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不明白 6)什么叫“大过年的”?

大过年的,我老是给正在“大过年”的人添堵。

今天,我来不明白一下,什么叫做“大过年的”?

我不知道Gmail和天朝之间有着怎样的博弈。我也不知道Buzz的出现究竟会不会加速Gmail在天朝的灭亡。伊朗把Facebook,Twitter封了之后,Buzz一出现,又把Gmail给封了。天朝呢?

今日一位朋友在Buzz上分享了一段话:

“从法院出来,直接被拉到一看,等候许久进去,我的傻瓜已经在会客室里了。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我们笑着。最后一分钟我拥抱他。我能摸到他的骨头,他抱我到骨头疼。回来想到11年抚摸不到他,心碎。”

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就马上看懂了;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在天朝您是查不着了。按理说,这是多么的凄凉,这绝对绝对没有喜感,且不能用来调侃和搞笑。

但是Buzz上有人开始胡扯开去,还说什么“他抱我到骨头疼”是唐僧和白骨精云云。我实在看不下去,我真的会为上述男女主人公流泪。于是我就回复那位不认识的朋友说:“这本是多么的哀婉凄凉,实在不可以搞笑。”

然后那位仁兄的回复令我陷入了沉思,她以拜托的口吻说:“大过年的,请不要制造什么哀婉煽情的气氛,谢谢。”

其实你不用谢我。我可以在我自己的地盘上继续说:这就是哀婉凄凉,这不是煽情,这绝对绝对不可以搞笑,这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好,既然提到“大过年的”,我必须较真,什么叫“大过年的”,你在“大过年的”,那别人呢?那许多的冤屈与被蹂躏的人呢?那许多的破碎和迫害呢?人家就不“大过年的”?如果你在乎的“大过年的”是一种温馨祥和的气氛,那么为什么要对另一个家庭在大过年的时候遭遇的苦难无动于衷,甚至以“不和谐”之名请我住口,而不审视自己调侃的背后是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和她?

我若直呼其名,我的博也别勃起了。我还是用讲故事的方式。

我曾经在《柏林墙的倒下2)》中讲过一个故事,今日重拿出来:

“好比在一个班上有两个同学,他们在课间比出身。先富起来的同学看到先前餐餐吃煮土豆的同学如今吃上了吞拿鱼焗薯仔,而且甚至会吃一些他都不太敢吃的东西,他心里很不忿儿,于是他回家跟他爸爸说:我们班原来那个穷小子如今开始有吃香的喝辣的劲头儿,我感到很不爽。我觉得你应该向他爸爸学习!

富儿子他爸爸心里也觉得有点儿慌,但是他必须捍卫自己的尊严,他客观地说:儿子,他现在吃的是比以前好,但是,我想你也不必羡慕他的生活。因为他完全没有自由!他在家里不能随便说话,必须说他爸爸爱听的,就算他爸爸真的犯了错,他也不能指出来,他只能表扬他爸爸,不能批评。而且,他也不能随便看书,他家的书都是他爸爸写的,或者都是别人写了表扬他爸爸的。而且他还没有许多的权利,他甚至不知道他应该有多少权利。他爸爸简直就是一个独裁家!令人发指!儿子,你还羡慕他吗?

富儿子陷入了沉思中……他写了一篇文章表达自己的思想,在班上广为流传,许多同学说他思想深刻。

但是穷儿子对于这段谈话毫不知情。他爸爸不让他随便上网……”

今天我接着讲这个故事。上面提到那个穷儿子的爸爸不允许批评。如果儿子给爸爸提意见,他就说:好啊,反了你了!你什么居心?你是不是企图颠覆我这个父亲的角色?你是不是想认别人做父亲?绝对不能容忍!

可是怎么处置不唱赞歌却乱说话的儿子呢?杀头?邻居都在看,尤其是那个富爸爸——讨厌死了!那怎么办呢?——给他定罪!给他定什么罪呢?想来想去,只有以文定罪最好办,且白纸黑字,没得推诿。爸爸翻看了倒霉儿子的日记,将批评,哪怕是出于爱的善意批评的日记,都找出来了——然后一一分析丑恶的动机,给他定罪。

然后罚他关小黑屋,不能随便乱走。说是一关就11年。

穷儿子结婚了,她太太被获准看丈夫一眼,然后她写出了这段话:

“从法院出来,直接被拉到一看,等候许久进去,我的傻瓜已经在会客室里了。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我们笑着。最后一分钟我拥抱他。我能摸到他的骨头,他抱我到骨头疼。回来想到11年抚摸不到他,心碎。”

你不心碎吗?11年,抚摸不到丈夫,11年,铁窗内外,11年啊!你不心碎?你还白骨精和唐僧?你还有心思大过年的?

什么叫大过年的。我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中国人。我首先关心的是人怎么样,然后也许能照顾一下一群人搞出个节日气氛应该怎么样。

我能摸到他的骨头,他抱我到骨头疼。”这句话,送给每一对情人。如果你没有情人,也拿这句话当个情人节礼物吧。不要忘记,当我们“大过年”的时候,当我们甜蜜蜜的时候,当我们拥抱亲密的时候,很多人,以反衬的凄凉,在大过年的时候,经受着痛苦,也许是天灾,也许是人祸,也许是逼迫,也许是不公平,也许是欺压……

当你鱼肉幸福的时候,不要忘记他们。不要忘记生活在苦痛中的人们。

我原本有一个很强烈的想法,买一个立拍得,去西客站,给回家的农民工好好照几张像,然后让他们拿回家去,给自己的孩子看,给爸爸妈妈看。我不知道他们究竟有没有像样的照片。我那些恩赐和设备,如果只用在风花雪月小资之上,就是无病呻吟,就是粪土。农民工,我们的同胞,赶着春运回家的弟兄,我能为你们做什么?

惭愧于我的软弱,惭愧于我的冷漠,惭愧于我白占地图和资源。

让我们好好想想,什么叫做“大过年”?他人的苦难,与你我,有没有相关?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