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June 2007 · Comments Off on 高考作文题与那对男女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北京:“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

上海:必须跨过这道坎 

天津:有句话常挂在嘴边 

四川:一步与一生

湖南:诗意的生活

福建:季节

浙江:行走在消逝中

江苏:怀想天空

山东:时间不会使记忆风化 

(这是真实的一景) 五月中,在拥挤热闹的巴塞罗那la rambla大街上,我衔着刚从自由市场买的无花果膏,蹦蹦跳跳,嘻嘻哈哈,和Alex观望着那种种缤纷。忽然迎面飘来一对高高的东方中年男女。高大的男人穿着米黄色的西装,高挑的女人穿着米黄色的套裙。他们步履轻盈,就那么优雅又幽幽地拥着,走着。彼此不说话,也不多看两旁,但周身都散发着一种独特而高贵的气质。我们擦肩,路过,我和Alex不约而同地回头,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有味道……后来就是沉默。可能各自在心中演绎那对男女的故事,不同的版本,但皆由那独特的气质诱发。

他们的眼中有些许哀怨。倒有几分像是在香港重逢的冯程程与许文强。突然觉得,用这两句诗形容,似乎最贴切——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

其实那情景更像是一部电影的开场。他们就算是不说话,内心也可以经历了一场精彩的对白。

男:曾经,有句话你常挂在嘴边……

女:嗯我记得,只是现在,不要说。此刻有你,就请让我安静地走下去……

男:这些年,我们有多少次擦肩,有多少次一步的观望,终究注定了今生的距离……迈错了一步,便踏错了一生季节……

女:多少次,我暗示自己必须跨过这道坎。但我用前半生学来的功课却是:时间不会使记忆风化,却精雕细刻出每个细节……

男:我们行走在消逝中……这条街的终点只有一个,但方向却是左右……

女:是啊,当多年的忍耐与盼望在这次偶遇中爆发,几近强弩之末。也只有当我们在窗边,在床头,怀想天空的时候,才能忘情又贪婪地拥抱曾经那诗意的生活,和,你我……

题外话:今天倏地特别想念香港,倒也说不上来具体是想什么。想她的便捷?她的效率?她的SAR特色?她的气息?她的植物?她的食物?她的云朵?“母校”对于我是一个越来越模糊的概念——仔细想想,不断更新的体验与新鲜背后,是一种“归属感”的淡化。如果你突然提起HKU,我似乎要愣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其实是她的学生——发现这点真的很有趣。谁是亲妈谁是后妈,看来我永远搞不明白。到哪里,都是过客,寄居。

涛哥来瑞典访问了!明天一早我去斯德哥尔摩大使馆前“人头攒动”一把,是不是还要挥挥小旗儿?总之是大使馆组织,还有一顿免费的午餐!——其实这个最吸引我,中餐耶,自己吃一顿齁老贵的Tongue out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