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遥望过飞机 / Fuchsia.Hyacinth Coriander | Winter成立!

你喜欢抬头看远去的飞机吗?

我喜欢。我从小就喜欢。

10岁那年我第一次坐飞机。云上的日子令我觉得无比神奇,天与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从那时起我对于“极乐”的想象多了一条有一天可以在云里尽情的翻滚,折腾。

有一天,我已经不记得是哪天,我回家的时候听见天空轰隆隆一阵响,我抬头看见一架飞机,在暮色中留下仿佛蜗牛般的痕迹。我几乎目送着它完全从我视野里消失,几乎在同时,我判断着它的方向,佐治亚,赞比亚,抑或是,乌斯怀亚?那上面坐着谁?他去哪里?干什么去?他在想什么?他快乐吗?如此这般,我仿佛自己给自己写小说看,看一架飞机,我能想1个小时飞机上和将来下飞机的故事。

后来成了一种习惯。只要听见飞机的声音,我一定会抬头看,判断它的方向,想着可能的地方,然后编故事。最离谱的是,有时还能编出很伤感的故事,然后自己黯然神伤好一阵子。有俗语说皇上不急太监急;又有俗语说说书的掉泪替古人担忧。我也不知道我替谁掉泪,替谁担忧。

在北京的时候住的离机场很近,回家的时候总是能看见飞机。现在住在一个岛上,不论它叫什么,它终究只是一个小岛。然而这岛使得我望的见青马大桥,国际机场在那边儿。有一年我住在可以看到海的地方,我很喜欢静静地看日出,看晚霞,看一架架地飞机,飞来飞去。它们曾经离我不算远。他们曾经离我那么近。有没有我的朋友?有没有我朋友的朋友?哦朋友,你收拾行李去了哪儿?哦朋友,你究竟爱着谁?哦朋友,你可还记得归家的路?

天空中总是有着我的寄托。天空中有着我无法抗拒的温柔。天空中有我终日的等待。天空中还有我甜蜜的归宿。

在这个城市已经看不到星。人造的星星拼命在大地闪烁,对着天空的星星耀武扬威。没有星星的城市,飞机闪烁的灯光,仍会令我幸福,哪怕是转瞬间。

2007年初春在斯德哥尔摩,那次看到的飞机,刚好在天空组成一个人字:

在法兰克福最高的楼上:

昨天我得到了第一台Macbook.这是用Macbook写的第一篇entry.接下来要与Mac使用者多多交流。科技可以令生活很精彩,但是话又说回来,生活没有科技,也一样可以精彩。

我最近在搞另一样“事业”——Fuchsia. Hyacinth Coriander | Winter 正式成立。这隶属于“蒜The Garlic”品牌之下(姑且叫它品牌。Why not?)

为什么我总是搞一些不着调的东西呢?嗯,其实,我还是相当认真的。

最近我在整理相片,将上传于新的网络相册中,全部英文注释。我决定,所有照片的签名均为:Fuchsia. Hyacinth 中文是晚樱科植物.风信子。 而在Fuchsia.Hyacinth里面出现的照片,绝大部分关乎我的回忆,包括旅途,与经历。此系列有个动听的名字:Coriander | Winter.中文是香菜 | 冬天

所以即将公开的相册里面所有的照片都有这样的署名:Fuchsia.Hyacinth Coriander | Winter

关于Fuchsia: 这是我最喜欢的花。因她的美丽精致,因她的温柔谦卑。我想成为Fuchsia,努力绽放着,美丽着,却不炫耀,不张狂。

关于Hyacinth: 小时候我爸爸给家里买过很多“奇怪”的东西。其实有一样是风信子——像洋葱头一样,然后好可爱好可爱地一点点冒出头来,最后开粉色、紫色、和白色地花,香香的,很梦幻。不过好像只养了几年,后来没有坚持。但这足以令我感到神奇,感到幸福。我一直非常珍视生命中令我感到“神奇”的事情。

关于Coriander: 很多美好的回忆与童年有关,很多童年美好的回忆与节庆有关,节庆与味道有关,其中有一样我所迷恋的,是香菜。或者说,看到香菜,如果安静一阵子,我会想起很多幸福。

关于Winter: 我所有最温暖的回忆都是在冬天。而且,我最温暖的感觉也都发生在冬天。这里特指北京过去寒冷的冬天,一定要冰天雪地,玻璃上一定要有各式的冰花,一定要有袅袅的炊烟,一定要有围脖里的哈气。

撒点儿鲜花儿,庆祝Fuchsia.Hyacinth Coriander | Winter 系列诞生!

其实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