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乃香港九大石涧之一,且是香港最高的瀑布。共分为井底瀑,中瀑,主瀑和散发瀑布。

交通:大埔墟火车站下车后,根据指示牌去巴士总站,在依照指示前往64K巴士站。在“梧桐寨”下车,按照“万德苑”的指示牌子一直走。30-40分钟后,可进入瀑区。

需时:因人而异,3-5小时往返。

注:雨季小心山洪。

今天是公众假期,是全港今年第一个酷暑警告,我只身前往梧桐寨瀑布游玩。理由有四:

1.观看瀑布最好在雨季的晴天,而今天刚好是连绵雨水后的罕见的晴天!
2.上一次去2005年10月,由于中途下雨只看了井底潭,没有再爬。这么多年过去,一直希望看到全景。
3.全程都是林荫道,不会太热。
4.心灵渴望空间。

这次的游玩,可以分为上下场。上半场恬适自在,欢畅自由;下半场恐惧刺激,有丧命的危险。欢乐与危险,有时仅是一念之差,一线之隔。

下了64K,走不远,就看见一个手绘的指路牌子,是进村儿了啊!

周围的民房,如此景致,只有新界可见:

井底瀑:

亮点是这蜻蜓:

这家伙转眼的功夫就抓了个虫子当零食吃:

有人在做极限运动,顺着瀑布往上爬:(请注意这个细节,我很有可能是潜意识里受了启发)

人说香港好风光。去主瀑的路上:

主瀑:

低头可见:

这时我爱与人搭讪的毛病又带给了我额外的好处。我问人家去散发瀑的路怎么给封上了,他们说因为有山洪倾泻,前几年死过人。他们刚从瀑布那儿取了山水来,现在在煮水,泡铁观音喝:

他们对我非常热情,一定邀请我喝一碗:

看着瀑布,呷着香茗,可爱的蓝天,朵朵白云,这美好的一切令我产生了一种飘然若仙的幻觉。请注意这个细节,这种美好的体验是我疯狂举动的一个扳机。

他们说今天一早去爬了大帽山,从大帽山一路下来,就走的是那条山洪倾泻的路。我当然要问:难走吗?他们说:有点儿危险,很滑。不过一个人慢慢走还可以。就是这句话,令我的下半场经历惊心动魄。

我的生活最近趋于平淡,无奈我的确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于是我没事儿找事儿,寻求刺激。我决定,从这条政府出示警告的牌子下面走过去,一路爬上散发瀑!

结果,一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原来,果然是根本就没有路。全是长了青苔的滑滑的石头和腐烂了的枯树。最初的路程虽艰难,但我感到可以应付,沾沾自喜,还照相。

这时有一队人马下来,看我一个人,一个女的就说:哎呀你一个人不要爬了,出事了都没有人知道!

我觉得她真不吉利。

终于,我爬到了一个境地,四周全无一人,安静之际。我看见了一条蛇。不过可能因为我爱吃蛇,不论是蛇羹还是蛇段,我就不怕它。不过我又有点儿害怕,如果蛇也这样想:我爱吃小姑娘,所以我不怕她。那么,毕竟我不能吃生的它,而它却能吃生的我……

能这样想,证明我状态还是很不错的。

但是,渐渐的,我发现怎么越来越难走。果然根本没有路,而且石头是滑的,树是烂的。还有山水留下来。突然间,我置身无人之境了!我想看看时间,如果没到3点,我就不用太害怕。但是我拿出手机,发现没有信号!

我终于清醒了。这时我处在一个进退维谷的状态。这是一个布满了乱石和溪水的斜坡。最后令我恐惧的是,当我攀爬的时候,我施力的一个石头滚了下来,好在我左手抓的稳。就是这个滚落的石头,提醒了我:必须返回!虽然我有着冒险精神,但是我亦有基本的理性。我的心很清楚地告诉我:停,不要前进!现在你还记得回去的路,马上回去!

虽然我想到了回去的路更艰难,但是我没有想到是这么的困难。这样的路况我完全无法行走,而是坐着蹭着,在树枝间,蜘蛛网间,返回。

不过我还是没有忘了照相,但这不是最危险的地方了。可以看到毫无规律的碎石和树干:

等我渐渐听到人们嬉笑的声音时,我有一种生还的感觉。人生第一次,预尝丧命的恐惧。这有助于我读懂大卫的诗篇。什么叫Out of the depth I cry to you Lord!

这是一双PUMA运动鞋,质量很好的。但是我今天的遭遇令它提早下岗了:

后来我看见一队从那里出来的人。我就问:你们是走下来的吗?真厉害!队长和我说:一队人还可以,你自己不要去!我说:对对,我自己不去。

哈哈。

现在想来,今天的经历很独特。而且我认为我做得很好。当意识到危险的存在时,果断阻止自己。并且清晰地记得来时的路,使我回到安全之地。

今后,我仍旧很难做到不冒险,但是我会更有智慧地去处理。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