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比星星是穷人的钻石,空想是现实的奢侈。正是因为我仍旧做着天马行空的白日梦,才没有那么容易被现实束缚或击败。

今天傍晚我做了一个非常愉快的白日梦,醒来觉得生活很有盼望和动力,我想象当我终于看到绚丽的极光时,在天空之下,会做什么?我曾经为了看极光专程跑去瑞典北极圈内的小城基律纳,在冰冻的托聂河上等了几个夜晚。那正是每晚都有极光的季节,然而不凑巧的是每天晚上都有吃醋又小气的多云,将它深爱的绚烂紧紧拦住,舍不得也给别人看。遗憾自然是有的,所以之后又想去冰岛看。这回夜晚倒是晴天了,只不过不是极光频繁出现的时节。

从此我心里就有了一个念想,我无比期望可以在不知道多久的未来看到极光。夜晚睡觉前我有时会想象自己在这样的天空下入睡。今天我又想,某天我真的躺在了洁白的雪地上,我甚至听到了身子压下去时积雪的叫声,而天空在绽放,我会做些什么?我想我会在地热资源最丰富的冰岛,体验两晚冰与火的交融。第一晚我会穿得很多,我知道零下30度可以冷到什么地步。但是当我坐在极光下的天空,我会抛下一切人工的世俗的累赘,捧起一把雪,亲吻一下,含在嘴中。喝冰水的感觉很奇特,从接触到嘴唇的那一刻起,便可以跟踪这口水的去向,舌头,喉痛,进入身体,慢慢地体会它的路径,这是一种很纯粹的感受。在冰天雪地之上,在大放异彩之下,喝下一口冰水,体验一份纯粹,我也许会感到世界在那一刻静止,或者我会根本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

第二个极光之下的夜晚,我会舒舒服服泡一个芬兰浴,当我浑身滚烫毛孔舒张之时,跳入这冰天雪地之中。我曾经在没有极光的冰天雪地这样干过,甚至可以坐在雪地上,也一点儿不觉得冷,人体真是奇妙。我想在极光之下跳舞!我一定会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相信这一点儿也不困难,从浴室出来,便在变幻莫测美妙绝伦的极光之下献上我肢体时而遒劲时而柔美的颂歌。

我深信,这个愿望会实现,也许就在不远处。至于感受究竟如何,要等试了才知道。但是这白日梦已经足够我开心好一阵子,好激动,好满足,好幸福。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