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沉默的回忆7):清澈的丹麦B

瑞典人很害羞——书上这么说,瑞典人也这么说自己。我接触到的瑞典人也都非常的腼腆,尽管有着丰富的内心世界,但是若不破冰,很难得尝那冷峻下的澎湃。

巧的是我接触到的两个异常开朗的瑞典人都是混血。一个叫F,爸爸是丹麦人,一个叫M,妈妈是芬兰人。起初他们的热情只会令我暗自发问:谁说瑞典人腼腆,这不也挺活分的嘛。一深入,才知道这背后的结合。

Fredrick是我的邻居,学营养学,但是却亲口告诉我“我从来不按我学的做”,据我的观察,的确如此。我一周至少见他吃4次肉丸子面,具体做法是:从冰箱里拿出冷冻的瑞典肉丸,直接放入锅中,也不放油,煮上意粉,定8分钟,然后出来扒拉一下变黑的肉丸子。盛出,挤上番茄酱,掰半根黄瓜,端着回屋吃去了。我也曾讨教过哪种肉丸子好吃,他认真给我讲解,后来我也试着这么做过,的确是快,味道也不太差,但若是天天吃,我还真没有那个毅力。有一次下午烤鱼,看到他进厨房,仿佛刚睡醒的样子,从冰箱里拿出肉丸子……又是那一套,我邀请他吃鱼,他仿佛被吓到,解释说他对鱼有恐惧症,一点儿不能吃——这个习惯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和他做邻居是愉快的经历。他自己和另外一个人成立了一个乐队,经常在屋里自编自练——我在音乐方面不是过于保守,但我还是要说他们有些曲调实在诡异,唱到高音简直令我浑身起鸡皮疙瘩——不过现在想来也是挺有趣的回忆。

我喜欢听他讲他爸爸的故事。他爸爸是个快乐的丹麦农夫,和他瑞典的妈妈也没有结婚,也没有离婚。总之两个人分住两地,彼此承认,又不依赖。他爸爸一个人住在一个农场上,养了许多的牛。种了许多菜。最绝的是几乎所有家居用品都是他自己做的!二层楼房是他一个人盖的,里面的一切家俱他都自己做。据F称,有几个设计甚至可以去申请专利呢。按他的眼光,只有洗澡的某个装置让他觉得欠点儿意思,可以看出没有达到专业水准。他说他的父亲非常快乐,每天放牛,做家俱。他也表达过和父亲沟通上的距离,比如当他兴奋地讲述自己的乐队如何演出,他的灵感和作品时,他父亲似乎只对他演出时的T恤感兴趣。

这位能干的父亲不禁让我想到了ViVi,难道丹麦人都喜欢搞木工活儿?

我似乎能从F的描述中听出他父亲单纯的快乐。

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们有科技,有文化,有财富的时候,却没有了幸福与快乐。喜乐离你我多远呢?

嘈杂纷乱的港岛,在一根根像筷子一样的楼房中,我经常感到压抑。这狭小有时仿佛一个马桶搋子,一下一下刺探着我忍耐的底线。闭上眼睛,我脑中总是会闪过过去在欧洲的片段,一条街道,一湾沙滩,一座教堂,一片蓝天……不消几分钟,楼下的噪音便开始嘲笑我的白日梦。抬起头望到的,还是那小小的天花板。我并非厌腻香港的一切,只是我还在向往……

在香港工作一辈子吗?——不知道,但最好不。

我喜欢在疲倦的时候看过去的照片,这对我而言是一种凭吊,也是慰藉

哥本哈根工业区在一面玻璃上的倒影

哥本哈根新港

丹麦旧都罗斯基尔德

弗莱德里克斯城堡,丹麦国家历史博物馆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