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April 2016 · Comments Off on 狂扇快递小哥六个巴掌过后 · Categories: 财新博客

扇六个巴掌,光看也怪疼的。快递小哥受苦了。

事发4月17日上午,北京东城区富贵园小区内,一名送件的顺丰小哥骑着三轮车与一辆京B牌照出租车发生剐蹭。出租车司机不干了,一分钟内扇了小哥六个巴掌,一边扇一边用地道的北京污言秽语对小哥的母亲问候个不停。

虽有路人拉架,但北京司机越骂越欢,越打越勇。

自始至终,快递小哥的背影就那么呆呆地戳在画面里,低着个头,并不躲避,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有人替快递小哥喊冤,问他为什么不还手?

我打电话给顺丰,说感觉快递小哥好像蒙了,不知道怎么处理,询问顺丰在培训时是否有相关处理要领。顺丰公关回复我说:“我觉得我们同事做得很得体,恪尽职守了,没有对不起身上的工服。”

次日,平安东城微博发布消息,打人者李某因寻衅滋事被东城警方处以十日行政拘留的处罚。

事件继续发酵,关于追责和赔偿,关于深圳禁摩限电,大家各有看法。

追责与赔偿

目前掌握的事实似乎是,北京大叔在倒车时,快递小哥企图在转瞬即逝的缝隙中擦肩而过,没想到蹭上了。责任在谁?

同一个事件,普通人、律师和交警的视角各不相同。我的朋友胡育是汉鼎联合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我经常向他请教法律问题。

这事责任在快递小哥吧?胡育告诉我,并不是。

胡育曾经为一个财险做过代理律师,三个月出庭60多次,都是交通事故。在机动车和机动车发生剐蹭时,交警主要看是否拐弯让直行等硬性规定,处理也公平。但只要是机动车和非机动车剐蹭,让非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的,“几乎没见着”。

打个比方,假设我们开着车在小道上经过一个绿灯,这时突然有行人闯红灯,发生了碰撞。在这种情况下,交警也不会判路人全责,机动车至少要承担次要责任。在胡育的经验中,除了在高速公路和高架桥主路上撞到人,一般道路上撞人,即便是行人不规矩,让行人承担全责的也几乎没有。

在责任认定上,机动车是吃亏的一方。这也无可厚非,毕竟驾驶机动车是高危险的行为,道路交通侧重保护弱势。机动车上路,理应注意随时可能过来的行人。

法律上讲赔偿,首先要划分责任。非机动车最多承担同等责任,或者次要责任,甚至不承担责任。

很多人关心,如果快递小哥驾驶着电动疯狂小老鼠,撞上了行人,那么该由谁赔偿呢?

送快递是典型的职务行为。如果伤者要起诉,起诉的对象可以是顺丰、快递小哥,以及保险公司。如果医药费小哥赔不起呢?在这种情况下,顺丰和快递小哥当承担连带责任,个人赔不起的话,公司来赔。

法无禁止即可为

谁都喜欢快递,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快递三轮和两轮电动车。

北京大叔在斥骂中提了一句,“(脏话)天天在这(脏话)横冲直撞的!”相信不少人有同感。很多快递电动三轮开得极不规矩,逆行,路口不减速,见缝插针,横冲直撞。我开车的时候也反感它们。

快递物流的“最后一公里”主要依赖三轮、两轮电动车。深圳最近开展“禁摩限电”整治行动,未有国家标准的三轮车在深圳“禁摩限电”行动中成为执法目标,全市查扣电动车近1.8万辆,严重冲击快递业。

据深圳交警局方面解释:电动三轮车至今未有国家标准,因此电动或机动三轮车均属非法生产,无法取得牌照,不能上路行驶。对快递行业而言,由于三轮车无法上牌、未购买保险、未纳入管理,假如发生事故,赔偿问题就会给受害者及其家属、使用人和快递企业带来困扰。

但有人质疑,“非法生产”这个定义有问题,非的具体是哪门子法呢?

