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漂双城记》读者来信1)

处女作问世20余天来,陆陆续续收到不少读者来信。情真意切,令我非常感动!

  • 北京高中同学,也有移民经历,大帅锅(高、高知、单身、超赞!欲购从速!):
    如饥似渴的囫囵下你的书,字字都在提醒我,无常才是世界的本面目,而我就是要在无常中去寻找恒常。谢谢你对自己的真实面对,给我勇气和信心。你的经验投射到我身上,会引起我同要的挣扎和思索。这本书很好,如果有更多的人,特别是附中的师弟师妹们看了,应该会目前的路径有截然不同的未来吧。这是我最近看到的第三本很有启发的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做出电子版的,或者授权某个网站连载,我认为是很好的传播方式。

  • 湖北港漂,香港中文大学学生,大美女(不幸已婚):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66164480100xmkb.html

      亲爱的Zihona,

      今天在深圳火车站排队买票的漫漫等待中读完了你这部小书,有些文章在博客上看过,有些则是头一次读。

      读的过程中有两次想要掉眼泪。

      一是你讲从会计师行辞职之后的一段“信心道路”,和昔日的同学聚会,大家仿佛都是那么前途万丈,只有你还在等待一份报酬微薄的工作,一位同学大方帮你出了饭钱,你出去海边望着灯火璀璨的中环流下泪来。那是你原本拥有的,也是你稍稍退后一步就可以轻松拾返的,你也知道你为什么放弃,可你还是哭了。
      我想说,我好了解那种感受,在我大三离开学生会来到教会的时候,在我的同伴们都争先恐后的进了体制内的单位的时候,在老公的前室友拿State Security的公务费请我们喝茶的时候……甘愿“限制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说实话我并不清楚前路如何,但我知道有些路是一定回不去的。往大了说是神的呼召,往小了说,“因为活在谎言里,根本就不是活着”(王书亚《灰烬中的钻石》),睁一眼闭一眼的活着,是根本不能被接受的。

      但我还是不平衡!我并不需要太多的钱,我只想证明自己有用,而没有前者,我又何其难向别人证明我的价值。和老公说起回家的矛盾心情:为什么我这么一块稀世珍宝,在我妈眼里就不如那些个镀金的破铜烂铁呢?为什么她就总羡慕有一个做份轻松工作、嫁个殷实人家、二十几岁住复式大宅、一家三口开两辆车的咸鱼女儿呢?所幸的是,我也慢慢在上帝里建立我不为他人所动的价值感,我要带着赤子之心有使命感的活着,并为我丰盛的生活骄傲。

      ———————————————–

      另一处是你写到中国的精英往哪里去,离开中国去美国,离开美国去火星?你在景山上看到拆得血肉模糊、建得光怪陆离的北京城就哭了。中国的精英,不是在国外,就是理智的选择成为公共机构里的既得利益者,那么谁来振兴实业改善民生?谁来办社会服务照顾孤儿寡母?谁来做小学老师教导孩子?而我们也无法回避这样的反问“那你为什么不回中国?”

      之前读苏恩佩的《仄径》,我就很惊讶这篇写成于1960年代的稚嫩小说,里面描述的情景与今天的中国留学生(包括神学生)面临的处境竟是如出一辙,而我的愿望、挣扎,也与主人公深有共鸣,只不过港台留学生早我们面对了几十年。哦,成为教授的太太多么好,体面又轻松,美国空气清新物质丰饶、制度又健全,回国有什么呢?除了上帝放在她心里的梦。苏是那么纤弱、那么敏感、那么温柔,又是那么决绝。那种不顾一切燃烧自己的激情,几乎要穿越时空的千山万水,朝我扑面而来。

      我想上帝还是要我回去的。我很欣喜你引用了崔卫平的话“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你所在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最近看到这段话爱不释手,给陷入蚍蜉撼大树的无力中的我带来了一丝亮光。

      ———————————————–

      最后说说双重身份。这真是一个绝妙的概念!

      我记得在北大教育学院听过刘云杉老师的一个讲座,提到“教育民主”的问题,大意是:一个人如何在受教育成长为精英的过程中不背叛自己的身份。一个农村孩子,为了升学通往更好的未来,不得不学习跟他的日常生活毫无关系的城市知识,而他所擅长的领域却不被社会承认和珍视。而留学生要在异国成为精英跻身主流社会,是否也一定要选择压抑原来的身份呢?

      拥抱双重/多重身份是一个出路,一个灵感。我突然发现,耶稣,耶稣不就是双重身份的完美典范吗?他既是完全的神,与天父圣灵亲密相交,又是完全的人,完全体察人的悲欢苦乐。我们对自己不同的身份虽然难以两全,却可以力争与每一个身份多一分认同。再者,没有双重身份,我们何以能“知道怎样处卑贱,又知道怎样处丰富”呢?何以“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都得到秘诀”呢?(腓立比书4:12)

      ———————————————

      深圳火车站周边那种熟悉的失序感、带着各色乡音的旅客立刻就能把我拉回一个状态,叫做中国。是的,想清楚了么?如果要回来,这就是我要生活的地方,眼前这些并不可爱的人,就是我要与之认同的人。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