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沉默的回忆4)清晨 黑背 忠诚

和朋友从巴黎随着火车一路南下,心中总是有着盼望,然而心情却似乎在一点点下沉——离愁别绪,身不由己。为何我用尽全身力气却换来一声叹息。辗转,奔波,终于到了罗马,住在某部委驻外的一个小庭院里。小院儿里鸟语花香,绿树成荫,黄灿灿的柠檬挂满枝头。满地坠落的柠檬中,一只大黑背神气威风地站立着,竖起两个尖尖的耳朵,目光炯炯,冲着我们狂吠。日后听说,千万不要放他出去,他曾经咬伤过一个意大利老头儿;还听说,他已经当了姥爷了,是条好狗。一听他咬过人,我顿生畏惧。但实话说,我倒是不怕狗,喜欢得很,就是没有饲养经验。 

这狗的名字是个意大利文,听上去像是英文的“合金”:Alloy, 总之我一直这么叫他,他也回应。那天晚上我们和他打了招呼,摸了摸他的脑袋,不叫的时候挺乖,神态也温顺。次日就能明显看出他对我们没有先前的警觉了,进出时也不再定睛察看。看他身上怪脏的,就主动要求给他洗澡。这家伙还真是爱洗,可是身体表面积忒大,忒脏,就象征性地用了点浴液,用刷子刷了刷毛,然后那么一冲,他浑身那么一抖,立马利落多了。看得出,他很高兴,尾巴不停地摇着,眼神也和善。 

朋友先我回瑞典,5点起来赶飞机。我送到楼下,朋友一步步远去开院门。正在这时我看见Alloy躲在不远处,盯着大门,伺机窜出去。我突然想起他主人说,他最喜欢到外面疯跑,可是附近院子的狗太多,他对人家狂叫,对意大利人也不友好,怕出事儿。我提醒了朋友一声,可是已经晚了,那门刚开一个小缝儿,Alloy一个健步冲了出去。我穿着睡衣跟出去,这家伙果然开始称王称霸,群起的狗吠声撕破了古道清晨的宁静。 

我劝朋友赶去坐车,我去叫他主人。回屋换衣服时反倒听不见狗吠了。他主人睡眼惺忪,说没事儿,让他跑去吧。这时我收到朋友的短信,说是Alloy一路跟着他去了车站,又舔又拱,似乎是舍不得他走,正陪他等车呢!朋友说快把他带回去,真怕他跟着上车。 

凌晨5点多,我穿着小裙子,在婉转的鸟鸣中,诚惶诚恐地跑去车站。这Alloy要是不听我的怎办?要是再袭击个意大利老头儿怎办?他那么大个子,我分明奈何不了他。想着,跑到了车站,看见他正陪着朋友等车呢,乖乖的,像个小孩子。朋友舒了口气:快带他回去,真怕他跟着我上车。 

在欧洲我经常看见人们带着大型狗散步,也不拴着,就那么自由和谐地跑。从来没有养过狗,也不知道他跟人散步是啥景致。但是这回我必须要试试了。挺棒条狗,昨天主人刚又买了几百欧的狗粮,要是让我们给放出去弄丢了,或者惹点儿事儿,多不合适。我拍拍他的脑袋,叫着Alloy,就往回跑。他跟着我跑了几步,又回头看了看朋友,看来他对我们还真有感情啊。我拍了拍他,他就随着我一起跑开了。一路上有人,有车,这家伙没滋事,倒是跑出几步就回头看我,等等我,还真是让我感动。我赶上去摸摸他的脑袋,跟他说:你要真是我的狗该多好啊。 

就这么着又回到了小院儿门前,他再次爬到人家的墙上对着里面的狗狂吠。健壮的身躯显露无遗,叫声洪亮,体形优美。真是条好狗,讲情义,又忠诚。

狗不会说话,更不会承诺,但是它当真不会离开;人不仅会说,更会承诺,但有几个能持受住承诺?

apia italy

亲爱的Alloy,想他
Alloy the dog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