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我很想邀约我工作地上空的诗人聊聊天。我们一起嗑点儿瓜子,喝点儿饮料。

他是一只健壮的黑乌鸦。我观察他很久了。他是一位诗人,经常在天空里发自肺腑地感叹:啊——啊!啊……

有时我觉得,他是一位感情相当细腻但表达力有限的诗人。其实他每天在日常生活中思考许多问题,并且心思极其细密,感情时而澎湃,时而悠然。然而他不太知道怎么表达,一来很多话不方便说,二来很多话不能说,三来很多话不用说,四来很多话不知道怎么说,五来很多话不知道对谁说……所以他就把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话:啊!

恰恰是这一声声“啊!啊!啊!”,令我的内心产生了许多的共鸣。我甚至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的诗句。而且非常羡慕他可以在天空喊出这句话。

我很想约他坐坐,聊聊天。据我对人的经验,往往这种情感细腻表达能力欠佳的男性当出于信任敞开心扉时,往往展现出来的是内心无比丰富的缤纷世界。我相信乌鸦诗人也是。我愿意陪他坐坐,花时间听他讲述天空和陆地的故事。

我今天也有些不开心的事情,到最后,我发现只能默默诵出这几句诗:啊!啊—— 啊……

之前我还写过大黑乌鸦搞对象的事迹。

今天我吃饱了撑得观察蚂蚁。这是一种体型较大的黄褐色蚂蚁,腹部是一粒棕色的小圆球。我看它们忙忙叨叨,显得非常焦虑。我突然想起来,曾经我在一个土地上观察蚂蚁,然后踩了蚂蚁一脚,但是我抬脚后它们都毫发无伤,继续百忙。于是我想蚂蚁都有本事着呢!不怕踩!

令人发指的我,在吃饱了撑的这种状态下,又向蚂蚁伸出了罪恶的脚,不过我没有想伤害它们,就是给它们创造一些逆境。没想到,我再一抬脚,就悲剧了。我轻轻踩了一只,竟然给踩死了!我也很吃惊。

这时我看见有一只蚂蚁急速地在它战友旁边徘徊,一圈,两圈,三圈……它足足转了近十圈!最后,它竟然开始尝试举起战友的尸体!我趴在地上静静地看,只见它不停地变换姿势,又拉又拽,有几次,它用后腿使劲爪住地面,前面的腿用力拉这个身体略微嵌入地面的蚂蚁(我太残忍了),它因为太使劲而使身体倾斜得厉害,如果一松手肯定一个大跟头!它这样生拉硬拽了好几回,终于把战友举起来了!然后又着急忙慌地跑了,跑入乱草堆,我实在很想知道它去哪里。

当时给我感动的啊。我这叫一个后悔。我脑中想起了梁祝,想起了罗密欧与朱丽叶,我在想死去的是不是它的老公啊?一家之主被无情的我杀害了,它们妻儿老小,哎,真是祸从天降,灭顶之灾!不过我渐渐从梁祝的音乐幻想中清醒过来,在蚂蚁的世界中,成天百忙的都是工蚁,哪里来的爱情!

于是一个更罪恶的念头在我脑中产生了,而且还披上了科学的外衣,带着一股妖气。我想:为战友收尸,究竟是这只蚂蚁的独特行为呢?还是群体性的特征?实践出真知,我不做实验怎么行呢?科学实验讲求的就是通过观察建立假设,然后通过实验验证假设。

终于,在科学的幌子下,我的屠杀计划展开了。我溜达到一片蚂蚁特别多的墙根底下,踩死了一片蚂蚁。然后静静地趴在地上等待。不一会儿,大量的蚂蚁涌现在屠杀现场,它们每一个都竭尽全力地拉扯同伴的尸体,然后举起,不知去向。很快,它们便打扫干净了地面,连一个蚂蚁尸体渣滓都没有!我看得目瞪口呆,相信如果我手中有一部可以记录微观世界的摄像机,这将是非常好看的纪录片。蚂蚁的动作夸张而有力,一丝不苟,全力以赴。

蚂蚁为什么要帮同类收尸?它们搬着同类的尸体,究竟要去哪里?难道它们也有一个墓地?或者它们……拿去当食物?

