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沉默的回忆3):挪威峡湾

一场秋雨一场寒,秋风秋雨愁煞人。今天踏踏实实下了一场秋雨,我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我一直最爱北京的冬天,我极度贪恋在冰天雪地中把自己严严实实包裹起来的温暖的呵护。吸到冷冷的空气,在心里却漾着温暖,听北风呼啸,看银装素裹,吃锅里的涮羊肉。下次回家,就是这个感觉了。

北京在开奥运会!——2001年申奥成功时,我无数次幻想、梦想、设想2008年的我是什么样子,到现在只记得自己很努力地想过,却不记得想到了什么。那时觉得什么都遥远,长大遥远,毕业遥远,成熟遥远,爱情遥远。现在又怎样呢?总之奥运不再遥远。奥运是一个绝佳的机会看人类如何运用上帝所赐的恩赐。我真的是一个后热的人。对于奥运的经历要过一阵子才回味得具体。

正如我对于旅游的态度。一年前的经历,我现在还在絮叨,而且将来还要接着絮叨。今天的照片是挪威峡湾——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以后还去。

我是独自去的挪威,那段时间的心情很复杂,现在我也不愿意回忆究竟都在复杂着什么。在奥斯陆的时候我去参观蒙克美术馆,看到他的呐喊,他的分手,他的吻,他的伤心。后来我独自从那里走回hostel,下了牛毛细雨,我没有带伞,即便有我也不会打。强烈的方向感使我穿过一片小树林,走过一道小河沟,后来又回到了大马路上。一路上没什么人,在欧洲一切都静悄悄,仿佛人们个个心思细密而娇柔,打扰不得。一路上我都用外衣裹着我的相机,他是我的朋友我的知己。不知为何奥斯陆阿拉伯人开的店非常的多,我在一家小卖部停下,问男店主要个塑料袋子,他很友好地给了我两个,还帮我包好相机。
 
我的行程是这样的,先到了奥斯陆,然后参加一个叫做“Norway in a nutshell”的形成,具体介绍如下:"Norway in a nutshell® takes you through some of Norway's most beautiful fjord scenery. You can experience the scenic Bergen Railway, the breathtaking Flåm Railway, the Aurlandsfjord, the narrow Naeroyfjord (now included on UNESCO's World Heritage List) and the steep hairpin bends of Stalheimskleiva."
 
我的时间表是这样的,很据参考性: 08.11 Train from Oslo/ 12.53 To Myrdal/ 13.27 Train from Myrdal/ 14.25 To Flåm/ 15.10 Boat from Flåm/ 17.00 To Gudvangen/ 17.45 Bus from Gudvangen/ 19.05 To Voss/ 19.20 Train from Voss/ 20.34 To Bergen/在Bergen卑尔根住了一晚后我坐了一宿大巴回到了挚爱的乌普萨拉。
 
买了好几次船票加火车票,一程接一程,把挪威峡湾的风光一次性的尽收眼底——若要玩得深入,最好有认识的朋友在沿途好好住几天,那才是真正的滋润。

挪威海拔最高的铁路线,被评为世界最佳铁路线前20名。
The Bergen Railway is a unique experience on Northern Europe's highest-altitude railway line. One of the greatest challenges is the harsh and changeable weather. Today, skilled workers, effective equipment, tunnels and snow tunnels make the Bergen Railway one of the safest and most comfortable ways of traveling between Oslo and Bergen. The line was voted one of the 20 best railway experiences in the world in 1999.

(Retrieved from http://www.norwaynutshell.com/default.asp?adwords=pnutshell

从Oslo到Myrdal(铁路至高点),沿途就可以看到这些冰河,像不像一条条大鲸鱼?这是我在车厢里隔着玻璃拍的。

Myrdal火车站,这是铁路的至高点,866,2m.要开车了,大家都回到了车上,我抓拍这清净的一张。

途经一个巨大的瀑布,火车停下以便我们照相。可事实是没什么人下车,夏日巨大的水汽使人望而却步。为了照这张,我的头发、身上和相机表面都被四溅的水花亲吻了。我的相机是我的朋友,理解我,配合我。仅快速照了两张,我也受不了了。

这是从Myrdal到Flåm沿途的一个山坳小村。挪威女王会去那里的一家旅店度假。可以看到教堂尖尖的顶,无论在哪里上帝的子民都在献上颂赞与感恩。这般美景这片世外桃源真真使我想嫁个山里的娃,再生几个山里的娃。人是自由的又不是自由的。人们鄙视渺小的事物而对于真正伟大的却又往往避而不谈。蚊子是嗜血的孽障,却从不存我的血在银行。而人却是最最贪婪,欲望永无止境。人心有个洞,唯有上帝自己可以填满。

从Flåm坐船去松恩峡湾。一路上不停地播放着解说,好几种语言,竟然还有中文。我们这船刚巧有好多中国人,中国人喜爱美食,也喜爱让馋嘴的海鸥分享美食。所以我就得着了这么个难得的机会近距离拍摄海鸥。好多人像喂狗一样向空中抛出面包粒,海鸥就像狗一样去接。注意左上角是个面包粒。瞧这海鸥的眼神~~

这是最浪漫的,不过也可以说这是貌合神离,因为他们的眼神不一样。我们都太喜欢在身后留下本应该烧掉的信,这是为什么她的目光中有迟疑。

海鸥小姐,你好

沿途的农场

太多美景,今天就此收笔吧。后热的人其实很幸福。喝一口美酒,陶醉好几天;但是若受一次伤,也会疼好久。我同时发现自己的适应力极强,可能也与这种性格有关,该经历的时候我会默默的经历,很多的情怀都是过后回味中才酝酿出来的。所以对于许多人许多事,往往是他已忘了我,而我却还是在想他。尤其是在安静的夜晚,回忆长出小牙……

更多照片,参见http://picasaweb.google.com/zihona

更多游记,请点击这里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