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细无声

1月1号回北京,然后去瑞典。

我不是一个追求轰轰烈烈戏剧效果的人,不习惯在最后分别的时候真情表露,拥抱接吻。我一直觉得,平时的情分到了,珍惜了,知足了,到了分别的时候,就自自然然的,安安静静的,挺好。对于香港,也是如此。

晚上吃的是烧鹅饭,边吃边感叹:我什么时候开始接受并喜欢上这些烧味的?最初吃云吞面的时候,我觉得那里面的面简直恶心至极。每次都只吃云吞,不吃面。直到有一次津津有味地吃那些面,突然问自己:竟然爱上它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许多许多我现在热爱并且离开会想念的食物,都是我曾经厌恶,甚至问“这也能当饭吃”的东西。

改变悄悄地来,也悄悄地进行着它的工作。有的东西,第一眼看见特别喜欢,但是越看就越生厌烦;有些东西,第一印象很差,同时又掺杂了很多的偏见,但是决不能否认时间的力量。当我说“喜欢”或者“不喜欢”的时候,也许我内心真的无法预测我以后会怎样想,会去怎样审视。

回想我现在每天吃的东西,禁不住又要感叹:改变细无声。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