我感到非常好奇。

除了养猴子,我的另一个梦想是养蚂蚁。蚂蚁和蜜蜂是令我非常着迷的两种神奇的动物。对于蚂蚁和蜜蜂,我还有一个很深的疑惑,就是工蚁和工蜂的境遇那么悲惨,它们为何不起义?皇后的日子简直奢侈糜烂,工蚁和工蜂比人类社会的农民工还惨。它们为何不反抗呢?

我太残忍了。蚂蚁和蚂蚁的亲戚们,请接纳我的道歉,千万不要来我家找我算账!我很后怕!

08. April 2011 · 3 comments · Categories: 瞎溜达 · Tags:

今天一位住在德克萨斯的小伙激动地发来贺电:“我看见大黑乌鸦如何求偶了!”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这位小伙曾经在目睹了松鼠求偶后的第一时间向我发来了消息,我鼓励他多多观察、学习并模仿鸟类求偶的行径。这不,他转眼就看见雄性大黑乌鸦在草地上求偶啦!德州小伙儿说:“大黑乌鸦主要进行的是你跑我追的活动。只见他鼓起翅膀,不停扑扇,力图显得自己特别大,特别威武,然而就满草地追雌性的。”我问他乌鸦还干了什么,他说:“就是不停地追,不停地跑,别的没看见。”这位小伙一看就是扒鸡吃多了,血液滞留胃中,脑供血不足。

说起来怪不好意思的,我的一大兴趣爱好,就是观察并琢磨鸟类求偶的行为。我喜欢琢磨各种鸟求偶的方式,深深被它们的方式吸引,赞叹不停,不吃饭不睡觉都可以。鸟类求偶方式是那么的新鲜独特、创意无限,集各种文娱体育艺术活动于一身。有唱歌的,有跳舞的,有表演杂记的,有表演特技的,有易容的,有美容的,有搞房地产的,有搞装修的……

大黑乌鸦这种追逐的方式,比起其他才华横溢的鸟儿,实在是小儿科,拙劣得很!

最令我振奋的,要数新几内亚的天堂鸟和澳大利亚的缎蓝园丁鸟。它们求偶的方式,我看有的男人都做不出来。这个天堂鸟一见到心仪的女士,就立马变身,它身体羽毛独特的设计使得他膨胀成一个圆圈的身体仿佛一个大飞盘。更神奇的是,这个飞盘上竟然有着亮蓝色的羽毛,仿佛一个笑脸!特别滑稽,特别夸张。更绝的是,他还会跳踢踏舞!踢踢踏踏的声音极有节奏感!跳得跟迪斯科似的。特别精彩!每逢在动物世界看到天堂鸟跳舞,我都后悔我怎么不是那个雌鸟呢?或者,怎么没有男仔跳这种舞给我看呢?

而这个缎蓝园丁鸟则更令人称绝!他们会盖房子!款式多样,都是撘在草地上的。有的甚至长达一米!有的是窝棚,有的则是花园。他们同时还搞装修!四处叼好看的东西回来。什么有颜色的浆果啊,漂亮的石头啊,彩色的树叶啊,贝壳啊,漂亮的蘑菇啊,花朵啊,他们甚至会从人类居住的地方叼些玻璃碴子或其他亮晶晶的东西回来布置房间!随后他们就叼着美丽的饰品,在屋子面前给雌鸟跳舞!这雄性缎蓝园丁鸟是我最喜欢的鸟儿。我觉得他们即是艺术家,又是实干家,同时也是冒险家,还是建筑师,舞蹈家。这么好的配偶,居然仍旧频频遭到雌鸟拒绝!这些雌鸟真是不像话,身在福中不知福,没有天理了!

