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March 2007 · Comments Off on 懂了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最近听到两首歌,都是高中时喜欢的:

Tori Amos—Silence all these years.

Josh Groban— You raise me up.

以前听Silence all these years,只是被它诡异的调调吸引,不是说我喜欢诡异的东西,可能在那个本身就琢磨不定的年龄,对一些不好把握的旋律有特别的好感——至于它表达的是什么,我一直不太懂。今日似乎豁然开朗了。当然,也可以说,它的意义体现在我们赋予的意义之上。某顿饭无意中发现有几粒西兰花掉在了番茄酱里,红晕晕一片,今日陡然觉得这感觉配这首歌正好。然而我发现再听它,已经不甚喜欢了。

但是You raise me up在我心中的地位经久不衰。我记得很多年前在Channel V看到Josh Groban接受采访,说"you" can be anyone, your friend, your love, your parent, and God.至今一听到这首,我脑中第一个图景就是高中毕业典礼,那是高考后不久,在我们的综合礼堂。并不煽情,因这典礼本不需要煽情,每个人都挂着说不出的表情。当人陆陆续续离开时,Josh Groban那天簌之音在礼堂响起,When I am down…看着楼下学校的花园,高中的一切,我的眼泪唰地流下……

有个高中同学和我同年月日生,是我眼中的才子,也确乎才情万丈。唱歌很好听,在录音棚试音的时候录下了他唱的这首歌,后来发给了我,无论时空如何转变,每每听来,那份感动荡彻肺腑。其实我和他交往不少,但交流不多。回忆中的他,总是伴随着阳光。那笑容很是俊朗。

现在应该称呼他为弟兄,也信了主。

18. March 2007 · Comments Off on 转过身,抱住你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喝水的时候我挑了这个杯子。而且偷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河马女:亲爱的,为什么我们如糖似蜜,亲密无间?

河马男:因为我们的距离,永远只是转过身,一个拥抱而已。

河马女:为什么人类做不到?

河马男:因为他们总是额外感到委屈。

河马女:你从来不委屈?

河马男:我没有时间委屈。我要在你远去之前,转过身,抱住你。

因我相信,爱能遮蔽一切。

因我爱你,永远比爱自己多一点。

小狐狸按:在你的她疯狂的时候,永远不要和她理论——一来女人疯狂的时候本无大道理可言,二来讲理永远不及一个温存的拥抱。你倘若打定主意要对她说“我爱你”,那就再明确一个程度:我爱你比爱我自己多一点。当然后面那句可以不说,只在她发飙的时候,在你们吵架的时候,你对自己说:我爱她,而且比爱我自己多一点。这样你就没有心思去委屈,去算计,去记恨。不要理论,不要计较谁对谁错,上前抱住她,让她觉得,你爱她,且比你爱自己多一点,或多很多……男人的差别就在此。同样是“我爱你”,后半句有的是“而且比爱自己多很多”,有的则是“只是比爱我自己少一点儿”。

女同胞们,要包容,要克制,也要给他时间学习爱你——其实说白了,谁又没有爱自己胜过一切的倾向呢。所以我们都要学习,学习什么叫爱,如何去爱。别再让“遇到爱,不懂爱,从过去,到现在”的感慨发展到明天了。

