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係全世界最開心嘅人!

我的胖子同事一定想不到我经常拿他的两个双胞胎儿子说事儿。更想不到我私下叫他“胖子”!哈哈,我有一种暗地里做坏事的得意感觉,或称之为“罪中之乐”。

以下内容转载自他的脸书:

(真人真事)
爸爸:你地今日開心嗎?
細佬:(天真地)爸爸,我今日好開心,我係全世界最開心嘅人!
(爸爸甜到入心)
爸爸:咁哥哥你呢?
哥哥:(興奮地)我仲開心過細佬呀!!
細佬:我開心D!!!
哥哥:我開心D呀!!!
爸爸:……….
(爸爸成了很不開心的人)

翻译成普通话,就是:

(真人真事)
爸爸:你们今天开心吗?
弟弟:(天真地)爸爸,我今天好开心,我是全世界最开心的人!
(爸爸甜到入心)
爸爸:那么哥哥你呢?
哥哥:(兴奋地)我比弟弟还要开心呀!!
弟弟:我更开心!!!
哥哥:是我更开心呀!!!
爸爸:……….
(爸爸成了很不开心的人)

这段话带给我不一样的一天。

我比较熟悉那两个双胞胎,所以看到这样的对话,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最初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胖子爸爸最后说他成了很不开心的人。后来有些明白。

扪心自问,我上一次觉得自己开心,是在什么时候呢?我上一次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开心的人,又是什么时候呢?——我真的有过这种喜乐吗?

不知道为什么小孩子在一起喜欢比“谁更开心”,成年人在一起喜欢比“谁更糟心”。在一起的对话,以“最近忙不忙”开头,以“我真心烦,我真惨”结束。

这句“我是全世界最开心的人!”,带给我很多鼓励和启发。没成想,当天晚上就用上了。

我最近在找新的住处,然而香港的房价,简直是打了鸡血,不,打了熊猫血,租房市价上升3-5成。普普通通两室一厅,动辄8000-9000!简直要了亲命了。我已经被逼北上,一路从过去住的港岛到九龙,现在眼看就要出新界东了,但是就算在大埔等较为偏远的地方,现在也是升了好几成,竟敢也要7500以上!还要在大埔墟火车站转成巴士20分钟。中介对我说:小姐你真不走运,现在房价升得好快,好夸张!看房很不成功,性价比极低。夜晚的大埔比起旺角真是荒凉……我买了一罐冰可乐,边喝边想生活中仍然可乐的地方。

突然间我发现也许我真的会很舍不得旺角。虽然我嘴上说太吵了太繁华了,但是没想到两年时光竟然使我有些依赖这种高度的便利和繁华。像旺角这种高密度超便捷的地方,不知道我离开香港后,下一次住类似的地方,是什么时候。想来甚至升起一丝“乡愁”——我已经开始做离开香港的心理准备。香港已然成为了我的第二故乡……

从大埔坐上72X巴士返旺角,奔向狮子山隧道,新界的夜晚静悄悄。我在心里说:“我是全世界最开心的人!”说完这话,我回想了一天中值得感恩的地方。最后发现,我说这句话,一点儿也不亏心。

此刻无论发生什么,经历什么,其实都是最好的安排。因为永远有比现在更糟的事情可以发生,甚至这样的几率很高。但是更糟的没有发生。任何处境,总是还有许多值得感恩和庆幸的地方。

我今天早上起来也是这样对自己说的:“我是全世界最开心的人!”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