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陪我走,哦厦门-2)与第一间咖啡馆的相遇

现在我坐在鼓浪屿琴海庄园的Cafe,这是蒋介石非常喜欢的一处别墅,这里是鼓浪屿最高的旅店。我的写作严重地滞后。难道在厦门,人真的会慵懒吗?若以香港的节奏和速度,厦门人可能会做出更多事情,然而那些“更多”是什么,又到底有没有意义,有什么代价,就不好说了。走在鼓浪屿的街头,没有机动车,没有红绿灯的beep,我突然间顿悟,原来还可以有这么一种生活方式,无论选择什么,人还不是照样活。营营役役,或是慢慢悠悠。鼓浪屿上有众多的传奇。可以说每一栋别墅式家庭旅馆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一个信仰,一个坚持。仿佛一块块拼图,只有组合起来,才是我们对于世界本相理解的一部分,而已。

我想好好谈谈我在厦门体验过的咖啡馆,与各式各样的旅店,哦它们是如此美丽,如此不同。然而我觉得如果我在鼓浪屿为了赶游记而忽略了感受和享受,那绝对是对于鼓浪屿精神的不尊重。我理解中,在意,而不刻意,执着,而不顽固,拼命,而不卖命,是一种很难把握的火候,然而一旦拥有了,便会潇洒,从容,正如我一直希望自己的那样。

不要对我说“鼓浪屿一天就够了,厦门一天就够了,没什么好看的,没有××好,也没有××好”。这样的话,多么没有气质!人与人,一夜情或许足够,而人与城市,绝不是一夜的关系。

很多鼓浪屿的传奇,都是这样开始的:××漫步在鼓浪屿,发现这是自己真正的归属,于是打电话辞掉了工作,在岛上随便找了个工作,然后爱上一个人,或是被一个人爱,于是二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他们真的很幸福,有的还拥有了蒸蒸日上的事业。有闺密问我:你会吗?我说:我也喜欢鼓浪屿,但是我不会。因为我还没有那个胆量,因为我还没有学会放手。

其实今天我不打算说鼓浪屿的。这个还要等到以后慢慢写。今天我想说的是前天,在厦门岛内,逛咖啡馆的事情。

前天下午,当我走到夏大西门的时候,我听说,夏大一条街,拆了。

原本我打听到几家不错的咖啡厅,原本我想在烈日的午后去那片冰凉与写意中歇歇脚,想些什么,或干脆什么都不想。

那,怎么办呢?我想起了夏大毕业的同屋提到过的新华都超市,那里或者有吃的?于是在不经意间,我邂逅了这间咖啡厅。

cafe.delmar

delmar.bus

delmar.dryrose

delmar.curtain

delmar.candle

delmar.painting

cafe.delmar.wall

delmar.timetable

我很不喜欢“小资”这个词。资就资,为什么要小资。能资就资,不能资就不要装资。我不喜欢一种病怏怏的状态,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或者在说什么,但是却很陶醉与这种不知道的状态。很多咖啡馆和旅店为了小资而小资,这个就很没劲了。温馨是对于生活体验的结晶,在每一处摆设和布置中,都有着对于生活的理解,而这种理解的深度,是装不出来,也学不来的。

感谢这间咖啡馆,在一个角落中,为烈日中的我,提供了一片阴凉。这是我在厦门遭遇的第一间,很喜欢它。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