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陪我走,哦厦门-5)迷失的夜晚

我经常有一种迷失的感觉。尤其是当自己说着自以为最正宗的京片子立在北京陌生的街头时,我会感到天晕地转。我是谁。北京的发展,我是缺席的。一年一次的补习,远远不够。

在厦门谈不上迷失,因为从来不了解。好在我身为北京人有着准确的方向感和识图能力。而且我喜欢看说明书。所以我想去的地方,我利用各种方式事先定了位。

有一天在香港的图书馆看一本旅游杂志提到了厦门的一个老别墅咖啡馆——第六晚。我并非冲着咖啡而去,我向往那个房子。在网上查了查,很多博文提到第六晚,都是那种我不喜欢的调调,就是一种病怏怏的小资情调。而且很多人提到了两个字:“迷失”。迷失在厦门,迷失第六晚,迷失人生,迷失叉叉,迷失叉叉叉。

我并不抵触迷失,也不追求迷失。我只是想平静地面对迷失,接纳迷失,甚至享受迷失。

后来在我去找第六晚的路上,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提到这间咖啡馆,都会提起“迷失”——它太难找了。杂志上说在思明区百家村自强路。然而当我找到了百家村,问遍了路人,却都告诉我旁边有一条图强路,是不是我记错了?我沿着图强路走了一圈,也没有看见传说中的老别墅。后来几乎要放弃,最后拦住了一对领着孙女的老人家,老太太也是说:没有自强路,只有图强路。我放弃了。但是老爷子走了几步突然回头,用闽南语问我是不是自强路?然而老太太一听闽南语的自强,马上也反应过来了,于是领着我去了,说是要绕过一个菜市场……

我感到这个自强路很隐蔽。但是就是在这种迷失中,我深入到了厦门的一群老建筑中,很多破旧的别墅,丝毫没有往日的光辉。我举着相机在他们的随意与惬意中穿梭,分明是在破坏着和谐。

我很享受这种新奇张望的过程,很刺激。如果我下次去厦门,我一定再去那些廊腰缦回之中,再一次迷失,再一次好好享受迷失的风景。

迷失中的一瞥:
6thcafe1

终于找到了这个别墅,傍晚望去,颇为阴森:
6thcafe6

6thcafe7

6thcafe2

6thcafe3

6thcafe8

6thcafe9

6thcafe11

在第六晚做客之后我就一个人在那些曲里拐弯儿的小巷子瞎溜达,竟然溜达到一个叫做中华老字号“林扁记”美食。这个名字太吸引我了,这个名字太逗了。我路过后,又转过去了。熟食没敢买,要了一大块豆腐干,两小块儿鸡蛋豆腐,加起来才不到两块钱。我迫不及待地过了大马路,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试探性地吃了一口,然后就一口都给吃了。味道简直是太好了!下次,我要多买一些,直吃到消化不良为止。

吃了几块豆腐算是开了开胃。我脑中的方向感告诉我这里离繁华的步行街并不远。于是我就找了一个老头儿,问步行街得走多远。老头儿说也就10分钟。我又进入了饿与累的巅峰状态,走了10分钟没到,就在一个路口问警察,去步行街得走多久?警察说:10分钟。后来事实证明,从我问老头儿的地方开始走,以香港人工作日走路的速度,至少得走30分钟才到步行街!而且我的路线是对的!

我走到一个大公园附近,看了看周边的建筑,其实我已经根本不看建筑了,我饿。我有着远大的理想:我还要吃烧肉粽、沙茶面、扁食、土笋冻,烧仙草……我很有计划。先吃沙茶面饱肚。正在这时我身边走来一个小姑娘儿,梳着一个马尾辫儿,一甩一甩的,穿着运动服,一颠儿一颠儿的,跟我当年似的~~我就拦住了她:哎你好,步行街还得走多久?她的答案令我疯狂:也就10分钟。

我说:哪里有妙香扁食?我想吃小吃。她说:你想吃什么?我说:我想吃好多。先来个沙茶面吧。她说:哦,那不用去妙香扁食,你去1980吧,我们厦门人最认这间,老字号,而且是做小吃中最干净的。在黄则和就餐的时候其实我不是很愉快,因为我觉得不干净,餐具油乎乎的,非常影响我的食欲。别看我馋,我仍旧很有原则和标准。我问她:有烧肉粽吗?她说:有!他家就做这两样出名的。我说:有扁食吗?她说:也有。我问:走多久?她说:我带你去吧,我家楼下。后来我就跟她套套近乎,我以大姐姐的口吻问:你是厦大的吧?她说:是。我说:你散步呢?她说:我在公园跑步呢。过马路时没有红绿灯,车嗖嗖的,我不太勇敢,她挽着我胳膊一闭眼过去的。我觉得跟她还挺亲切。没走几步,到了1980烧肉粽(这个好像是招牌)。我两眼开始放光彩。她跟我到了别,我跟她道了谢,我就冲进去了,一看,是干净好多,终于可以接受了。于是我就开始进一步实现我的远大理想:

我都不好意说我吃了多少:
1980.1

沙茶面里的豆腐最好吃。扁食没有原来清华紫荆食堂一层于2004年东部窗口做得脆。烧肉粽不错,冬天吃更有感觉。

所以,我感到有些火大了,就开始四处寻找烧仙草——这是一个奇特的味道,有凉茶的功效,却有凉茶没法儿比的味道。在面向步行街入口的右手边,我看见一家台湾经营的烧仙草店,好像叫什么仙草路。香港甜品的价钱,我一糊涂,就买了一个招牌的,的确很有特色。烧仙草真是一种神奇的食物。

我理想的最后一站,就是斗西街的西门土笋冻。当年清华也有个西门烤翅,说实话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吃的。是说什么地方西门的饮食是美食的暗示吗?但是这个土笋冻还真是名不虚传。不是所有人都接受土笋冻。无奈我这个人对于食物的兼容性非常高,所以自从我知道土笋冻是什么的那一天起,我就特别特别希望尝试。我一看就知道我喜欢。所以我一下买了10块钱的,最高级的土笋冻。店员问我放什么,我说:你们平时怎么吃,你就给我怎么放。结果一盘子端上来,我吃得非常高兴。

土笋冻,在北京有的吃吗?极品美食。
tusundong

厦门系列还没有完,差最后一个关于青年旅店的。不过我明天想开始写鼓浪屿了。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