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归来,我神清气爽,唯一的问题就是写不出来东西。我发现,痛苦的时候往往是最有灵感的时候。所以过去那么高产,哎哎,因为我痛苦啊……

北角有一家面馆,我第一次吃,就觉得不俗,继而想:“一定要带仙人撒拉来!”今天我拉着撒拉去吃该面。我感到很得意,你看,我发现了这个宝地吧。但是撒拉吃了一口,就说:“这面实在不咋地。”我很惊诧,哦?她说:“没醒过。”我心中暗自佩服,西安人就是厉害,整个儿一面脑袋,连面醒没醒过都吃得出来!但是我嘴里却说:“你太挑剔了,在香港能吃这种面已经很不错啦,哈哈。”

后来结账后撒拉又评论:“你看他那小工作台,根本没有地方发面……”

我的确吃得挺美。按理说我嘴那是相当刁啊!撒拉同学后来大肆宣扬一个面脑袋的骄傲,陕西面食称霸一方,傲视群雄,她简直就是面食试金石,代言人!我感到自惭形秽。后来我转念一想,就算在西安人面前,我为啥要自愧不如呢?我爷爷奶奶都是从山西来北京的,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我更应该是个面脑袋,山西的面食,怕是唯一能和陕西抗衡了吧?啊哈哈哈——这事儿必须要说道说道,撒拉同学!

不过,作为一个在香港的北方人,就算遍尝各种美食,我仍旧感到有一种空虚。这种空虚只有北方的面食能满足!之前接待一对北大同学准夫妇香港伪蜜月游,才子佳人。我问他们吃得如何,那才子说:“云吞面难吃死了,内面有一股尿味儿!”——我当时听了觉得十分别扭,这可是京城曾经一位响当当的才子,他怎么能如此形容这面呢?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为何我听着别扭,因为,其实,他这么说,仿佛他知道尿是什么滋味的……

我父母来香港,也是特别不待见这里的面食。简直就难以入口。我爸这次来,老跟我念叨我们楼底下有卖大馒头的!他说忘了在哪儿,找不着了。按理说,我们可是吃了不少好东西,他怎么老跟我念叨这馒头???念叨了好几回。他们走的时候,虽然时间紧,我还是抽空去楼下给他买了俩。虽说马上回北京吃了,也让他尝尝香港的馒头吧!后来我自己也买了一个,热气腾腾的,我竟然一吃就停不住了!虽然和北京的馒头还不是一个味儿,但是这个面团带给了我久违的幸福……

我去西安的时候,碰见一个奇异的湖北女大学生,她以后一定能成就一番事业,我们且等着瞧。但是当我问她吃了什么好吃的的时候,她说,西安都是面食,她吃不惯,也不爱吃。我顿时觉得不可思议!这么伟大美味的面食,竟然有人不喜欢吃!

香港有一个饭馆点评网站叫做openrice,在这个web 2.0的时代,只要你想,哪怕你放了个屁别人都能第一时间知道。openrice上连什么以色列菜、黎巴嫩菜餐馆都有,所有食评都带照片,特详细。有一次我在上面看到一家厦门餐馆,在土瓜湾,前去一试,马马虎虎。前几天我突然想,香港有没有陕西菜呢?我找了好久,一无所获。带着这个疑问,我在一次午餐的时间问我的同事,他们听到陕西菜,纷纷“O嘴”,很天真地问:“陕西有什么好吃的吗?”我只能用一句“没有吃过陕西菜你的人生就不完整”来表达我对于他们无知的无奈。

这也令我想到关中八大怪有一怪就是“姑娘不嫁外”。也许陕西人内敛,安土重迁等性格致使他们不太愿意出远门,遑论来香港开个羊肉泡馍馆儿了。我突然很有冲动在香港经营一家陕西风味的餐馆。前几天看到西环第二街上开了个山东菜馆,我就很感慨,为何面脑袋往往都不愿意闯荡?在香港有各种山寨也好,挂羊头卖狗肉也好的四川馆子,山东馆子,北京饺子馆,但是就是没有陕西或是山西的菜馆。真是遗憾啊!虽然香港人未必习惯北方的面食,但是现在香港越来越多新移民以及像我一类的“港漂”,我觉得,正宗面食馆应该不会缺生意。哪怕开在我们教会旁边,这中午饭,肯定得包场,预约,还排队了……

