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的设计2)

昨天晚上睡觉前,我与一位友人打越洋电话,其中我表明了长久以来的一个心愿,就是养一只猴儿。这只猴儿可以说是一个家庭服务员。因为我觉得很多家务都可以让猴儿来代劳。而他的工钱可能只是3.4港币一磅的香蕉。

这位友人说:那你打算让这个猴儿做什么呢?

我说:主要是帮我摘螃蟹肉,洗碗,晾衣服,扫地,以及按摩。

友人说:摘螃蟹肉这个主意好。反正猴儿平时没事儿就摘个虱子跳蚤一类。

我说:那与摘螃蟹肉有什么关系呢?

友人说:比较喜欢抠吧。都是在抠。

我说:这就不能怪我歧视你语文水平低了。那个不叫抠,叫做手部运动灵活协调,应该是多元智能中的Kinesthetic。

其实,我酝酿这个故事已经很久了。之前我的原创童话《小茄丁和小肉末》已经写到了十,背景就是大兴安岭森林。我连这个猴儿的名字都想好了,叫做乔治。我想为他写一个童话连载,叫做《乔治进城打工记》。可以透露的是,乔治是扮成毛绒玩具偷渡来的香港……

没成想,我今天果然吃到了大闸蟹!意外,惊喜,纯粹是意外的惊喜!是送上门来的大闸蟹,还热乎呢!

吃罢,我愈发觉得这个乔治的故事要写。

今天我搞了几件艺术品。自从用了陶瓷刀,我天天在案板上体验所向披靡的快感。已经连着吃了好几顿冬瓜,萝卜等需要切块的蔬菜。中午我做了紫米饭,没想到,一会儿的功夫,电饭锅就给我的烧水壶喷上了色。

这就是艺术!
IMG_6628

这种用点点刻画明暗关系的画风一度十分流行。这渐变的感觉像极了我过去画过的素描。想当年我可是没少拿素描一等奖啊(总是提当年勇,说明现在已经不是好汉了)。啧啧!我欣赏了这壶好一阵子,简直是爱不释手!素描最切忌的是生硬的过度,比如明暗交界线用2B狠狠涂,然后依次用HB,4H,2H……素描不是那么画的,要一层层平铺,就算我只用一根2B铅笔,也可以把光影表达得细腻传神!这壶,简直是佳品!这明暗过度的,自然得体!

室友回来后,我听见厨房传来惨叫:啊!这壶怎么成了这样!我说:我不忍心擦。她说:不行,会发霉的。

我觉得这么冷的天儿,应该不容易发霉,这么好的图案,浪费了……

今天晚上我又进行了串珠创作,这是要送给一位要离开我们的人物。平日见她经常穿蓝白搭配的衣服,我猜想她应该很喜欢这两个颜色。
IMG_6625

相机照不出它的美来。相信我,实物比这个灵动。
IMG_6621

提到艺术品,不能不提我的外星人。年初有一次我给自己包鳕鱼馅儿的饺子,和面多出来的部分,我顺手捏了一只小狐狸。之后搬过好几次家,我一直带在身边。上次搬家弄断了一只耳朵,但是我觉得它更有意思了,很像黑猫警长里的残障逃犯吧。

他的第一位观众给他的评价是:这是什么?外星人?

所以他的名字叫做:外星人。

外星人孤独地站在城市的边缘,仿佛黑与白的边缘,他不知道重心应该摆在那边,他很矛盾……
IMG_6642

我收到一个通知,人大附中俺们那界毕业生将于今年12月圣诞节左右回母校重聚,留下联系方式以便组织明年附中的60周年校庆。

高中毕业后,因为远走他乡,我从未回过母校探望老师,说来真是惭愧。

其实这里面有我很多的隐伤,高中,是我短暂的人生中最不快乐的日子,也为日后很多的失败埋下了伏笔。时至今日,我仍旧在处理很多那时留下的伤口。好在我当真看到自己的成熟,自己的成长。毕竟,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那么单纯天真的小女孩儿了。

朋友与我分享照片,是前几天大雪在附中操场上肆无忌惮打雪仗堆雪人的年轻人。我也曾经那么年轻,脸庞也曾经那么稚嫩。同样的操场,只是我知道那时的光阴,永远回不去了。

8月末回北京出差——北京对于我已经越来越生疏,日新月异的变化,令我炫目。夜晚回家堵车,当我猛然抬头的时候,我看见了人大西门!接下来我毫不犹豫地下了车,这一举动令我自己感到惊讶!我一个人走到宿舍楼附近的大门,可能因为穿着太像老师,也可能是即将开学家长流动过于频繁,竟然没人拦我。进去后,看见了一栋完全不认识的崭新的宿舍楼,太新鲜,空气中仿佛飘散着甲醛的味道。我站在它楼下,想进去,但是望见的“豪华”使我停步。

何苦呢?一切都已经过去。

拦下一位美少女,问道:新宿舍住着舒服吗?她挺自然地跟我这个陌生人回答:嗯,还挺不错的,设施都挺好。只是我印象中的宿舍楼,设施不怎么好,但是有着太多刻骨铭心的记忆。

离开了宿舍楼,我钻进了操场!啊!抬头看,还是那片仰望过无数次的蓝天!我在操场上疯狂地跑,过去我一直是短跑健将,跑4*100通常是最后一棒冲刺的。离开北京,我便没有在操场上跑过步。在黄昏的温柔中,感受自己的速度,是否和当初一样。看到了初中楼,望见高中楼。天色渐渐暗下来,校园渐渐安静。路过高中的班级,已经有很多同学在晚自习了。他们的穿着比我们那时要入时,手上的玩意儿更多,不谈恋爱的更少,他们的选择与机会似乎也更加多。这就是传说中的90后?

也许,根本没有忘记这回事。

忘记只是你不提,我便不会主动去想起。但是倘若你真的要提,那么往日的一切便都历历在目。

年底若回去,怕又是一场心思里的战争。同学聚会,在各种语气感叹词中,消耗着能量。

某,某某,某某某,多年不见,很想你……

某,某某,某某某,多年不见,不敢想你……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