I went to the woods because I wished to live deliberately. — Henry David Thoreau

I went to the woods because I wished to find a bear to hug. — Zihona

~~~~~~~~~~~~~~~~~~~~~~~~~~~~~~~~~~~~~~~~~~~~~~~~~~~~~~~~~~~~~~~~~~~~

推荐新书:《中國女工 —— 新興打工階級的呼喚》

14. March 2007 · Comments Off on 春夜星空图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今夜晴朗,众星闪耀,夜的使者给我送来暗号,于是我到小树林儿里和七年前的星星约会。

我最喜欢北斗七星——不仅仅因为它的形状可以增强食欲,它是我观星的重要参照(其ABCEFG星均可分为一等星)。在空气质量各异的城市,我至少可以找出它来!它也是我对于夜空的第一个美好认识。小的时候我爸爸总是会很兴奋地把大小熊星座指给我看,所以我每次见到大熊星座,第一个反应就是莫名地兴奋。观星是个愉快的体验,我躺在草地上,努力分辨,今晚我确定地分辨出的星座有:大熊座、小熊座、天龙座、仙王座、仙后座、武仙座、双子座。还有一些星座我知道它们的位置,且在该位置发现了一堆堆的星星,无奈我分辨不出具体的图形,它们是:狮子座、室女座、天秤座、长蛇座、巨蟹座、乌鸦座、人马座、天琴座、天鹅座。我相信通过进一步观察学习,或者得到一些指导,我最终可以欣赏到它们的神奇与美丽。另外我还喜欢观察月相变化,并在脑子里分析该月相形成时我们的地球和月亮太阳的位置关系(今年还有一次月全食将在8月28日发生)。我是小茄丁儿的姐姐,我喜欢地理。

如果您有任何观星经验可以传授,欢迎来信指导。不过我对于生日那12个星座的各套说辞一窍不通,且无任何兴趣。关于后者的交流还请另觅高人。

星星是穷人的钻石,装饰在我的梦上。它们为了记录我今晚的梦境,7年前就出发了。所以今晚一定要梦得精彩——讲个星星从来没有听过的故事,让它们咯咯笑,让它们的眼睛亮晶晶!

 ~~~~~~~~~~~~~~~~~~~~~~~~~~~~~~~~~~~~~~~~~~~~~~~~~~~

上次让我妈妈帮忙去踩点儿交道口北方家胡同里的一个名叫藏红花的饭店,很有特色,不知道她和我爸落实了没有。这回我再布置一个任务,有家传说中的蛋糕店——廿一客,味道正宗,服务专业,没有门市,只能订货。友人强烈推荐“白玫瑰”,说那朗姆Cheese浓郁得化不开…… 网址是 http://www.21cake.com 我妈妈是一个童心好奇心兼备的有趣女子,怎么样,给我踩踩点儿?

装大尾巴狼照片一张:

28. February 2007 · Comments Off on Until we meet again.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去学院的路上经过一片墓地,安详,宁静

此刻我的家人们,聚集在我姥姥家,除了我

姥爷的葬礼。平生第一个家人的葬礼

姥爷临走前,一直喊着我的名字……

那个高大慈祥的老人,占据我童年记忆的老人

被上帝接去天家了

为您的灵魂祷告——直到我们再次相见

25. February 2007 · Comments Off on 听声儿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小学时代的范文除了“我叫红领巾”,“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这时我看到**向我走来”,“内心一个声音说:……,另一个声音却说……”以外,还有一个特俗的描写:教室里面安静得很,连掉一根针的声音都可以听见——那时候我老是琢磨,谁没事儿上课带针呢?那到底是一种什么声音呢?

但是有几种声音,当真让我觉得奇妙。

首先是我妈妈的肚子。我小的时候看电视,女人怀孕了,男肇事者总是很温柔地把头贴在她肚子上听,然后说一些我那个年龄都觉得弱智的话……不过这个动作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的肚子里面是什么声音?无奈柔韧性能不强,听不着自己的,继而想:那我妈肚子里什么动静?于是我很喜欢趁我妈午睡的时候偷偷去听她的肚子——而且我从没有告诉过她我在干什么,她以为我又在胡闹,从没当回事儿,但是我却一次又一次窃笑于她肚子里咕噜咕噜仿佛有水流动的声音。可能我的也是如此,只是没考证过。

其次是雪落在我脸上的声音。这地界儿开阔,楼前楼后都有空场,晴天我躺下看星星,雪天我张嘴躺地上,听雪片啪啪落在我镜片上,脸上,衣服上的声音。四周可以安静到觉得这落雪的声音吵。我张着嘴等着雪花落入,脑子里想着冰淇淋,高粱饴,比利时软糖上的白糖粉,偷偷幸福……

还有就是浴花儿的声音。我不知道是不是大部分小朋友都爱玩儿水,反正我小的时候是,现在也是。见到个水池子非得拿手撩几下。和水有关的,泥巴啊,沙子啊,就更爱了——反正对于衣服脏了没有感念,总之回家就又换一身儿干净的了。所以我不爱淋浴,爱盆浴。得空就放一池泡着玩,玩累了就不想起来,险些睡里面。这个声音出现的时机要把握好:浴花上有好多的小窟窿,就着浴液生出许多的泡泡,用完后把它按浴缸底下,由于浮力它自己往上游,就在它带着一些泡泡刚出水面的一瞬间,能听见油锅炸东西的声音,呲呲啦啦,好像什么爆破一样,特别好玩,屡试不爽,逗得我咯咯笑……

