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令我落泪 5)渴望,千万次的问

有这么四部国产电视剧,我百看不腻:《渴望》、《年轮》、《北京人在纽约》、《我爱我家》。我父母并没有对这些影视剧有特别的爱好,所以我觉得我对于它们的钟爱纯粹是个人的选择。

儿时对于《渴望》没有什么概念,但是那时长辈都在看,串门儿的时候也看。我虽看不出名堂,但是对于主题曲的印象特别特别深刻:“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音乐的魅力在于,它可以单凭旋律和声调来传递情感。那时我暗暗立志,我长大了一定要弄明白《渴望》在渴望什么!对于《年轮》的记忆具体很多,尤其是“美丽的松花江,波连波向前方……”那时我可以看懂这是在说一群插队的同学的故事。我妈插过队,我记得演韩德宝被刺的那集,我妈哭了。有个黑衣人从后面刺韩德宝,然后韩德宝腿一软,然后就倒地了,好像徐克在他旁边儿。我妈看《年轮》的时候老哭,我曾经以为她也有同学被刺了。

现在看来,其中最令我感到心痛并为之流泪的,是《北京人在纽约》。我对于《北京在纽约》的印象可谓最为立体。哇塞,美国!那时候看美国,还真是挺震撼滴~~那时觉得这个阿春,用现在的话说,简直极品啊!我前一阵子看她那时的服饰,仍不觉得落伍,甚至可以说仍旧很潮!那时觉得这个王启明,挺男人的。不过那时年纪小,谈论男人仿佛谈论北极熊一样遥不可及。那时觉得这个David,啧啧,真是万恶的资本主义,他为什么要抢人家老婆!那时觉得这个燕子,哎哟,好像挺懦弱的。那时看这个宁宁,倒霉孩子,学坏了。——其实现在看呢,自己当初还真的是看不懂这出戏。

二十多年前《渴望》渴望的东西,今日他们找到了吗?今日的人们又找到了吗?如果《渴望》的主人公活到现在,他们在上演怎样的故事呢?我渴望为《渴望》写续集。

我喜欢在安静的房间,把声音调得大一些,聆听这首《渴望》:

悠悠岁月
欲说当年好困惑
亦真亦幻难取舍
悲欢离合
都曾经有过
这样执着
究竟为什么?

漫漫人生路
上下求索
心中渴望…
真诚的生活
谁能告诉我
是对还是错
问询南来
北往的客

恩怨忘却
留下真情从头说
相伴人间
万家灯火
故事不多
宛如平常一段歌
过去未来共斟酌

相比之下,《北京人在纽约》的歌词倒是稍微显得激昂一些,但若细读,它只不过是在亢奋地讲述着凄凉: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
可是你却并不在意
你不象是在我梦里
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time and time again you ask me
问我到底爱不爱你

time and time again i ask my self
问自己是否离的开你

我今生看来注定要独行
热情已被你耗尽
我已经变的不再是我
可是你却依然是你
问我到底恨不恨你
问自己你到底好在哪里
好在哪里

这里面的“你”,可以指纽约,也可以指某个女人,也可以指某个男人,更可以指一种生活,一种价值。

《北京人在纽约》里的故事,绝对没有谢幕。打那之后有越来越多的北京人去了纽约,我相信,他们在纽约的种种痛,若是有,只可能大过这部片子所描述的。只有一部人间悲剧是悲剧的顶峰,即耶稣被钉。其他种种,无论出现在文艺或是影视作品中,所描述的痛,都绝不是极限。历史,有时仿佛车轮般,循环往复。

长大后看过几次《北》,有时知道了后面要发生什么,去看前面的种种,便很难控制自己的感情,很难不默默流泪。若是记得王启明和郭燕曾经多么相爱,记得他们在地下室幻想着将来发达了干这干那,甚至去颠覆某个东欧国家;记得王启明跟黑人争一个大花沙发;记得他陪郭燕织毛衣,给她做饭;记得郭燕写信骗宁宁说好多大音乐团请她爸爸去拉琴;记得王启明为了养家去阿春的餐馆里切洋葱,受挤兑,切伤了手,那是拉大提琴的手,矜贵的手——全他妈的,靠边儿站吧!

为什么曾经那么相爱的夫妇,可以一起吃苦,却不能一起享福呢?大卫和王启明单挑儿的时候,王的眼中有嫉妒,有愤怒,有自怜,更有对于郭燕的深爱。那郭燕不爱王吗?那她为什么要在和大卫的婚礼上上前说要接宁宁来美国的事儿呢?那她为什么要背叛大卫把安东尼订单的信息告诉王呢?大年三十儿,她和大卫开车把骑自行车送外卖的王启明撞了,她动情又矫情地说了句:”今天是大年三十”。

自打郭燕和王一分手,这部片子就全是悲剧。宁宁到美国那天,王已经抖起来了,但是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开车带郭燕去一个超豪华超昂贵的商场买衣服。他跟售货员说:给这位女士,拿你们这儿最好的,最贵的衣服!后来上了车,燕子说你不需要这样。王说,这是他曾经的承诺,曾经是他们初来美国的幻想。曾经以为这只是幻想,只是没想到这美梦竟是以如此撕心裂肺的方式成真!