面脑袋和米脑袋是很不一样的。我不理解为何米脑袋不爱吃面食,但是我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我曾经也极度不爱吃香港的面食,我觉得那些简直无法下咽。但是我现在不仅接受了,还慢慢地甘之如饴了。由此可见,人生与自我是一个慢慢构建的过程。虽然如此,如果可以选择,我还是喜欢吃面,特别强调一句,尤其是山西和陕西的面!申遗吧!

撒拉,别读啥博士了,咱开个店咋样?

17. May 2010 · Comments Off on 南北方人究竟有什么差异3)红烧还是清蒸? · Categories: 南北方人究竟有什么差异 · Tags:

如果我说“红烧石斑”,你的第一反应是“美味佳肴”还是“暴殄天物”?

20年前在北京(或其他北方内陆城市)生活过的人,你吃过清蒸黄花鱼吗?过年过节是不是会吃红烧黄花鱼、红烧带鱼?又试问生活在江河湖海旁边的南方人,人们处理最新鲜的鱼,难道不是清蒸吗?

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北方内陆,之前少有活鱼,所以多用红烧啊,干煸啊一类厚重的做法把不新鲜的味道(哪怕只是一点点)遮过去。但是南方则不然,越新鲜,越要清蒸,原汁原味,才叫鲜美。我初到香港的时候,很纳闷为什么吃不到红烧的鱼。后来吃着吃着清蒸活鱼便自己开窍了,其实红烧,只不过是一种退而求其次的做法,尽管也可以美味。东北讲究炖菜,我曾经去过五大连池吃那里的垮炖池塘鱼,很美味。虽说是活的,可是也不敢清蒸,可能泥腥味大。

如果有一天我红烧一条石斑招待香港的同事,他要么就以为我脑子出了问题,要么就以为这鱼不新鲜了,真鸡贼啊!如果我拿同样的红烧石斑招待我的北京同学,他可能吃得很香,还夸我体贴,因为做出了家乡味道呢!

在水系发达的南方,万不可拿红烧糊弄人家啊!北方的话虽说鲜味儿少了点儿,但是其他味道还是蛮丰富的。

希望我妈不要紧张,我回家过年,红烧黄花鱼带鱼啥的,还是很可以令我感到幸福的——虽说这年头在北京,啥活的吃不着呢?只怕你没胆儿啊!

15. May 2010 · Comments Off on 南北方人究竟有什么差异2)——甜与咸 · Categories: 南北方人究竟有什么差异, 瞎琢磨 · Tags:

什么时候该甜,什么时候该咸,你分得清吗?

对于我这个在香港混迹多年的北京人来说,我怕是分不太清了。

但是,当我有一次听到一个香港人嘲笑北京的豆腐花居然是咸的的时候,我心里就怒了。你知道什么啊!但是我很有礼貌地告诉她,北京那个叫豆腐脑,浇上去的是卤汁,一定得是咸的!她接着说,她用了好久时间去习惯吃咸的豆腐花。接下来我就跟她继续交流说,没错儿,你也不知道我用了多久才习惯香港甜的豆腐脑!说真的,当我第一次吃甜豆腐花的时候,我差点吐出来。

北方人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豆腐脑要做成甜的!南方人同样无法接受,为什么豆腐脑居然是咸的!

