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不明白 8)无为即作为?

我有太多的不明白。

网友这样评价春晚和两会的异同:
春晚唱的是难忘今宵;两会唱的是义勇军进行曲。
  春晚有70个保安,两会有70万保安。
  春晚吃盒饭,两会吃国宴。
  春晚是粥多僧少,两会是狼多肉少。
  春晚只要鼓掌就行;两会除了鼓掌,还要举手。
  春晚给大家带来的是欢歌笑语;两会给大家展示的是和谐社会。
  春晚过后,总能招来一阵骂声;两会过后,总能引发一阵吹捧。
  春晚节目一年比一年没劲;两会问题一年比一年尖锐。
  春晚有观众评选;两会有记者提问。
  春晚关键词:低俗 歌颂 拙劣 搞笑;两会关键词:学习 贯彻 讲话 精神
  春晚再烦人也就一晚上;两会再扯淡也得十天半月。

很有喜感。然而人家说错了吗?

二会即将召开,这使我想起Thoreau(梭罗)在Civil Disobedience(1849)的一开头说的一段话:

I heartily accept the motto, “That government is best which governs least”; and I should like to see it acted up to more rapidly and systematically. Carried out, it finally amounts to this, which also I believe— “That government is best which governs not at all”; and when men are prepared for it, that will be the kind of government which they will have.

让我断章取义就从这句“That government is best which governs not at all”说起。

令我不明白的是,管理不一定是积极的;而不作为不一定是消极的。天朝有一个良好的传统就是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往死里管。也不知道是因为长期该管的不管,所以管不了了,才只能管不该管的;还是因为不该管的往死里管牵扯了太多人力物力,该管的就无暇顾及了。我不明白啊,真不明白。

为什么说管理不一定是积极的,而不作为不一定是消极的呢?我要以我养鱼的故事作为举例。

但是在谈养鱼之前,我要谈谈养猫。我打心眼儿里喜欢猫。我觉得我的气质更像是猫,而且猫比狗更适合我养。我住的附近有一条宠物街,我下班以后通常都去看猫,一看就半个小时以上。只可惜人家不让我撩猫逗狗,哎。我现在的同屋不赞成我养猫,哎,于是我进行了移情,我很认真地考虑养一个龙猫,然而龙猫要在笼子里养,不符合我的个性,哎。于是我进一步移情,我想既然猫养不成,猫喜欢吃的鱼,我总可以养吧?

于是我开始了养鱼。我还是像煞有介事地养。我准备了鱼缸,还有一个水泵,一来抽屎,二来给氧。去年十月一日,我买了两条小鱼。一条叫保罗,一条叫国庆。我为它俩买了超高级的鱼食,体积价格比兑换到人类世界,相当于买了一麻袋龙虾。几块搞定的鱼食,我花了几十。一开盖儿,还真香!于是我水泵天天开着,水草养着,一天喂6粒儿,就这么养,这鱼没理由死吧。结果不出一个礼拜都死了。没关系,死一条我再买一条。我又买了两条玻璃猫和三条红色的鱼。还是这么伺候着,积极管理。最后,两条玻璃猫先后辞世。红鱼剩下一条。这时,已经进入了11月。天气转冷,工作繁忙,我越来越觉得那个哗哗的水泵声儿讨厌。后来我买了新家俱,折腾一番,插销一拔,这泵就再没用过。后来我很邪恶地想:这红鱼什么时候死?死了我这次买黄鱼。

进入12月,我回京出差了十几天,期间让同屋每两天喂3粒儿——哟,我怎么这么精确啊?两天三粒儿,不是我的科学假设,也不是我的经验,而是我自己的臆想,瞎编的。结果我同屋就积极贯彻,两天三粒儿,也没换水,也没开泵。

我回来后,看它活得挺好,见着我似乎还挺激动。这鱼挺聪明的。最开始我喂食的时候,它们一帮鱼都没反应,都沉底儿。现在嘿,只要我把手往鱼缸上一放,这红鱼嗖地就游上来,兴奋地在水面吸吮。我颇有当主人的快感哩~~有时还骗它,它瞎吸允激动半天,我不喂。

啊,此时这红鱼颇像莫扎特的《鳟鱼》里描写的一样:明亮的小鱼缸里有一条小红鱼,它快乐地游来游去……我坐在椅子上,静静地朝它望。心里想:你小子挺能活啊。

这鱼经受住了一次我眼中的生死考验。春节我和我同屋回家过节9天。其间没人照顾它。但是我确信它不会死,因为自从我不抽泵以来,我经常看到它吃自己的屎。我知道这很恶心,恶心得我吃饭的时候不能看鱼缸。但是,这给了我许多管理学上的启发!

所以我走之前狠狠喂了它一把,目的是让它多拉,9天中可以不饿死。我再次知道这很恶心,但这再次给了我很多管理学上的启发!

9天回来时,它果然如我预料的一般,健康,活泼,自娱自乐,所以它势必自给自足了。

现在我管理它就是有一搭没一搭,或者说我根本不管它。看见水渐渐蒸发了,我就把我水杯里喝剩下的随便那么一到,我基本上隔天喂一次,几粒儿我不数,因为我知道它饿不死,所以我就随便一抖,抖几粒儿扔进去。

它完全有办法照顾好自己的。它完全有办法适应我的政策。它比我想象的要强大且顽强得多。

这篇Civil Disobedience我断章取义了。但是我建议裆员积极学习,认真领会。

无为有时就是最大的作为。

一天到晚瞎忙叨有时不是管理,不是作为,是乱来吧。

我不知道啊,我瞎说呢。

结尾升华主题,我还用梭罗在这篇文章中的话:

To speak practically and as a citizen, unlike those who call themselves no-government men, I ask for, not at once no government, but at once a better government. Let every man make known what kind of government would command his respect, and that will be one step toward obtaining it.

国家的权力和权威,如果既不从尊重个人而来,也不从尊重上帝而来,那么这种权力和权威将是非常可怕的,而且——无法和谐。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