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令我感到很幸福 -4)张老师

刚刚从突破的LA Camp(国际华人青年领袖训练营)归来。这次营会的主题是ID Transform,我想我所学到感受到的,是对我一生极大的祝福。有关LA的思考,我会在后面的时候逐一整理并分享。但我今天想记录的,是我非常欣赏非常喜爱的一位老师。

LA Camp里面还有许多来自国内的青年工作者,我担任他们的翻译。同时我也有时间参加小组的讨论。

张老师生在北京,长在湖南,现在在北川中学担任心理辅导老师。她非常的高,目测大约接近1.8m,而且身材修长,五十多岁,看上去却很年轻。初初接触,以为她是一个很cool的人,后来我发现也许这个印象是因为她嘴角的正常状态是向下的,但是一笑起来就特别的和蔼。我仍然记得她对大家说的第一句话是:“有时候面对真我挺难的,因为一个人若要面对真实的自己,便会发现有许多不能承受的东西。”

在每天的小组分享中,我非常享受她的发言,因为那些言辞穿越岁月的沧桑,有着我们所不能企及的智慧和深刻。她小时候吃了很多的苦。文革的岁月历练了她的坚强。我曾经问她身材如此好,看上去如此年轻,是否和年轻时进过女排队有关系。她只是轻声对我说:“那时的岁月是非常非常苦的。那些训练就是要把人打垮,以致对抗不再是你的选择,而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不知为何,我们彼此谈话的时候会有一种非常美妙的化学反应,于是彼此都觉得有点儿相见恨晚。她会心疼地说你不要活得太过辛苦,你的心理年龄远大过你的生理年龄。她会拉着我的手静静地听我说话,并回应我,鼓励我。

她跟我们说她家里有一个家规。这是个很奇特的家规:“己所欲,己所不欲,都勿施于人。”她会解释说:“在我们家,我们都说好不把自己的喜好和不喜好强加在别人身上,因为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我儿子高考的时候,我不会拿他当皇帝一样,我认为那是不对的。高考是他的事情,是不是选择读书,也是他自己要面对的问题。想想我们的童年,文革的岁月,成长完全是个人的事情。”我很敬佩她在教育儿女上的这份睿智与洒脱。

有一次CE问大家青年工作者需要怎样的素质,很多人说是谦卑、包容、敏锐、国际视野等等,后来发言渐渐变少时,张老师举手说:审美。这个回答令我感到非常神奇。于是我私下跟她说我很欣赏这个回答,我也认为老师要引导学生发现美,感受美,行为美。她就慢慢跟我说:“我很感激我的父亲。他被关在牛棚的时候,非常的艰苦。但是他每天早上要去花园里浇花,于是他就用清晨带着露水的玫瑰花瓣给我们几个孩子做了玫瑰糖,很远地托人捎给我们。他还会弄些香椿的嫩芽,用盐腌了捎给我们。总之他就是想告诉我们,日子再艰苦,其实在大自然中,还是有许多的美善。” 她的这番话,令我回味很久,很久。被关在牛棚的一个老人,看不到自己的妻子与成长中的孩子,却在某一天清晨看到了带着露水的玫瑰花,他的心是如何的被触动,那是多么的百感交集!而他不仅感受到这份美丽,也想让他的孩子也能从大自然中感受美。

我的脑中出现了一个画面,里面是一位散发着牛棚味道的老人,和一朵朵带着露水的玫瑰花,和一簇簇香椿树的嫩芽。这是何等的感人,以致我不禁潸然泪下。这又是多么的浪漫,美的背后,往往是恩典。

今天再次见到她们一行人,她对我说,真想让你做我女儿,我就缺个女儿。其实我也很欣赏这位母亲,我想我会怀揣一份对于母亲的敬爱去爱她,支持她。我说北川的孩子有福了,因为我看到你如此地用心,如此地担心,如此地尽心。她说很多次别人问她你为什么又去北川?她说:“因为很多人已经不去了。”我深深知道她们前线工作人员遇到的挑战,她们的痛苦,她们承受的压力。我想如果我可以像一个女儿一样去关心她,爱她,支持她,那将是非常的温暖,也是极大的鼓励。

她手所做的,是我所不能的。我没有专业知识,我不能为北川的孩子做什么,但是我有爱,我可以支持这些在踏踏实实做事的人。因我相信,爱能除去一切惧怕,爱能医治一切伤害,爱是人类最终极的需要。

张老师,你令我感到很幸福。谢谢你的爱,我也爱你。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