还有一个开眼界的,是关于芒果、杨桃怎么吃。在俺们小的时候,北京是很少有这类热带水果的。要是谁给我一个,我就被那种甜腻腻的幸福冲昏了头。打小我就知道热带水果身上有着不一样的浓烈的芳香,而且形态奇异——这算是我关于“性感”为何的启蒙了……

香港的水果蔬菜价钱是便宜过北京的。尤其是这些热带水果,一年四季不重样,价格便宜量又多。那还是我和一位福建美眉住的时候,有一天,我兴致勃勃地生啃一个芒果。她看着我说,“你就这么吃吗?”我说:“还能怎么吃呢?要不分你点儿?”她说,在她们福建,吃芒果啊,杨桃啊什么的,要沾上酱油!——什么?酱油?她说对,因为啊,吃这个甜的东西呢,要加点儿咸味儿,提鲜!吃咸的呢,就要加点甜味,也是为了提鲜!不由分说地,我去厨房往芒果上倒了些豉油——尽管这很有悖于我的认知。我带着“这样吃鲜”的信念尝了第一口,哇塞,这味道还真是与众不同!!!

大开眼界啊,大开眼界。

所以说,豆腐脑最“鲜”的吃法是,北京的卤汁兑上糖浆姜汁一起吃。我没试过,要试你试吧。

13. May 2010 · Comments Off on 南北方人究竟有什么差异1)——咳嗽喝什么 · Categories: 南北方人究竟有什么差异, 瞎琢磨 · Tags:

有一天,一个香港朋友天真地问我:南北方人有差异吗?

我觉得,有时候吧,还真是差出了十万八千里哟。但是,一些差异不是一成不变的,都是一个慢慢融合、建构的过程。有交流,才健康。

我今天来讲一个咳嗽喝什么的故事。

我最近咳嗽很厉害。没有其他伴随症状,有一点点白痰。我在办公室不能自已,咳无止境。

情景1. 如果我在北京,我的同事会说什么呢?

也许是:“哟,你别得了甲流吧,再给我们都传染了。回家喝点萝卜水,梨水!”

我记得,小时候还有一种叫做甘草片的东西,我对于它的味道简直迷恋至极,上了瘾了!

情景2.这是真实的一幕,发生在我香港的办公室

“哇你咳得猴腮嘞啊(即为厉害)。饮多D汤啦。返回试下煲鳄鱼肉汤!”

额滴妈啊,让我回家自己煲点鳄鱼汤。

其实鳄鱼肉我是吃过的。有一次被请客在怡东酒店吃饭,喝第一口汤的时候,觉得味道独特!有点儿像猪肉,又不是猪肉;样子像鹿肉,又没有骚味儿。想来想去不知道什么。后来看了一眼餐牌,原来是鳄鱼肉!我就这么猪八戒吃人参果地喝光了鳄鱼肉汤,并没有如果一早知道的那种新奇和仔细。

令我感叹的,不只是煲鳄鱼汤这件事,而是广东人对于吃的研究,如此深邃,如此奥秘,如此令俺们北方人望尘莫及,永远无法望其项背。俺们北方人都是喝滚汤的,人家广东人却要老火煲汤。俺们咳嗽喝萝卜汤,人家咳嗽,居然知道喝鳄鱼肉汤!你说他们这些智慧都哪里来的呢?后来我查了查,敢情这鳄鱼肉还真对哮喘、咳嗽等有疗效。

如果你来香港玩,千万别错过这里的煲汤。放什么的都有,五花八门的。但是喝久了,就发现人家都是固定搭配。比如章鱼莲藕猪骨汤,西洋菜花生猪骨汤;粉葛鲮鱼赤小豆汤…… 就拿这章鱼莲藕猪骨汤说吧,我是生生不明白,起初,是怎么就给放一块堆儿了呢?又是怎么知道这样配合好呢?还补气,还滋润,还健骨?

我没有煲鳄鱼肉汤,但是我并不排斥。我去看了西医,说我是寒咳,嘱咐我戒口,不能吃一切凉的东西。我说是指温度凉吗?他说温度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凉茶、雪梨、西瓜、菜汤等,都是凉性的。基本上,水果只能吃苹果、提子、橙。菜只能吃菜心。肉尽量吃瘦猪肉。还念叨了一些,我记不得了。我心理嘀咕,我这看的是西医啊,还是中医啊。

鳄鱼,等着我周末煲你!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