的,我踏上了古典文学的探险道路;当走到尽头的时候,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其中之一就是希腊作家Plutarch的这句话:我们在内心的所得,将改变外界的现实。

我在古典文学的求学之路上学到的,也是我18岁时在那冒险搜寻但不知道怎么定义的重要事情之一就是,如古希腊作家普卢塔克所写的:“我们对内在修养的追求将会改变外在现实。”

这是一个令人惊讶的说法,然而它在我们生命中每一天会被证明一千多次。这句话部分地说明了我们和外部世界不可分离的联系,我们只能通过生命存在来接触别人生命的事实。

但是你们,2008哈佛大学的毕业生们,到底有多么得愿意来感受他人的生命呢?你们对付困难工作的智慧与能力,你们赢得和接受的教育,给了你们独特的地位和责任。甚至你们的国籍也使你们与众不同。你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人属于这个世界剩下的唯一超级大国(美国)。你们投票、生活、抗议的方式,你们给政府施加的压力,会产生超越国界的影响。那是你们的特权,更是你们的负担。

如果你们选择用你们的地位和影响力来为没法发出声音的人说话;如果你们选择不仅认同有权的强势群体,也认同无权的弱势群体;如果你们保留你们的能力,用来想象那些没有你们这些优势的人的现实生活,那么不仅是你们的家庭为你们的存在而感到自豪,为你们庆祝,而且那些因为你们的帮助而生活得更好的数以千万计的人,会一起来为你们祝贺。我们不需要魔法来改变世界,我们已经在我们的内心拥有了足够的力量:那就是把世界想象成更好的力量。

在我的演说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对大家还有最后一个希望,这是我在自己21岁时就明白的道理。毕业那天和我坐在一起的朋友后来成了我终生的朋友。他们是我孩子的教父母;他们是我碰到麻烦时能求助的人;他们是非常友善的,不会为了我以他们的名字给食死徒(书中反面角色)命名而控告我。在我们毕业的时候,我们沉浸在巨大的情感冲击中;我们沉浸于这段永不能重现的共同时光内;当然,如果我们中的某个人将来成为国家首相,我们也沉浸于能拥有极其有价值的相片作为证据的兴奋中。

所以今天,我最希望你们能拥有同样的友情。到了明天,我希望即使你们不记得我说过的任何一个字,但能记住塞内加,我在逃离那个走廊,回想进步的阶梯,寻找古人智慧时碰到的另一个古罗马哲学家,说过的一句话:“生活如同小说,要紧的不是它有多长,而在于它有多好。”

我祝愿你们都有幸福的生活。

谢谢大家。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