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真的很久没有写过博客了。

过去一年,成长很多,收获不小。我终于成为了一名记者,很辛苦,也很满足。当记者的事儿,以后慢慢说。今日我重又提笔继续在此记录生活,相信我,生活令我有备而来,可能更艰难,只会更精彩。

昨天和一个同事漫步在秋日午后。她和我提起一则童年往事。儿时的她颇为彪悍(我想她现在也是),经常欺负男同学。大概五年级的时候,她把一个男同学逼到了一个死胡同,正要动手打人的时候,这个男同学突然张开双臂,对着天空大喊:“舒克贝塔!”———果然,他获救了。

几乎不用反应,我哈哈大笑。

知道这个哏的,如今也不那么年轻了吧。我小学时候很喜欢看动画片《舒克贝塔》。按现在的话说,片头曲两处亮了。

先是首句“舒克舒克舒克舒克舒克舒克舒克舒克,开飞机的舒克;贝塔贝塔贝塔贝塔贝塔贝塔贝塔贝塔,开坦克的贝塔。”没错,八个舒克,八个贝塔。我这辈子也忘不了是八个,这是我对于强迫症的启蒙吧。不知过了多久我仍旧会和别人争论开头是八个舒克不是七个,也不是四个。

歌词中的另一个经典,就是高潮部分唱到:“谁需要我们帮助,只需叫声‘舒克贝塔’!”我不嘲笑这个小男孩,我也暗自叫过“舒克贝塔”,但是没用。也许因为我一开始就不信,所以不灵。

最近香港占中沸沸扬扬,很多人问我怎么想。嘘!我们有规定,不能写博客发表看法。我去年在纽约时报中文网的时候采访过占中三子、黄之锋和十多位香港人物。最后写了一篇一万五千字的文章,讲中港矛盾的伤痛和发展趋势———嗨,我水平也很有限,试着阐述。不过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发表。今日想来,有些后悔,再想想,也不后悔。

讲到香港,我开始不那么自信了。

不过可以接着香港说个笑话。我一个同学是东北人,她妈妈第一次去香港找她玩,读到那些地名的时候,总喜欢加个“儿”音。比如“尖沙咀儿”、“湾仔儿”、“北角儿”……

你读读,一读准笑。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