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小伙儿的冷语录

我们组这周来了一个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的小伙子做义工,青岛人,我们两年前在一个营会上见过。这几天他坐我后边,为我带来了不少匪夷所思的欢乐。之前我身后坐的是一个哈佛女博士,与之讲广东话,明显没有与青岛小伙儿讲普通话来得欢乐。

而且,该小伙儿成天笑眯眯,虽然与我同龄,却总是令我觉得他是高中生。并且他的笑话非常冷,而他自己丝毫不觉得冷。

芝加哥大学周边治安恶劣,这成为了他闲谈的主要话题。我收录他部分语录如下:

“我们那儿15条街就有150个警察。治安好了许多,枪杀案也就一年一两起;抢劫盗窃也就一个月几次吧。” (“也就”其实是在嫌少吗?)

“我平时都不敢出门溜达。我们那儿全是Gang.我都不敢惹他们,见面就点下头笑笑。” (他们交情不错啊,还点头笑笑)

“有一次走在我前面的一个黑人女的浑身穿金戴银,一看就是gang里面的。结果被另一个黑人给劫下来了,肯定惨了。我举起双手就跑。”我们问他,后来那女的如何了,他说:“我只顾跑根本没敢回头看。” (没有评论)

“哥大的治安也特差,嗨,风水轮流转。我们好歹东边有个密歇根湖,但是哥大被包围了。” (治安好不好敢情是风水轮流转)

昨天我有些头痛,
他说:“你去喝咖啡!因为我每次头痛就喝咖啡。”
我说:“我头痛喝咖啡与你头痛喝咖啡之间有任何correlation吗?”
他说:“没有。不过上次我有一个外国同学特别困,我让他和红牛。我说我喝了就好。结果他喝了以后浑身哆嗦。”

我开始彻底无语了。

他看了我们项目的评估报告,评论说:“你们最终要提高的是国人的社会信任。这个做不到,你们死了也看不到这一天。” 之后开始跟我神侃Randomized Response和Conditional Probability。说:“Randomized Response是我最钟情的。只要有人问我对他们的survey设计有什么意见,我就说不好,要用Randomized Response。”

今日我例行每月一次的不舒服,上午在家休息。下午上班,他问我怎么了。我说不舒服。结果他问:“你哪里不舒服?”我说:“我有些不舒服。”他说:“是头痛吗?”我说:“不是。”他追问:“那是哪里?”我说:“……你吃了吗?”

今天下了倾盆大雨,我问他:“你那里住下雨还方便吗?”,他答:“还可以。”但是马上又说:“你刚才问我什么?” 敢情他不知道我问什么都可以回答我!

最后他要回家了。末尾说了一句:“对不起,你叫什么名字?”——我简直快晕倒了,他与我说了好几天话,天南地北神侃,竟然不知道我叫什么……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