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一只神奇的狗

人,尤其是成年人,经常自作聪明,甚至觉得自己是宇宙第一名呢。

成年人不仅错误估计儿童的理解力,更是不把动物们当成神的创造,有灵性的创造来看待。

今天我要给大伙说这么一只神奇的狗。话说徳辅路是一条忙碌的大道。电车,巴士,小巴,私家车,甚至自行车(港岛的山地地形使得骑自行车变成一项冒险活动),川流不息,热闹非凡。连人在这样的大道上穿行,都得多留几个心眼儿。去年年底的时候我坐电车路过西区警署,突然看见一只小豺狗在大马路上奔跑!吓得我,以为是原来在摩星岭一带驻扎且疯狂的野狗们不小心溜下了山,可是仔细看他的脖子上还戴着一个小红项圈。这又令我很气愤——这主人也太不负责任了吧!我不能想象还有什么比在这样一条路上轧死一只乱跑的狗更容易的事了。

后来我三番五次看见这只戴着红色项圈的小豺狗,游刃有余地在大街上穿行,看到出来溜的狗,他还老贱招儿。 可是人家有主人管着,他似乎格外的自由。我的心中升起层层疑问:这是谁家的狗?他每天是怎么溜出来的?他的主人不在乎他吗?亦或,他是一个野狗?可是港岛繁乱的街道能够容忍一只乱窜野狗的生存吗?

上个周四,这一切终于有了答案!

我从学校回家就相当于从山上回到山下,一路都是下坡。上个周三我一步步沿着坡儿往下走。忽然间,从一条小巷闪出一只矫健的小豺狗,三步并作两步下着台阶,往德辅道上跑去,下楼梯的动作熟练而敏捷。我定睛一看:就是他!好啊,可让我得着了!原来是从半山往下跑的!那个时候是下班高峰期,他这一路少说有4个红绿灯。我见他在一个红绿灯前停了下来,警惕又激动地望着对面,我心说这狗神了,会看红绿灯?后来发现原来对面有一只被牵着的狗,他着急赶路,没等人家过来就闯了红灯,只是跑出来几步又回头看了看那狗,人家貌似根本就不愿意搭理他——这一切都被我看在眼里。他的速度太快了,我无法跟踪他,不消几分钟,他在各式汽车中左躲右闪,消失在车水马龙中……

不过我大概知道他是从哪里跑出来的了,是个进展。周四我上学过马路的时候忽然发现山坡上某个汽车修理行前趴着这个戴红项圈的小豺狗!温顺地趴在地上,丝毫没有在马路上的骁勇。我兴奋地走过去,看到肮脏的修理铺,和他脏乎乎但是内容丰富的狗食盆子。他也不理我。但是他的主人出来理我了。要知道,这是多么莫名其妙的事!一个肮脏的修理铺,一个满身汽油的修理工,一个穿着小裙子满脸兴奋的女孩子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他愣了一下:你有什么事?我说:这狗是你的?他说是啊,怎么了?我说我经常看见他自己在德辅道上乱跑,你不怕他出事儿吗?他说:哦,没关系的,他自己会看车,每天都出去自己溜一圈回来。语气十分地轻松。我说:哦,他会看车啊,真厉害。然后,摸了摸这位马路战士。然后跟他和主人说再见,他主人教育这个小豺狗说:说拜拜。他还是不怎么正眼看我——我理解,每一个狗也有自己的性格和内心世界。沟通需要建立在双方都愿意的基础上。

我明天还打算去看望他,忘了问他叫什么名字,我还要给他照张像——他在马路上的奔跑令我提心吊胆,我多么喜欢这个戴着小红项圈的神奇的小豺狗 🙂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