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沉默的回忆5) 顺风车

6月24号傍晚爬上了艾菲尔铁塔。登高不仅可以望远,更是不胜寒。正是旅游旺季,人挤人,乌央乌央的。俯视与遥望的快感以及人声的鼎沸放慢了塔上的时间。

顺着天梯走下,正赶上一群法国基督徒在塔下唱赞美诗,又跟着亢奋了一会儿,才转身问朋友:几点了?答:12点多了。我忽感不妙,快走!住的地方挺老远,先要乘地铁,然后换巴士。急匆匆赶到地铁站,霎时感到夜晚的冷清。一位黑人员工向我走来,说了句法语,简单到我可以听懂:最后一班刚开走了。有如晴天霹雳!

和朋友在大街上溜达了一会儿,又到了另一个巴士站,末班车也没了,就算有,也不直达。想想看,除了TAXI,实在没辙了。可我们住的地方还真远,就算用人民币计费也不少呢,更何况是欧元!下了狠心,招了几次手,嘿,还都有人。我是个不轻易放弃的人。虽少不更事,但过往的闯荡经验至少沉淀给我一种个性,不轻易说不,在不可能处兴可能。因我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在地上踱步了不多时,我对朋友说:我们搭顺风车吧,来,一起祷告。我打算坐两次顺风车,毕竟一下到达的可能性不大。我四下观望,发现了一个地理位置很好的路口,还有个红绿灯,车辆会暂时停下来。凌晨一点多,也没什么车了。等了一会儿,就在那个拐弯处,我拦下了一辆老头儿开的车。问了他知不知道怎么去我们住的地方,他跟身旁的女人交流了一下,说是怎么怎么走。我继续请求到,能否搭我们一程,到那个巴士站?老头儿爽快地答应了。啊!旗开得胜。致谢,告别,目送人家离开。

我们到了巴士站,发现没有任何巴士了。只能再试试运气。和朋友招了几次手,人家都飞快地开去。后来我说,你站后边,我去截。否则人家看见一个雄性青壮年拦车,不知道要干什么;我把头发散开,妩媚点儿,兴许有人停下。一见到车来就搔首弄姿,不过不成功。一来车少,二来人家见识多了,实在不买账。在快要灰心的时候,一辆车在路过我们之后犹豫了一下,在我们前方停了下来,俩妙龄少女!人手一支烟,喷云吐雾,车里还放着咚咚咚的音乐。我们说明了困难,人家不认识路,但是跑下来看路标,研究地图,后来等灯的时候还问了另一个司机。知道怎么去后,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的free ride,好像说的是“当然可以,上车吧”。我们就在烟雾缭绕与咚咚作响中被两个少女送回了hostel。可能我那个雄性青壮年朋友对此更有种独特的感觉吧:)

在法国期间还受到过很多好心人的帮助。当然不能以一概全。不过暂就我们的经历而言,法国人民很友善。

回想下,实在是感恩!感谢上帝,感谢那位老者和他身旁的女士,感谢那两位时尚的妙龄少女。也许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我在这里的感激,但是我相信上帝必定在暗中察看,记念他们给予别人的点滴帮助。

有的时候,你伸出的一只手,可能是别人的一重天。

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辞,就当向那应得的人施行。你那里若有现成的,不可对邻舍说:去吧!明天再来,我必给你。——《圣经》旧约,《箴言》3章27-28节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