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不明白 1)幼儿园面试预备班

有一句俗语说: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我不想为我的不明白开脱。这个世界的很多事情,我真的真的不明白!

我曾经在电车上听到坐在我旁边的女士打电话。我不是有意要听,但是那么近距离那么大声,我也只能听个仔细。她应该是个开画廊的“画家”,在办儿童画画班,给一位家长打电话,她说的话是这样的:

“啊Ms Lam你好啊!我是××workshop的××。打电话问你小朋友最近的时间。哦,他今年几岁了?”

“哦。我理解,现在三岁的小朋友应该很忙了。请问他都上了什么班了?”

“哦,我理解,的确很忙了。但是画画也很重要……”

blablabla……

听得我目瞪口呆。三岁的小朋友应该很忙了?她在说疯话吗?

无独有偶。今天我的一个同事请了下午假,理由是:带两岁的小朋友去幼儿园面试。我听了甚觉稀奇。什么?两岁去面试?他说:我已经很抵抗这个潮流了,没有去幼儿园名校,但是我家附近的幼儿园都要求面试,孩子家长一起参加。他有一对双胞胎儿子,甚是聪颖可爱,但是前几天的一家幼儿园经过面试,只录取了一个,另一个说要在waiting list里面,等着下一轮面试资格.

我连问了几个:什么?什么?什么?

接着又一个同事说:这不算什么稀奇。现在有许多给两岁小朋友开的面试班,专门准备他们三岁的时候去幼儿园面试。还说,她的一个朋友的小朋友上幼儿园面试预备班,学习drama,学drama做什么呢?原来要扮演一棵大树。扮大树要学习drama吗?这里面的学问很深:学了drama扮演大树,如果扮演得特别逼真起劲,可以被老师挑去当主角,然后可以去上名牌小学校哩!

这次我没有连问:什么?什么?什么?我只在心里感叹:疯了!疯了!疯了!

这个世界已经足够可怕。我曾经不敢想象以后如何在香港养儿子,地铁与公共交通四处充斥着丰胸,大腿,你要更性感吗?你要更大胆吗?走在香港的地铁中,我第一次十分明白什么叫强奸我们的眼睛。但是我现在简直不敢想象如何在这个世界养孩子。在他长大的那个年代,也许有一天他回家,对我说:学校里教我们说,我们不需要婚姻制度,即便需要,我们可以自由选择。我可以选择和男人结婚,我也可以选择和女人结婚,我可以选择我对待性生活性取向的方式。——我相信,这种教育观已经开始在一些学校流行了,我相信,离彻底疯狂的一天,不远了。

我不知道如何在这个世界养孩子,我怕我没有足够的力量和勇气和这个世界的潮流对抗。我对一个送孩子去幼儿园面试预备班的朋友说:如果你不让他参加呢?她说:我同样在乎他身边将接触什么孩子。如果我不送他去预备班,面试不上,上不了好小学,上不了好中学,然后……我真的不想听。上不了,那又如何?上了这样的学校就等于可以接受教育吗?去学习争竞吗?去学习丧失自我吗?去学习和同性结婚吗?去学习如何沦为钱的奴隶吗?去学习如何体面地在一个个围城中筋疲力竭?去学习一步步丧失意义感吗?去学习一步步走向死寂的沉沦吗?

如此,也许非洲真的是孩子成长的最后一片相对干净的土壤。让孩子在非洲长大,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我宁愿他在雨林驾独木舟躲避鳄鱼,也不愿他在幼儿园面试预备班学习扮演大树。我相信不会有孩子天生愿意去参加这些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剥脱孩子当孩子的时间,是多么的残忍!多么的自私!多么的疯狂!

幼儿园面试预备班,是在向孩子天才的大脑中灌屎,一边儿灌,一边儿说:这是为了你好!为了你茁壮成长!

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去接受强行灌屎,绝对不会。

我真的不明白,当今的教育事业,究竟在干什么,为何沦为了大肠事业。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