综上所述,一个人的时候,我仍旧是一个小朋友。三者以上,就有装大尾巴狼的趋势了~~

17. February 2007 · Comments Off on 听花儿绽放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我又不可收拾地养起了花草。想到每年春节的时候都会有水仙的陪伴,香香的,闻也闻不够——不过闻得太久就不觉得香了。那花瓣在阳光下还一粒粒闪着光泽,很动人。我昨天也买了一盆黄水仙(narcissus),怕她孤单,又顺手拿了一盆Crocus,中文是叫番红花(或是藏红花)。昨天买来的时候花苞都未绽放,不过很饱满,仿佛憋足了劲儿。今晨一睁眼,就看到5朵水仙和3多番红花在冲我微笑。我感谢她们!因着这花开,我格外地喜乐!只是下次,请给我一个时间,让我静静地听你们绽放——想必是优雅,又从容的。一直就琢磨着买彩色铅笔闲来画画,但是心仪的动辄就小二百克朗。今天是传说中的“年三十”,我又去书店了,终于买下了“蝙蝠侠”牌12色彩色铅笔一盒。真是后悔没有带来我的中华铅笔,这些钱,能买多少个颜色的“中华”啊~~立时就画下了藏红花一幅,敝帚自珍,贴墙上了。画画可以让我安静,争取把墙贴满,迎接χχ来找我玩Cool

 

我曾经问他:幸福真的像花儿一样吗?他说:像,而且比花儿还灿烂。我信。

马太福音6章25—34节 不要忧虑

28节: 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融化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

33节: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约翰福音3章16节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愿神祝福您和您的全家!愿神亲自看顾您的所需,并一切的脚步!神就是爱。

小狐狸给大家拜年,祝您平安、喜乐。

(题外话:我以前听说人叹气的长短和年龄有关,岁数越大,那一声叹息就越长。现在发现不然,和肺活量有关吧。比如我,肺活量很大,所以每次叹气都特别长~~曲里拐弯儿的。)

26. January 2007 · Comments Off on 送给孤挺花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亲爱的孤挺花:

知道你又叫朱顶红。那么你喜欢我怎么称呼你呢?你知道嘛,每当我叫你孤挺花的时候,都不禁心酸。你本是那百合纲,天门冬目,石蒜科;喜阴不耐寒;热带的南美洲啊,是你祖上的家园。为何你偏偏来到这寒冷的瑞典?在这样一个肃杀的冬天,孤独挺立在Carolina Rediviva进门的台面?回来后我做了晚饭,叫做甜蜜的狐狸爪子,希望把你的心儿暖!

今天去了瑞典国内最大最老的图书馆——Carolina Rediviva,办了张借书卡,终于可以捧着书看了!Uppsala这个城市有着无数的图书馆,是一个学习气氛很浓厚的地方。我曾经在一个儿童图书馆里转悠,寻找我瑞典的亲戚是以怎样的形象出现在儿童读物当中。狐狸,可不都是阴险狡诈哦,瞧我,就敦厚老实。以正视听。

Carolina Rediviva:

一进门,在Reception desk上插着一颗孤挺花,挺拔,漂亮:

如信所写,就做了饭送给她。土豆泥,烤青苹果,草莓酱,猕猴桃。

16. January 2007 · Comments Off on 照顾好自己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今天下午只身飞往斯德哥尔摩。

很有意思,我随手那么一翻,看到《圣经》约书亚记1:9, “我不是吩咐过你要坚强勇敢吗?所以,你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慌;因为你无论到哪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 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嗯,还得说。其实每次离别,牵挂都是双方的。父母会说,孩子那么小,又一个人出去了。我听了心里说:其实不小了,你们年龄越来越大,每次离去,我又何尝不担心。父母不再年轻,我也不再幼稚。

爸妈,我们都要照顾好自己。论嘱咐,我能说的也很多:

1.读经,祷告,敬拜,不能少。我们在祷告中彼此纪念。

2.注意饮食,太咸太油的别吃了。向闺女学:蜂蜜、酸奶、红酒……(回忆一下我每吃一样东西的理由~~)食补强于药补。

3.只要喝了酒,千万别开车!

