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造假

高考结束的当天晚上,我来到华西某县城的一所中学内。之前答应过这里的学生,我们要迎接他们出考场。走进教学楼走廊,我发现每个班的同学都伏案狂写。我心里纳闷,这不都考完了吗,还写什么?

一个和我感情深厚的高三女娃见到我就跑出来,手里还拿着那份白色的单子。拥抱过后我赶紧问她,写啥呢?她说:“胡编呢,写简历,头疼死了。”我一看,好嘛,敢情是每个同学三年的档案,包括每一学年的自我鉴定和教师鉴定,各科成绩,还有体检内容。一共5-6页。我问她:“全都一次性填写?”她说:“对,谁管啊,都是现编的。”我翻了翻每一学年的“教师鉴定”,问她:“这也是你们学生自己写?”她说:“对啊,所有内容都是我们学生胡编的,最后老师签字盖章。”

我又翻到体检那页,密密麻麻项目倒是不少。刚要问这些数据也是瞎编的?就看见在低压一栏赫然写着“120”。我问她:“低压120,是你自己编的吧?你知道低压120意味着什么吗?”她马上问我:“那多少是正常?”我很犹豫,我又没有给她量过,怎么能就这样告诉她正常值。之后又看到很多体检项目,逢数据就瞎编,逢指标填写就写“正常”,最后学校盖章。她不停地说:“嗨,谁管啊,谁给我们真量啊。”

盖章意味着什么?不是意味着权威,意味着公信力吗?

之后她开始磨我帮她写些鉴定。我一看,通篇都是不知所谓狗屁不通的大废话:“热爱祖国,热爱党,拥护政府,热爱班集体,团结同学,热爱老师,上课积极听讲,下课认真完成作业……”我问她:“这些真的是你三年表现的坚定?这些说的是你吗?”她说:“不是我,管它呢,反正写够一页就行了。哎呀你帮我编一些。”我说:“如果我是你,这些套话我一句也不说。我认认真真为我自己写鉴定。我拥抱创新,我独立思考,我具有批判精神,我不是对于上面的一切决定都无条件拥护。我要写出我是谁,而不是他们要我成为谁!”结果女娃不耐烦了:“哎呀你这个人不现实的。到时候找工作人家看简历,一定要有热爱党热爱政府热爱祖国,你那么写没人要你。”我继续问她:“那人人都写热爱党,万千简历都一样,他怎么知道人的真心话是什么?”

最后女娃感到与我讨论很无趣,把简历交了。但是老师说她写得少,竟然给了她一份样本,让她抄。里面的话,我读来倍感熟悉,却又荒谬到令我窒息,令我在心里狠狠骂了几声****!这一类思想的流毒,为什么至今还要钳制学生?青少年的特点是什么?什么是对一个青少年最负责任的鉴定?他们经历了苦难的洗礼,他们有着心中的爱与恨,痛与梦。他们有困惑,有质疑,有追求,有梦想。为什么在个人简历和鉴定上却要写下扭曲媚上的标准答案?!

终于,她抄完了,满怀完成任务的喜悦,跑跳着把这份对于她这个人三年的鉴定和纪录交上去了。孩子啊,你对自己都不当回事儿,还要期盼着别人也拿你当回事儿吗?外界越不拿你当人,你就越要拿自己当人看!不仅做人,还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我为她感到惋惜,竟然一丝抗争都没有,就这样被淹没了。

在我无限愤怒哀愁的时候,我又得知,其实在很多偏远的县乡,高考作弊是绝对存在的。有一个朋友甚至和我说,她高考的时候,全班同学和老师都逼着她交出英语试卷,让同学抄。但是她拒绝了,同学们就骂她,说她自私,说她不会做人。结果她发挥严重失常……后来我和一位记者朋友交流,他说他们已经做了一期揭露高考作弊的节目,但是囿于影响太过恶劣,容易激起公愤,不利于打造和谐社会,上面就把节目给和谐了。

全民造假。

谁是全然无辜呢?若我们心里都有诡诈,若我们行事为人不全然正直无伪,我们谁有资格指责地沟油、毒奶粉?若死后真无审判,孰不可为?为什么要选择诚实?人心,为什么要选择诚实?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