宁宁是个留守儿童。她聪明懂事。我想如果燕子和王启明没分,那他们三口儿应该还能幸福。宁宁多年来丧失的来自父母的爱和安全感,也许有的补偿。痛就痛在,宁宁感到彻底被抛弃了。尤其是当她在爸爸的房间看到了阿春的内衣。她本来就敏感,渴望爱,渴望一个完整的家。但是她父母的做法其实亲手逼她走向不归路。

现在看阿春,她绝对不是极品。她的生命中同样有着太多的破碎。没有女人是绝对强势的。她的软肋是她的儿子。她也渴望一个完整的家,一个港湾,一个给她安全感和幸福的男人。如果有女孩子渴望做阿春这样的女人,我想她一定是个傻孩子。穿得漂亮很容易,气质也可以慢慢培养,但是女人真正宝贵的,是自己的心。阿春的扮演者王姬在拍摄这部戏的时候已怀有身孕。这部戏使她名利双收,并成为无数男人心中的女神,无数女人嫉妒又暗自模仿的对象。但是这部戏给王姬带来的长久伤痛,是她智障的儿子。她在这部戏中需要经常性的抽烟喝酒,云雾缭绕。拍这种戏该是多么的辛苦!记忆中最惊险的,是王启明第一次去她家找她,他俩激情人生,王启明把她从后面背摔到床上——如果你不知道她怀了孩子,那么这出戏在那个年代,还是很抢眼的。但是如果你知道她这时肚里有了个成形的儿子,还被另一个男人这样……怪心疼的吧。为什么很多人知道烟花凄凉,却还努力追求转瞬即逝的灿烂和美丽;为什么有的人只知道追求瞬间的灿烂和美丽,却不考虑过后的凄凉!

从郭燕投入大卫怀抱的那一刻起,从王启明去阿春家共度激情生活的那一刻起,从昔日夫妻在机场佯装夫妻堆砌笑脸迎接女儿到来的那一刻起,种种悲剧已经酝酿成形。

婚姻是个盟约。约的力量是无穷的。同样,毁约的杀伤力,也是无穷的。要是他俩没有分开,他们好歹还有个家,无论在美国,或是回中国,三个人在一起,那还是个家。婚姻是完全的委身和敞开。郭燕不可能完全地委身于大卫,她的身体和心灵都记得王启明;王启明也忘不了郭燕,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们俩青梅竹马,打小儿就在一起长大。”他们的共同记忆和结晶,是宁宁。所以这个盟约一旦被破坏,杀伤的,不仅是当事人而已。

《北京人在纽约》没有结局。我记得是一个黑屏幕,写了几行白字。郭燕回了中国,有人说在北京看到过大卫;王启明挣扎在破产边缘;没有人知道宁宁去了哪儿,有人说,她在非洲……

每看一次,我都不停地想象下文,故事总是要继续,其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的雷同和虚构呢?

每看一次,都感到心痛,撕心裂肺的痛……
……
……
……

远古的诗人摩西曾经发出这样的感叹:

诗篇90:1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  

2诸山未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 神。  

3你使人归于尘土,说:“你们世人要归回。”  

4在你看来,千年如已过的昨日,又如夜间的一更。  

5你叫他们如水冲去;他们如睡一觉。早晨他们如生长的草,  

6早晨发芽生长,晚上割下枯干。  

7我们因你的怒气而消灭,因你的忿怒而惊惶。  

8你将我们的罪孽摆在你面前,将我们的隐恶摆在你面光之中。 

我们经过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之下;我们度尽的年岁,好象一声叹息。 

10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 

11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你该受的敬畏晓得你的忿怒呢?

12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

13耶和华啊!我们要等到几时呢?求你转回,为你的仆人后悔。

14求你使我们早早饱得你的慈爱,好叫我们一生一世欢呼喜乐。

15求你照着你使我们受苦的日子和我们遭难的年岁,叫我们喜乐。 

16愿你的作为向你仆人显现,愿你的荣耀向他们子孙显明。 

17愿主我们 神的荣美,归于我们身上。愿你坚立我们手所作的工;我们手所作的工,愿你坚立。

马上,2009年又要过去了。仿佛尚未习惯在写年份的时候有意识地写下2009,在万般惊讶中,又是一年,2009,转瞬即逝。一天天过得真快。一月月过得真快。一年年过得真快。一辈子,其实也很快。

静思人生,真的仿佛诗人所说:我们度尽的年月,好像一声叹息!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谁晓得上帝怒气的权势?谁按着上帝该受的敬畏晓得他的忿怒呢?求神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求神使我们早早饱得他的慈爱,好叫我们一生一世欢呼喜乐。

否则,人生几十年,又有什么盼望呢?又有什么意义呢?岂不是虚空的虚空,一切都是虚空!渴望钱的,收获的一定是虚空!渴望情欲的,收获的一定是败坏!

愿神怜悯我们!愿神怜悯无数的王启明一家!愿神恩待现代版的北京人在纽约,愿神恩待破碎的心灵,破碎的家庭!

主啊,求主转回!为你的仆人后悔!

想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r Dave\'s Spam Karma 2: 313978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