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April 2016 · Comments Off on 我拨通了瑞典民间大使的电话 · Categories: 财新博客

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瑞典人打个电话?我通过Skype拨通“瑞典专线”,和一位从未相识的瑞典民间大使畅谈人生。关于难民,关于离婚,关于甜品,关于计划生育,我们聊了20分钟。

没有言论自由的日子一定不好过。250年前,瑞典成为全球首个在宪法明文废除审查制度,保护言论自由的国家。

为了庆祝言论自由250岁生日,瑞典旅游局几天前推出了“The Swedish Number” (瑞典专线)——一支属于瑞典这个国家的电话:+46771793336。所有瑞典人都可以通过这个APP注册成为代表瑞典的民间大使。

Screen Shot 2016-04-17 at 12.02.13 PM

无论何时何地,任何人只要拨通这个号码,都会被随机转接到注册过的任何一个瑞典人,爱聊什么就聊什么——而且,没有人监听!每次打,接听的都会是不同的瑞典人。

据瑞典方面的统计,截止4月13日,已经有170个国家的人通过此号码和瑞典人聊天,累计超过5万人打过电话,其中4成是美国人。

如果从英国、丹麦、波兰、美国、巴西、德国、法国、荷兰、芬兰、挪威中的任何一个国家打电话,只需支付当地通话话费。从其他国家拨打,则需支付当地电话运营商规定的话费。

我曾经在瑞典乌普萨拉大学(Uppsala University)交换学习过半年,对于瑞典有着非常美好的记忆。我决定拨打电话一试。

首先,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女士的声音:“Calling Sweden. You will soon be connected to a random Swede somewhere in Sweden. This call may be recorded. ”(正在呼叫瑞典,将为你随机接通一个瑞典人,电话可能会被录音。)

很快,传来了一个热情的男声。电话那边的小伙子叫做Björn,以下是我们的谈话整理。

Björn:Hi! 欢迎打来瑞典!

我:Hi!我叫做晗,请问你怎么称呼?

Björn:我叫做Björn.

我:我从中国北京打来。

Björn:Wow!中国你好!

我:你这几天接听了多少电话啊?

Björn:不计其数。我干了4-5天了。

我:目前感觉怎么样?

Björn:妙极了,不可思议,有些奇怪。但总体感觉是很好的,大多数人都很不错。

我:你为何注册当电话大使?

Björn:我想和世界各处的人聊天。(笑)

我:你被问过的最怪异的问题是什么?

Björn:一个人想从澳大利亚给我寄礼物,问我想要什么。我说我想要一只袋鼠。

■ 关于难民

我:我是一个记者。你做什么工作?

Björn:我主要帮助难民中的青少年。我在难民居住的地方工作,我协助他们的日常生活,参加各种活动。

我:你太了不起了!你在帮助难民!

Björn:(受到表扬有些害羞,结巴了一下),我尽量吧。我在政府工作,主要帮助15岁左右的年轻人,目前我负责29人。我前往他们居住的地方,教他们瑞典语。

我:不久前我回了一趟瑞典,我在斯德哥尔摩的一些朋友向我抱怨难民问题:干扰社会秩序,争抢资源。你怎么看?

Björn: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这关乎你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你想成为一个慷慨大度的人还是相反。没有人想要逃离自己的国土。我认为我们应该尽所能地帮助这些难民,而不是推来推去,这只会制造更多的问题。

■ 关于家庭

在瑞典读书时,我身边相当多瑞典同学的父母是同居状态,有的分手了,有的相处仍旧愉快。同学中选择同居的也多。那时在我居住的单元,五个学生中有三名瑞典同学,两名与伴侣共同居住。

那时,我的隔壁住着一位H先生,是乌普萨拉大学的老师。他通晓七种语言,家里就是一个藏书室,还设有中国专区,内藏大量“禁书”。H先生曾在北大学过中文,可以讲很地道的北京话。和他交流时,我时常流露出对于瑞典的欣赏,但是他却鼓励我从表层深入下去,不要盲目羡慕。

周日,我通常会和他从乌普萨拉坐一个小时的大巴到斯德哥尔摩的Klara教堂礼拜。在那里,如果你和一些老人交谈,他会告诉你:“我上一次见到我的儿子是在20年前……” 和一些年轻人交谈,他可能会说:“我不知道我的爸爸是谁。”

在斯德哥尔摩梅兰湖畔的市政厅前,H先生曾对我说:“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问题。我认为,我所接触到的中国学生,从某个角度来说,是完整的。但是一些瑞典青年人,却是破碎的。”

在高福利的瑞典,离婚率却在世界排名前十。2013年,瑞典的离婚率已达47%。我也问了Björn对于家庭的看法,他说:对于一些经常争吵的家庭来说,也许父母分开对孩子更好。但也有一些分离,令小朋友感觉很糟糕,因为他同时需要爸爸和妈妈。父母的关系的确会影响到孩子,但是我无权评价什么是对是错,人们要自己做出决定。

■ 关于甜品

我:我在瑞典的时候很喜欢吃Semla和Princess Cake,你喜欢吗?

Björn:我简直爱死它们了。

Semla和Princess,是两款非常适合在春天吃的瑞典甜品。

Semla,复数为semlor,是瑞典复活节期间的传统食物。Semla一词源自拉丁文Similia,意即品质最好的面粉。面粉加上小豆蔻种子,做成圆形,横切一半,下半个面包在中间挖空一个洞,填入杏仁糊和绵润奶油,盖上盖子,再撒上一层白糖粉——一个回味无穷的Semla就诞生了。

Screen Shot 2016-04-17 at 12.02.25 PM

△ Semla

另一款春天气息四溢的甜品叫做公主蛋糕(Princess Cake),由上世纪30年代畅销烹饪书作家Jenny Akerstrom为现任国王King Carl XVI Gustaf的三姐妹设计,后来发展为现在的浅绿色造型,中间通常会插上一朵红玫瑰。

Screen Shot 2016-04-17 at 12.02.32 PM
△ 公主蛋糕

在斯德哥尔摩的Vete-Katten (位于Kungsgatan 55),二者都可以尝试到。这是一间别有洞天的咖啡馆,我非常喜欢。一个semla,一杯Lava Tea,一本好书,一个下午。

Screen Shot 2016-04-17 at 12.02.37 PM
△ Vete-Katten

■ 关于中国

我:你关注中国的新闻吗?你有什么想问我的?

Björn:我对于计划生育政策很好奇,还有放开二孩。你们是怎样长大的,这个政策对你们的国家有什么影响?

我:(我回答了很多,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此省略。)

Björn:谢谢你的分享。

我:你的名字怎么拼写?

Björn:你在写关于我的文章吗?

我:并没有。

Björn:你可以写!我希望在中国的媒体上发表!

我:那我写在我的博客上。

Björn:你可要记得给我链接。我可以在我的博客上写我们今天的对话吗?

我:当然可以。

就这样,我和素昧平生的瑞典民间大使结束了愉快的通话。

原载于本人财新博客:http://zhaohan.blog.caixin.com/archives/145214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