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北京后觉得很多地方真不习惯了。我深刻地领悟到什么叫“人治”,而不是法治。各种公然的不守规矩,以及不守规矩不受任何惩罚,经历的时候,心中总是很气。中国,难道真的就不能脱离人治,进入法治吗?

我在新浪微博上一直关注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我一直想着回北京了我就拍一拍。结果,今天真被我赶上了,并且和疑似人贩子进行了一场对质,期间遭遇其推搡等强制性身体接触。

今天我办完了事儿在海淀黄庄站搭乘地铁十号线。春节期间北京非常清静,地铁甚至有座儿。我坐下后,就看见一个怀抱昏睡儿童的妇女,约摸二十多岁,见一个人就磕一个头,然而说“行行好吧”。她跪在我面前给我磕了好几个头。我因为一直关注随手拍那个微博,就认出这种妇女全是这样的装扮。而且其中提到,他们怀抱的儿童,经常是给灌了安眠药的,昏睡不醒,非常老实。而她怀中的那个,也是如此。我脑中想到许多的画面,这些人贩子团伙拐卖了人家的孩子,然后狠毒地弄残废,或斩断四肢,或故意烧伤留下溃烂的疤痕……我想到在这本应是愉快的佳节,一个个丧失孩子的家庭在怎样的痛苦中度过,想到孩子悲惨的命运,我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愤怒……

但是我还是忍着,没有理会她。

我身边坐了一个北京大叔,一张嘴就是一口京片子:“你这么年轻,干点儿什么不好?干这个!”她还是嘟囔行行好吧。大叔旁边的女人问她:“你们抱的孩子怎么老是睡觉的啊?”这么一说,想到安眠药,我内心的气再也压制不住了。但是我还是很节制地问:“这孩子是你的吗?”她看了我一眼,没说话,然后继续行乞。

因为人不多,我一路看着她一节车厢一节车厢地跪地讨钱。我今天正好带了一个摄像机,我终于忍不住了。想到那个孩子很有可能是就被拐卖来的,现在不是昏睡,是昏迷!我心里的催促使得我无法安坐。我在她后面一路拍她。因为随手拍那个微博教应该拍到孩子的正脸,当我企图拍的时候,这个女的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她起身,开始推搡我,然后企图把我往另一个车厢挤。我想到他们经常是团伙合作,我不能去她推搡的方向,我就跟她较劲,好在她抱着孩子拗不过我。我终于在抗衡中把她推到了人稍微多的车厢。我想光天化日之下她的团伙应该不会对我怎样,就算如此,我也做好了抽他们的准备。我真的非常非常想抽这些人贩子!

后来在车厢内众目睽睽之下,我开始和她对质。
“这是你的孩子吗?”
“是。”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那个小孩儿,但是他的眼睛根本睁不开,我并非分不清孩子瞌睡和昏迷。
“他还不会说话呢。叫鹏鹏(音译)。”
“他为什么老睡觉?你是哪里人?”
“甘肃的。”
“你四肢健全,这么年轻,为什么干这个?”
“我没有法子啊。”
“北京有500万农民工,都在凭自己劳动做事,怎么就你没法子?”
“我去做事了,刷碗啊,但是我这孩子怎么办?”
“农民工有孩子的又不是你一人。你丈夫呢?”
“他在甘肃老家。”
“他靠你养?你在北京住哪儿?”
“南边。”
“哪儿?”
“西客站。”
“西客站哪里?”
“……”她支吾。
“你从西客站怎么来的十号线?”
“我坐一号线来的……你多少给我几块钱。”
“我再问你,这是你的孩子吗?”
这是她开始哭,并且当着大家的面宽衣解带,掏出她的乳房,虽然二十多岁,但是像面口袋一样。我马上把她的衣服给合上了。
“你不需要这样做。我想请你知道,你所说的,很抱歉,我不敢相信。但是我知道的是,很多人贩子拐卖的儿童,然后就弄残废用来行乞。或者灌安眠药抱着,就像他一样。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也想和你说,你很健康,这么年轻,要饭不是办法。”全车厢的人都在默默注视着我们。

说到这里,我到站了,必须下车。其实我没有把话说完。我还想告诉她,如果他们是人贩子团伙,做这样的事情是丧尽天良,天理难容的!我临下车,她还在说:“你多少给我些钱。你说了这么半天,你给我些钱……”

我因为气愤而有些颤抖……

然而当车厢门关闭的那一刻,我内心又生出一股深深的怜悯。今天是腊月二十八,我急匆匆回家,等着我的是亲友的相聚,丰盛的菜肴。等待那些被拐卖的儿童的,又是什么?等待丧失孩子家庭的,又是什么?等待这些人贩子的,又是什么?她流了眼泪,虽然我不知真假,是否在做戏,然而我看到年纪轻轻,可能和我相仿,却在不停地给别人磕头,哎,心里也是叹息……出了站,走在夜晚的风中,我很想流泪……

晚上正好看到一首诗,是斐济诗人Olimia Luveniyali写的Old Woman on the Street Corner:

She sits with tears on her check
Her cheek on her hand
The child
In her lap
Her hand
Weary,rough
Points at me–
Do you care?

Do I care? 诗中描写的,和我今天看到的是一样的。一样的眼泪,一样的怀抱幼儿,一样粗糙的双手。然而这双手,却没有问我我是否在乎,而是在问我要钱。

Do I care? I care so much.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