在天空中的猛禽则喜欢在空中运用流体力学表演飞行特技,还有一些则通过收缩胸肌,比如松科鸟,振动口腔壁发出砰砰巨响吸引雌性。这些属于鸟类理工科才子求偶的方式。

还有就是鸟类文科才子求偶,比如孔雀就给开个屏,军舰鸟就鼓胀喉囊,仿佛脖子上挂了一个大红气球,喜庆得很。人家还没答应他,他就自己挂上红灯笼了。

鸟类求偶的奇闻轶事真是数不胜数。这令我心中感到强烈的不满。各位女性朋友们,你们的男朋友在求婚时岂是也如此大费周折,大伤脑筋吗?随便吃顿西餐——这真是连大黑乌鸦张翅奔跑还不如啊!我建议一定也要让他们唱歌、跳舞、表演绝技、最后还得是个包工头管装修!当然,这一切都搞完了,答应不答应,还得是咱们说了算啊。看人家那雌鸟,眼儿都不眨,看一眼就飞走了呢!(真是太不像话了。)

至于已经答应了的,哎,我建议今天晚上就要让他补跳、补唱,补绝技,装修就算了,补刷碗打扫屋子!

你从中看到了什么?

先说句题外话。可能北京娃儿的政治热情就是比较高涨(此处略去2267字)。今早给一北京哥们儿打电话说事儿,没想到他问候我的话是:“卡扎菲中枪了!”——于是我们倍感雀跃,决定“弹冠相庆”吃顿饭庆祝一下!

=================================

一直以来我都想养只猴儿。猴儿有灵活的双手,并且悟性很高。我想训练它帮我做按摩、包蒜皮、晾衣服、倒垃圾……总之我想养只能伺候我的猴儿。作为回报,我提供给它大量鲜美的水果。

这是我非常严肃的一个梦想,却招致很多人嘲笑——没有梦想的人总是爱嘲笑抱有伟大理想的人。有一次我在办公室坐得腰酸背痛,就再次和同事表达了这个夙愿,我希望养只猴儿每天晚上帮我做按摩!结果大家纷纷表示说:“到时候一定不是马骝伺候你,而是你伺候它!”哎,志不同不相为谋,算了!

没想到,昨天上班,我的美女同事递给我一张整整齐齐的明报剪报。上面赫然写着:“黄晓明元宵抱新宠”。原来,闹太套同学在元宵养了一只猴子!照片上他怀抱猴子喂食小番茄。以后,他们肯定双双闹太套。

我感到非常惊喜。美女同事说:“你不是一直想养马骝嘛,我看到就剪下来给你啦!”感动之余,我决定,一旦有一天我训练猴子按摩成功,一定送一只给她!她过去在银行卖命,患上了严重的脊椎病。

结尾点题:我真的很想养一个能帮我做家务的猴儿!

我工作的地方非常具有传奇色彩——这个故事以后再说。它座落于一个山头儿之上,依山傍海,风景如画。我时常感叹,在香港这么一个寸土寸金楼盘高度密集的地方,能在一个山头工作,鸟语花香,溪流潺潺,这是何等的幸福!

我非常喜欢观察大自然,我会留心查看各种植物在一年四季中的变化。这种感觉非常美妙。有时“下午茶”时间,我也会出去转一圈。话说我上个月转的时候,盯上了几棵木瓜树。木瓜是一种特别性感的水果,无论是外形还是味道,特别是切开后……因为这份“性感”,我最初很抗拒这种水果。无奈在香港呆久了,也开始喜欢许多之前不喜欢的东西。这些木瓜树的果实硕大饱满,我顿时心生怜爱,这么好的东西,要是掉在地上,岂不是暴殄天物?于是我跑去联系我们的Site部门,询问木瓜金黄后可否让花王给我摘两个?他们一口答应。

就这样我隔一段时间就去看看我的木瓜——长势喜人!