胡育和我聊天时说,我们的公安有一种思维:只要我没给你发牌照,你就是非法的,就是不合理的。可“法无授权不可为”,针对的是行政机关的公权;针对私权的话,适用的是“无法禁止即可为”。

没有国标就认定为非法,这在胡育看来是不合理的。“神舟一号飞船也没有国标,无人机也没有国标,你能说它非法吗?” 何为国标?一个行业成熟之后,企业自可申请国标。比如华人的很多技术,现在也上升到国标了。

在胡育看来,电瓶车是合法的,只要生产主体是合法的就可以。河南一个生产自行车的企业,也生产电动车,生产的每一样产品都纳过税,怎么就是非法生产了呢?更何况,国标也不是法,没有国标,也不等同于非法。

即便有国标,处理的也是质量问题,该处罚的是生产厂商,是工商质检的权限。因为产品质量问题处罚消费者,于法无据。

电动车已经发展了相当长时间,过去一直放任,也没有明确究竟算是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现在突然就说非法,未免简单粗暴。倒不如加以引导,老的逐步淘汰,新生产的用牌照和规格去限制。

律师也有对于道路的个人喜好,不过律师的思维并不考虑个人喜好,而在乎行驶公权力是否合法,当公权要限制私权的时候,是否有充分的法理依据。民主,是这个社会最大的合法。

有压力,没解决

十年前的四月,在香港的巴士上,也发生了一起骂战,只不过巴士阿叔没有出手。2006年4月27日,在开往元朗的68X号巴士上,一位男青年不满坐在前排的中年男子电话交谈声量太大,轻拍其肩膀劝他小声些。没想到,此举大大激怒了中年男子,他转过身来跪在椅子上,和男青年面对面,进行了长达6分钟的高声斥骂。

“你有压力,我有压力”,是叫骂的主要旋律,他说道:“你有压力,我有压力,你做乜挑衅我呀?”(你有压力,我有压力,你干嘛挑衅我啊?)”

巴士阿叔要求男青年道歉,男青年道歉,并指事情已经解决。但阿叔却情绪更加激动地连喊三声:“未解决!未解决!未解决!”其中,更以极其下流的脏话屡次表达想和男青年母亲发生关系。

路人拍下整段视频并存放于YouTube,不足一个月点击量便超过700万次。

香港媒体爆料称,巴士阿叔靠领社会援助生活,人生多有坎坷。

巴士闹剧的背后,何尝不是整个社会的焦虑。

而北京大叔的背后,也一定有着他的不易。当然无论他压力多大,都不应该打人。但如果舆论一边倒地斥责北京大叔,我们在做的和他欺负快递小哥,也没有什么不同。

媒体报道称,打人的李某家住朝阳区,由于岳父在富贵园独居,夫妻二人平时轮班来照顾岳父。李某是个体客运司机,他非常爱车,每天都要把车擦上两遍,车被蹭了之后,他非常愤怒。

我们身边也有这种爱车如命的中年男子。他们在生活中可能是好丈夫,可能是好父亲,但是一上路就成了野蛮人,谁动了他们的车他们就跟谁玩命。

我曾经在果壳上看过一个有趣的问题,一个自称腼腆,脾气不差的人,询问为什么他一开车就暴躁,比如以大灯还大灯,以喇叭还喇叭,就差下车打人了,甚至还追着女司机跑,“感觉很爽”。

高票回复提及了路怒症(Road Rage),提及这种攻击性的根源:一是在拥挤的环境下人会更加富有攻击性;二是在马路上人们把对方物化,看到车看不到人,不那么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三是车的金属外壳保护我们不受惩罚,给我们一种身份,好像穿上制服之后会让人更加富有攻击性。

答主称:“人类对暴力的渴求就像对性一样。生活中我们压抑自己的不好情绪,容易在开车时因为受到更多环境压力(需要时刻保持注意力不能放松,塞车、别人暴力、禁闭空间等)爆发出来。”

刚巧,东吴相对论有一期主题叫做“修行在路上”,提到了很多种可笑的路怒症状,都是我们熟悉的。节目说道,当我们独自一人于无人监督的情况下表现的状态,往往就是我们的短板,决定我们到底可以装多少水。

狂按喇叭的背后也有原因。按喇叭通常是旗帜鲜明地表达意见,但喇叭按得越凶,司机平时可能越沉默。无论在公司还是在家里,吼的代价他都清楚,唯独在马路上吼,看似没有什么代价。

一位中年男子告诉我,他之所以在道路上专横跋扈,是因为他在真实的生活中缺乏存在感,无能为力,压抑无比。只有当他在操纵机器时,他才感到自己可以掌控,而不是任人摆布。

说回打人的北京大叔,我们并不知道他的生活中承受了多少压力,此番动手打人,又是否成为了他积聚已久的情绪的爆发口。

猜测他的动机是无意义的,打人就是错了。但我们每个人却都可以反省自身,我们是否也在任由焦虑暴躁膨胀,迁怒他人,使身边无辜的人承受我们负面情绪的代价。

亚里斯多德说:”谁都会生气,这没什么难的。但如何在恰当的时候、为了恰当的原因、对恰当的对象、以恰当的方法、发恰当程度的脾气,可就难了。 ”

原载于本人财新博客:http://zhaohan.blog.caixin.com/archives/145387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