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六景

每天上班,从家门到进入太子地铁站的路上,都有固定的六个风景。加上在一旁观察的我自己,应该算是七个。

每天出门的时候都有管理员大妈亲切的问候:“早晨!”她每天都面带笑容问候每一个住户。有时还会与身边擦玻璃的清洁工大婶谈笑风生。我也会与清洁工大婶打招呼,她每天早上都对我亲切地微笑,脸上那份甜美的笑容仿佛在说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仿佛她从事的职业是天下最令人享受的!我每天早上都非常高兴看到她,她的笑容是我每天的第一缕晨光,无论有没有下雨。

距离我住所步行五分钟以内有五所中学,每天早上,我都看到身着整齐校服的学生或者朝气蓬勃或者萎靡不振地走在上学路上。虽然校服是统一的,但是发型却可以彰显个性。很多男孩路过可以反光的任何平面物体,都要旁若无人地照一照,捋捋头发,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就像这世界最帅的男人一样。我也经常看到手牵手的情侣,或者羞涩或者自然地拉着手上学,无论如何,都仿佛有一朵粉红色的小云彩笼罩在他们头上。这时候的爱情,总是云里雾里的,然而那份感受却又最为深刻而清晰。当初在我头上的那朵粉红色小云,不知在海陆间进行了多少个轮回,也只有在滴水折射的七彩华光中,我才能依稀捕捉到它的身影……

上班第三景,是以各种姿势各种形态陈尸的德国大蠊。这种油光锃亮的大蟑螂,一生哆哆嗦嗦,鬼鬼祟祟,一生不知光明磊落为何物。总是在极度缺乏安全感又跃跃欲试中,在仓皇出逃畏首畏尾中,不知被什么突然结束自己的生命。有时被压瘪的蟑螂尸体被太阳晒干,还会随风翩翩起舞。我想这是它这辈子唯一一次潇洒自如的飞行和舞蹈。如此,便为它高兴。

第四景,是一家五金店的白猫。它每天早上都卧在许多黑灰色的钢条和金属堆放物上,女皇般梳妆打扮。它经常把屁股对着路人,尾巴耷拉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摆几下。我有时路过,会偷偷摸摸它屁股的毛,然而若无其事地走开,再偷偷回头看它的反应——结果我被无情地鄙视了,它根本不理会我这种善意的调戏,根本不理会!我喜欢猫多过喜欢狗。我欣赏猫的独立自主,和一份超然的心态。

接着走,便会看到一对母子,坐在楼梯门口晒太阳。老妪有严重的佝偻病,她无比瘦小,蜷缩在门口,更像一个娃娃。她儿子几乎每天早上都陪她坐着,是个五六十岁的男人,身材高大。很难想象,这具身躯竟来自如此矮小瘦弱的母体。他们不说话,就望着眼前的太子道西,望着这一切的喧嚣吵闹,车水马龙。有时晨光洒在他们身上,会令人觉得很美,很美。有几天没有看到他们,我会很惦记,不知她是不是病了,直到某天又看到他们,才放下心来。

最后一景,是在太子的C2出口。在这个红绿灯路口,几乎有90%的人是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其实这个路口交通非常复杂繁忙,而且车速很快。每天早上我都看到无数,真的是无数人,好像梦游一般觉得自己可以跑得比车快,闯红灯,与汽车赛跑。有西装革履的白领,有赤膊的工人,有大包小包打货的人,有拉着孩子上学的父母,还有许多拄着拐杖的老人。我是一个严格遵守交通规则的人,在一旁看着这些争分夺秒,真的不知说什么好。是不是只有在红灯面前,我们的时间意识才最强,才最争分夺秒?从汽车前面夺来的几分钟,进入地铁后,便马上还给成人奶嘴——我们的智能电话中。

这便是我每天进入地铁之前的上班路上,固定的六个景色。进入地铁后,便是千篇一律,人人掏出自己的智能电话,要么划拉,要么观望,目光呆滞,常常惘然。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