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碗碗花

我喜欢坐在学校FPS图书馆里,算累了就随手拿些书来看,久违的中文阅读快感,刺激我每个毛孔都那么舒畅~~

前几天看到一篇散文中出现打碗碗花,我突然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一天。真的,我看到这几个字就特别敏感,因为那段记忆……

小学有一篇课文就叫做《打碗碗花》,有谁知道应该怎么正确地念这四个字吗?

按现在的分析,那时的语文老师应该正处于更年期吧。当时我怎么会知道这个呢,就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脾气那么大。好在我有我自己的快乐,也不在乎她的坏脾气。有一次我在数学课上折飞机,被她从后门看见了。后来就找我谈话,让我写检查,还要请家长,让我妈妈晚上给她打电话——我才不怕呢。我妈跟我一头儿的。回家后我跟我妈平静了说了,我妈问我:“你当真会吗?我考考你。”我说我真的会,不信你试试。后来我妈也礼貌性地敷衍了她的责备。可是我还是很费劲地写了很长的检查!我妈还说:下次折的时候别让她看见。哈哈哈,伟大的母亲!小学时候我的数学特别好,还记得在那个奥校,我考过最高分。不过后来换了个数学老师,特别不喜欢我——这也是我后来才明白的,当时就觉得特受冷落,为什么我永远也得不到他的鼓励?自己最喜欢的学科的老师却最不喜欢自己,这是种什么感受?对于那么小的孩子如我?总之后来我就把对于数学的热情和喜好转移到了语文和画画上。后来就成了一条腿儿走路……小孩子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把自己的兴趣和传授那种知识的人搞混。这都是什么陈谷子烂芝麻,不提也罢。

我们还说这个打碗碗花。那天她告诉我们这个花的读法很特别,仿佛是要在第二个碗字后面加上“儿”话音。北京人嘛,花字后一定是有“儿”的,至于在第二个碗字后加上儿话音,就别扭了。可是她说每个人都必须要正确掌握读法。于是就抽查大家模仿的情况。我学这歪的邪的一门儿灵,马上掌握了。可是我右前面那个女孩儿怎么都说不出来。她要么就是不加“儿”,要么就是加错了地方。那位语文老师就让她站着一遍遍地念,我们在底下一遍遍地听,后来竟有些同学笑得没了样儿。语文老师指责我的伙伴:“你怎么这么笨?我再告诉你一边,是打碗碗儿花儿!”我可怜的朋友哭了,可她还是没有说对。我恨透了那个“打碗碗花”,这究竟是个什么珍惜的物种?谁给它起了这么折磨人的名字?这不是打碗碗花,这是打人花。我好喜欢我的那个朋友,她有大大的眼睛,她长得像个娃娃,她特别随和,我有一次听写不会还偷偷瞅了她的,就是那个“遇”字……

我也好想陪她一起哭。那时的我没有教师素质的概念。我只是觉得很难受,为了朋友的眼泪与尴尬,仿佛也是我们那代人的尴尬……

至今读到“打碗碗花”,我已经可以下意识地按照当年的教法读。可是当我看到这个词时,我就想起了我那个朋友无助的眼神,和哽咽的尝试,那是我接触过的最残忍的排列组合……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