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以色列 4)决胜以拉谷,漂流约旦河

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米开朗基罗·梅里西·达·卡拉瓦乔)最著名的画作之一是《手提歌利亚头的大卫》,现藏于佛罗伦萨一博物馆中。

这一天,我们来到了以拉谷(Valley of Elah),年轻的大卫战胜巨人歌利亚的地方。在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决斗,但正如大卫亲口所说,“你来攻击我,是靠着刀枪和铜戟;我来攻击你,是靠着万军之命耶和华的名”。

“以拉谷,是以现金R.Lakhish河最北的一个支流Wadies-Sant 为中线的一条河谷,宽约2.5公里,西端起自迦特,东端止于伯利恒之北,长约30余公里,谷中有宽仅数米的小河床……是一条常年无水的旱溪。此河谷是自非利士平原通往犹大山地及耶路撒冷的三条主要孔道之一,具有非常重要的军事价值。……是重要的水果产地。” (简明圣经史地图解,梁天枢,2006)

今天的以拉谷:
voe1

voe2jpg

对于这场决战,《圣经》这样记载到:

《撒母耳记上》第十七章1、4-11节:“非利士人招聚他们的军旅,要来争战;……从非利士营中出来一个讨战的人,名叫歌利亚;是迦特人,身高六肘零一虎口;头戴铜盔,身穿铁甲,甲重五千舍客勒。腿上有铜护膝,两肩之中背负铜戟;枪杆粗如织布的机轴,铁抢头重六百舍客勒;有一个拿盾牌的人在从前面走。歌利亚对着以色列的队站立,呼叫说,你们出来摆到队伍作什么呢;我不是非利土人么;你们不是扫罗的仆人么;可以从你们中间拣选一人,使他下到我这里来。他若能与我战斗;将我杀死,我们就作你们的仆人,服事我们。那非利士人又说,我今日向以色列的军队骂阵;你们叫一个人出来,与我战斗。扫罗和以色列众人听见非利士人的这些话,就惊惶,极其害怕。”

第45-51节:“大卫对非利士人说,你来攻击我,是靠着刀枪和铜戟;我来攻击你,是靠着万军之命耶和华的名,就是你所怒骂带领以色列军队的神。今日耶和华必将你交在我手里;我必杀你,斩你的头,又将非利士军兵的尸首,给空中的飞鸟地上的野兽吃;使普天下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又使这众人知道耶和华使人得胜,不是用力用枪;因为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祂必将你们交在我们手里。非利士人起身,迎着大卫前来;大卫急忙迎着非利士人,往战场跑去。大卫用手从囊中掏出一块石子来,用机弦甩去,打中非利士人的额;他就仆倒,面伏于地。这样大卫用机弦甩下,胜了那非利士人,打死他;大卫手中却没有力。大卫跑去,站在非利士人身旁,将他的刀从鞘中拔出来,杀死他,割了他的头。非利士众人看见他们讨战的勇士死了;就都逃跑。”

经文中提到大卫使用了小石子,我顺手在地上捡了一粒,这里的石子儿都很圆,用于弹弓子果然理想。

voe3

还有一种不知名的紫花遍地开放,在蓝天与黄土中,很是鲜丽。每每看到令我啧啧称叹的奇趣大自然,我就感慨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一个动植物学家啊!这个希望要转嫁给老公或者孩子身上,嘿嘿。

voe4

大卫是合身心意的仆人。他靠着神争战,他晓得要全心依靠耶和华。面对巨人歌利亚,他讲出的话正是他内心的写照,没有恐惧,没有讨好,没有妥协。正如保罗后来在《罗马书》写到的:“神若是帮助我们,谁又能抵挡呢?”

难怪大卫写下这样的诗歌:

耶和华我的力量啊,我爱你!
耶和华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
我的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
他是我的盾牌,
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台。
我要求告当赞美的耶和华,
这样我必从仇敌手中被救出来。
——《诗篇》18:1-3

大卫是真知道耶和华的人,真尝过主恩的甘甜,真知道他的信实。愿你我都能更认识这位又真又活的神。

决胜以拉谷的是大卫王,漂流约旦河说的是我。这两个地方没什么相关,但是篇幅较小,我就放一起写吧。

其实这是一项娱乐活动,而且真是太好玩儿了,非常刺激。我和几个台湾的弟兄姊妹一条皮划艇,也没学什么操作知识就上去了,在约旦河漂啊漂。

上船前我在更衣室旁边看见一株类似芭蕉的植物,有着非常宽大的叶子,于是我灵机一动折了一片下来,费了好大力(这素质)。我当时就想,万一水太大,可以挡挡关键部位。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之前见到的阿拉伯少女都给蒙得只剩下俩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看着你,并不觉得神秘,反到有点儿害怕。但是当我们的划艇顺流到一处平稳的水域,就看见不远处有一船阿拉伯少年(这个非常好辨认),而且所有的少年都面容姣好,没有一个蒙面。啊!他们笑得多么灿烂——可是,他们在干什么?

只见他们每人手里一个大可口可乐瓶子(这个也非常好辨认),然后从约旦河里舀水,然后,凡是从他们面前经过的划艇,他们都要将每一个人从头顶全身泼透。还有互泼对打的,好不精彩。其实那水还是挺凉的。

我们这一艇上的台湾人年纪偏大(除了我),都不太想这么刺激。其中有两个毕业于MIT,想了很多主意:比如企图擦边经过,或是趁着“战乱”渔翁得利,还有一个大打政治牌,高喊“Friendship First!Longlife Friendship!” 于是我们先将艇划到了岸边,打算一点点蹭过去,没想到水流把我们冲到了一个树杈子虬结的繁乱处,险些捅了我的眼睛……后来再逃生,已经来不及,个个挨了灭顶之灾。哈哈哈,我要来夸奖一下我的芭蕉叶(暂且这么称呼它),我用它是左挡右挡,绝对能挡住我的大半身,非常的好使,头发竟然都没有全湿!而其他人都成了落汤鸡。大陆人,台湾人,阿拉伯人,基督教徒,回教徒——此刻沉浸在一片共同的笑声中,那么美妙,尽管短暂。

阿拉伯少年泼水绝对不是约旦河漂流自己安排的项目。赶上了,也算是我们有运气。要是那天跟着一帮同龄的朋友,我肯定要好好跟他们玩一场水上游戏,搞不好还跳到河里展示我高超的游水技能,把他们的船掀翻了也说不定——究竟谁更好斗呢?

漂流经过一个天然的小瀑布,一点点落差而已,但是已经非常好玩了。有专人在岸上抓拍精彩瞬间,像是迪斯尼云霄飞车过后电脑上显示的照片。是挺好看,人人面部扭曲,但是太贵了,我们都没有买。这次经历全程无法携带照相机,我也就干脆一张都没照,连我那立了功后被抛弃的芭蕉叶子也没有留下任何资料,甚至连人家究竟是什么植物也不得而知……

欲浏览更多《亲历以色列》,请点击这里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