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电梯奇遇

说电梯之前先谈谈饮食。最近很少写,但是入口的质量一直保持高水平。早我就写过一篇《牛奶的味道》质疑内地的一些牛奶为什么出奇的浓香,早我就不放心了。身在香港,选择很多,每日的饮食大部分产自海外。这是香港的特色,贸易自由。

在大学的时候跟一位专攻犹太研究的先生去过一家以色列餐厅,感觉很拘束。身边都是带着小帽子的犹太男人,我们这些“外邦人”仿佛是捣乱的。那家餐厅还有一个食品部,里面的以色列乳酪绝对一流!在以色列的时候每天早餐buffet我都喝它几盒。味道很独特,那才是天然的浓郁。上过一个学期介绍西班牙文化的课,讲到饮食的时候,先生把她在中环开西班牙餐厅的朋友请来了,红酒美食,摆了一桌子请我们品尝。现在我和还这位先生保持联系,过几天我去那间馆子享受一下地中海生活。

这阵子天天中午在湾仔找食儿,同事间一分享一介绍,馆子又快吃遍了。前一阵子喜欢吃泰餐。昨天去了一家菲律宾餐厅,电视里放着菲律宾的节目,饭菜味道不错。原来接触过一些菲佣,她们很聪慧,大部分信主,受教育程度较高。做肉菜前喜欢先用佐料腌制。

今天中午从客户公司出来走不远,抬头看见了一家印度餐厅。我楼下也有一家,老板跟我很熟,每次路过她都会隔着玻璃跟我打招呼,但是从来没有额外优惠。我一看,HK$55自助,一盘子任选,挺值。走到G floor看见一个破破小小的电梯,突然有点儿犹豫,就在犹豫的时候,一群同样西装革履的人士说笑着进了电梯。我走到街上又巡视了一圈,觉得还是吃这个印度餐好,就又转身走到电梯前。可奇怪的是电梯键没有反应,里面倒是传来了轰轰隆隆的声音。我知道出事儿了。不一会从里面传来求救声,这电梯门像一只苍蝇半张开翅膀一样,从上至下露出一个三角形的缝儿。电梯陷到地平线以下半腿高。我帮他们扒门,但是扒不开。里面有8个人,一个老头儿让我报警,已经开始说诸如“出去之后报答你”,“多谢你的救命之恩”这样的话了。然后我报警,然后问里面有没有人不舒服,需不需要叫救护车。这在这时印度餐厅老板下来了,他没多说什么话,像个大力士一样把双手伸入门缝儿中,用力掰扯,每一次用力,里面的人都发出“啊!”的惊呼声。后来这老板愣是把电梯门给掰开了!里面的人一个个钻出来。老板冲着我们一扬手,仿佛赶猪一般:Up! Up!我们就顺着旁边的楼梯走去他的餐厅。我问他报了警怎么办,他说你去吃饭,这里有我!

饭菜味道当然好。咖喱、香料、染料,印度菜色彩非常鲜艳,口味也浓重 。一边吃老板一边问:味道怎么样?还跟我们解释那个电梯用了18年,他马上换。我家楼下那间印度餐厅老板也是这样。有一次我没喝完他的汤,他皱着眉说:怎么没喝完?味道不好?我说味道好,但是我不喜欢……

后来吃饭的时候获救的人还频频向我致谢,搞得我食欲大增。

这个故事讲完了。

明年一月去北京出差,现在这是我每天的动力,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呵呵呵。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