4.双亲皆在便是福,多体谅兄弟姐妹,多看看你们的爸爸妈妈。

5.爸爸去做个全面体检,妈妈要密切关注乳腺。

6.多运动。爬爬山,挖挖山药,多好。

7.把对我的担心化为祷告。

听到你们细微的鼾声,我真是幸福。

我也困了,晚安!

07. January 2007 · Comments Off on 表达胜于含蓄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最近有些郁闷。不知为什么和妈妈的交流没有以前那么畅快。可能是因为时间与距离,也可能是因为身处更年期的她身不由己。一个结束了青春期,一个享受着更年期。也许那种无名火是恼人的,是难以自控的——我非常理解,每个月,我也会有犯驴的时候。

晚上赴宴前我和她执拗了一番,原因说出来能笑掉大牙:她让我去洗洗脸抹些油儿,我说“就不,今天我又没扬灰去”。然后两个人就锵锵上了。晚餐吃了些巴西烤肉,喝了些红酒。饭桌上,我们没有说话。俗话说,酒撞怂人胆,我这么个随和的人,到家后,又穿上衣服一声不吭出去转悠了。的确是冷死我了。后来她给我发了个短信:孩子回来吧,外面冷。看得我直想哭。忍不住,回去了,穿着羽绒服往沙发上一倒,她走过来了,我把冰冷的手往她脸上一放,她就进屋趴床上掉眼泪去了……

哎呀,我还能说什么呢?这就是一个母亲,一个深深爱着自己的孩子又处在更年期的母亲!其实我也不是出去赌气——外面忒冷,零下好几度,犯不上,我在家犯犯驴也绝对没有问题。我只不过出去冷静冷静,想想怎么恢复我们以前那么成功的沟通。后来我说,妈你别急,咱好好谈谈吧。

然后我们就开始了我归家后的第一次畅谈。其实我和妈妈除了母女关系,更多的是朋友的关系,彼此很信任,也很愿意分享。心平气和的有智慧的沟通,让我理解了我的远去带给她的孤独,她平日里工作上的困惑以及她作为一个女人的欢欣和无奈……如果她不说,我是想象不出的,我只会不断地告诉自己她爱我,只会定睛于她偶尔爆发的脾气,完全看不到背后的原因,也理解不出她有多么爱我。我也仔细地和她说了说我的改变和我现时的很多看法,关于信仰,价值,爱情,理想……沟通真的是一个太微妙的东西。沟通的力量是奇妙而伟大的。沟通前我们都感到很无助,很痛苦。但是一旦我们冷静下来,坐下来,讲出我们各自的想法,多些理解,那种母女的默契与深情又重新温暖了我们。幸福!与妈妈交流,永远是幸福又明智的。我说:妈,我与你交流是因为我一直信任你。她说:你愿意和我说是因为我从来不干涉你。的确。妈,那咱就保持这种互信互惠的关系吧,咱别着急,咱别闹不愉快。

我们教会的Eric长老曾经说过:表达胜于含蓄。含蓄如果只为了增添一抹回忆中淡淡的哀愁与所谓的小资情调,就大可不必了。我总是觉得我可以表达得很到位很充分,但是我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有的时候我不去表达,或者说,我假设别人都充分理解我的含蓄——事实证明,不是的。我的含蓄,尽管饱含着我的深情,可能会被误解为冷漠,可能是虚伪,可能是骄傲……当然我也不是说我应该为了避免被人误会而不去含蓄。我只是想说,有效的沟通更多的是建立在面对面真诚的交谈之上。

在恋爱中更是如此。两个人不爽,往往不是因为没有爱,而是没有让对方充分感受到自己的爱,或者说,爱的方式不对头。可是如果不充分交流,彼此又怎么知道哪种方式最为适合? 我是个感情丰富的小孩儿,丰富,换个词,也可以是敏感——胡思乱想,代替了有效的及时的沟通。也许有一点永远不能忽略,男人约会往北,女人约会往南。

不论对谁,在敏感与犯驴之前,也许我首先应该平心静气,不那么任性,平静地说:我们坐下来谈谈,我是这么想的,要不你听听?

