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发小

受同事开午餐肉大会的启发,周一我在公司开了一个炸酱面大会。让大家见识见识,什么叫好吃的。一个破午餐肉都能给激动成那样!吃过好吃的吗?论好吃,还得我们北京炸酱面。我们组曾经有一个中美混血(政治正确,他是台美混血儿),有一天自告奋勇给我们做北京炸酱面,他姥姥是北京人。我心里还挺激动。看看小伙怎么做。心里琢磨:长得挺帅,又会做饭,是吧,还适龄,多好……正想着,只见他热了油锅,倒进去蒜末和洋葱丁——我一惊,这是炸酱面的路数?接着下肉馅,加入白醋。然后,竟然出锅了!我的亲娘啊,这是北京炸酱面?他梦游呢吧。当时我就感到责任重大!我代表首都北京啊!我得给北京辟谣啊!我就义不容辞地说:“这向毛主席保证绝对不是北京炸酱面。”

那时我就立志,一定要让他们见识一下真正的北京炸酱面!

上周午饭我和同事去吃一家恬不知耻叫自己“特级御品牛肉面”的,56港币一碗。吃了我就后悔了,神马玩意儿!后来我宣传我这炸酱面大会的时候,是这么写的:“在4月4日香港儿童节这个大喜的日子,……我邀请你来吃特级御品北京炸酱面!该炸酱由我妈小学同学精心熬制,可以代表北京炸酱面一流水平。先到先得,吃完即止。”

当天我一下楼,大厨就跟我说:好多人等着你呢!——这感觉真好。颇有来自帝都的尊严啊。然后我托厨房煮面,热了我妈发小给我做的整整一大盒炸酱!同事们纷纷效法我的吃法。一边吃,一边评价,都说好吃。最后那是,爪干毛净,连勺子上的酱都被拿去和面了——那场面,真是令人激动!

事后很多人还发来激动的邮件,表达对于炸酱面的赞美。一炸酱面,就给美成这样了。我还没真正出手呢。北京好吃的忒多了啊!

事后我反思,看看我妈这发小,多棒!多提气!多够意思!给我做炸酱!还那么好吃!

再看看我内发小,投身防止艾滋病事业,现在密歇根还那儿接触艾滋病患者呢。这倒没什么。不过令人感叹的是,瞧瞧我妈内发小,给做炸酱面。再瞧瞧我这发小,见面就发避孕套,说是公司小礼品,也不管你用的上用不上——这叫怎么一回事儿?

同是发小,怎么人和人的差距就那么大啊?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