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味

来港7年,我住过5个地方,都是租客。从中西区半山,一路下山,过海,北上,现在住在油尖旺,照此趋势,下一站该去新界租房了。也挺好,再搬的话,我就租村屋,清净。

在这几个住所中,我揣摩着“人情味”三个字。我发现,越是旧区,人情味越浓。越是中产体面,人与人之间越彬彬有礼,越格格不入,越冷冷清清。如果不是,那么就算我看走眼了吧。

我恨地产霸权,控制了我们的今天和明天,竟然还无耻地蚕食了我们的昨天!

我的同事阿彼写过一篇《人味彩虹》,读来非常温暖。

=======================

一個人放工,誰知所有小巴、巴士車尾都送了。

一氣之下是但上一部,結果去咗彩虹邨食飯。有個細路拎住碗白飯大嗌「太多食唔晒,唔該減走啲丫」,個事頭婆同個暑期工講人生嘅道理「女人嚟講好簡單,係要安全感啦」,執檯阿姐同同事講「我一定無140磅我話你聽」,我就做其默觀者。呢個時候老闆阿叔拎住杯茶過嚟。「嚟,飲杯茶先講啦。」

呢一種輕鬆的「18樓C座」,真係好耐無遇上過。

記起返工時,講起最低工資解決唔到租金暴漲、逼死小戶嘅問題。今晚我坐晌呢間唔係領匯管嘅小店入面,睇住執檯阿姐同同事頭婆分一個麵包嚟食,我再望望玻璃窗上25蚊嘅午餐,突然間百感交集。

呢個時候暑期工哥哥叫出嚟:「吓,聽日午餐食魚香雞絲飯? 點解九唔搭八咁嘅。」「轉吓花款咁啫。」執檯阿姐應佢。
真係好耐未聽過咁直腸直肚嘅對話。
走嘅時候,老闆阿叔開門送我出去。「多謝晒呀。」
「唔該晒你。」我真係講得好真心。

九點幾嘅彩虹邨,除咗一間茶餐廳同一間漫畫店,基本上已經閂晒門。走在冷冷清嘅走廊,側邊係上海理髮店同辦館。條內街已經無乜人氣,但漫步其中卻又唔覺得孤寂。因為路邊就係住宅單位,隱隱約約,你會見到少少入面嘅陳設。

其實彩虹邨嘅單位的確係細而且舊,呢件事係唔能夠刻意美化。但每經過一間屋,你都見到少少舊擺設同用具。呢條邨就係咁盛載咗好多家庭嘅家族史,一代又一代人晌呢度成長。

萬家燈火圍住內街,走在其中,你真係好覺得,呢個係一個好有人味嘅小社區。要努力保留住呀。

=======================

的确,要努力保住啊!这种有人味的住宅区,在香港越来越少啊。曾经沙田也是这样一个有人味的地方。如今面目全非了。每次去,都觉得美艳荒凉,冷若冰霜。

葵芳也是一个旧区。我第一次去葵芳,是08年刚刚出来做事,那时还是传说中的审计员哩,第一次进厂点货,就是去的葵芳某工业大厦。进去我就傻了,香港还有这种地方?那一天的点货也是极品的挫折教育,哎,三个糊涂人无论配什么聪明人,也都是人间惨剧。总之那天夜晚我走进葵芳地铁站,打心眼里不待见这个破旧的地方!

但是今天我又有机会去葵芳的旧工业大厦,感觉很不一样。在我们村儿的山脚下等车,感觉去葵芳葵冲的巴士都比我回油尖旺或者港岛的要破旧。大老远我就能分辨出我的白马王子87D和这个迟暮男子40X。坐上后者到了城门隧道换另一个中年大叔47X,上了车就站在一层看路线,正看着,感到后面有人拍我,我一回头,一位中年妇女问我:“你去哪里?”我说去葵青剧院附近,她说:“别看了,跟我下车,我带你去。”哎哟喂,我真是受宠若惊呢!结果到了志芳街,她招呼我下车,又告诉我大概的方向,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她说得有点儿抽象,我走着走着,手里拿着地图,越看越不明白了,干脆还是再问问人。我来到一个菜摊儿,摊主招呼顾客正忙活呢,一看我问路,二话不说,把买家给撂下了,都没找钱,就开始告诉我怎么走。我特不好意思耽误人家,没想到,这买主也跟着指路,还差五块钱呢都不要了,就给我可劲儿指导,可详细了:你先往前走,过天桥,进入商场,然后坐扶手电梯下来,再往前走,再拐弯……哎哟那叫一个认真呀!我再次受宠若惊了。

终于我来到了这个商场。一进去就感恩,还好尚且没有被地产霸权侵蚀,没有卖着任何地铁商场里一模一样的牌子货,反而很有市井气息。当然这样的好景可能也是苟延残喘。最后我来到了某工业大厦改建的某机构。一进入电梯,就有个穿蓝色制服的服务员和我说话:“你去哪层啊?”我说去哪层,她说:“哦,是个基督教机构。”我说对,她又自来熟地问:“怎么这么晚才来?”我说:“今天录个节目,我下班才能来。”她临出电梯还跟我温暖地告别,说了声“byebye”!我第三次受宠若惊了。这里陌生人还跟我byebye呢!我在自家居民楼跟邻居搭电梯都不byebye。

我这一路走得真温暖。我决定,明天早上我就和电梯里的人说“早晨!byebye!”我也让他受宠若惊一下下。

人活着,怎能没有人味呢?地产霸权,我恨你。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