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和瘦子

首先要说,那馒头味道还真是不错。今天早上去工厂的路上看到酒店旁边有一家肥肠粉,哈哈,我在考虑是不是要早起半个钟去尝尝鲜!

今天夜晚12点返回的酒店,虽说又是拼命做了一天,我没有前几天那么痛苦,反倒是笑个不停——当然,这非典型事例决不是我不离开的原因。 我很喜欢四川人,或者说我很喜欢这群办公室里的年轻人。和我差不了几岁,越来越聊得来。其中有代表性是给我买馒头的粉嫩女郎, 还有一个瘦子,一个胖子。

昨天吃晚饭的时候谈到他们的食堂,后来又聊到公司待遇,他们都说:我们宁愿拿得少点儿,也不愿意像你们那样疯狂,那不是生活。还有一个劝我:你比四川人还能吃辣的,干脆你来我们成都吧,别在香港干了。后来我问他们:你们公司福利挺好吧?大家都发表了一下意见,后来那个瘦子一脸迷茫地说:什么是福利?——这句问话非常的冷。

今天我们同事做到有关福利的Provision,问来问去原来瘦子负责员工福利,同事问他: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们这笔福利是怎么算的?我清清楚楚地听见他回问:福利是什么?——我听罢都傻了,这是叫“雷人”吗?分明是他负责记福利的账,他却问我们福利是什么……

我跟他们开玩笑说我们是承包制,那个男的是我们的包工头。晚上11点半瘦子说你们还不走?我说你去问那个男的。后来他在回来的路上边走边大声地说:快收拾东西!你们包工头说能走了!——我真是惋惜自己不会四川话,不能内部交流……

那个胖子更有趣。经常在屋里耍动作,配合着超美妙的四川话,好看极了。今天晚上我们三个人缠着他问这问那。后来我的一个女同事用蹩脚的普通话说:请问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下有关**的问题?胖子用四川味的普通话说:你可以问,但是你问了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就在旁边,又被雷到了,笑了半天。 他们没怎么加过班的人明显抗压能力不如我们,我让他找十几条凭证,他说啊?那么多?我明天做。我说啊?十几条是多?我一天能做几千条哩!后来他真的有点抗不住了,表现为非常的焦躁,并用四川话说“老子回去了,罢工!罢工!Game over! Go home!”他以为我听不懂呢~~后来我也渐入佳境,晕头转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抄了无数购货发票,见到一个自来水厂的凭证,就跟胖子说:帮我找找这笔交易的发票。胖子看了以后就去找,半天,他大呼:自来水哪里有发票?我说我怎么找不着呢!我也终于反应过来,笑死。

同样,就算我玩了命地做,还是做不完“应该做完的”,因为若不把我考虑为是人,活永远干不完。比如我对待我的电脑,我不会让它歇着。卓别林早在那摩登的时代就揭示了这个亘古不变的真理。本来我周一要回香港上CPA的辅导课。包工头儿平静地说:如果你做不完,就不能回去上课。呵呵,无所谓!“玩命”是一个像“完美”一样的词汇,是没有比较级和最高级的。我已经玩命做了,我已经保证我醒着的95%时间都在工作了。这是我的极限。否则,我就要爆发我的小宇宙了~!·#¥……

明天和瘦子去跑银行凭证,瘦子说请我吃锅盔。啊哈哈哈哈……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