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

初三的时候,我和几位同学十分要好。那种朋友间粘乎乎的状态,我好像后来就没有体验过了。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日后没有了朋友。其实我和这几位粘乎乎的朋友现在也几乎是没有联系了。

其中有一个男同学住的地方离学校很远,远的概念是每天上下学一个小时。而我算是很近,以至于有一天上学没带书包到校门口被人提醒,回去再取,再顺手拿点儿吃的,回到教室里坐着还是没打上课铃……

那位男同学学习非常刻苦,非常拼命。我清晰地记得,有一天中午吃饭,他非常怨怼地对我们说(那声音此刻又在耳畔清晰地浮现):“我每天上学都路过一个公园,每天早上都有好多打拳的老太太。你知道吗,我特别羡慕那帮老太太,天天什么都不干,还能在公园里玩儿……”这时他幽怨地望向了远方,眼神中流露出无限的憧憬。我们几个吃饭的也都纷纷点头,望向了远方,对准公园里的老太太……仿佛也看到了那帮老太太,午饭后,又去公园打拳了:看哪,她们轻松地做了一个鱼跃接一个转体后空翻,接着又练起了猴拳;看哪,她们此刻两腿双盘坐在了地上,录音机里传出了纤夫的爱,她们从包里掏出了火腿肠……

一帮15岁的孩子,课间休息时眼巴巴地羡慕一帮65岁的老太太。当时我就立定心志,我要长大!我要脱离学校的苦!等我长大了,就不受这罪了!我先变成一个女人,到时候我就想干什么干什么,想怎么干怎么干!(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难得这个理想支持我走那许多年。)

每当我压力很大任务很多的时候,我就想起了那个男同学凄惨的声音,以及他对于公园里老太太的羡慕之情!

其实老太太的人生也未必美妙。只不过公园里的老太太已经成为了一个幸福与轻松的象征。不过在香港,连公园里的老太太我也没见过。香港的师奶都去哪里了?这真是一个工作——消费——再工作——再消费的地方,没什么空间,也没什么时间。我终于开始明白为什么香港的女性需要菲佣来帮忙照顾家庭。

我越来越明白身不由己是什么意思。也越来越不敢随便评论,随便指责。

我越发深刻地体会到:生活是不易的。

然而,还有许多然而可以说,但是太晚了,下次再说吧!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