02. January 2007 · Comments Off on 幸福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昨天上火车前,我抬头使劲看了一下香港的天——云朵总是在奔跑着,一小朵儿一小朵儿,疙瘩汤一般。

火车歌唱着向北方开去,尽管它可能在哭泣,而真正歌唱的是我。很快出了香港,仅是离别半年,但仍旧有些许不舍,感谢香港,一个让我成长的地方,一个让我知道自己有多么幸福的地方。Whatever does not destroy me makes me stronger.

清晨一睁眼,看到白色,起初竟有些陌生——白雪覆盖的世界,让我莫名地激动起来,起身,穿衣,跳到窗前,看村庄,池塘,喜鹊窝,各种口号和标语。有的房子和铁路挨得那么近,但是很快就错过,继而远去。两个世界。那么近,那么远。沈从文写过中原地区的云糙到可以揪下一把去蒸窝窝头——边看边琢磨,觉得这比喻太绝了——继而开始想念北京的菜团子……

因为大雪和修路火车晚点了四个钟头。等待是焦灼的——尤其是捧着方便面想着涮羊肉的时候。不过这也是好事儿,一边看着路旁的村落,一边回想刚过去的2006……

风尘仆仆。看到了等待着的父母,归家,幸福——我甚至不敢去仔细琢磨我有多么的幸福。爸爸妈妈太爱我了,而且他们是以一种我最接受的方式来爱我,同时这种爱与被爱的关系也是健康的,即不含蓄到影响了感知,也没有充足到溺爱。感谢主!床下抽屉里永远是用不完的漂亮袜子与内衣;被子总是芳香又柔软;各个角落总是有各种有趣的小玩意;连厕所里也放着我喜欢的蜡烛;妈妈为了我在瑞典的日子准备了好多漂亮的毛衣和披肩;爸爸为我买了充满童趣的小猪自动充电手电筒;冰箱里总是有我爱喝的酸奶;每次回家妈妈都会拿出我最喜欢的印有The Simpson's 的睡衣;每次回家他们都买花摆在家里……我真的是有点儿不敢去细想,因为我怕我承受不住这些细腻的爱,更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去回报他们——尽管他们不图我的回报。

于是我就在上帝面前为我家献上祷告吧。感谢主给我这么幸福的家庭,更重要的是,感谢主赐给我一颗感恩的心,无论在何种境遇中都看到幸福的一面。求主在这新的一年带领我们,恩顾我们,愿我们成为主所喜爱的儿女,荣耀他的名!

主,感谢你赐我幸福,感谢你赐我一颗心去感受到这些幸福,也求你赐我能力,也让他人幸福。

我希望我的2007年,

多些感恩,少些抱怨;

多些爱心,少些埋怨;

多些信靠,少些焦虑;

多些智慧,少些骄傲;

多些思考,少些论断;

多些宽容,少些记恨;

……

25. December 2006 · Comments Off on 展开清晨的翅膀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诗篇139

主耶和华,你已经鉴察了我。

我坐下,我起来,你都已晓得。

我行路,我躺卧,你都细察,

你也深知我一切所行。

我舌头上的话,你没有一句不知道。

你在我前後环绕着我,按手在我身上。

这样的奇妙,是我不能测透,

你的至高你的尊贵,是我永远不能所及。

我可以往哪里去躲避你的灵?

我可以往哪里去逃可躲避你的面?

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地极,

就在那里,你的双手也必引导我。

22. December 2006 · Comments Off on 葡萄一样的天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12月的日子,忙碌,辛苦。但是仔细想想,又觉得单纯,幸福。日出,鸟鸣,阳光,绿茶,温书,散步,读经,祷告……

傍晚看天,总是那么美。爱上了那棵红花楹,高大,舒展,端庄。果子狸指着树冠后面的天说:你看,像一颗葡萄。今天黄昏的天,真的很迷人,淡淡的藕荷色,一点点沉降,仿佛一颗积聚了无数甜蜜汁水的葡萄,丰满而透亮。看见老吊车,突然觉得亲切——仿佛是在家望窗外的景色。那天晚上想吃些有汤水的,就下山吃了一碗鱼蛋面。当我兴致勃勃地咀嚼那弹牙的鱼蛋时,倏地感到我对于那个鱼蛋,或者说,我对于香港的感情,竟然很深。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处在一个新的环境中,总是喜欢怀旧,总是喜欢类比见到的各种事物。也许更应该的是去品味和珍惜当下的美好和感动。在香港总是想着北京,身在这里,但是说话的时候,总是说“他们这儿”,没有归属感。不久后马上要去瑞典,然而我非常确定的是,我一定会在某个白天,或是夜晚,想念榕树、红花楹、海陆风、鱼蛋……

脑中构想着在瑞典的生活——我究竟应该如何规划,去充分挖掘这恩典与祝福?也许我应该去我在英国受洗的那间教堂看看,是的,我是要去的——想念那片蓝天和海鸥。真想再次坐在这间教堂里,安静回忆,慢慢数算,主的恩典——他以如此奇妙的方式让我认识了他!

