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我突然特别的饿,尽管我吃了一顿正经的晚餐。

不能免俗地,我开始疯狂而肆虐地想念北京诸多吃食儿……我觉得此刻我去演报菜名绝对惟妙惟肖口齿伶俐脑筋灵活表情丰富生动活泼……

报菜名报着报着就报到了“烤肉宛”。曾经,“南宛北季”是北京响当当的两个清真馆子。我小时候是很有口福的。这使得我一直都比较馋……换个说法吧,我比较懂得享受食物中的乐趣。“烤肉宛”这三个字,突然勾起了我一段甜蜜而温柔的回忆。我记得小时候每次出去学习或者参加比赛后,我妈都会在附近找个馆子请我。我参加学习和比赛是非常频密的,所以下馆子也很频繁,通常比较多去清真馆子。什么白魁老,烤肉宛,全聚德,三宝乐蛋糕店、东来顺……12岁以前的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我有一个甜蜜的童年。然而成长的烦恼还是接踵而至,并令我烦恼了很多年。

地安门对我而言曾经和“集中营”没什么分别。地安门有一个北京市少年宫,我在那里面学形体,跟体操差不多,特别疼。而且回家还要练“蛤蟆功”……有一天晚上我妈把我从集中营接出来,说是要带我去吃“烤肉宛”。我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但是我非常喜欢吃肉。但令我左右为难的是,那时我正在换牙,在咀嚼中立大功的大门牙松了好几天了,我已经可以用舌头让它来回打转了,可就是不掉。我又怕痛,每天吃饭都小心翼翼的。我跟我妈说了这个顾虑。她说:“那你只好看着我吃了。”啊!这怎么行呢?每次去那里吃我妈都会点“它似蜜”,她又说:“要不就让它似蜜把你的牙给粘下来?” 我心想,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吧。我还记得我们在地安门总站坐上了13路公共汽车,去北新桥方向。车一直没有开,我体验了一种极大的沮丧!我不停地用牙来回转我那颗已经松动的牙。我暗暗立志,就算我一点儿一点儿咬着吃,我也绝对不能光看着!就在这一刹那,公共汽车轰隆隆地启动了!这个猛然的启动使得我在座位了颠了一下,突然,我嘴里出现了一个异物!我一舔就乐坏了,是我的门牙!我豁着牙对我妈说:“牙刚才掉了!”——真是幸福死我了。

然后我看着夜晚的北京,和我妈并排坐着,奔向北新桥的烤肉宛。那真是幸福无比的体验,虽然已过去了20年……

我很想念那时的北京……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