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沉默的回忆14):进入北极圈之狗拉雪橇

香港熬过了几场特大暴雨,终于等来了一片蓝天。天是蓝色的,真好。蓝得那么纯,那么美。中午目睹了几场大鸟打架,那种长尾巴带斑点红嘴的大鸟真是厉害。喳喳喳一边叫一边俯冲,吓走了貌似伯劳鸟的小家伙。看鸟还真是有趣。

在这样一个炎热的傍晚回忆冬天基律纳的一个清晨,遥远的过去,遥远的感觉。

一个人可以走得快,一群人可以走得久。

那时去基律纳,我们也是结伴而行。从乌普萨拉火车站坐16个小时火车到基律纳,然后在Ripan Hotel住了一晚。第二天去了优卡斯维亚的冰旅馆,就是上篇提到的。现在回忆的,是在托尔纳河上乘坐狗拉的雪橇。

上午我们到达Kurravaara在那里接受一些基本却是必须的驾驶狗雪橇的技术。雪地狗从笼子里被拎出来,我们每一个人必须拎着狗的脖子把它们拖到前方雪地的栓子处。这些都是命令。这些狗见到雪地就兴奋,若不是以这种方式被拎到指定处,他们早就撒开了乱跑了。我拎的时候怕它脖子疼,就松了松劲,结果这狗挣脱开满地乱转,害得我被主人骂:Can't you understand what I've told you?我说我怕它疼,他就瞪了我一眼,然后我就对这狗发狠劲,它果然非常顺从,非常顺利地用后腿走到指定的栓子处。我给它拴上——突然我们闻到了一股恶臭。原来这些狗从笼子里出来后要排便排遗,它们欢快地便溺,我们却快昏过去……

然后瑞典老爷爷就开始绑狗,四个人一个狗车,三个人坐前面,后边站一个当驾驶员——这个人非常重要,控制速度和脚刹。当我坐在雪橇上的时候,心里面无比的兴奋快乐。这是多么有意思的事情!这些狗撒丫子就跑开了,我们的车辙唰唰唰就留在了平整的雪地上。这一路我们其实是在Torne河和Rautas河上穿行。一共10KM左右,到达林中的小木屋。在那里将有驯鹿肉饭和极光等着我们,这个明天写:)

这个地方本是没有公路的,冬天靠狗和雪地摩托,夏天靠船到达。我们这一路的风光是独一无二的。美到令人沉醉,令人窒息。沿途会有很多野生动物出没,也很容易看到它们的足迹。

这是在Kurravaara,等待绑狗。瑞典老爷爷问我们这群香港来的谁有驾照。只有一个小女孩点头。他非常非常地震惊,连问了几个What?在他看来二十几岁还不会驾车简直是不可思议。所以我们最终没有使用雪地摩托。但是我还是在上面照了张相:

这是我拎着走的狗,到了地方就哗哗哗了……

出发!这下面是河流哦!

回来的时候,我们因为贪恋晚霞耽搁了,瑞典老爷爷一直在批评我们为什么不守时。可能我们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可能性。我们返回现代都市所依靠的,仅是狗而已。

上路前的美景,那时的天就是这样,怕只怕我使劲浑身解数也无法记录那片绚丽。这美丽深深吸住了我们,真的不忍心,走不掉。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那时的天就是这样幽蓝幽蓝的,我们仿佛尘埃飘在中间。从哪里来,又是往哪里去——真的没有概念。

我无奈地感到自己的文笔差了很多。可能是因为太久不写散文——或是因为别的。以前还写过一些关于这次路途的经历,我现在看,竟觉得陌生。

1.只顾赶路的狗 

2.重视 忽视 

欲浏览更多游记,请点击这里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