上周去北京出了个小差。这不,一回来上班我就又去看我的木瓜了。惨剧的发生往往是转瞬之间,不给人任何准备的机会!三棵木瓜树全都不见了!只剩下矮矮的树桩子!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脑中飞快地想出了几个版本,但是都不能说服自己。正想着,怎么那么巧,我就遇到了答应给我摘木瓜的某部门经理。只间他一脸沮丧:“好Sorry啊,原本琴日要帮你摘……”我连忙问那些木瓜树怎么了?他说,是野猪干的!

原来,野猪从去年起就开始光顾我们的营地。去年我们汇报了渔农署,他们还问我们是否需要狩猎队射杀野猪。后来我们念及野猪就是在后山刨了个坑,放了它一码。没想到今年,它(它们)竟然把那么健壮硕果累累的三棵木瓜树都给祸害了!就差连根拔起了!

该经理还非常肯定地告诉我,野猪因为饱餐了一顿,明早一定还会再来!我们保持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权力。

后来听同事说前几年还有猴子从对面疗养院病人的床头偷了蛋糕在我们楼下聚餐呢!去年,一只野猪曾出现在我们楼下的草坪上……其实我心理感到很雀跃,我很想它们都来玩一玩呢!不过想到三棵木瓜树的悲惨经历,我仿佛看到了野猪凶悍的目光,长长的獠牙,以及预示着超级弹跳力的屁股……

03. June 2010 · 2 comments · Categories: 贪梦好 · Tags:

我最近感到很郁闷:

听说富士康跳了十好几个,是这个姿势吗?

接受心理专家培训时我们都很谨慎,不轻易相信他们的伎俩:

没有时间谈恋爱经常导致我们压力过大,适量适当的亲吻,有益身心健康:

什么?又跳了一个吗?

灾难总是在发生,人生就是这样:

其实,面对生活,我从未收起我的利爪:

其实,我并不喜欢她抱我,真是无奈:

15. March 2008 · Comments Off on 有这么一只神奇的狗 · Categories: 瞎溜达 · Tags:

人,尤其是成年人,经常自作聪明,甚至觉得自己是宇宙第一名呢。

成年人不仅错误估计儿童的理解力,更是不把动物们当成神的创造,有灵性的创造来看待。

今天我要给大伙说这么一只神奇的狗。话说徳辅路是一条忙碌的大道。电车,巴士,小巴,私家车,甚至自行车(港岛的山地地形使得骑自行车变成一项冒险活动),川流不息,热闹非凡。连人在这样的大道上穿行,都得多留几个心眼儿。去年年底的时候我坐电车路过西区警署,突然看见一只小豺狗在大马路上奔跑!吓得我,以为是原来在摩星岭一带驻扎且疯狂的野狗们不小心溜下了山,可是仔细看他的脖子上还戴着一个小红项圈。这又令我很气愤——这主人也太不负责任了吧!我不能想象还有什么比在这样一条路上轧死一只乱跑的狗更容易的事了。

后来我三番五次看见这只戴着红色项圈的小豺狗,游刃有余地在大街上穿行,看到出来溜的狗,他还老贱招儿。 可是人家有主人管着,他似乎格外的自由。我的心中升起层层疑问:这是谁家的狗?他每天是怎么溜出来的?他的主人不在乎他吗?亦或,他是一个野狗?可是港岛繁乱的街道能够容忍一只乱窜野狗的生存吗?

上个周四,这一切终于有了答案!

