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不明白的小龙虾

我一直感到困惑,小龙虾有什么好吃的?

我觉得吃得清淡些,过后有回味,也舒服些。过去,我从未去簋街吃过,也从未吃过小龙虾。但是每次经过簋街都看到小龙虾馆子前排着上百人长队,人们坐着等位,一边等一边喷吐瓜子皮。我开始感到好奇,小龙虾很好吃吗?

我的小龙虾开斋是在武汉。中国的小龙虾之都,非盱眙、武汉和北京莫属了吧?我去过武汉一家很有名的虾子店——但我一点儿没吃出好来。回到北京后,我觉得也许北京的味道好些?试过一次外卖,也没有吃出好来。

我意识到,一定是因为我没有去过簋街,所以不得小龙虾要义。终于,朋友小龙虾女王和贪吃小王子邀约我簋街胡大,这里是小龙虾爱好者的天堂。刚晚上五点半,簋街上几家胡大店已经排起了长龙。

在等待了一个小时后,我终于吃上了北京簋街胡大的麻小。但是很遗憾,我还是没有吃出好来。论口感、论味道、论过程,都不令我感兴趣。

我请教小龙虾女王她为何爱吃,她进行了颇为文艺的阐释:

期末之前来一盘 披荆斩棘 手起头落 焦虑全无
期末之后来一盘 抽丝剥茧 把玩四肢 神清气爽
假期无聊来一盘 呼朋唤友 味重料足 不觉光阴

有立竿见影快速完成任务的成就感和味觉上的双重多巴胺!

饭桌上,小龙虾女王和贪吃小王子讲述专车司机告诉他们的轶事,嗨,还能有什么轶事,约炮呗。女乘客主动投怀送抱,男司机主动辣手摧花。说着说着,转向京城女大学生被包养。贪吃小王子说:“北大清华也很多呢!”我纠正他:“清华还是少的,一来课业重,二来女生总数少。”小龙虾女王是北大的,她证实,确有漂亮女同学一夜情发家致富。一夜入账几十万,逛一次买好多包又好几万。她还告诉我谁谁谁,谁谁谁都是大学时被包养的。可是我不知道她说的这些名人是谁,她马上给我百度百科,哦,的确是名人。

我好奇,那这些事情你怎么知道的呢?她说,包养方,通常是老总,会炫耀啊,“我把谁谁谁上了”。而且女的也会炫耀啊。

我经常为我的迂腐感到惭愧,在当今社会,我是一个多么传统的人。我听到这些事情,觉得恶心,觉得惋惜,觉得不要脸。我没有忍住说:“那个女的也就值几十万了。”小龙虾女王告诉我,除了物质,还有许多机会啊,门道啊,睡一次,什么都有了。“这是捷径。”

这是荣誉感的丧失,这是笑贫不笑娼,这是是非不分。

之后又谈到同居。现在大家觉得婚前同居是正常,不同居是有病。小龙虾女王和贪吃小王子问我:“不同居你怎么知道他那方面行不行?万一不和谐呢?”我和他们说,我认为性生活好比圣诞节礼物,我只愿意在圣诞夜打开。他们告诉我:“每天都可以是圣诞节。”不过,婚姻又不是只有性。

回到内地后我觉得香港算是保守的。在内地,似乎什么都可以,你做什么都有理,都有人支持你。我困惑了,难道人类的进步和自由的追寻就是是非不分、为所欲为?

不高兴。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