    St.Elizabeth Church, where I was baptised.

葡萄一样的天,清澈的日子,一天天…… 

18. December 2006 · Comments Off on 坐在冬日里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冬日,早起

看太阳升起

这里的冬天好冷

你斜眼问:“你是北京人为什么怕冷?”

北京冷,但是我们有暖气——你永远理解不了那是怎样的一种温暖和惬意

坐在冬天里

没有结晶的,是标榜“纯正”的蜂蜜

康枇马拉色菌

在主人的疲惫与紧张中

怡然自得,休养生息 

坐在冬日里

淹没在黑白的笔记

榨取着记忆 

镇压着睡意

撕扯着回忆

尽管在冲泡着无花果的绿茶中

荡漾着甜蜜 

为什么每个12月,都好疲惫

终于累了

宿舍区街口有一个私家停车场,里面有一颗巨大的榕树。清晨路过,经常是脚步匆匆。那天我驻足仰望,霎时沉浸于一种清澈美好。《鸟的天堂》,原来我每天都可以看到。“现在正是枝叶繁茂的时节(树上已经结了小小的果子,而且有许多落下来了。)这棵榕树好像在把它的全部生命力展览给我们看……” 文章说到的那些小果子,在这里已经密密麻麻落了一地。

伴随着清晨母爱一样的阳光,看那跳动的绿色,闻那泥土的芳香,听小鸟歌唱——已然是每天第一份礼物,莫大的赏赐。是那些树上的小鸟,让我这样一个从北方来的女孩儿,站在南国的树下,告诉自己:“这就是你知道了很多年的词汇——婉转动听。”对,那一刻,我当真知道了什么才叫“动听”。

它们反复吟唱着一句话:“爱情是一个光明的字眼儿,由光明的手写在光明的册页上。”    

06. December 2006 · Comments Off on 树下的祈祷 · Categories: 柔蓝一水萦花草

我对于阳光有一种不能抗拒的迷恋。更喜欢观察各种植物,喜欢看它们沐浴着阳光,恬淡却又坚强。记忆中的浪漫,曾有个男孩儿对我说:以后背了《植物志》,到郊野向你显摆去。

整整一天,都沉浸在一种说不出的感动中。昨晚自习时借了本香港濒危植物解说,回去后翻看,着实吃了一惊!没想到在Lily Pond生长的那棵大花紫薇,竟然属于易危品种,已经越来越少见了。多少次在其下漫步,捡拾它迸落在地上奇特的果实,但这碰面机会的难能可贵,竟险些在我的习以为常中被永远的忽略!

每次爬龙虎山的时候,都会看到地上散落的一些白色黄蕊的花,靓丽至极,只是分辨不出它从何处掉落下来。昨晚终于有了答案——红皮糙果茶——已被列入《香港植物红皮书》,易危品种。多少次的擦肩而过,我从未庆幸于我与它的相逢,却将所有这一切,视为理所当然!

生命中有着太多的稀有值得珍惜,我究竟在麻木与冷漠中错过了多少,还要错过多少?

突然想走到那棵大花紫薇之下,与它一起仰望,献上我们共同的祈祷……

脑中浮现出 《先知》中的 Prayer:

And I cannot teach you the prayer of the seas and the forests and the mountains.

But you who are born of the mountains and the forests and the seas can find their prayer in your heart,

And if you but listen in the stillness of the night you shall hear them saying in silence,

“Our God, who art our winged self, it is thy will in us that willeth.

It is thy desire in us that desireth.

It is thy urge in us that would turn our nights, which are thine, into days which are thine also.

We cannot ask thee for aught, for thou knowest our needs before they are born in us:

Thou art our need; and in giving us more of thyself thou givest us all.”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