我从学校回家就相当于从山上回到山下,一路都是下坡。上个周三我一步步沿着坡儿往下走。忽然间,从一条小巷闪出一只矫健的小豺狗,三步并作两步下着台阶,往德辅道上跑去,下楼梯的动作熟练而敏捷。我定睛一看:就是他!好啊,可让我得着了!原来是从半山往下跑的!那个时候是下班高峰期,他这一路少说有4个红绿灯。我见他在一个红绿灯前停了下来,警惕又激动地望着对面,我心说这狗神了,会看红绿灯?后来发现原来对面有一只被牵着的狗,他着急赶路,没等人家过来就闯了红灯,只是跑出来几步又回头看了看那狗,人家貌似根本就不愿意搭理他——这一切都被我看在眼里。他的速度太快了,我无法跟踪他,不消几分钟,他在各式汽车中左躲右闪,消失在车水马龙中……

不过我大概知道他是从哪里跑出来的了,是个进展。周四我上学过马路的时候忽然发现山坡上某个汽车修理行前趴着这个戴红项圈的小豺狗!温顺地趴在地上,丝毫没有在马路上的骁勇。我兴奋地走过去,看到肮脏的修理铺,和他脏乎乎但是内容丰富的狗食盆子。他也不理我。但是他的主人出来理我了。要知道,这是多么莫名其妙的事!一个肮脏的修理铺,一个满身汽油的修理工,一个穿着小裙子满脸兴奋的女孩子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他愣了一下:你有什么事?我说:这狗是你的?他说是啊,怎么了?我说我经常看见他自己在德辅道上乱跑,你不怕他出事儿吗?他说:哦,没关系的,他自己会看车,每天都出去自己溜一圈回来。语气十分地轻松。我说:哦,他会看车啊,真厉害。然后,摸了摸这位马路战士。然后跟他和主人说再见,他主人教育这个小豺狗说:说拜拜。他还是不怎么正眼看我——我理解,每一个狗也有自己的性格和内心世界。沟通需要建立在双方都愿意的基础上。

我明天还打算去看望他,忘了问他叫什么名字,我还要给他照张像——他在马路上的奔跑令我提心吊胆,我多么喜欢这个戴着小红项圈的神奇的小豺狗 :)

14. April 2006 · Comments Off on 窥猫见人 · Categories: 瞎琢磨 · Tags:

刚 才我和晨书去加拿大餐厅,回来的路上看到了一只猫,大模大样的在街边一蹲,晨书好眼力,"是不是怀上了?" 我出门钱经常不带,但是相机从来都是随身携带,我说且慢,我给她/他来一张,这时,旁边一个男人嘟囔"它可凶了,它可凶了",我走到它身边,对准它,本来 想说“Mouse!” 但是她/他果然以一种复杂的眼神回头盯着我。呶,就是这个眼神,意味深长吧。哼,怎么着,你瞪我我也得把你拍下来。看谁厉害!

这是我在新加坡街边拍的猫。人家懒洋洋地一趴,我靠近的时候都不正眼看我,微微睁眼瞄我一下,瞧我长得一般,就又闭目养神了,逍遥自在,怡然自得。

清 华荷园餐厅附近有好多野猫。我没有照片。有一个冬天我在桃李二层买了一个什么熬南瓜,超级难吃,好歹是粮食,我琢磨着那些野猫怪可怜的,大冬天别饿着,就 把南瓜装了袋子骑自行车去了那里,果然看到一只白色的野猫,但是非常怕人,战战兢兢,又似乎对我的食物感兴趣。后来我把南瓜放哪儿,好像还顺便给了几个糖 葫芦,我走到远处,它来了,还时不时望望我,我在一旁嘟囔,哎,亏了你还是在清华长大的猫,也不分析分析,这大冬天给你送饭的,难道还不是好人吗?一点简 单的推理判断能力也没有,无奈了。

我一直觉得,从一个地方动物与人的亲密程度,可以看出那个地方人与人的关系。动物尚且那么防着你,更别提人了。

在我记忆中松鼠是特别提防人类的。原来我养的那些松鼠都不会直接从我手里接受食物。 但是我在英国海德公园的时候,体会到了小爪子的温度,和信任。松鼠跑到我身边,十分信任的,从我手里接过我午饭的一些面包残渣。它的信任,我珍藏一辈子。我爱小动物,到永远。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