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觉与知觉,对撞鼓浪屿 4)番婆楼

Spring Break,一个旅游的季节。米国的同学纷纷驱车四处乱窜,看得我好生艳羡。复活节,我又要一个人去旅行啦!这是一个我从未去过的城市,暂时保密。

鼓浪屿是一个很勾人的地方。我竟然总是想要再去!不过下次,我争取不一个人去。鼓浪屿真的太棒了,适合收拾心情,适合休养生息,适合安静独处,适合面对真我。去吧!去吧!

继续写去年的游记,鼓浪屿上的故事。

================================

曾经的菲律宾出了很多有钱的华侨,许经权是其中之一。

许经权祖籍晋江,幼时贫穷。16岁时去菲律宾谋生,筚路蓝缕,其卷烟买卖后来发展为菲律宾第一家烟纸厂——3B烟厂(西班牙语的Bueno,Bonito,Barrato,即为好,美,便宜)要是广东话呢,就是“又平又靓”烟厂。沾了19末在菲律宾美国和西班牙打仗的光,3B发了大财。

发了财娶了媳妇的许经权反而更加孝顺,将老母从晋江接到鼓浪屿,还修了这个“番婆楼”,其门楼是鼓浪屿上最大最高的。其他有看头的门楼,还包括海天堂构、金瓜楼、四落大厝等。

至于为什么叫“番婆楼”,众说纷纭。一说是许母的儿女非常孝顺,一天到晚给老太太买高级服饰,一个劲儿往“洋”里捯饬。结果街坊四邻一看,哟,哪里来的“番婆”!就管这楼叫番婆楼了。还有一说,就是当年房顶上有一个外国女人雕塑,所以叫“番婆”楼。1959年一场台风把这牌楼刮掉了,所以才有了后来关于名称的演绎。

历史究竟由谁而写。

许经权为了给老母解闷,特意在院子里搭了戏台请人演木偶戏。许老太就在番婆楼各种繁复的装饰中,在布偶戏的热闹中,在鸦片的云雾中,度过了她的晚年——很难讲她这是不是幸福。

安海路36号,番婆楼的门楼

漏窗上刻有蕉叶和佛手。这窗的线条和感觉很像巴萨高迪设计的米拉公寓。

番婆楼的二楼便是Air夫妇的咖啡馆“花时间”。要说他俩是怎么放下城市的工作跑去鼓浪屿开咖啡馆,也是一段佳话。至少我现在没有他俩当初那种浪漫和潇洒。

有一扇窗户都快掉了。

在番婆楼上可以望到的:

番婆楼和旁边的民居。你觉不觉得,在鼓浪屿上居住,是一件挺神奇的事情?

到了这么安静这么有意思的咖啡馆,当然要喝一杯。可以毫无防备,毫无挂虑地看看天,看看地,看看猫。咖啡是一种有趣的东西,它里面至少有800多种味道,每一种单闻未必好闻,甚至可能恶心,但是混在一起,简直绝配!闻到咖啡的香味,就知道这东西实在是个恩典。在鼓浪屿的某个下午一个人喝杯咖啡,哪怕没有爱情,却是很有心情。

番婆楼附近的一些景物:

.
.

.
.

.
.

不知这是怎样一种恨。不论哪一种恨,都是不该存在的。恨不恨的,其实只是一种选择。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