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三俗了吗?

近日,CCAV用排比句炮轰某艺人,痛批其三俗气息。

我也来说两句。如今的中国,真是全民娱乐的时代了。问候语应该是:“今天你三俗了吗?”

我没有完整地听过郭德纲的相声,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有两把刷子。看了他的一些俏皮话,就更加觉得他有很高的语言智能!我也不知道他得罪了谁,我听说他骂人骂得太多了。

鉴于我了解得有限,我没有太多的评论空间,我只是觉得,CCAV在联播新闻时间用排比句义愤填膺就差声泪俱下地批评一个艺人,是很……是很不可思议的!同样觉得不可思议的人请在电脑前举手……

宋庄有一个艺术家,其行为艺术代表作就是吃屎。我想说,兹要是他精神正常,且不用扮演新社会华子良,真的认为这是艺术,那就吃去吧!就着馒头棒子面儿粥吃都行!这是个人理解导致的个人行为。英国海德公园有一个地方,就是喷口水的地方,就是有这言论自由。这不是我说的,这是我去英国的时候,一个老爷爷很自豪地跟我这个来自社会主义国家小青年亲口说的。还说我没去对时候,否则能看上直播。

郭德纲一定有他不对的地方,甚至是很有。然而联播新闻的定位究竟是什么?有没有在中国正在发生的,更天理难容的,更刻不容缓的,更急切需要被人民知情的,更千钧一发危在旦夕的事情?我相信,是大大的有!而且颇有虱子多了不怕咬的势头!十×大即将召开,上面说话了,要“反三俗”,所以就一定得抓个三俗典型出来。这叫作,一切都是为了政治服务!这叫作,喉舌啊喉舌!

敢问新闻主持人,你们说着一口完美的京片子,我假设你骨子里也是个喜欢调侃喜欢臭贫的北京爷们儿,你敢说你没有听过郭德纲的相声?你敢说你没笑过?你敢说你没喝过彩“吁——”?那你为啥痛批他的时候声音那么阳刚呢?那么气愤呢?那么看不顺眼呢?那么仿佛深受毒害呢?那么感到折磨呢?

如果郭德纲是三俗,那么中国现在俨然已经俗透了,俗烂了,俗入骨髓了!最俗的,就是春晚!还有那什么苏格兰裙老穿跑偏了,还有什么感谢你祖宗八辈儿,还有种种性取向不明……就算反三俗,到郭德纲这儿,已经是末端产品了,源头是啥,见仁见智。好比扫黄打非,我就不明白了,怎么一天到晚就知道抓小姐?怎么不抓嫖客?天上人间,究竟都是谁在那儿嫖呢?天上人间名义上没了,他们就不嫖了吗?所以扫黄,只会促进这个产业更加完善而隐蔽——因为它不扫嫖客的裤裆。还得说一句,这贪污腐败不是三俗,公款吃喝也不是三俗,司法不公更不是三俗!所以都不用反!

我不是纲丝,但是我认同他说话太冲,然而他说了很多实话。同时我也认同他有些地方太过了。但是我今天想说的是,国家动用喉舌武器和一个白嘴起家的民间艺人过不去,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你看我都学会了婉转。)是不是上面反什么,我们也要反什么?是不是上面说谁不对,我们也要群起而攻之?我知道媒体喉舌是一定会的,那么平民百姓呢?有没有说不的自由?就算反三俗是对的,那么,作为一个公民,我有没有不反三俗的权利和自由?我能不能自己定义三俗?意识形态,为什么一定要被定义?——你说什么是三俗,我就得同意吗?真是不可思议。如此,那劲头儿是不是有点儿像回到了四十多年前?是不是肃清了文艺就更容易搞和谐社会样板戏?利用文艺搞政治,龌龊!

我今天摘抄几句上世纪四十年代《解放日报》和《新华日报》的社论,都不是我说的啊,我读书读来的。

 “有自*由*的国家不可侮,没有自*由*的国家,虽暂时强大,最后还是要失败。”
                          ------《新华日报》1944年5月16日社论

“愚*民*政*策虽然造成了沙漠,却绝难征服民心。”——《解放日报》1942年4月23日

 “中国是有缺点,而且有很大的缺点,这种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
     ———-《解放日报》1944年6月13日
“中国青年在现阶段中所从事的运动,应该是争取民族独立,经济平等,和**政**治**民**主。为这三大目标而奋斗的人,在历史中就有他的地位。” ——《新华日报》1946年11月17日

江湖里的事儿,复杂得很。有一本江湖中人自己写的书,推荐给您看看。无论谁,说话前,都得走走脑子。评述人连阔如所著《江湖丛谈》,对于江湖里的行话,内幕,规则与潜规则,写得很透——但依旧是,咱外行看个热闹,人家内行看出门道!所以说,日光之下绝无新事!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