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连载2:小茄丁儿和小肉末儿——身上的钢琴

森林里经常举办音乐会。共建“和谐森林”,表演舞台不再被夜莺啊,百灵啊所霸占。连猫头鹰,大灰狼都开始走穴了——还真有不少追随者呢,有一只狍子评价大灰狼的音色唯美空旷,有着一种内心最激荡的呼唤……(摘自《狍子月刊》第135期)

小肉末儿钢琴弹得倍儿棒——不过她没考过级,森林里的艺术家都不懂“考级”是什么意思。有一次小肉末拿着《狐报》(狐和狸不是一种动物。森林里《狐报》和《狸报》是两大主流媒体,面向整个森林。)哈哈大笑,小茄丁儿问怎么回事儿,人类世界又闹什么笑话了?小肉末儿揉着肚子说:你看这篇评论员文章,说人类竟然让他们的孩子去参加画画的考级!茄丁儿,你说按照他们的标准,我钢琴几级啊?小茄丁儿对于她的问话一向特别认真,他犯了难:肉末儿,我无法比较。如果论技巧,你绝对没得说。但是论标准,是人类无法和你比。你看咱眼前,有山有水有河流,鸟语花香,雨露阳光……你知道怎么用钢琴和它们对话。肉末儿,来弹一首《小狐狸之歌》!这《小狐狸之歌》是小茄丁儿填的词,肉末儿谱的曲,四四拍,挺上口的。肉末儿那儿弹着,小茄丁儿用小石子儿敲地给她伴奏,还闭着眼特陶醉。可是小茄丁儿不怎么会写词儿,虽说是真情流露,但是颠三倒四,还有不少错别字。有一回练唱的时候被照相馆那个果子狸大叔听见了,批评小茄丁儿:唉,茄丁儿,不许糟蹋好歌,瞎唱什么呢。这个果子狸早年是南方某森林文工团唱评剧的,世事多舛,最后安身在东北。说话文绉绉酸溜溜的,一冲动,答应茄丁儿重新给填上词。

小茄丁儿特别高兴,他问能给果子狸大叔帮上什么忙不?果子狸叹口气说:最近还真有件事闹心。你婶“非典”的时候实在没抗住,去美国避难了,说是吃惯了哪儿的花儿,一去还不想回来了。我昼夜思念她,终于拿到签证了。你也知道大叔喜欢搞个艺术,好弹钢琴,但是那么大乐器不能随身携带啊,除非给它也买张机票,可是大叔没有那么多花蜜(花蜜是果子狸市场里的货币)。说着果子狸大叔又抚摸起了大婶年轻时在家乡的小照。小茄丁儿发明的灵感不是说有就有,他需要一杯椴树蜂蜜和几块小姜饼干……

在第三包小姜饼干下肚后,小茄丁儿还是没有想出任何办法。他的脑中浮现着果子狸大叔爱怜的眼神,想着如果有一天肉末儿离开他了,该是多么伤心的一件事……正想着,小肉末儿花花绿绿,蹦蹦跳跳就进来了。咦?今天肉末儿在腰际扎了一条特别漂亮的带子!——小茄丁儿打了一个响指:有了!

小茄丁儿给果子狸造了一个身体上的便携键盘。就等于把钢琴从A到C平面的直线键盘弯成一个圆围在果子狸的腰上。52个白键,36个黑键,嘿!一个不少!果子狸看着这个新鲜玩意儿,满是怀疑——这行得通吗?肚皮上的好控制,后背那圈的多难弹啊。小茄丁儿乐了:我早就给您想到了!在肚皮那圈弹的时候您指尖向下,在后背弹的时候您指尖向上,您试试,是不是容易多了?果子狸迫不及待地把圆圈钢琴围在渐圆的腰上,弹起了《大兴安岭森林的晚上》——真是奇妙的体验!不过果子狸身上痒痒肉也不少,一边弹一边笑,他说这不要紧,显得喜庆。话说回来这毕竟不是钢琴,发声方法被收录在茄丁儿发明手册里,属于机密。音质还差点儿意思。这套键盘拆折方便,不用的时候卸下圈起,一点儿不占地儿。果子狸兴奋地把小茄丁儿抱起,用胡子啦嚓的嘴亲了他一口。小茄丁儿不好意思了,因为他看见小肉末儿向他眨眼睛,仿佛在说:你也给我造一个!

茄丁儿笑着看果子狸:大叔,那《小狐狸之歌》就拜托您了!还有件事儿,他悄悄在果子狸耳朵边儿上说:给我一张小肉末儿的照片!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