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公园-下,“傻傻两个人,笑得多甜”

我听闻北京迎来了沙尘暴。我更加惊恐地知道还有5-6场沙尘暴在西边按捺不住面对首都的野心,跃跃欲试要轮番出动。沙尘暴刮到了日本,于是日本就往中国派志愿者植树造林;沙尘暴刮到了台湾,国民党老兵两眼闪着泪光:一直都想闻闻我家乡泥土的味道啊,要不是沙尘暴,我这心愿可怎么了!感谢沙尘暴!

我为我埋怨香港的阴天和潮湿感到羞愧。当我吃每一餐饭时,我由衷地感恩,我知道最起码在现阶段的香港,食品安全还是有保障,还没有人给我下毒。

我想,在如今的中国,一个人若不是因为癌症而死,已经非常有理由感恩了,已经非常有理由为自己身体的机能感恩了——那么多人下毒想害它,竟然没成功了,这还真不容易!

沙尘暴+非完全曝光“315”=非常添堵

向北京人民致以崇高的敬意!不容易啊!一定要自己先挺住,再去拯救其他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世界人民,啧啧。

逛公园快唠叨完了。其实前天阴天的时候,我心里是挺郁闷的,我在想什么呢,我想起了一首《阴天》。莫文蔚唱歌没根,跟蒲公英似的,四处飞。不过我还就喜欢她这无根音。啊,莫文蔚的嗓子加李宗盛的词,这是一顿大餐,噎人,不容易消化。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氲成一摊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两个人笑得多甜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谁都认为热情它永不会减
除了激情褪去后的那一点点倦
也许像谁说过的贪得无厌
活该应了谁说过的不知检点
总之那几年感性赢了理性那一面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恨情欲里的疑点盲点
呼之欲出那么明显
女孩通通让到一边
这歌里的细微末节就算都体验
若想真明白真要好几年
回想那一天喧闹的喜宴
耳边想起的究竟是序曲或完结篇?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
最好爱狠扯平俩不相欠
感情说穿了一人挣脱的一人去捡
男人大可不必百口莫辨
女人实在无须楚楚可怜
总之那几年你们俩个没有缘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氲成一摊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两个人笑得多甜
傻傻两个人笑得多甜

我脖子上挎着相机坐在喷泉边上的石围子上,我企图在那里瞧瞧模仿一下莫文蔚的无根音,未遂,不过可以在盛情难却之下为少数几款闺密偶尔露一下下峥嵘,吼吼。但是当我唱到“傻傻两个人,笑得多甜”时,就赶上直播了!就眼睁睁看见两个人在离我不远处,笑得多甜!我几乎不用动,就鬼鬼祟祟按下快门,就记录了她们的快乐!

她俩应该是生活在香港的菲律宾籍家庭服务员,称为“菲佣”,但香港人更多称呼她们为“工人”。周六是她们的假期,没有选择去铜锣湾中环扎堆,而是来逛九龙公园。笑得真美丽。我和菲律宾籍、泰国籍、印尼籍的家庭服务员都打过交道,有几个我视为朋友。不同国籍的家庭服务员有着不同的性格和风格,做菜的味道也不一样。其实我对于这个群体非常感兴趣,我择日再进行调查研究吧(狗揽8泡屎,泡泡舔不净——恶心却生动的比喻)。

我觉得她俩发自内心的喜乐。一路都笑得很甜(我尾随来着),我感谢她俩,看到她们这么热爱生活,我心中也燃气了熊熊火焰!

这个美艳的植物好像叫美人蕉?我上一次狠狠看到这个,是4年前在新加坡的圣淘沙。2006年是我目前短暂人生中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年……(您好奇的内容不存在,已被和谐)。

然后我还看见了这家伙。她妈当初犯了一个战略性的错误。不是方法论,是开题的问题。

我这人没什么科学素养啊,我老胡说八道。你说这要是一个活人混血儿长一个白脑袋白脖子,黑身体,那么他穿上西装,去哪儿竞选总理都不是新闻了。

要是黑脑袋黑脖子白身体呢?要是一块一块的黑和白呢?——这样想下去我感到非常有喜感啊,哈哈哈。无知者就是这样无畏的。

惊鸿一瞥,看这尖沙咀有关部门大楼,赤条条三笔红黄蓝,你说它究竟是有品味呢,是有品味呢,还是有品味呢?

这逛公园算是写完了啊。逛一次写了三篇,真值!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生孩子也要如此,多胞胎就是高效率的表现。不孕则已,孕则双胎。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